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章 那一晚,我喝醉了,我甚至不知道(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那晚家庭聚餐后,宋颖主动申请要留在主宅,美其名曰,是想和温苏,同是孕期妯娌可以很好作伴,实则,是她自告奋勇,要求留在这里做起“内应”,好将这个家的每一分动静,悉数报告给自己“老公”的真正家人而已。

          这不,还真有收货呢,看着女人苍白的像女鬼一样的脸色,宋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疯狂-

          哈哈哈,她只不过是凭着感觉,发现的一点点苗头,这女人,就要将天大的秘密,不打自招了吗!

          如果事实果然是那样,她几乎可以想象的到,老公那一边,扬眉吐气的时刻到了—窠—

          “像宋小姐这么滥交的女人,怀的孩子都有可能是我大哥的,那么我妻子,为什么不可能怀上我的骨肉,嗯?”

          莫宸熏提着拉杆箱,走近房间,只不过谁也不知道,他站在门外多久了!

          温苏脚上一软,所幸,靠着沙发近,只不过,温苏的手没有触及到沙发扶手之前,身子由背部,让人撑了起来。

          那一瞬间,她只觉得的自己,整个身子的动脉器官,都在融熔燔!

          温苏没有一丝勇气,敢于抬头,望一望徒手将她带着,一步一步走向门口的人,只有那么清晰的感受到,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

          “出去”如果不是知道他直面谁说的话,她会觉得自己心脏,根本受不住那样的深冷,只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没好到哪里。

          “你-”宋颖还沉浸在他那句,毫无掩饰的,那般直言不讳的侮辱字眼,‘滥交’,不可自拔。

          是,她在加入莫家之前,的确在夜店玩的很开,可是,从没想到,会有一个人这样明明白白当着自己的面给说出来。

          天呐,这是那个温雅绅士的莫宸熏吗,这简直魔鬼吧!

          “还不走,是打算和我们夫妻,共处一室?”表情一转,莫宸熏本该正经优雅的脸上,荡出几分邪恶,光是这种暗含的话,就让人顶不住要逃。

          宋颖突然发现,那晚在餐桌上,对她和气儒雅,称她‘大嫂’的人,根本不是他,莫宸熏!

          门终于关闭上那一秒,腰上的触点,就如同风卷走棉絮一般,轻飘,绝情!

          原本腾烧的血液,一瞬间,冷却-

          但忐忑的心,取而代之的是平静,未见不是“好事”。

          不应该拥有的温度,抓也抓不牢,你反而要承受患得患失的难言-

          宋颖匆匆回到自己房间,一路上,逐渐平复下来的心情,越发疑惑。

          为什么莫宸熏会这么判若两人,如果说他今晚的表现,是因为自己“侮辱”了温苏,他心爱的妻子的话,出于报复,他的反应也可以说的通。

          但是她总觉的缺少点什么-

          她刚才全力观察那个女人的表情,在莫宸熏没出现之前,那感觉好像,痛苦的不行!

          绝对有问题!

          两分钟后,宋颖茅塞顿开:莫宸熏的反应,可以说护妻心切,但是事情的第二面,也可以解释为,那是“秘密”败露后的恼羞成怒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

          宋颖掩着嘴,满脸掩饰不住的跃跃欲试了!

          “我去换洗澡水-”温苏说着,可却没有等到他的任何话语,只是背对着她解开衣衫的静默,才更伤人。

          温苏走近浴室,对着镜子,向上抑住往上涌的情绪,良久,她走到浴缸旁,将水龙头打开。

          潺潺水流掩盖了脚步声,回过神时,她的周围,已多了一个人,温苏直了身,“水还没”

          应承温苏话的,是一副光裸的身子,站在莲蓬头下,承接应声而下的水流。

          那水凶猛到,连站在一旁的她,也没能幸免一通冰凉,可更冷的,却是心脏。

          “对不起。”混合着急促的水流声,温苏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是自事情发生以来,每时每刻,在自己心里,酝酿翻腾的话。

          不是不想早一点说出口,早一刻面对,而是,他根本不给机会。

          电话没有接,短信不回,毫无音讯,她就像被扔进万丈深渊里,而那个唯一可以救赎她的人,不留一丝痕迹的调头离开!

          这段时间里,她就在惶恐,忐忑中,甚至,自虐里,度过。

          一颗心,吊在半空中,没有归属地。

          天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

          回复她的,依然是寂寞的水流声,以及他冷然的气息。

          温苏抬起头,看了一眼冰水滚动的冷硬背部,低头走出了浴间-

          当卧房出现动静,温苏手上,整理莫宸熏“出差”回来的行李,也已经完成。

          背对着响声,温苏僵着背影,静滞几秒,慢慢站起了身。

          他穿戴整齐,似一秒也没有打算多呆的样子。

          温苏终是呼了口气,走向他背对着她而立的身子,微微使力,

          握了握自己垂着的双手-

          “如果你想离婚,我会签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