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大佬每天在撒糖不速之客

2021/6/12 5:01:28 作者:暮安安 来源:言情小说吧
大佬每天在撒糖
大佬每天在撒糖
作者:暮安安来源:言情小说吧
“不,不要这样……”“夜太太,我只是帮你擦鼻血。”男人将她逼到墙角。被渣男未婚夫劈腿,她果断闪婚了权势滔天的商业帝王。婚后,传闻中禁欲又高冷的男人人前实力宠妻,人后……某天她终于忍无可忍,“夜盛霆,你懂不懂什么是假结婚?”某人将红本本扔来反问,“难道这是假证?”期满离婚,她被男人堵在房间,“宝贝,孩子没生,协议到期作废,婚姻永久有效。”她不服,“协议什么时候有过生孩子这条?”“现在!”

一天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平时欢快的下课铃在此时却十分刺耳。矛盾的周樱如在作着心理斗争:到底要不要叫正扬一起回家?

见他麻利的收拾好书包就起身要走,她还是没做好抉择。一双手突然把她拽走,然后飞快地离开教室。周樱如还没有发应过来,就见刘数和严湘棋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渐渐的离他们越来越远...

他们跑了很长时间才停下来。停下来后,申正扬也不说话。默默走了很久,十分尴尬。周樱如忍不住了,“正扬,你今天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樱如,你有喜欢的人吗?”他不看她,直接问道。

“什...什么?没有啊,怎么可能?现在是学习的重要时期。我妈说:‘高三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期,把握好高三这一年,高考才能考得好,才能上一个体面的大学。’我家里不像刘数和湘棋他们一样富裕,所以只能自己努力。但我不争气,学习成绩也不像他们两个好。其实,有时候真的挺自卑的。”周樱如心里的小九九在嘀咕,我转移话题转移的挺自然的吧。

“所以呢?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晕,真是太明显了。

“咳,那个,没…应该没有吧。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周樱如不敢正眼看他,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特心虚,手心直冒汗。

“那你和刘数是什么关系啊?我看你们,今天早上在上学路上的样子,很亲密。”申正扬说完眼里闪过一丝不快。

“我们,我们是朋友啊,很好很好的朋友。从小他就对我特别好,怕我受到别人欺负。所以早上的事,你不要和他计较了好不好?”周樱如眨着会说话的大眼请向他撒娇道。

申正扬突然把双手搭在周樱如的肩膀上,非常严肃地对她说:“樱如,以后我也会保护你,也会对你好,你不再只有刘数那小子一个人了。”

周樱如心跳得很快,仿佛时间都静止在了这一刻一样。她的四肢已经不听使唤了,动不了了。

“樱如,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样对你,你能原谅我吗?”他继续道。

“我原谅你,可是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周樱如回答道。

“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你能不能对刘数谦让一点?我不希望我的两个朋友是不和的。可以吗?”周樱如小心翼翼地问。

“好!”他答应道。

今天的黄昏和往常的不大一样,周樱如和申正扬的影子被拉的老长老长,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像也有了不一样的升华。

次日。

“你们听说了吗?咱们班又转来一个插班生。”女甲。

“谁呀?”女乙。

“好像是季氏集团的少东家季傅泽。”女甲。

“真的吗?听说他不仅温柔体贴,还是个大帅哥呢!”女丙。

“家里有权有势有钱,怎么突然来我们学校念书了?不会有什么目的吧?”女乙。

听到这里,申正扬心骤得一紧,眼神中透露着紧张。

“咱们学校怎么了?虽然比不上奇越那种贵族学校,也是重点高中,没关系也是进不来的。”女甲。

迈着轻快的步伐,哼着欢快的歌儿。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周樱如似乎心情不错。可接下来的事情却把她大好的心情破坏得一点不剩。

忽然有一个身穿牛仔破洞裤,简约白衬衫的男孩骑着他不知道已经达到多少迈的自行车,急速行驶着。

在千钧一发之际,周樱如瞪着她闪亮的眼眸,惊讶地看着一辆失控般的自行车向她撞来。

“咣当!”周樱如毫不意外的被撞翻在地。

而骑车的主人却像没事人一样,起身问道:“你还好吧?”伸出手示意要拉她起来。

周樱如强忍着怒火自己爬了起来,看向他的眼神里迸发着火光,说:“还好吧?你看我像还好的样子吗?”

说完,便一瘸一拐地向前走。

忽地听到后面的男孩向她喊道:“我叫季傅泽,对于给你带来的困扰,深感抱歉。希望你不要介意,非常对不起。”

“切,没事,我自认倒霉好了吧,一大早就不顺。”周樱如揉着被撞疼了腿嘟囔道。

申正扬在看见周樱如进入教室后,眼中的紧张逝去,换上了平常的色彩。

“湘棋早,正扬早。哎?刘数跑到哪里去了?”周樱如说。

“樱如,你的腿怎么了?怎么一瘸一拐的?”严湘棋察觉到她的异样急切地问道。

“快别提了,被一个冒失鬼撞了。算了算了,不说这个。”

她向旁边一瞥,偶然看到班里有个女生给申正扬一封信。不对,是情书,因为上面有晃眼的红心。但申正扬看都没看,就揉成一团扔到地上。

忽然他把手搭在了周樱如的胳膊上,担心地说:“真的没事吗?”

周樱如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正当她尝试着组织语言时,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是新来的转学生,季傅泽。请大家多多关照。”

周樱如张大了双眸,惊讶地说:“是他?!”

严湘棋问:“谁呀?”

“冒失鬼。”周樱如用一种无可奈何的口气说。

申正扬抬起头,与季傅泽四目相对,火光四溅。

“老师,我要坐在那位同学的前面,可以吗?”季傅泽用手指着申正扬,睁着纯真无害的大眼看向老师。这时班内女生嘴里的口水都清晰可见,闪闪发亮。就连湘棋也...

季傅泽,面若秋月,儒雅斯文。两弯眉浑如刷漆,温顺的睫毛每刷一下都从他的魅眼中放出光电。再加上他那索吻唇,真是一个妖孽啊!

周樱如心里想:唉,什么嘛?早上撞我的事还没算呢。

老师自然知晓季傅泽的家世,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拒绝!”申正扬大声喊道。

季傅泽也不生气,只是快步走到他的身边,说:“正扬,很久没见,你还是这样不可一世。不过没关系,我一直都十分包容你。我也相信,你只不过是因为一时冲动才这样说的。”

“对对对!肯定是这样,我先走了,你们好好学习。”老师一脸诌媚地说。

见申正扬没有反应,季傅泽弯下腰,把胳膊放在申正扬的肩上小声又带着威胁的意味对他讲:“别忘了你现在的处境,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威风凛凛,连走路都带风的申氏集团大少爷了。只要我愿意,你随时都要收拾东西,离开这个学校。你可想好了!”

他冷笑一声,转头就坐到了申正扬的前面。

周樱如不乐意了,“哎,冒失鬼,你没听见他说话吗?他说他拒绝,懂?”

季傅泽微微一笑说:“是你啊,你的腿没事吧?这样吧,作为补偿,今天晚上我送你回家吧。”

“我的天啊,季傅泽居然要送周樱如回家。”

“我也想被男神送回家。”

“她家里那么穷,怎么和季傅泽认识的?也太有手段了吧!”

班里女生一阵躁动。

周樱如气得脸色发白:“你别转移话题,我问你话呢!”

“放心吧,他会同意的,不信你问他。”季傅泽说。

周樱如看向申正扬,他面无表情,跟上次生气时一模一样,并且他身上聚集的乌云明显更多,更浓。她还是觉得现在不适合问他,便放弃了。

忽然,刘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猛地拍了一下申正扬,问:“你们以前认识?”

周樱如暗叫一声不好,这个刘数看不清形势吗?现在这个时候他还去惹他,老天保佑,正扬千万不要生气。

奇怪的是,申正扬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向周樱如的方向望去,投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看,我答应的事做到了。

季傅泽开口说:“认识,交情还很深呢!”

刘数闻声望去,“我问你了吗?你是谁呀?最近我们班甚是热闹啊!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有。”

季傅泽一如既往地笑着,温柔似水:“我叫季傅泽,你好。”伸出手来要握手。

刘数没理会他,心想我自然认识你,老爸经常跟我说一些权贵公子哥,并让我找机会认识认识。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季傅泽的第一眼,就觉得他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也许是昨夜没睡好,也许是学习太累了...

反正周樱如是睡着了,尴尬的是,她那微响的呼声在充满书香的课堂上是那么违和。

一向好脾气的化学老师也皱起了眉头,推着她那不知几千度的厚瓶底的眼镜搜寻着声音的来源。

同学们纷纷回头,最终目光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没错,就是周樱如。

申正扬低头偷笑,刚想去叫醒她。没想到有人先他一步,季傅泽拿出一支笔敲了敲周樱如的课桌,“别睡了,醒醒。”见她没反应,清了清嗓子:“着火了,快跑啊!”

周樱如正在梦里和周公下棋呢,这一句话生生给她拽回了现实。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作势向前跑。嘴里还振振有词:“湘棋,刘数,快跑,着火了。快、快...”顿时教室安静得可怕。

然后,所有人不出意外地捧腹大笑起来。

季傅泽回头对申正扬说:“看来你这个心心念念的人也没有把你当回事嘛,着火了都不知道叫你。”说完,嘴角上扬,讽刺的意味十分明显。

申正扬猛地抬头,对上了他的眼神。

“别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有无数种办法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包括你心里所想。毕竟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嘛。”申正扬刚想说话,季傅泽又接着说:“是,都是我一厢情愿,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

“小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们家对不起你们家,可是我们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求你,有什么怨恨冲我来,别波及其他人。”

“其他人?是她吗?我看她人挺好玩的,我还想好好接触接触呢。”季傅泽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双眼泛光地看着周樱如。

刘数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悄悄地对严湘棋说:“放学后,咱们一定要好好看着樱如,我总感觉季傅泽这个小子对她没安好心。”

“你还说申正扬对樱如没安好心呢,成天胡思乱想。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啊?”

“不是,这次是真的。我怎么不关心你了?主要是没人敢对你动坏心思,对吧?”刘数对她嘿嘿一笑。

对,可我也想让你这么关心我一下。严湘棋暗暗想着,指甲深深插进手心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嫡女黑化手册在线阅读第10节

    龙飞无趣的摇了摇头:“真没意思,这就跑了。”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便继续向着森林深处前进。大约行走了十分钟,龙飞站住了脚步,惊疑不定地看着森林最中心处。一只通体金黄色的大鸟正在高声啼叫,双翅拍打着悬停在森林上空。“昂…!”就在此时,一声威严无比的吼叫,也响彻整个森林。随着两声吼叫,无数的魔兽从森林中疯狂

  • 白也先生传你好小渡

    上图乃是红渡看着一副想说话,但是又怕说出来的话会很麻烦你的表情的红渡。霍冥月的意识无奈的捂住了脸。这个宿主……脑袋缺一根弦啊……【你不必拘谨,系统目前一共有三个功能。一个是任务。一个是属性。一个是商城。】红渡想了想轻轻的问道:“如果不建议的话……属性是什么?”【哎……你真的不用拘谨的,毕竟你是我的宿

  • 奇门事务所第8章在线阅读

    海拉最后还是输了。奥丁把她和她的死亡大军都封印了起来,他被海拉气得不轻,一怒之下,把所有关于海拉的东西全部销毁或者覆盖掉——弗丽嘉非常难过,她请求奥丁稍微宽恕一些海拉,奥丁坚定地拒绝了。他把海拉封印到了一个黑暗的、没有人能找得到的角落。“这就是你说的,他爱我?”海拉被关进去之后,非常讽刺地问洛丝。洛

  • 我真的不是学霸在线阅读第五节

    “和我回家。”“回……家?”虽然乐某人现在就是一个憨憨,但是一些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不是幻觉……不是,幻……小舅舅!”乐苒吓得脸上的热气都降下来了,别说,大晚上的……能不能别吓人。这哪是什么幻觉,根本就是大型作死现场,一逮一个准儿,她死了——但是身上实在没什么力气,酒倒是醒了一半……柯辞川挑眉:“

  • 辅助她又又又黑化了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不得不说的考试2000年初,大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考了,不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虽然桥多了,也宽了,但是人数依然众多,要想上好的大学,依然困难,尤其在河南这样人口排名第一的大省。(自从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之后,河南就超越四川成为中国第一人口大省)。高考前的一段时间我变得异常焦虑,开始失眠,白

  • [综]我当弟弟那些年缘由钱起

    虞白眉尖一挑,眼睛里散射意味深长的目光。正好,就拿你们练练手。虞白身形微动,伸手为掌,挡住面门,五指微曲,纤细的手掌紧紧的包裹着混混头子的拳头。混混头子双眼微缩,见挣不出虞白的手掌,遂即快速出腿,攻向虞白下盘,想借此转移虞白注意,趁机抽出手掌。虞白并不上当,或者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如

  • 终极一班之再起在线阅读第七节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凯撒·加图索成功地竞选上了学生会主席——而且还是全票通过。但是——“凯撒·加图索!”曼施坦因教授气急了,他大声地吼道,“放下你的猎刀‘狄克推多’!你有在听我宣读的考场纪律吗?!”曼施坦因教授这么生气是有原因的——他已经是第三次喊这个难搞的、目中无人的、狂妄自大的新任学生会主席了

  • 佛*第1章在线阅读

    四月初的杭城市乍暖还寒,却根本挡不住姑娘们的骚动之心,花样百出的齐屁小短裙几乎满大街都是,诱人的黑丝更是必不可少,就好像是在无声的跟骚年们宣布着,大饱眼福的好日子又要来临了。“屁股再翘起来一点,对!手也抬高一些,好!非常完美……”此时!一位短裙少女正依着路边的小树上,背对着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地,在摄

  • 春色不似相逢好在线阅读第二节

    潘尼站起身,摘掉了护目镜,把细碎的刘海一把抹到了后面,整张脸都露了出来。一如那些贵妇八卦的那样,他更像自己亚裔的母亲容甯皇后,皮肤白皙细腻,眉眼精致,大大的墨蓝色眼睛就像两颗上好的宝石,什么表情都没有也带着盈盈笑意。“现在出发?”伊格兴奋地跟在潘尼身边,几乎是潘尼走两步,他围着潘尼绕一圈。潘尼拽着自

  • 逃杀游戏Ⅱ在线阅读入门测试

    通道之内,一个稻草人突然动了起来,眼睛散发红色的光亮,拿出手中的稻草剑直指那紫袍少年。少年体内陡然爆出战斗粒子,萧临看其样子好像这紫袍少年在两百战力点左右,在这次参加测试的人群之中,属中等实力。少年从身后拔出一把宽刃剑,足足有黑铁剑的两三倍宽,但也是有缺点的,这把剑的剑身比较厚重,属于重剑的一类。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