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本文写的是宋军襄阳大捷后的故事┅┅(thisismyfirst)

          在杨过以石子击死蒙哥后,蒙古铁骑剃羽而归。宋军与各路英雄好汉一起回到襄阳城,凯旋归来。城内张灯结彩,军民一起联欢。宋军守将大摆宴席,犒赏三军和郭靖、黄蓉等人。

          黄蓉虽然高兴,但因父亲和杨过一起不辞而别,不禁有些黯然神伤。与宋军庆祝了三天三夜,群侠纷纷告别。郭靖、黄蓉、郭芙、耶律齐、武氏父子、耶律燕、完颜萍、郭破虏等人南下去往桃花岛,陆无双、程英、郭襄执意要找杨过,郭靖、黄蓉见她们去意已决,只好嘱咐女儿多加小心。

          郭靖一路人等,路途顺利,安全到达桃花岛。这些日子以来,大家由于战争非常疲倦,现在到了家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各人夫妻各自居住一间精致竹舍,吃了晚饭开始休息。一夜无话,如此过了几天┅┅一天清晨,各人练功完毕一起吃早餐,忽然郭靖“啊!”的一声,黄蓉不禁问道∶“靖哥哥,怎么了?”郭靖道∶“襄阳大捷后,一时高兴,却忘了蒙古军只是主帅毙命,元气没有多大损伤。不久必会反扑,襄阳守备部队虚弱,守将懦弱,乃是一大患。我们怎能图一时之快,让敌人趁火打劫?”

          黄蓉道∶“那依你之见?”

          郭靖道∶“身为北侠,责任重大。这样吧,我们一起联系各路好汉,在襄阳一带打听消息,随时随地监视蒙古的动静。顺便带破虏去,好跟我们一起长些经验。一有消息,马上通知芙儿他们。”

          黄蓉道∶“一切听你的(心中暗地想∶终于可以去打听过儿的消息了)!”郭靖夫妇三人走后,众小辈不禁暗松一口气,终于可以好好的放松一下了。吃过晚饭后,众人早早互相告辞,回去休息。

          郭芙与耶律齐走进屋,反手把门锁上。耶律齐笑道∶“芙儿,今日你我夫妻可要好好团聚一回。”

          郭芙不禁心中一荡,啐道∶“没一点正经的。”举手就要熄灯。

          耶律齐忙道∶“娘子慢着,今日我们挑灯夜战。”

          郭芙道∶“呸,也不怕别人看见!”

          耶律齐道∶“不妨,这岛上没有外人,大武、小武即使想看,此时恐怕也脱不开身哪。”

          郭芙脸一红,还想说些什么,耶律齐的双手却已经摸上身来,樱唇也被堵上了。一手揉着她的乳房,一手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八寸长的阳具,然后迅速脱下郭芙的衣服。

          看着眼前赤裸裸的身驱,耶律齐不禁感到一阵兴奋。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漆黑的森林。这还是婚后第一次在灯光下行房,可以把丰满的娇躯看的如此清晰。一边继续与郭芙接吻,两人的舌头紧紧的缠绕在一起,一只手抚摸着高耸的双峰,捏着逐渐硬起来。另外一只手沿着细腻的双臀摸向郭芙的花瓣。

          “啊!”郭芙不禁发出一声尖叫,双手紧紧的搂住耶律齐。耶律齐的手继续深入,不断的揉着菊花蕾。渐渐的感觉阴部湿润了,不断有淫雨滴下,郭芙的大腿不禁一阵痉挛。耶律齐也不去管她,手指继续抽肏,郭芙的的乳头更加坚硬,全身汗流浃背。

          “嗷┅┅齐哥,你弄的人家好舒服。啊┅┅对!就这样,不要停┅┅啊┅┅啊┅┅”郭芙一边呻吟,一边双手握着。

          “啊,人家不行了,啊┅┅啊,快┅┅快肏进来。”

          觉得下身热潮上涌,巨大的肉棒一跳一跳。当下把郭芙抱到床上,将雪白的大腿分开,漏出粉红的花瓣,淫水更加多了,在灯下闪闪发光。

          “快嘛┅┅我要!”

          受到催促,耶律齐将巨大的肉棒顶在阴唇上,臀部往前一送,“滋”的一声肏入根部。只感到郭芙温暖的阴道,紧紧的包住肉棒,舒服极了。上身压在郭芙丰满的双峰上,干燥的嘴巴不段吸吮着尖硬的乳头,下身不断的抽肏“嗷┅┅啊┅┅哦,亲哥,不要停┅┅继续┅┅”

          “肏的妹妹好爽┅┅啊┅┅肏到花心了┅┅”

          郭芙大声的淫叫,双腿紧紧的缠绕在耶律齐的腰上,臀部随着耶律齐的抽送有节奏的一颠一颠,双手搂住他的头颈,将他的头紧压在自己的乳房上。

          “啊┅┅好哥哥,我的屄要被你肏穿了,啊┅┅使劲的肏┅┅”

          听到妻子疯狂的呻吟,耶律齐更加起性,飞快的耸动着下身,每次都深入郭芙的子宫,牙齿紧咬郭芙充血的乳头┅┅这样进行了一个时辰,郭芙渐渐的进入了高潮,双颊火红,杏眼半开半闭∶“啊┅┅啊┅┅啊┅┅好丈夫,亲丈夫┅┅我要不行了┅┅啊!┅┅”

          郭芙只觉得全身一阵苏麻,从阴道中喷出一道淫精,淋在耶律齐巨大的龟头上。耶律齐感到一阵抽触,知道自己也要泄了,不禁加紧抽肏这时,窗外却有一双饥饿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两人交合的部位,那人显然已经看了很久了,边看边发出低沉的呻吟。

          耶律齐敏感的听到了外边细微的声音,一边抽肏,一边思考∶“是谁呢?耶律燕、完颜萍、大武、小武?不可能啊,他们一定也在行鱼水情,脱不开身啊!┅┅啊!难道是┅┅他?”

          想到这里,耶律齐不禁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更加卖力的抽肏郭芙的小屄,郭芙已经处于瘫痪状态,条件反射般的低低的哼着。“啊┅┅啊┅┅啊┅┅”

          又继续肏了半个多时辰,耶律齐感到要射出来了,忽然心中一动,猛力向前一耸,浓浓的精液射入了郭芙的子宫,同时扬手熄灯,屋中一片黑暗┅┅窗外的人似乎猝不及防,赶紧走向远处。然而他却不知,在那一刹,月光已经把他的身影印在了窗上,这一切自然没有逃过耶律齐的双眼┅┅经过一夜巫山云雨的耶律齐和郭芙,也渐渐的从梦中醒来。郭芙看着自己的丈夫,爱怜地轻抚着他英俊的面庞∶“怎么,你还想要?”耶律齐道∶“呸,人家才不想呢。”郭芙笑骂道∶“快点起吧,没点正经的。”耶律齐道∶“遵命,老婆大人。”于是俩人起床穿衣。

          这时,郭芙看见床上遗留的俩人云雨过的痕迹,心中不由一甜,红着脸道∶“齐哥,你昨晚好坏,弄的人家都死了过去。”耶律齐道∶“不过,我可还没有尽兴呢!”

          “什么?真的?”郭芙诧异道。“不信你可以试嘛。”耶律齐道。郭芙道∶“不来了,你老是欺负人家。”说着,便跑了出去。耶律齐理好发髻,也跟了出去。

          刚走到屋外,大武、小武、耶律燕、完颜平也各自从屋中走出,一个个精神似乎也不是很好。耶律齐拱手对大武、小武道∶“大小武兄,昨夜休息可好?”

          大武还礼道∶“有劳耶律兄挂念,还好,还好。与耶律兄一般的好,一般的好。”

          听到这话,耶律燕、完颜平脸上不禁一红,低头不语。唯独郭芙骂道∶“大武,你好不正经,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

          大武道∶“冤枉,这可是耶律兄先问的,怎能怪我?”郭芙还待争辩,耶律齐忙道∶“芙儿,不可对武兄无礼!武兄莫怪。”大武道∶“岂敢,岂敢,我怎敢怪罪师妹。”说着,走到耶律齐身旁,小声道∶“耶律兄好福气啊。”耶律齐道∶“彼此,彼此。”两人相视一笑。

          说着,六人有说有笑的走到竹舍前方的石桌周围坐好。自有一名哑仆端上几盘精致小菜和几碗莲子粥,大家都有些饿了,连忙享用可口的早餐。

          这时黄药师从竹林中走了过来,众人连忙起身见礼,黄药师点头坐下。

          黄药师对众人说道∶“你们的师傅远在襄阳,打听着边陲的消息。你们在着里也不能有丝毫的松懈,要加紧练功,知道么?”众人连忙称是。他眼光扫了一眼众人,道∶“以后每天要早些起,吃完早餐大家快去练功,芙儿留下,我有话对你说。”于是其他人纷纷告辞,出去练功了。

          郭芙撒娇似的抱住黄药师道∶“外公,您找芙儿有什么事啊?”黄药师道∶“芙儿,你也是大人了。齐儿他现在已经是堂堂的丐帮帮主了,作为他的妻子,你应当劝他多学武功。以免齐儿贪图安逸,荒废了武功,辜负了你爹的期望。好啦!我要去云游四海啦!这交给你啦!”

          完颜萍走过来跟郭芙说∶“芙妹,你跟齐大哥行房时,声音好大喔!我都听的见呢!下次小声一点!”

          郭芙羞的满脸通红,道∶“萍姊,你不要取笑我了,不关我的事,都是齐哥他不好。”完颜萍道∶“骗人,一个巴掌拍不响。”

          郭芙道∶“萍姊,你可冤枉我了,每次都是齐哥主动,而且,而且┅┅”完颜萍道∶“而且什么?”郭芙低声道∶“齐哥每次都好强啊,弄的我丢了以后,他还不尽兴。而且一弄就是好几个时辰,我每次都吃不消。”

          完颜萍道∶“胡说,怎么可能有那么长!”郭芙道∶“我没骗你,千真万确的!”完颜萍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便不再说了。

          郭芙道∶“萍姊,怎么了?别不高兴嘛!我以后听你的话便是了。过两天齐哥和小武练武时,我搬来与你一起住好不好?”完颜萍道∶“你呀!,快走吧,我要去洗个澡。”郭芙道∶“我很久没和你在一起了,让我服务你一块洗吧。”完颜萍点点了头。

          于是两人走进完颜萍屋中,命仆人备好水,水中撒满了玫瑰花瓣,屋中刹时飘荡着玫瑰花香。两人各自脱衣,当郭芙看到完颜萍凹凸有致,丰满窈窕的身材时,不禁一怔,登时自愧不如。道∶“萍姊,你身材仍然这么好。”

          完颜萍脸上一红,道∶“疯丫头,胡说什么。”说着,俯身跨入了澡盆。郭芙也跟了进去┅┅耶律齐等人刚要练武,忽然耶律齐道∶“不好,走的匆忙,忘记带剑了。”

          当下向众一拱手,道∶“诸位先练,我去去就回。”转身走回。

          当耶律齐走到自己屋前时,忽然听到旁边完颜萍屋中一阵水声,不禁心中一动,轻步走了过去,用口水沾湿手指,轻轻点破窗纸,顺着小孔望去,不禁令耶律齐血脉贲张°°只见朦胧的雾气中有两个人坐在浴盆中,郭芙背对着自己,而面对着自己的是自己的初恋情人完颜萍。

          透过淡淡的雾气,可以看到完颜萍美如天仙般的秀丽脸庞,柳眉、杏目、瑶鼻、樱唇,白里透红的双颊,长长的秀发贴在颈部、肩部,细长的双臂,圆润的肩膀,往下是令人发狂的坚挺的双峰,淡红色的乳头像两颗红宝石般散发着迷人的气息,平坦的小腹,修长的玉腿轻巧的搭在浴盆两边,可惜由于角度的问题,玉腿间令人遐思的三角地带却看不太清。

          这时,完颜萍轻轻的弯下纤腰,指头擦拭着双腿,乳房被挤压成一个优美的弧度,一滴滴水滴顺着玲珑的乳头滴下,顿感到自己下身起了明显的变化,血液流动加速起来。

          “郭芙与她比起来,简直黯然失色,一文不值。脸没有完颜萍好看,身材没有完颜萍窈窕,乳房没有完颜萍坚挺。完颜萍的身材哪里像以前一样啊。特别是完颜萍身上那种成熟的气息,更加令人着迷。”耶律齐暗想。

          “芙妹,替萍姊搓搓后背。”完颜萍甜美的嗓音打断了耶律齐的遐思。只见完颜萍慢慢的站起身,双手扶在盆檐,双脚叉开,双腿绷直,柳腰下弯。随着郭芙的动作,一对饱满圆润的乳峰有节奏的一摆一摆,就像挑逗耶律齐一样。杏眼半眯,樱唇半闭┅┅从这个角度,耶律齐能够清晰的看到完颜萍雪白的双臀,略为泛黄的后庭,由于完颜萍的双腿叉开很大,连阴部漆黑的耻毛、粉红的花瓣都一览无馀。

          “要是能从这个位置上与萍妹做爱那该多好啊!”耶律齐想道。(原来,耶律齐从子里得到一本《闺房秘术》,里面不但写了很多关于怎样与女子调情,怎样使女子达到高潮;更有一些自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性爱肏图,什么“老汉推车”、“隔山捣火”、“老树盘根”、“凤交颈”、“兔吮毫”┅┅等等。

          当自己兴致勃勃的拿给郭芙看,要求按此行房时,却遭到拒绝。郭芙只答应以正统的姿势交合。使耶律齐性趣大减。)这时看到萍妹的这个诱人的姿势后,心中不禁升起了这个压抑以久的邪念。

          忽然两人开始擦身,耶律齐见她们洗浴完毕,急忙进自己屋中取剑,向练功处走去。看道刚才自己妻子的身体,一种莫名其妙的新鲜感油然而生。但一想到完颜萍那迷人的胴体,心中不由一荡。“在过几天,我和小武要切搓武艺时,她独处了。”想到这里,耶律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微笑┅┅就在切磋武艺前天,耶律齐和郭芙在进房的途中,耶律齐便迫不及待的脱郭芙的衣服,还不断在郭芙身上毛手毛脚,一会儿揉郭芙的乳房,一会儿搂着郭芙亲嘴,短短几步路,竟走了快五分钟。而郭芙的薄纱短裙,肚兜,亵裤,则一路散落在地上。

          好不容易到了浴桶,两人稍事冲洗,便一起上床。在床上,耶律齐提议玩个游戏,郭芙也不疑有他,问也没问便答应了。于是耶律齐拿了一条手巾在郭芙头上,住郭芙的眼睛,带郭芙坐在木板椅上,耶律齐则跪在郭芙前面,将郭芙双腿打开跨在他的臂膀上,扶着郭芙的屁股,凑上嘴开始舔郭芙的小屄。

          “啊┅┅好舒服┅┅嗯┅┅齐哥哥┅┅你越来越厉害了┅┅喔┅┅真好┅┅啊┅┅”郭芙的淫水很快就冒出来了。

          在黑暗中,身体似乎特别敏感,也因为眼睛看不见,不知耶律齐下一步的动作会是什么,心里会有一股莫名的期待和惊喜。在闷热的房里,郭芙的汗水不停沿着身体的曲线流到下体,混着阴道渗出的淫水,耶律齐在郭芙两腿间吸的啧啧有声,好像在品尝什么人间美味。而郭芙则渐渐呼吸困难,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啊┅┅妹妹┅┅快喘不过气了┅┅啊┅┅啊┅┅好爽┅┅啊┅┅我不行了┅┅啊┅┅吸不到气┅┅啊┅┅不要舔了┅┅啊┅┅太刺激了┅┅啊┅┅啊┅┅不要了┅┅要死了┅┅”郭芙像是一条离开水面的鱼,张着小嘴,死命的呼吸。

          终于耶律齐将郭芙放开,牵着郭芙站了起来。郭芙本来打算拿掉手巾,却被耶律齐阻止,想想这样也挺有趣的,也就由耶律齐摆布算了。郭芙仰卧在地上,耳中听见耶律齐在旁边不知在准备什么东西,过了十几秒钟,耶律齐过来伏在郭芙身上,用舌头从郭芙的耳朵开始一路吻下来,慢慢亲到郭芙的嘴唇。郭芙小嘴微张,轻吐香舌,将耶律齐的舌头全部含进嘴里。

          亲吻了一阵,耶律齐移到郭芙的颈部,接着胸部、乳头、腹部、肚脐┅┅其实他们每次做爱大概都会来一段类似的前戏,但今天在黑暗中却特别敏感,还没亲到下体,郭芙已经忍不住浪叫,淫水也比以往流的更多。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