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第202章 人生巅二峰(终章)(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柳月这一餐中饭吃的特别开心,饭后立刻告辞回学校去了。

          许柔自己开了一辆奇云跑车,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奇云公司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之一,天方最新款的车用锂电池基本都优先配备奇云公司,这款跑车所用的电池只有一般锂电池的四分之一大小,车内空间更加宽敞,性能也更加卓越。

          看着许柔熟练的驾驶动作,李景天问道:“许柔,咱们去哪儿啊?”

          “爸爸,跟我回我们家吧,我要爸爸好好陪陪我,”

          “好吧,”李景天点头应允:“许柔,你真决定了去当记者?”

          “嗯,爸爸,这是我从小的理想,你一定得支持我!”女孩儿用力点点头,那尖翘的下巴分外好看。

          “那你准备去什么单位?”

          “嘻嘻……凭着本大小姐的能力,很多单位都抢着要我去呢,不过我已经决定了,就去本市的电视台,干一段时间再看。”

          “也好,那就随你的愿望去做吧!”

          很快就到了靠山居小区。

          十几年来,这儿的业主非常稳定,还没有听说谁卖房子或者出租的,都是自己在住,这说明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经济状况都没有改变。许卉灵已经把自己在北京的另外两套房子给卖了,目前她也就住在这里。

          正要下车时却收到了丁璐打来的电话,这美女大明星正在李景天自己的家里等他回去,许柔当即一脸不快,李景天只好让丁璐等等。

          进入宽大的客厅,早有佣人迎上前来,帮着换鞋。

          来到二楼小客厅内,刚坐到沙发上,许柔立刻扑到了他怀里。

          “爸爸……爸爸……我想你了!”

          李景天嗅着这丫头身体的幽香,爱怜的轻拍着她的粉背。

          “唔……”许柔的小嘴轻轻印在他的嘴上,小香丁撬开他的牙关,闯进了他的嘴内。

          片刻之后,这丫头已经是梅开一度,香汗淋漓的靠在他身上。

          她上身衣裳不整,裙子的肩带已经被退到了香肩之下,而那真丝小可爱则洒落在沙发上,上边依然在散发香艳靡的味道。而两人的,则依然紧紧的连接在一起。

          “爸爸……臭爸爸……美死人家了!”

          李景天伸手在她丰满结实的翘臀上轻拍一记,心里满足万分。这丫头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他都熟悉无比,并且在她十六岁那年得到了这丫头的之身。他到现在还记得这丫头初次时的青涩、热情和破瓜后的风情。

          “傻丫头,爸爸当然疼爱你了!对了,你跟若思姐姐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那儿得罪她了,我跟丁璐姐姐不就挺好的吗?她爱怎么样想就怎么样想呗!”许柔不屑的撇撇嘴,然后轻轻的扭动着纤腰。

          “小妖精,爸爸真是怕了你跟你妈妈了!”李景天感觉到分身一阵膨胀,不由吸住她的唇瓣,细细品尝起来。

          “爸爸,我知道你还没有好呢,要不,女儿喂你吃奶?”

          看着小丫头双收捧着自己那粉红的凑上来,室内立刻又起了一阵的风暴。

          室内春光明媚,自巨大的透明玻璃窗向外望去,满是西山青翠的绿意。李景天脑海中不由想起如果两个小丫头都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呻吟,同时叫着爸爸,那会是什么样的美景呢?

          回到旁边自己名下的别墅时,丁璐身着小吊带,超短黑纱裙正坐在一楼客厅中看电视,见他进来,也是飞快的扑到了他身上。

          “老公,你可算回来了,怎么,许柔把你喂饱了?”

          丁璐已经三十岁了,隆臀,配以高挑的身材,绝美的姿容,这些年来一直是红透世界的多栖女明星,主要发展方向就是唱歌和拍电影,专辑已经出到了十二张之多,基本上一年一张,而且都是古典诗词配乐而来。

          李景天只觉这大明星胸部的汹涌波涛挤压在自己的胸前,分外舒服。

          “怎么,吃醋了?”一阵的口舌交缠后,他开口打趣。

          “吃什么醋呢,要吃醋也是若思吃,我可不跟她争。老公,我父母又在催了,你说人家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今年就该轮到你了,抽时间我跟你一起回去见见他们,争取把这事办了?”

          这十几年来,按照以前安排的计划,除两个和两大美妇外,他已经跟自己的六个美女老婆举行过婚礼了,也就差跟丁璐来这么一次了。

          “老公,你真好,跟我去地下室的视听室,人家想给你表演一番……”

          品尝着大美女的柔滑香丁,再听着她的喃喃细语,李景天心都醉了。

          “要不,就在这儿吧?”他放开这丫头的小香舌道。

          “哥哥老公,不嘛,我们去地下室,”丁璐再次搂紧他的脖子,吻在他大嘴上,闯入他嘴中一阵后,喃喃道。

          “好吧!”李景天手在她翘臀上轻轻抚摩,心道,这美女越来越丰满了。

          来到地下室,丁璐却羞涩道:“我去换一件衣服,不许你偷看!”

          “换什么衣服呢?就这样不挺好吗?”李景天奇怪道。

          “不吗,好老公!”丁璐轻轻扭动撒娇道。

          见李景天点头答应,她笑盈盈去了。

          李景天自然遵守自己诺言,心道,这丫头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惊喜呢?

          过了一会儿丁璐果然出来了,穿着一身演出服,黑色长筒高跟靴,修长白皙的美腿往上是一条布满花边的黑色短裙,也不过刚刚能把包着;上衣同样是一件黑纱上衣,一点也不透。

          她肌肤雪白如玉,衬托着一袭黑衣,异常吸引眼球。

          “哥哥,我这就唱给你听!”她飞给李景天一个媚眼,开始唱起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她唱的很投入,就如在台上演出一般,双手时而在腰间,时而又抚上酥胸,只不过多了一些火辣和放纵,明眸之中颇有几分冷艳。随着她舞姿加快,纤腰剧烈扭动,裙摆飞扬,黑色飘飞起来的时候,李景天双目如炬,突然发现她竟然是真空装,裙子里边不着一物,雪白翘臀,神秘花瓣时隐时现,稀疏小草撩人向往。

          翘臀小蛮腰,双峰俏耸立。可惜这一切如同惊鸿魂一现,很快又消失。

          然而它们处处撩拨男人心底的一丝。

          李景天觉得一紧,宝贝昂首挺立,裤子明显压制了它的发展!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