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尹志平被她拦住,心儿怦怦地颤着,两条腿竟也不由自主地软了,但美人在旁,这口气势决计不可输了,不然就什么面子也没了。

          “赤炼仙子李莫愁,江湖中有谁不知道?”

          “哟,这回不骂我心狠手毒了么?”

          李莫愁提起拂尘在身上掸掸,慢悠悠的围着尹志平转了一圈。尹志平早已吓得额前淌汗,生恐她趁机出手,别说她偷袭了,就算正面交手,自己也决计不是她对手。

          李莫愁转悠了一圈,忽然看到武青婴,眼前一亮,娇声笑道:“好标致的美人儿,细皮嫩肉的,一掐就能掐出水来,这位大侠,你艳福还不浅啊!”

          武青婴眉头微蹙,裣衽为礼,道:“这位前辈,我和他并没有关系,请你不要乱讲,毁我清誉。”

          (呵呵,感谢大家的支持,才让这本书有了不错的成绩,石头很开心,所以,更新上也会加快的。

          第211章问世间情是何物

          张超群被武青婴的一番话惊出了一身冷汗,老婆啊老婆,你不认识李莫愁不打紧,你也别跟人家女魔头这么说话啊!张超群生怕自己老婆吃亏,急忙走了过来,大声嚷道:“刚才本少侠听到有人说赤炼仙子的,在哪儿?”

          三个人的目光都朝张超群瞧了过去。

          李莫愁诧异地回过头来,这个大孩子,她早就见到了,起先所有人都跑掉时,李莫愁见他没跑,就已经觉得颇为怪异了,后来一想,恐怕是个小乡巴佬没见过世面,不知道危险,也就不以为怪了。眼下见到他大叫大嚷着走了过来,秀美一皱,转过身来,眼神凌厉一闪。

          武青婴果然是没认出张超群来,可是见到他那张俊秀而稚嫩的脸,不知为何,总觉得很亲切似的,见他大大咧咧地走过来,不由得替他担心,说道:“小兄弟,我们大人说话,你快出去玩儿。”

          张超群心中一暖,老婆毕竟还是关心我的。冲她灿烂一笑,瞧向李莫愁,这女魔头肤白胜雪,三十来岁的人,竟是能保养得这么皮光肉滑,倒也真是难得了。

          “这位姐姐就是赤炼仙子么?”

          张超群嘻嘻笑道。

          李莫愁尽管对男人都没好感,但见了这俊俏的小男生,竟也并未心生厌恶,更听他唤自己姐姐,心中颇为舒坦。

          “小鬼,乱叫什么!我都能生得你出了,还叫姐姐?”

          李莫愁虽是呵斥,但脸上却是如沐春风,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年轻的呢?

          “啊?”

          张超群索性装傻,装作非常惊讶的样子,说道:“仙子姐姐,你……你最多也就双十年华,如何能生出我来?奇了,奇了。”

          李莫愁见他一副小大人似的,忍不住咯咯娇笑,笑得花枝乱颤,道:“你这小鬼,嘴可真甜,那你就叫我姐姐吧。你乖乖的站一边去,看姐姐怎么收拾这个全真教的臭道士。”

          原来她早就知道尹志平是全真教的!收拾尹志平,嘿嘿,那敢情好!免得自己动手。心中一阵兴奋,应了一声,往后退了几步。

          尹志平已是脸色大变,顾不得在武青婴面前保持形象,颤声道:“李莫愁,我……我是长春真人的大弟子,你……你别乱来!”

          武青婴一皱眉,说道:“这位前辈,尹兄一时胡言乱语,前辈大人大量,千万别计较那么多,尹兄,你还不快向前辈赔礼道歉?”

          尹志平一张奶油小生的脸,涨得通红,不想失了这个面子,但又怕李莫愁发难,嘴里嗫嚅了一下,终于还是怕死,说道:“前……前辈……方才是在下无礼……请……”

          李莫愁冷冷地瞧了他一眼,手一摆,道:“滚吧!再让我看见你,你的小命我要定了!”

          尹志平如获大赦,脸上表情一松,道:“多谢前辈宽宏大量。”

          向武青婴道:“武姑娘,我们走吧!”

          李莫愁冷笑一声道:“我有说这个美人儿也能走么?”

          尹志平心里咯噔了一下,见到李莫愁刀子一般凌厉的眼神,竟是不敢再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向李莫愁一抱拳,屁都不敢放,转身便走,眼睛再不好意思瞧向武青婴。

          李莫愁不屑地冷笑,道:“一个女人行走江湖,比起男人来难上百倍,更有一些贪图你美貌、负心薄幸的男人,专会欺骗你这等美貌女子。小姑娘,你可看清了这人?”

          武青婴淡淡地道:“他打不过你,难道为了一个没认识几天的人送上一条命么?”

          张超群见李莫愁居然放过尹志平,失望无比,见他还没走出酒肆,道:“这人是全真教的么?他对这个姐姐不安好心,起先还青妹青妹的叫,不知道多亲热,白痴都知道他只不过想哄这个青姐姐上床,可是一看到仙子姐姐厉害,竟然贪生怕死,连同伴都不管了,这等懦弱脓包的男人,有什么脸面苟活于世?全真教偌大的名头,在外面威风八面,原来也不过如此。”

          他这话算得上阴损刻薄之极了,但却又句句属实,李莫愁听他小小年纪,竟说得这番话出来,不由得惊愕。那尹志平听得这般羞辱之言,身形一顿,回过头来,怨毒地瞧了张超群一眼,张超群以为这下把他留住了,哪知道他竟然脚下加快,低头飞奔而出……

          张超群愣了,李莫愁也愣了,武青婴错愕之下,不由得摇头叹息。

          “好,好,小鬼你这张嘴可真厉害,哈哈哈,那个道士竟然也能忍受,全真教当真是无人了!”

          李莫愁纵声大笑。

          笑声未绝,脸上却是突然没了笑意,盯着武青婴,露出思索的表情。忽然,她的表情越来越怪异,眼神也越来越凌厉,大叫一声:“贱人,你这贱人!都是你勾引我的展元!何沅君!你这狐狸精,受死吧!”

          一掌拍到,内劲犀利,张超群离得远,见状大惊,李莫愁疯了!急忙飞身上前,武青婴和朱九真合称“雪岭双姝”武功本就不弱,后来更是练了九阳神功第一卷,内功更加深厚了许多,见李莫愁攻来,不假思索地便用上了超群哥所教的“武当”美女拳。

          “砰”的一声,武青婴面色一变,踉跄着向后退去,门户大开,张超群骇然,顾不得那么多,一拳用上了七成力道,挟裹着锐利的风声,攻到李莫愁身前,哪知这李莫愁明知危险,却恍若未觉,拂尘白丝陡然坚硬起来,飞速地卷向武青婴,眼看就是鱼死网破之局,李莫愁忽然身子一转,拂尘倏然变向,朝张超群挥了过来,张超群见她放弃追击武青婴,心头一松,手上力道立时卸去了两成力量,迎着拂尘一抓,一扯,李莫愁不由自主地站立不住,向张超群撞去。

          就在这时,张超群忽然闻到一股腥臭的气味,暗叫不妙,一只雪白的手掌迎向自己,他身形飞快地向一边飘去,避过了这很有可能是有毒的一掌,同时抓住拂尘的手上一用力,登时将李莫愁的拂尘硬是抢了过来。

          两人身形一分,张超群已护住了武青婴,手一摆,道:“李莫愁,我不伤你,你去吧!”

          李莫愁却是站在原地,拂尘被夺,似乎毫不在乎,两只秋水般明亮的媚眼儿充满了幽怨,瞧着张超群,颤声道:“展元,展元,你当真要娶这个狐狸精么?你忘了么?我们两个,当年笛笙相和,你说我又温柔又美丽的,你忘了么?”

          她眼中情意绵绵,说不出的哀婉凄怨,张超群被她眼神所感,一声轻叹,道:“李莫愁,你还是看开些吧,那种负心薄幸之徒,哪配得上你,像你这般仙子一样的女子,若是在我们那个地方,不知会有多少个少年英杰将你捧在手心当宝贝,不敢让你受半点委屈的,那个人,实在是狼心狗肺,猪狗不如,你还这么记挂他做什么?”

          李莫愁,在金大师的笔下,是一个反面人物,也是个悲剧人物,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可是,张超群却是一点也不讨厌她,甚至是非常同情她,一个女子,如此痴情,在他那个时代,那是根本不存在的,世间女子,贪慕虚荣,嫌贫爱富,虚伪得叫人心寒,张超群一直都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躲在课桌底下看神雕的时候,有一段是关于李莫愁夺了襁褓中的郭襄,意图威胁黄蓉,但竟被小婴儿激发起母性,反而柔情无限地抚她入睡,以平常用作杀人武器的拂尘为她赶蚊子。可见,人不是生来凶残的,为情自毁,也可说是李莫愁的悲剧。而当最后李莫愁身中情花剧毒后,不肯死在别人剑下,高歌着蹈火而去,在熊熊火焰中唱着那首……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那种震撼,令张超群扼腕叹息,更对陆展元那样的男子恨之入骨。

          眼前,李莫愁竟把武青婴当做了情敌何沅君,把自己当成了陆展元,这等痴情女子,最后蹈火而死,实在是可惜可叹。

          李莫愁迷了心智,眼神从情意绵绵,逐渐变为寒芒四射,紧紧盯着武青婴,宛如毒蛇,对张超群的劝慰之言充耳不闻,突然纵身而前,双掌翻动,绕过张超群,向被她眼神瞧得遍体生寒的武青婴扑去……

          (唉,李莫愁…情是何物…

          第212章冰魄银针

          “住手!”

          张超群舌绽春雷,向着李莫愁遥遥拍出一掌,岂料李莫愁虽然有些迷了心智,但手底下却是丝毫不慢,纤瘦娇躯倏然向另一侧飘去,避开张超群的攻击,同时纤手一扬,数点寒光一闪,张超群心儿一颤,那是暗器!不假思索全力劈去,他武功何等厉害,仅仅只是这掌风,隔着两个身位将那疾速飞过的银针拍得歪了准头,“噗噗”两声轻响,木柱之上,赫然插着两根银针,其上闪烁幽幽蓝光,显是喂了剧毒,张超群心间一闪,失声道:“冰魄银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