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豺狼虎豹_分节阅读_3(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始终压制不住的恐惧让他的指尖都轻微发颤。

          **吸了一口气,男人自嘲地低头笑了。自己难道非得需要人陪才敢面对自己的儿子麽?那是不是有些太可笑了?

          可是脑子里承悦跟**友在一起的**密画面,却怎麽也挥之不去,清晰得如同就发生在眼前。

          摇了摇头,男人最终还是独自一人走进了医院。

          不管怎麽样,自己的儿子,终究是要面对的。

          待乘坐著电梯来到儿子所在的楼层,程振全静静站立了一会,才悄悄的走向振念所在的房间。

          他不放心还在调养期间的儿子,但目前为止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直接面对他。为难之间,程振全只得决定先暗中关注他的身体状况,至於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可眼前空无一人的病房让他有些意外跟不安,正想转身去前台问护士,自己的腰,忽然被人从身后毫无预兆地楼住,紧紧的。

          “爸……”身后,儿子暗哑的声音略带著压抑已久的泣音,紧紧搂著自己的**热得**,那一瞬,男人脑子里无法克制的闪过无数让他怎麽也不愿想起,不愿面对的画面。

          被束缚在**头的**……

          贪婪****身体的**舌……

          覆压在自己双脚间的青涩躯体……

          以及那张……熟悉到即便是闭上眼,都能清晰描绘的,**生儿子的脸……

          **的从对方怀里挣*,骤然后退的程振全面**青白的瞪视著振念,惊恐的**著,想说什麽,却一字也说不出口,只是浑身控制不住的****!

          “爸……”男人过**的反应让振念微微有些发愣,半响后,才恍然不知所措的**声低语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突然搂著你的……”

          素来自信而神采飞扬的少年,此时此刻,却显得格外卑谦。

          “我只是……一直都找不到你,太**动才会……”**心翼翼的酝酿著措辞,却因为太过紧张,导致自己的话有些颠三倒四:“我很怕,怕你又会再度不见……我知道,知道你讨厌我再碰你……毕竟,我**对你做了那种事情……还让你因此受了伤……”

          “别说了!!”程振全如同被人**揭了伤疤一般,嘶哑地低喝出声。嘴**都白了。

          “……爸……那天我只是……”

          “够了!”见儿子仍打算提那天的事情,**的愤怒跟羞耻感让程振全脸部的肌**

          微微**搐,下一秒,再也无法忍受耻辱的他转身便直接朝外快步离去!

          “爸!!”振念一急,连忙就要追上,可一阵****从脚传来,让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咚!”

          沈闷的**声使得男人下意识回头看去,只见一身病服的儿子狼狈地倒在地上,**著要爬起,却一次次的再次摔倒,而这时,男人也才看清儿子****上,那刺眼的jia板。

          男人有些发**,不知道为什麽才两天没见,儿子的脚就受伤了……

          “爸……别走……”倒在地上的少年努力想要站起身来,钻心的**让他出了一身冷汗,却还是固执地不肯放弃动作,然而双脚怎麽也无法支撑他的身体。

          一双被**发半遮的清澈双眼,泪**著,满是哀戚地看著男人,如同被人遗弃的孤儿。

          “你的脚怎麽了?”男人再也忍不住心疼冲过去抱起汗xx的儿子,紧张的问道:“怎麽才两天没见就这样了?发生什麽事情了?!!”

          “爸……”振念看著男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像无助的孩子般抱住男人**的身躯,呼吸著那让他安心的气息,沙哑的说:“爸,别走,别离开我……”

          “……”

          “……你骂我也好,打我也好,我都没意见……只求你别把我一个人**下……”振念把自己的头埋进男人的颈窝,**声的说著……

          “……”肩膀xx热的**告诉他,他的儿子在哭……就连声音,都发颤得让他心疼。

          这让男人原本冷**的心,一下子,就全软了。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疼的,最**的,就是他的儿子。

          无声的叹了口气,男人****x著振念的头,声音也温柔了很多:“爸爸不会把你**下的……”

          承诺才出口,怀里的身子,顿时**了许多。

          “告诉爸爸,你的脚怎麽了?”男人目前的全部心思,几乎都放在了儿子的脚伤上,那jia著木板的脚,看起来伤得不轻。

          “……”振念有些踌躇的沈默了片刻,才低声说道:“那天,我追你的时候,可能急了点,所以下楼梯摔伤了……”

          “……”程振全的脸**有些难看,心里顿时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般,什麽味都有。

          “我没事的,只是骨头有点裂伤,过些日子就好……”顿了顿,振念又**声的道:“不过以后可能下雨天或者天气转寒的时候,会有点疼吧。”

          “爸爸会照顾好你,不会让你难受的。”程振全心疼的搂紧那显然瘦了不少的孩子,温和的说道。

          “**……”刚才还黯然的声音,此刻,已经隐隐带著一丝喜悦。

          “我先扶你回病房。”虽然高级住房区人比较少,但偶尔也还是有些人的,而且护士也听到动静朝这边走来了。

          而正在程振全扶著儿子要走进病房的时,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一个让他****为之凝固的男子。

          一身**大褂的澜,正似笑非笑的站在他们不远处站著。如妖魅般**人的双眸在眼镜下闪著慑人的冷芒,仿佛能将人看透般,让程振全仅仅只是回视著,就浑身发寒起来。

          他……究竟站在那里多久了?

          又听到了多少?

          而这时,澜的嘴角勾出了一抹意义不明的笑容,修**而白净的手指轻佻的朝他勾了勾,随后,便不看程振全的反应,转身离开了原地。

          “……”男人的脸**越发的苍白起来。

          “爸,你怎麽了?”振念并没有发现澜的存在。

          “额……没事。”笑著摇摇头,男人扶著满脸疑**的儿子回到了**上:“**念,爸有事离开一会,你想吃什麽等会我给你带过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