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开始(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掌灯时分xx就去了郑嫔的纤瑶殿,这个“情报”早有内**汇报给了苏婉华,苏婉华只是“哦”了一声便继续看她的医书,并没有作理会。宫人们都大为不解,不过想想也都释然了,xx妃来到宫中,又有哪件事不是让人费解的呢。

          其实苏婉华心中也是突然刺痛了一下,xx去了其他妾室那里,今晚不会来了,自己倒是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事了,但是为什么他真的不来了,自己的心会刺痛一下呢?其实xx这样也是应该的的吧,自己给不了他快乐,他当然可以去别人那里寻找快乐,而且这些天,xx也确实对自己很好了。心中郁郁了一下,苏婉华又开始看医书,皇宫中珍藏了不少医书,文昭殿就是皇**图书馆,苏婉华偶尔说起自己**医术,xx第二天就带回来好几部外面看不到的珍本医书,苏婉华每日研读,倒是也很有乐趣。

          “婉儿,婉儿??????”xx梦中的xx酒后吐真言,**地叫着苏婉华的名字。

          “殿下,殿下,您醒醒???????”郑鸾听到xx的梦呓,心中涌起一**醋意,她推推xx,想唤醒他,但是xx似乎xx得很熟,她也不敢大声叫喊,只得作罢,只是却再也难以入xx,心中转了无数个念头,却还是愤愤不平:“果然是被狐狸**给勾了**了,除了**世,我哪一点不如那个狐狸**,来日方**,我一定可以赢回你的心的。”

          又是新一天的清晨,苏婉华在****叫起之前就醒过来了,**的阳光**入重重帷帐,苏婉华裹着锦被,觉得浑身暖暖的,她懒懒的不想起**,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眼睛四处望望,**然醒悟:原来是没有看到xx!忽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可能是寂寞吧,她这样想。起**梳洗,觉得今天与平时也没有什么不一样,苏婉华不**这些规矩礼节,她能改变的,就尽量改变的更适合自己一些,所以她规定没有什么事,也不是什么节日,侧室们就不必来正殿向她请安了,既能让大**都轻松,又能免掉许多尴尬。

          “殿下,该起**了。**婢服**殿下梳洗,**误了早朝。”**朱跪在殿外叫起,一连叫了几声,xx才醒来,该起**了,只是一夜宿醉之后他还是觉得头有些痛。不能耽误早朝让父皇失望,尽管头痛xx还是很快就起身了。

          “殿下,昨夜您喝了不少酒,今天怎么不再xx一会呢?”郑鸾xx眼惺忪的问道,她生了半宿的气,一晚没xx好,现在正困呢。

          “我还要去上朝跟父皇学习处理政务,不能迟到。你要是还困倦就多xx一会吧,不必起来服**我了,”xx说道,“**朱,准备一下吧。”说完走出了内殿。

          “殿下,殿下----”郑鸾叫了几声,xx连头也没有回,她心头又是一气,但是她知道现在再多说什么就会引起xx的反感,只得悻悻的起身。

          梳洗一番后,xx就要离开,郑鸾忙叫住xx:“殿下,您还没用早膳呢!”她昨天就xx了这一切,早膳自然也是昨天就吩咐宫人们今天早上要做xx最**吃的,xx不吃,她有一种献宝后却无人理睬的**。

          xx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不用早膳了,你自己用吧。”

          “殿下??????”郑鸾还想说什么,xx却已经走出纤瑶殿,踏上了銮舆。

          郑鸾心中升起一**恨意,在心里恨恨道:“哼,狐狸**!早晚xx还会回来的!”

          苏婉华正在宫中研读医书,怜儿突然跑进来,越是和苏婉华相处久了,怜儿的胆子也就越大起来,她现在一点也不怕这位xx妃了,觉得就如姐妹一般**密随便。“**姐,侧室陈娘娘求见。”

          苏婉华有些意外,除了最初见过几次面以外,她与陈欣倒没再见过,不知道今天她来做什么。

          “快请她进来吧。”苏婉华吩咐道。

          “臣妾参见xx妃娘娘。”陈欣一进**就行礼道。

          “快请起来,过来坐吧,不是说过吗,大**要姐妹相称,我比你大一岁,不介意的话,你就叫我一声**,好吗?”苏婉华微笑着说,陈欣年纪最**,也最单纯,穿着打扮也一直很质朴,苏婉华对她印象也不错。

          “那,臣妾就叫您**了。”陈欣有些拘束的说。

          苏婉华笑笑,命人拿来茶点,这才问道:“欣妹妹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欣的脸红起来,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那,是这样的,我,我一直是很**xx哥哥的,以前xx哥哥虽然最宠**郑嫔娘娘,但那时他还是会经常到我这里来的,但是自从您进宫之后,xx哥哥就再也没到我这里来过,我已经有十几天没见过xx哥哥了,我很想他,我父**说,做人要光明磊落,所以我想来跟**说,您**一个人霸占着xx哥哥,我也很想见他的。”

          苏婉华听得哑然失笑,原来是来表白的,这表白听着更像宣战,怜儿在一旁已经有些愤愤不平,苏婉华连忙示意她安静,心道:“我可没有霸着你的xx哥哥,也不想参与这些争宠之争,他要去谁那里,我也管不了x,昨天他不是还去了郑嫔那里!”怎么心里会有些酸酸的呢?苏婉华也没有多想自己是不是吃醋了,不过陈欣这样的坦率**格苏婉华倒是第一次见,可能是她出身武将之**的原因吧,真是坦率得可**,苏婉华倒是很**她这种**格。

          “我可没有霸着你的xx哥哥呀,你想见他随时可以见,你可以自己去找他,或者他要是来我这里,你也可以过来呀。”苏婉华笑着说。

          “自己**的,就要自己努力呢,**,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是个真诚的人,我就是不**宫里的人都是那么虚伪,我****这样的,你说你没有霸着xx哥哥,我就相信了,”陈欣很认真地说道,“既然谁都不霸着,那我们就公平竞争好了,我**xx哥哥,就自己去争取,你也是呀,不过,我愿意和你做好姐妹!”

          这真是宣战了,苏婉华觉得有些好笑,这个陈欣虽然只是比自己**一岁,怎么像**孩子一样幼稚,不过苏婉华也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争宠,宫斗,自己怎么都躲不过去,不过自己并不在意这些,她从没想过要去和这些**人争夺xx的宠**,她只想就这样平静的过下去。

          怜儿在旁边也不是那么愤愤不平的样子了,她的嘴角**出一丝笑意,心道:“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位陈娘娘是不是傻呀!?”

          “我可不愿意和你争你的xx哥哥,希望你能相信,不过,我愿意和你做好姐妹!”苏婉华真诚的说道。

          陈欣**出了真心的笑容,她相信了苏婉华。三个**孩又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了很多话,殿内不时传出她们的笑声,这一天,苏婉华倒是过得很开心。

          其实陈欣不是傻,她从**就是父**的掌上明珠,他父**是生**豪**耿直的武将,她从**被父**当做男孩子养大,**格也像父**一样开朗而真诚,由于不谙世事,而且还深得父**的影响,使得她变得这么坦率而真诚,可是她也并不傻,进宫前,父母都教过她很多礼仪还有为人处事的方法,聪明的陈欣自然一一记住,她是直觉感到苏婉华是可信任的才会这么说的。何况,苏婉华进宫已经十几天了,她的一言一行大**都在看着,陈欣自然也知道,观察了这么久,陈欣才决定上**拜访的,即使不是为了xx,她也需要一个朋友。

          但是正如她们所预料的,宫斗已经开始了,而且,只是开始而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