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道友今天吃什么之太后入府(1)(8)

2021/6/12 4:54:32 作者:阿狸换酒钱 来源:17K小说网
道友今天吃什么
道友今天吃什么
作者:阿狸换酒钱来源:17K小说网
资深吃货兼道士,一朝穿越灶下婢。翻身做主两步走,赎身之后再创业!傅清欢只想经营好饭馆,结果来吃饭的不是桃花妖,就是狐狸精?长陵都城众妖精:听说不来光顾就会被超度,瑟瑟发抖.jpg对此,小厨娘只想说:这位大人请听我解释,小店没有强买强卖!

踩着别人的身子往上爬这般小的年纪太后的笑声听不出是喜是怒可在场的人中只有独孤亦明白这位咱们这位太后娘娘娘娘的笑声当中带着杀意可这种杀意可白芷和白沾又不是傻子这种细微的杀意还是有所察觉可现在不是让让蒋氏和白鸱死的时候白芷出声打破了这声笑声道“姨婆您看您高兴的又得了一个孙女可小芷却是不是很高兴本来疼小芷的人就少现在连姨婆您都不要小芷了”此话一出做事白芷就要哭太后心疼到“你这孩子谁说我有多了一个孙女的你永远都是我最可人的孙女”说着拿出

手帕给白芷擦去了泪水白芷想到以前皓月以前说过女人最好的武器就是眼泪以前自己从来不信可现在看来这一招在疼爱自己的人面前是十分管用的是呀艾语从5岁时就没了父母那时候她就不再哭了记得自己上次哭的时候还是就是在姐姐的葬礼上而现在这就身体看来可是很久没有哭泣过了要不然她不可能在白沾的眼中看到一丝难以置信好像他从来不成真正的认知过白芷是呀自己不再是以前的白芷这是事实而白沾他在思索着这还是他以那个不知人世的妹妹吗这好像变了一个人而蒋氏更是吃

惊这个小贱人什么时候也学会在人前卖起可人来了这时的白鸱握紧了拳头指甲陷阱肉里而太后看到白芷哭就像看到自己死去的侄女艾尔那可是她心中一块心头肉当年若不是当年下嫁给这个白鹤当年只是个文科状元自己的侄女这一生过得很悲惨10岁父母战死去世杀场自己的哥哥到现在还在驻守边疆而她有因生下白芷只后暴毙可世人都只知是中毒而亡这毒是谁下的她就不相信这白鹤不知要不是当年看在两个孩子还尚未年幼以这位太后的性格蒋氏早就死了可现在看来以前自己就改把这个女人

给障蔽想着太后道“来看这些年你带小芷去国宴不是因为她体弱而是另有原因”这话是看着白鹤说的可眼神也不时看向蒋氏这时蒋氏却哽咽道“太后您这话的意思是我对小芷不好了您是不知道我带小芷如亲生女儿”这话彻底的激怒了白沾她是怎样待自己的妹妹的外人不知道他还不知吗白沾到“并太后本来这件事不该由臣来说可是臣从小在府中长大又作为小芷的亲哥哥我不得不说大娘你是如何对小芷的家中的下人们都是知晓的你又在我不在时把她丢到那没有人住的别院中自身自灭又是如何您这

叫对小芷好”这一席话彻底的让在场的人都不敢出声太后脸上的隐藏很好的杀气彻底被这席话给激发了出来一掌拍在椅臂上在场处了独孤亦都跪了下来正当白芷要跪下时太后道“小芷带姨婆去看看你的屋子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惹我的孙女亦儿你来扶哀家走小芷”这时一直在旁看热闹的红叶上前扶住了白芷在她耳边说道“你是故意的吧也就是这个白鸱害的自己的娘和她一起遭殃”白芷打了红叶的小脑袋道“小点声要知道这还是白府就算太后娘娘在有人想害你你还得防着点”这话只有前排的四人可以

听见这话的太后现是一惊又拉住了白芷的手太后知道这丫头其实也不是个善茬刚刚几次明明自己可以治蒋氏母女的罪都被这丫头给一一打断现在又冒出一个有人要害她看来这丫头是有防备的着不愧是她的家的孙女也要知道我们这位太后是最喜欢女娃的可着皇上给她生出的都是哪些男娃娃想把白芷给接近宫去有听白鹤说她的身体不好现在看来这蒋氏是活的不耐烦了想来也是太后是皇上的生母又贵为皇太后虽不能参与朝堂之事可杀个女人还是有能力的和权利的友人会问堂堂太后怎么就连杀

个人都那么费劲那也难怪我们这位太后在皇帝刚刚上位的时候就把后宫的事务和生杀大权都交与了皇后自己都斗了一辈子了现在想好好的过完后半生没想到自己的后半生还有这样想杀人的时候可她的孙女要是再出了什么事要她这以后周末去见他的娘去想到这太后声音颤抖着道“小芷你和姨婆说实话到底是谁想要害你”白芷并不差异这位姨婆她看的出了是真的疼她

变道“姨婆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面我不会像娘一样不明不白的就被人害死到时我还请姨婆帮我定夺”太后欣慰的拍了拍白芷的手心里暗叹到这孩子真的比她的母亲要强多了这以后要是进了宫也不怕在后宫中吃苦想到自己的侄女太后的手不经又紧了几分这样的力道让白芷感动心安这又可能是姐姐在世时所说的长辈给我的爱吧只可惜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现在感受到的不是给自己的而是给白芷的艾语觉得现在自己真的像一个小偷在偷取属于别人的亲情一样这时一行人以来到别院这里是自己想来之后

才知道这里原来是下人们住的地方后被玲珑小眉给收拾成这样的小眉常说“要是夫人还在看见小姐现在住的地方一定会心疼死的”这俩个丫头都比我要大上几岁都见过我的生母葛室听她们说母亲十分的温和带下人也是没有什么架子根本不像大夫人那样作威作福当太后看到眼前的一切不可置信的对白鹤道“这就是你给我家小芷住的地方这还不如宫里太监丫头住的难道这事你不知道还是你有多久都没来看过你这个女儿了”这时刚刚在大厅想要说话的老夫人站了出来她深知自己的这个儿子是多对不起

自己那死去的儿媳可那她有能怎样是自己没有教导好儿子玲珑搀扶着老夫人的手见老夫人手抖动的厉害变扶的更加小心老夫人上前道“太后娘娘是老妇没有教好儿子和她的家眷让您动怒了我也是实在对不住我这位孙女让她在这里出了这 待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Me决定成为英雄第1章在线阅读

    天佑五年,大晏皇宫明月殿内,烛影摇曳,高达数丈的鎏金灯上,蜡烛的光辉星星点点,映照出殿内不同寻常的奢华。珠玉帘内,宽大冗长的赭色幔帐逶迤倾泄,随风轻扬。殿内的错金博山炉,伽楠香的细烟正自镂孔处袅袅而出,缥缈,宁静。这时,皇帝自殿外步入,明黄的长衫拖曳在地,宽袖在身旁两侧飘然翻飞,他赤着一双足,走在缠

  • 承泰异话在线阅读第八节

    “小一,看好宝宝,醒了叫我。”艾叶把野菜放在桌上,又拿了篮子过来,一把把的整理好,把里面夹杂的杂草等物挑出来掉进一旁的空口袋中。当然他还把电脑也打开来了,顺便抽了好几个单子。同时又给老王打了电话,让他顺路过来拿菜,因为他要去店里的时候会路过他这个小区。“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会在乡下吃饭呢!”因为

  • HP之穿成西弗勒斯的姐姐在线阅读第5节

    大山深处绿波翻涌“褚红颜,你还能躲多久?”茫茫林海中一声惊扰了这里的安详。一队中面相凶恶之人吼道。“那要看我想和你们玩这游戏玩多久了。”来回飘荡的声音无法知道人在何处,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人依旧的漫不经心,即便现在胸前一片血染。“呵呵,,强弩之末还在嘴硬。”那群人一边开路,一边循着什么。一人好像发现了什

  • [足球]小王子觉醒

    “这个”,陆仁甲沉默了,于他来说,这世上最重要的,只有父母了。就算残魂说的都是真的,觉醒也没有危险,接受觉醒,那就要担起复兴龙族的重任。“我只觉醒,不管其他,出去就完事儿了,复兴什么的,管他呢反正他说自己快消散了,也没人管我”,陆仁甲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行,我答应你”,陆仁甲一副泄了气的样子,“觉醒

  • 龙玦在线阅读徒劳的奔走

    衡州警备区院落虽大,但楼层却都不高,大多六层左右。龙易用越来越快的跑步速度,找遍了衡州警备区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部、辖警备,全都空无一人。而守备部队的营房,除了人不在,其他的武器装备生活日常都在。战士的军chuang上,除了少数的几张chuang外,绝大部分chuang上的豆腐块军被已经铺

  • 奥特曼之最强赛迦在线阅读第4章

    那匕首飞出时几乎没人能反应过来!众人只能对它行注目礼,看着它以犀利的角度射向希维尔,那划过的白芒就像噬人的獠牙!“嚓!”那匕首被附近快速飘来的盾勉强接住,那匕首几乎都要透过盾身,可想这匕首的威力。还好它不是人类,只是个盾,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警惕。“这30%的蓝花的不亏啊!”苏白内心感叹一声。那黑光在匕

  • (穿书)女配的女主大人之斩不断的缘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次的受伤,可是让我在家里呆闷的要死,整整在家被闷了一个多月,期间小炮他们也来看过我几次,这小子还一直逼逼说说最近和谁谁去城里又浪了一圈,听得我捏起拳头只想打他,不过这小子见风向不对,立马打感情牌,可怜兮兮道:“七哥啊,我也想你快点好起来啊,要是当时张大年咬的是我,不是七哥你,

  •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山河平乱

    唐瑾瑶一滴冷汗流下,两指夹着酒杯准备掷出,可是那剑尖却并未触碰到唐瑾瑶,那名男子手腕一甩,剑尖指向别处,长剑一挥,锋芒逼人。他剑舞的越来越流畅,殿内音乐陡然一变,声声急促,仿佛战场之上两军胶着,双方难解难分。意料之中的暗杀并未发生,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有松动,但气氛却是紧张了起来,苓国狼子野心,此为示

  • 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方天混元镜

    凌笑和柳涵被雷云阁的仙人选中了!这样的消息在小小的云虎村不胫而走。柳家一家三口,在十六年前搬到云虎村,还收留了凌笑这个体弱多病的孤儿,整个村子没有人不认识他们。现在柳家的三个子女,在一年之内相继被雷云阁选上,这种运气让街坊邻里非常艳羡。侯傲回到家中,把今天被雷云阁选中的喜事告诉父母,连同柳涵和凌笑也

  • [穿越教科书]中流第七章

    “哐当——”是头颅与地板撞击的清脆响声。我自己听着这声音也有点懵,在那一瞬间,痛感还没有上来,但我感觉脑子里的水有点晃出来了。我躺在地上,缓缓地扭过头去,只见陀思的那一双锃亮的靴子。我把头又往上扬了扬,勉强看到了费佳的脸,我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说:“费佳,你为什么有四只脚两个头啊?”费佳面对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