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盛宠有毒:总裁的绝密情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6/12 4:16:37 作者:月半弯弯 来源:3G小说网
盛宠有毒:总裁的绝密情人
盛宠有毒:总裁的绝密情人
作者:月半弯弯来源:3G小说网
她捧着一颗真心像宝贝一样送他跟前,他给的回应是近乎发泄的践踏,他咬着她的耳朵问:“这就是你想要的?”他说:“你这么恶心的女人,白送我也不要。”她说:“反正你现在瞎了,除了我,也没有人会要你了。”于是,待他睁眼重见光明,第一件事就是将她送给别人。当她在破落酒店的房间里面被人轻薄,声嘶力竭地喊救命时,他透过摄像头冷眼看,语调温和低沉,一如初见:“知错了吗?”……再见,他有佳人在怀,而她成了他未过门的弟妹,对他笑的灿烂,用最自然不过的语气叫着大哥。他看着她的眼眸温柔缱绻,却只能眼睁睁任由别人揽她入怀。

“神君,你放我下来,有事我们好好谈谈!”

“有话好商量?”

“那个,其实你还是中邪了吧!”

“其实你中邪了不要碍于面子不愿意说,我跟你说,这事可大可小,你放我下来,我给神君您好好看看,我们离族对这方面还是很有办法的。”

“墨夷九!”

咦~停下了?

“你叫我什么?”,墨夷九将她放下松开手盯着她平静问,抱着她走了这么久居然也脸不红气不喘。

呃,相里百怜退了几步靠紧一棵树站稳谨慎的盯着他,余光瞟了瞟四周,灵树无叶,众草荒芜,开阔空地,空无一人,乍一看倒还真是个适合作奸犯科的好地方!

“嘿嘿”,相里百怜咽了咽口水,“没事,一时间忘了神君的尊名,就想问问是不是。嘿嘿。”,某人笑得一脸狗腿,忘了此刻站在面前之人自己曾相随数年,说自己不记得名字,怕也只有鬼才相信!

突然觉得一阵冷风吹过,相里百怜觉得有点莫名的冷,裹了裹衣服。

见墨夷九皱眉看她,只道他是信了,一时得意却忽略了某位尊神脸上的高深。嗯,看来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又增进不少嘛,“呃,那个”

“你可还记得当年你叫我名字的时候?"

相里百怜嬉皮笑脸一僵,似是没意识到他会说这个,结结巴巴道,“忘…忘了!”

“哦?”,冰凉的疑惑声响起,“是么?"

嗯!近年来记性不太好!”,相里白怜收了笑严肃说道。

“那本君帮你回忆一番!”,说罢,便冷着脸伸手轻拂过相里百怜额头,瞬时额间生出一团银色光芒,隐隐约约可见金丝流动。

口中的‘不’字还未说出口,便见眼前一篇篇似断章翻过,后又拼接成久远的一幕幕。

好吧!她没忘。不仅没忘,经他这么一弄,印象还越发清晰起来。

只是这般冷风萧萧的场景,倒是真的不适合回忆。

当时的自己以女婢身份待至墨夷九身旁,素日里倒还过得十分潇洒肆意,一日来了一位十分漂亮的红衣仙子名唤崖香,人长得倒是仙界少有的美,可无奈心却不似面上端的那般好。一时间对她做的饭菜百般挑剔,而墨夷九竟也随她去。

凄苦洗菜的自己不甘,一怒扔下手中正在洗的菜就往堂内走。经过四根碧玉般的石柱,碧光泛滥,光彩照人,猛然发现,自己此时这表情端得倒是十分的高深莫测,她平生第一次,有些看不懂自己!

这是,嘶,这个表情的意思是自己太小气了?毕竟这上神他,是的的确确不认识自己,也是的的确确是自己死赖着的,将自己这狗皮膏药黏住他不放手的小仙子当作洗菜做饭的烧火丫头没有一脚踢开已经是修来的福分了!

自己理应是,的确是没资格抱怨的。

想到这里,刚才还宏伟十足的气势顿时被莫名的明白灭的一点火星都不剩!还没来得及跨进内堂的脚已有转出的趋势,却在听到莫名的对话后卡了一卡。

“神君,崖香倒是觉得神君这一步走得怕是有些许不妥。”

“如何?”,嗯!嗯?居然有回答。

“下棋讲究步步为营,可神君这一步,看着确实把好端端的棋局给扰乱了,若是顺势走,那崖香,定是必败无疑。”,这声音的主子听上去似乎有些害羞。

“你的棋艺倒是进步不少。”

“这……这是,上神谬赞了。”,很自豪自己还能在愤怒的情绪中分出一缕神丝想,现在这女子必定是面色红润胜过猪肝。

“你资质十分不错,也很聪慧。若是你有意,可去拜留白做老师。”

“留白上仙虽棋艺超凡可性格孤傲,在崖香看来,神君的棋艺,怕也是……”

“墨夷九!”

还没等崖香把话说完,自己便踹门而入,但是虽说当着墨夷上神的面大声直呼其名是一件非常了不起且极具勇气的事,在瞧见其眼神,是的,冰凉冰凉……于是又很没骨气得在自我唾弃之下情不自禁的笑着补充了两个字,上神。

“你来得正好,明日一早我便回仙界。”,只见墨夷九偏着头,纤长漂亮的手指十分随意的拨弄着一盘刚下完的好棋,神情自若,语气轻缓得令她摸不到他的想法。

“哦,对了,你刚才叫我名字是有什么大事?”,说着又转过头来看着她。

话虽问得十分正经,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低着头晃神,“喔,没事,突然想起上神好像是叫墨夷九。”,说完似又不确定,半晌,抬头愣愣问,“是叫墨夷九么?”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相里百怜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记得当时某位上神的眼神似剑,戳得她浑身透风拔凉拔凉的……然后结果就是她身旁的八只断笔,喔,不,是九只,手中的那只也快因公殉职了!

理由很简单,既然如此倾慕与他那就抄写尊神的名字将房间挂满以示尊重与敬爱。

对此,当时相里百怜只能咬牙在心里默默说上两个字:我呸!

只是此刻相里百怜再想起当时,真真是悔入肠啊,只恨当时自己怎么没有使尽全力,一脚直接把门给踹到崖香脑门儿上!说来说去都怪当年太仁慈,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赛尔号之异世界的星空在线阅读第8节

    “再快点,没吃饱饭吗?那一百多份食物难道喂猪了吗?”在学校的训练场上,两个弱小的身形正在慢慢的奔跑,那速度比正常人行走还慢。在他们一旁的正是那个原本和蔼可亲的袁老师,现在让他们感觉面目可憎了。那天午餐非常的丰厚,皓辰吃完之后,平均属性都增长了0.1点,可怕如斯,这不仅仅是皓辰当天锻炼的效果,还是当天

  • 无赖英雄第八章在线阅读

    转眼师尊已离开两月有余。这天凉焱一同往日在清淼居庭院练功,不同的是他听见附近隐隐传来有人低低哭泣的声音。闻声而去,在入口处看见一个女孩坐在石凳上抹眼泪。凉焱本就与人交往不多,更是没有见过与自己同龄的女孩,语气有些生涩:“你......怎么了?”胥之琳抬起头,一双哭肿的双眼对上面露关切之色的男孩。她入

  • 星际之契约师在线阅读第1节

    宇宙联盟二十周年,建立在宇宙空间站的特殊工作人员站点遭到宇宙劫犯的袭击,导致多项隐秘资料遭到泄露。宇宙联盟顶级负责人立刻在第一时间封锁消息,随后通知在各个位面的特殊工作人员做好防备。因为随时随地宇宙劫犯会跟据资料找到那些特殊工作人员,随后……水色星球,S市。宇宙历198年,9月,清晨。一个身材挺拔的

  • 穿成豪门恶毒炮灰后[穿书]第五章

    怎么,又落泪了呢......Jessica失神的看着不知何时滴落在手臂的眼泪,摸了摸眼角,果然,入手的是一片湿润。果然还是没办法轻易的放下啊,哪能有嘴上说的那么简单呢,十四年的青春完全的被人踩在脚下,毫不在乎,毫不留情,说到底,心里除了伤痛,还有不甘吧。相比于摘下那四个字的标签来说,人所带给她的伤痛

  • [综]少女的自杀理论在线阅读第9节

    顾姣也是瞧见了戚微雨的神态,也不知她为何突然这么戒备了。见惯了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此时这般,还有些让人惊奇。水上波光粼粼,有阳光反射而来,有些刺眼,船家在外找书生的钱,顾姣便压低声音问戚微雨:“怎么了?”“也无甚大事,只是没想到,他会到这里来。”戚微雨收回打量书生的目光来,“你可听说过,断指杀手赵

  • 我真不是小奶狗在线阅读第8节

    听了张涛的话。我立马就叫张敦张厚两兄弟一个去东门一个区西门。陈留就俩门。我正准备接着去凉亭冥想时。张涛叫住了我。我扭过头来,张涛说。你让我给你找的,那些个伙计,我已经给你找来了,总共二十个,你看如何。都是精挑细选,年轻力壮的。我说。太好了。那就再麻烦父亲把他们安排到。买的那个庄子里吧。等五日之后便开

  • 诸天寄生诀在线阅读第七章

    外面的世界。一个辽阔而精美的卧室内,有着三个身影。一个有着银色长发十分俊美的男子脸色创白的昏迷躺在床上,床的边缘还有很多类似于被吐出来的东西。而在床的旁边还站着一个有着金棕色长发美丽的女子和一个有着铂金色长发也很俊美的少年,但是这个铂金色长发少年的容貌比起昏迷躺在床上的银色长发男子的容貌还是相差很多

  • 我的绝色娇妻之第六章禁地(6)

    叫李怀瑾察觉长垣峰有人对自己不利,是很容易的事情。按照御灵宗各峰入秘境的惯例,至少会连续两百年走同一条路线,这样才能在比较熟悉的路径下探得更远的地方。望天犼在五十年前,为避主峰和郁木的李姓修士,特意往不同的方向去,走的便是长垣峰弟子走过的路。根据望天犼的意思,原本有一只跟它一样是炼骨后期的大妖盘踞此

  • 重来一次之第四章(4)

    鱼会游泳真的是天生的问题。一开始就出生在水里的鱼们,一分钟内游不走的都被吃掉了,剩下的自然都是会游泳的。毕竟不少鱼类里面,鱼妈妈这边生完宝宝,回头就把跑得不够快的孩子吃掉。还有一些卵生的,出生地附近都会有捕食者出没。水就是鱼天生的老师。鱼天生能在水里呼吸,是水的孩子,水流会自动教会她的孩子怎么顺应水

  • 七零总裁甜辣媳[穿书]第九章在线阅读

    沈欢颜没有宏伟的志向,也从未主动规划过自己的人生蓝图,然而她也有最后的堡垒。对于曲安安的鄙夷,她无法泰然处之。她要变强!在继续努力修行火术的同时,欢颜也成了图书馆的常客,希望能借助书本,汲取更多的经验教训。当然,最主要的是结识了老杜这么一位忘年交。老杜能快速在迷宫一样的图书馆找到书,毕竟你不能指望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