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综]本丸发展日常在线阅读行侠仗义的柯己

2021/6/12 5:03:50 作者:环琳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本丸发展日常
[综]本丸发展日常
作者:环琳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丸的付丧神再次醒来时,一脸懵逼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他们的审神者怎么换了?于是,他们或思念前任审神者,或哀叹自己被抛弃。而审神者此时在查找资料。当他们寻找联系前任审神者的方法时,审神者在收集信息。当他们决定奉现任审神者为主时,审神者准备离开了,而某主厨已经在忙前忙后了。主厨:怪我咯?ps:1.文中出现的角色肯定会OOC。2.渣作者第一次写文,文笔和逻辑并不好,请见谅。3.如果看不下去了,请右上点叉吧。今天有事,暂时不能更新,明天(即27号晚八点半)更新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隐藏在黑暗中的罪恶也渐渐露出了本来面目,但是正义是不会让罪恶逍遥法外的。一个月光下的精灵探出了头,迈出了步,舒展着筋骨,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穿行,在高楼林立的都市里驰骋,等待着罪恶出现时将他们吞噬封印,绽放霎那芳华的希望之光。

“抢劫了!”一个妇女杀猪般地嘶喊着,手中死死地拽住自己的皮包,皮包的另一端,一个穿着黄颜色皮夹克的壮汉,一边用脚猛烈地踢着妇女的脑袋,一边用力拉抢着皮包。寂静的夜里,虽然她的声音传出很远,周围却没有一个人。

终于,妇女被打倒在地,皮包也被抢走。壮汉撒开双|腿,大步流星地向前猛跑,过街穿巷,转眼间已经跑过了几条马路。眼看他就要从一条小巷中逃出,眼前不远处的光亮表示主干道就在前方,一旦逃出去,车水马龙,根本无从追捕。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突然从天而将,那壮汉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被一道重重的力道打在胸口,瞬间就被击飞出几米远,倒在地上。

“混蛋,是谁?”那壮汉骂道,捂着自己被打得隐隐作痛的胸口。他从地上爬起来,抬起头的一瞬间,被吓得汗毛倒立,连退几步,差点没再次跌倒在地。

只见对面站着一个人,中等身材,一身黑衣打扮,上身是一个黑色的连帽短装皮衣,下身一条黑色的运动裤,脚下一双黑色高帮登山鞋,最吓人的是皮衣的帽子下那一张戴着黑色皮质口罩的脸,露出的双眼冷酷而凶狠,寒光四射,让人心有所忌。

“你,你是什么东西?”那抢劫的壮汉一愣,从来也没见过这样的家伙,不过他看对方身材不高,仗着自己膀大腰圆,身大力不亏,也就没把他当回事。

“抢劫、伤人,还想跑吗?”从黑色皮质口罩中传出很闷很粗有很有磁性的雄性声音。

“哼,想管闲事逞英雄吗?我看你真是找死!”壮汉知道了对方挡路的缘由之后,不由分说,冲过来就是一拳。

那黑衣人站定了位置,看着拳头朝自己打来,不慌不忙,脚下踩挪移,手中运乾坤,一转身就轻而易举地躲开了壮汉的拳头,回身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使用离心力一甩,“砰”的一把将壮汉仍在了墙上,砸得他眼冒金星。

壮汉急了,从怀里掏出匕首,奔着黑衣人就扎去。黑衣人手疾眼快,一脚在壮汉的手腕上,将匕首踢落在地,接着一个旋风腿,扫在壮汉的脸上,将他踢晕过去。

之后,黑衣人,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掏出了一把黑色的宝剑,朝着壮汉划去,一道弧光,壮汉的身上出现了一个月牙形状的黑色口子,那口子越来越大,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壮汉整个身体从外向内吞噬进去,转眼间就消失不见,黑色口子也在之后瞬间化为乌有。

“这是今天晚上的第6个了。”黑衣人自言自语道,从怀中掏出笔和本,将时间、地点、人物和所犯下罪行一一都记录在本子的一张纸上,写完后收好,将那抢匪抢得的皮包拎起,深吸一口气,高高跃在空中,跳出10米多高,几个腾跃之后,落在刚才那名被抢匪打伤的妇女身边,将皮包交还到她的手上。

“抢你的人已经被抓住了,一会就会送到警察局,希望你能去指认,这是你的皮包,你的伤没什么吧,用不用帮你叫救护车?”黑衣人对妇女说道。

那妇女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黑衣男人,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结结巴巴地回答:“没事,没事,谢谢你!”

“那请你,天亮后去附近的警察局指认罪犯。”黑衣人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你,你到底是谁?”妇女连忙问道。

黑衣人转过头来,看着那个满脸惊异的妇女:“正义的使者,罪恶的克星,都市的魔侠,你身边的朋友,阿佑罗!”说完,纵身跳在空中,皮衣的后背上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红色血淋淋模样的反方向描绘的“Z”字,在月光的照耀下,消失在天际。

“超人啊!”那妇女又激动地喊了起来,声音传出好远好远。

。。。。。。

卫冬青一夜没睡,因为这一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作为绣州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这个已经不惑之年的北方汉子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一夜之间,在南郡、西河和东江三个分局都有各种抢劫、偷盗的惯犯被神秘人从空中扔下,每个人的身上都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清了该人所犯罪的时间、地点、对象和罪行,还写明受害人会在天亮后来指认,尤其是最后的署名更是让人莫名其妙:正义的使者,罪恶的克星,都市的魔侠,你身边的朋友,阿佑罗!署名下面还画着一个红色血淋淋模样的反方向描绘的“Z”字。

“铃铃铃!”卫冬青桌上的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就一皱眉,知道打来电话的是谁,又有麻烦了,不,应该说,又要挨骂了。

“您好,我是卫冬青。”卫冬青拿起电话习惯性的做出礼节性的通话。

“卫冬青,你这个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是干什么吃的,一夜之间三个分局都被神秘人入侵,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么多的罪犯被人家给抓来了,还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现在受害人都来指认了,连新闻媒体都炸锅了,这件事要是给我捅上去,人家会指着你的脑袋骂,说你们绣州的警察都是一群饭桶、废物,抓不到贼,让人家替你抓贼,这不就是打你的脸吗?当然你可以不要脸,可我这个警署长还要!”话筒对面的绣州市警署长顾明向训孙子似得给卫冬青一阵好骂。

“你现在在干嘛?”顾明骂够了,这才问道。

“我现在也没有头绪,正在思考这是怎么一个情况,已经叫人把这些罪犯的档案都拿来了,和同志们在一起研究,看能不能查出点眉目。”卫冬青唯唯诺诺地回答。

“查个屁,坐在屋子里能查到什么,你马上带人给我出去查,全城去查,必须给我查明白,到底什么是阿佑罗,谁是阿佑罗?”顾明说完,“啪”的一声将电话重重的摔上。

卫冬青放下电话,拿起桌子上摆着的那张画着红色滴血反向“Z”字的卡片,口中喃喃自语道:“阿佑罗。”

天亮的时候,绣州市各大媒体、电视台、电台都报道了这起离奇的事件,很多市民也都参与了街头采访与问答。

“您觉得阿佑罗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记者问道。

“见义勇为吧。”

“我觉得就是一个精神病。”

“我觉得他挺有本事,毕竟一夜之间抓了那么多的罪犯,肯定不是一般人。”

“变态,不会有暴力倾向吧。”

“我觉得他是同|性|恋。”

“我管他是谁,反正老娘被抢的包被他追回来了,还抓了罪犯就是我的恩人。”

“他救了我,而且虽然我看不见他的脸,不过我想他一定很帅,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是我喜欢的那种,哎呀,人家好害羞了。”

“扑!”正在食堂吃饭的柯己听到电视中的各类采访,一口饭喷了出来,笑得差点背过气去。

“喂,柯己,没事吧,什么事把你乐成这样啊!”柯己的同学,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云涛连忙给他捶背。

“你,你自己看那女的!”柯己一边笑,一边指着电视中被采访的那个女人。

云涛瞥眼一看,惊得脑袋向后一仰:“靠,这长得也太惊天地泣鬼神了吧,我看他不是想谢阿佑罗,是想赶快把自己嫁出去。不过话说回来,那个阿佑罗要是真把他娶了,那可算是真的积了大德了。”

“对了,柯己,那个阿佑罗你怎么看?”云涛问。

柯己低头连忙扒了几口饭,吃完一抹嘴:“管他呢,我还要去打工呢!”

。。。。。。

晚饭后,柯己来到水福的基地,见到师傅。

“师傅,这衣服有点紧,裤子有点送,鞋子有点不跟脚,能改进一下吗?还有这口罩有点卡鼻子。”柯己对水福抱怨自己的穿戴装备不舒服。

“这都是我年轻时候用的,你穿着当然有点不合身了,不过那都是应急的,以后还会有更好更先进的装备提供给你。”说着,水福拿出一套新衣服递给柯己:“这是按照你的尺寸赶工做出来的,你先试试,我给你说一下他们的特点,”

柯己连忙换上了新的衣服,水福在一边为他说明:“上衣是用纳米材质做的,防水、放刮、放割、防磨,内有防弹网;裤子使用超强弹力材料,内衬有两个大口袋,可以放一些常用工具,鞋子前后和脚底都装了钢板,虽然沉了点,不过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帽子上我装了磁力扣,和口罩上的对应,更加安全;口罩我已经改成了护面的形式,更加舒适,变音器的麦克也变成了一对,放在下颌两边,防止战斗脱落。”

“最关键的是,那个反‘Z’字我用荧光的效果,更加醒目了!”水福自豪地说。

“师傅,你这是怕我不死啊。”柯己回头看着自己后背的反“Z”字,心中苦笑道。

。。。。。。

万福酒楼,绣州市比较上档次的一家酒楼,一间VIP室内,坐着两个人,每个人的背后,都站着好几个凶神恶煞的手下。

“老大叫咱们来,到底是什么事?”一个头上画着恶龙纹身的男子问道,他一身横肉,光着膀子,身上也都是纹身,一眼看上去很是吓人。

他座位对面的是一个梳着光油油大背头的男人,带着金丝边眼镜,看似文静,双眼却露出邪光:“方片,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正在和一般太国人谈买卖呢,接到通知,立马就来了,把客户都扔在酒店了。”

“那客户能干啊?”方片问。

“还好,有梅花帮我找了几个大妞,正陪太国人呢,他们可是我的财神爷啊,这批货,又干又存,品相好,能买大价钱!”大背头回答。

正说着,一个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她披着貂皮大衣,里面穿着大低胸的开衫长裙,雪白的大|腿从腰部就开始开叉露出来,性|感中带着几分妖|媚,一开口就是一股酥人骨头的娃娃音:“呦,红桃、方片,你们来得还挺积极啊。”

“呵,说曹操曹操到,原来是梅花啊,我和方片刚才还谈你呢!”大背头的红桃看到这女子进来,连忙陪着笑脸。

“怎么样,我的姑娘们还满意吗?”梅花坐下问道,掏出一颗烟,手下几个姑娘连忙将她脱下来的貂皮大衣收好。

“好好,妹妹你的人都好。”红桃笑着说,掏出火机为梅花把烟点上。

“太国人好,才是真的好,有钱挣才是真的好。”梅花一笑,“咱们可说好了,介绍太国人给我认识。”

“喂喂,你们两个想干嘛,不会是想越界吧?”听到他们的对话,方片连忙问道。

红桃和梅花听到方片的话,都不屑一顾地把头挪开,看着天棚。

“你俩可别忘记了,咱们‘4King党’从成立的那天起,老大就规定了我们四个一人负责一摊。”方片警告他俩:“老大黑桃负责暗杀集团,红桃负责贩毒集团,梅花负责卖淫集团,我方片负责盗窃集团,说好的,自己做自己的买卖,老大给大伙分红,谁也不许跨界沾别人的,你俩私自串通,乱了买卖,小心老大收拾你们。”

“切,还叫我小心呢,你的盗窃集团不是最近也折了很多手下吗?”红桃撇撇嘴。

“是啊,我也听说了,有一个叫‘阿佑罗’的疯子抓了你不少手下。”梅花也插嘴说。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到底是走背字,还是有人跟我做对,自从黄毛被人一断海K,到现在我都折了十多个弟兄了。”方片气得一拍桌子。

“我听说,老大这么急招我们开会,也就是为了这件事。”梅花说道。“那个阿佑罗到底是什么来头?听说还挺厉害的,连警察都查不到他。”

“管他是何方神圣,敢惹我们‘4King党’就是嫌命长!”红桃目露凶光。

就在这时,红桃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连忙接电话:“是,明白。”

“老大说了,风声紧,散会,阿佑罗的事情,他已经派手下在查了!”红桃说完,起身先走了。随后,梅花和方片也离开了酒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凌神道之英叔客串(求鲜花收藏)(10)

    “就是这里了!”下车以后,林浩拿着司徒姑给他的地址,来到了一家名叫‘林记’的纸马店门口,确认了一眼招牌,林浩走了进去。而林浩才一进去,还没来得及打量完纸马店里那各式各样的纸紥把戏,就见到一名老者从里走了出来。“小伙子,你要买什么啊?我这里什么都有,不仅冥钱香烛这些有,冰箱彩电大哥大也有,还有西装嫁衣

  • 我的神兽动物园在线阅读第三节

    当无悔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丢到了药钢里此刻整个身子的浸泡在了那药水之中,黑色的药水中看不清楚堆了一些什么东西,不过感觉还是很舒服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抽大烟上瘾一般。不过唯一不爽的就是当无悔舒服的发出一声呻吟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李白云那张充满了皱纹的老脸,实

  • 抗战:战争之神在线阅读第4节

    叶淮回到十二楼,脸色阴郁的可怕。同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肚子疑问没人敢开口,手里忙着工作,眼睛却偷偷瞄着叶淮,目送他回到办公室里。“砰!”“……”靠近办公室一侧的大小杨缩了缩脖子,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震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把他们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叶大总监气成这个样子?办公室里的遮光帘也被拉

  • 剑臣志在线阅读绫罗决

    “是我们在测试灵根,上仙!”村长已经激动的有点颤抖了,毕竟他虽然去过武盟,但没有见过武盟里面,只是外面站了站而已!“我是天山宗内门弟子于封,刚刚看到这里异象,以为是圣王传承出现,但是这里并没有传承痕迹,所以我观察了很久,估计是不是出现了一个圣王级的灵根!”于封并没有显示出自己的骄傲,毕竟他觉得对一群

  • 江谣的烦恼在线阅读第十节

    次日,天京阅兵大典在吊炸天广场如期举行,即使昨日经过惊天一战,但是四位国王还是出席。今日是天京具有历史性的一天,也是后人称为吊炸天国崛起的纪念碑!能容下的数万人的广场,今天早已人山人海,大多是天京的原住居民,深受林家福荫已久,自然全来支持林枫的。林枫站在望天楼上看着下面的人海,以及天京的市容,内心也

  • 武侠之老子是段正淳第七章

    李果果送走莫老三夫妻俩,把桶提回去,坐下的时候才想到手机还没关掉直播间,从衣兜里拿出来正要找关闭的按钮,就发现眼前的屏幕正飞快的往上冲去,她凝神看着屏幕,才闹明白他们这么激动是因为刚才的事。“这些村民真是搞笑,那地又不是他们的,树不让砍了就赔钱,什么道理?”“虽然这些人说的很过分,但是主播也很过分啊

  • 武侠:盖世刀皇第一章在线阅读

    横店,2002年,今年的大雪来的比去年更晚了一些。虽然横店每年的雪都不大,没有那么壮观,可大雪不来,终究不让人觉得年关将至,没有紧迫感。刘景蹲在了路边,双手互套在一起,藏在另外一只手的袖子中,这样能让他暖和一点。在他的一旁还有不少相同动作的人。虽然都说南方没有北方那么大的雪,但只有在南方生活的人才知

  • 千里来相会在线阅读第4节

    诗曰:夫妻姻缘宿世来,全凭月老红线裁。世事岂随人愿,公子小姐无奈。船到桥头自然直,无须惺惺作态;时来顽铁生光辉,憨相竟然可爱。纵知前途不可为,不若巧做天意排。话说周妈就私下悄悄地找到徐忠,把自己的金蝉脱壳之计详细说了一遍,那徐忠一听,虽心中对芃芃印象不错,毕竟年纪尚轻,有些胆

  • 王牌对王牌之神豪巨星解惑 三

    封如玉盯着那两具尸体,思考严老头让她选择的用意。不知道是不是她眼花,那两具尸体似乎晃了晃。不,她没有眼花,那两具“尸体”的确在动,一开始动作还比较轻微,渐渐的开始剧烈挣扎,原来这两个人并没有死,可能是被火烧的太疼了,疼得恢复了意识。可这样一来,就不是在处理尸体,而是杀人。那两个人拼了命的不停翻滚,想

  • 天外飞仙(综仙剑)之再序——吹又生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赋得古原草送别》【唐】白居易也许世间所有的事情发生之前,都会拥有一个先兆,去告诉我们这些事情究竟是劫还是缘。我本该料到,那一日的天气并非一个好兆头,而我与晴末的相遇,也注定造就了我两世的悲剧。那一日,大概是三战中天气最差的日子之一,而我,被父亲以“历练”之名带入战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