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恨成殇悔不及(三)(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淑妃乘着宇文清岚的御撵,很快就到了毓灵居住的重华宫。

          毓灵正挺着大肚子歪在贵妃榻上养神休憩,随着胎儿月份越大,她的精神越发不济,似乎所有的营养都供给孩子了。尽管没有什么胃口,她还是拼命努力吃东西,生怕亏待孩子似的。

          毓灵鼻端飘过一阵淡雅的茉莉清香,睁开眼睛惊讶道:“啊,淑妃姐姐,你怎么来了”

          淑妃微微一笑,笑容还是跟往常一样高贵温柔,可是眼中却似有几分莫测高深,她环视了一圈,冷冷道:“你们都退下吧,没有本宫吩咐,不许进来!”

          淑妃近来代皇后打理后宫,威望甚高,宫人们自然不敢违逆她,纷纷退了出去。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毓灵不解的看着她,不明白淑妃为何突然挥退了内侍和宫女,只留下身后两个高大壮实的嬷嬷,其中一个手里还端着一只碗。

          淑妃见四周的人都退了下去,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妹妹,实不相瞒,姐姐今天是带了陛下的密诏来的。”说着双掌合击,身后捧着瓷碗的嬷嬷便走上前来。

          毓灵惊疑的望着那碗黑乎乎的汤药端到自己面前,这味道很刺鼻,又有些熟悉,对了,跟元劭以前命人送来的堕胎药是一个味道!她的脸刷的白了!

          淑妃嘴角扬起的笑容越发甜美,目光却射出慑人的寒芒,“妹妹还不明白吗陛下根本不想要你腹中的这个孽种,这一碗堕胎药就是陛下恩赐给你的,妹妹快领旨谢恩,趁热喝了吧!”

          毓灵拼命摇着脑袋,捂着肚子退到墙角,尖叫道:“不!我不喝!你骗我的!这,这是他的亲生骨肉,他怎么会如此狠心”

          “哟,姐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假传圣旨呀!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妹妹就别为难我了吧”

          “不,我要见他,我要亲口问问他!姐姐,求求你帮帮我,看在我们是同族姐妹的份上,让我见他一面好不好”毓灵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拽着淑妃的衣角跪了下来。

          看着毓灵跪在自己脚边苦苦哀求,哭得梨云带雨楚楚可怜,淑妃不但没有同情,反而激起了满腔嫉妒,她猛地抽出衣角,狠狠推倒了毓灵,一张温婉清秀的脸此刻扭曲成一团:“滚开!谁是你姐姐!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狐媚子,人尽可夫的贱人,你肚子里还不知道是谁的野种,竟妄图混充龙嗣!陛下根本就不想要你的孩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毓灵被推倒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淑妃露出狰狞恶毒的面目,颤抖着手指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淑妃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的冷冷睨着她,对身后的嬷嬷大声道:“黄嬷嬷,方嬷嬷,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伺候我们的婕妤娘娘喝药吧!”

          两个粗壮的嬷嬷凶神恶煞的冲上来,毓灵尖叫着连滚带爬的想逃跑,口里哭喊着:“不要,我不要!救命,救命呀!”

          可是她哪里敌得住嬷嬷的力气,很快被她们抓住,牢牢按在地上,一个人抬起毓灵的头,另一个端着药往嘴里灌进去。毓灵死死咬紧牙关不肯张嘴,僵持了一会儿,淑妃在旁边看得不耐烦起来,上前狠狠抽了毓灵两记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俏脸肿起来老高,差点闭过气去。黄嬷嬷趁机掰开她的嘴,方嬷嬷则眼疾手快的把药猛地灌了下去,灌完了药,她们又紧紧捂住毓灵的口,强迫她将药全都吞入肚中,这才放开了她。

          毓灵浑身脱力的软倒在地上,伸出手往嗓子里使劲抠,想把喝下去的药吐出来,可是却哪里能够如愿,她又气愤又惶恐,额上的汗水、眼中的泪水和唇边溢出的药汁模糊做一团,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淑妃却施施然坐在胡床上,一脸快意的看着她痛苦万分的惨状。

          堕胎药的效力非常凶猛,毓灵很快就感到下腹坠胀,阵阵钻心的绞痛传来,看着淑妃得意的笑容,毓灵心痛如绞,忍不住指着淑妃断断续续道:“你我本为魏国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视你为姐妹,你……你却为何要……害我”

          “哈哈哈哈!”淑妃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好似听到天大的笑话,“姐妹我呸!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姐妹”

          在淑妃肆意的大笑中,毓灵的腹痛更加剧烈了,她感觉下体有黏糊糊的液体流出来,伸手一摸,竟是满手的鲜血。孩子,她的孩子,她如此期盼的孩子,就这样没了……毓灵心如死灰,浑身簌簌颤抖,想哭却哭不出来,她怔怔的看着淑妃发狂似地笑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爬上心头,好恨,可又好冷,她无力的垂下了头,张大口艰难的呼吸着。

          淑妃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用力的扯着她的发髻,强行让她抬起头来,厉声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恨你吗”

          毓灵眼神涣散的摇了摇头,目光已经没有了焦点,下体的剧痛令她冷汗淋漓,身上的鹅黄色裙子已被流出的鲜血慢慢染红,骨肉从体内生生剥离的感受令她生不如死。

          “哼,你一直都是这样,自以为是,不可一世,好像整个世界都要围着你来转!”涂着凤仙花汁水的尖利指甲划过她的脸蛋,耳旁带着恨意的声音还在继续,“当初,因为你的抗旨逃婚,害得我被当做替代品送来北燕和亲,我当时就好恨,明明不该是我的命运,凭什么让我成为牺牲品”

          忆起往事,淑妃的脸上露出柔和的光辉,新婚之夜,她忐忑不安的守在新房,满心惶恐的等待那传说中的残暴君王出现。头上的大红色喜帕被揭开,却是一个生平仅见的英俊威武的男子,她一下子看得呆住了,轻而易举的迷失了心魂,心甘情愿的奉献上自己的全部。他在人前那么威严,对她却那么温柔,呵护备至,更从未因她是敌国的公主而轻视她,她对他的爱意与日俱增,无可自拔,然而好景不长,很快的,那个该死的女人出现了!

          淑妃的脸色再度扭曲起来,冰凉的手指掐住了毓灵的脖子,“我好不容易得到陛下的欢心,你却再次出现,恬不知耻的勾引了他,抢走了陛下对我的宠爱!都是出生金玉的郡主,凭什么你就应该比我高贵你凭什么一再改变我的命运你明明有那么多男人了,为什么非要跟我抢,夺走我心爱的人,我不服气!我不服气!”

          淑妃越说越激动,双眸赤红,状似疯狂,“每次见到你,每次对着你笑,我的心都在滴血!独孤毓灵,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我恨不得你去死!”

          毓灵没想到淑妃竟然藏着这么深的恨意,她张了张口,艰难的解释道:“你……为什么要这么想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夺走你的东西……从来没有啊……我也是受害者,我是身不由己的啊!”

          “够了!不用再狡辩了!反正你再也不会有机会狐媚陛下了,陛下连赐药都不愿意亲自前来,说明你已经失宠了,你明白吗你很快就会被送到冷宫,一个没有资格生下皇嗣的女人,你这一辈子都不会有重见天日的一天了!这就是你的下场,哈哈!”

          “真的是他……是他要杀了我的孩子”毓灵颤抖着,不敢置信的问道。

          “废话,陛下亲口下旨的,岂能有假你就死心吧!”淑妃冷笑连连,一脚朝她肚子上踹去。

          “啊……好痛!”毓灵痛得尖叫一声,捂着小腹在地上翻滚起来,突然,一团热乎乎的血肉从她的下体滑落,赫然是一个已经成型的胎儿。

          建章宫中,自从淑妃离去后,宇文清岚就心神不宁,对着面前摊开的奏折,半天也没有落下一个字,心思不知不觉得飘到了重华宫。

          “淑妃去了有多久了”宇文清岚问身边的总管太监德公公。

          “禀陛下,已经有一盏茶的功夫了。”

          一盏茶的功夫,那胎儿应该已经落下了吧宇文清岚腾地站起身,快步朝殿外走去,侍从们不敢怠慢,纷纷尾随着皇帝。

          宇文清岚越走越快,最后竟运起轻功疾驰起来,身后的侍从们很快被甩开一大截,只能在身后气喘吁吁的追着。越靠近重华宫,不安的感觉就越强烈,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灵儿,灵儿,朕来了,你一定要坚持住!

          宇文清岚终于赶到了重华宫门口,突然,殿中传来一声凄厉刺耳的惨叫。

          “灵儿!”宇文清岚心中一惊,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冲过去,一脚踹开了紧闭的宫门。

          只见他心爱的女子双目紧闭,脸色惨白的匍匐在地上,身下的鲜血染红了整幅鹅黄色的纱裙,如此触目惊心,惊得宇文清岚魂飞魄散,目眦欲裂。淑妃没料到宇文清岚竟会突然出现,甚至来不及收敛脸上狰狞狠戾的表情,整个人僵在当场,无法动弹。

          宇文清岚顾不得责问淑妃,冲上去将倒在地上的毓灵抱入怀中,连声追问:“灵儿,灵儿,你怎么样了”

          本来已陷入半昏迷状态的毓灵鼓起最后一丝气力,费力的睁开了含泪的眼,她的眼中露出怨毒至极的神色,尖利的指甲狠狠嵌入宇文清岚的手臂,嘶叫道:“虎毒尚且不食子!宇文清岚,你谋杀亲子,禽兽不如!我恨你,我恨死你,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拼尽了全力喊完之后,毓灵就好像被抽干了全身血肉,如一团破絮般软倒在男人怀里,缓缓阖上了双眼,眼角一滴晶莹的泪珠无声滑落……

          【繁体】

          淑妃乘着宇文清岚的御撵,很快就到了毓灵居住的重华宫。

          毓灵正挺着大肚子歪在贵妃榻上养神休憩,随着胎儿月份越大,她的精神越发不济,似乎所有的营养都供给孩子了。尽管没有什麽胃口,她还是拼命努力吃东西,生怕亏待孩子似的。

          毓灵鼻端飘过一阵淡雅的茉莉清香,睁开眼睛惊讶道:“啊,淑妃姐姐,你怎麽来了”

          淑妃微微一笑,笑容还是跟往常一样高贵温柔,可是眼中却似有几分莫测高深,她环视了一圈,冷冷道:“你们都退下吧,没有本宫吩咐,不许进来!”

          淑妃近来代皇后打理後宫,威望甚高,宫人们自然不敢违逆她,纷纷退了出去。

          “姐姐,你这是做什麽”毓灵不解的看着她,不明白淑妃为何突然挥退了内侍和宫女,只留下身後两个高大壮实的嬷嬷,其中一个手里还端着一只碗。

          淑妃见四周的人都退了下去,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妹妹,实不相瞒,姐姐今天是带了陛下的密诏来的。”说着双掌合击,身後捧着瓷碗的嬷嬷便走上前来。

          毓灵惊疑的望着那碗黑乎乎的汤药端到自己面前,这味道很刺鼻,又有些熟悉,对了,跟元劭以前命人送来的堕胎药是一个味道!她的脸刷的白了!

          淑妃嘴角扬起的笑容越发甜美,目光却射出慑人的寒芒,“妹妹还不明白吗陛下根本不想要你腹中的这个孽种,这一碗堕胎药就是陛下恩赐给你的,妹妹快领旨谢恩,趁热喝了吧!”

          毓灵拼命摇着脑袋,捂着肚子退到墙角,尖叫道:“不!我不喝!你骗我的!这,这是他的亲生骨肉,他怎麽会如此狠心”

          “哟,姐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假传圣旨呀!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妹妹就别为难我了吧”

          “不,我要见他,我要亲口问问他!姐姐,求求你帮帮我,看在我们是同族姐妹的份上,让我见他一面好不好”毓灵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拽着淑妃的衣角跪了下来。

          看着毓灵跪在自己脚边苦苦哀求,哭得梨云带雨楚楚可怜,淑妃不但没有同情,反而激起了满腔嫉妒,她猛地抽出衣角,狠狠推倒了毓灵,一张温婉清秀的脸此刻扭曲成一团:“滚开!谁是你姐姐!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狐媚子,人尽可夫的贱人,你肚子里还不知道是谁的野种,竟妄图混充龙嗣!陛下根本就不想要你的孩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毓灵被推倒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淑妃露出狰狞恶毒的面目,颤抖着手指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