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杏枝头春意浓 第二十一回 离婚终(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p

          我的侵入虽然轻缓温柔,但嘉仪的反应却十分强烈,浑身立即绷得老紧,忙用手背堵住小嘴,羞怯怯的害怕会叫出声来。她那忍辱含羞的模样,实在说不出的迷人,更挑动我体内的欲火。

          当我徐缓进入半根时,嘉仪的阴道已开始蠕动不休,强猛的吸吮力,把我的肉具箍得异常趣快,尤其龟头之处,便如给一张小嘴不停吞吐似的,真的是舒服无比!直至我将她阴道塞满,方问道:“嘉仪,还好吗?”

          只见嘉仪满目含情望住我,微微点头,我也了她一个微笑,把阳具缓缓抽后,再慢慢插进,徐缓的抽插,让彼此均能清楚感受交媾的乐趣。

          竹琳在旁看得兴动,挪身到我背后,把她一身完美的娇躯贴住我,一双玉手环过前来,轻抚着我的胸膛,问道:“我和嘉仪一起服侍你,应该满意吧?”一面说着,一面把双乳挤擦我背部,当真爽到我极点!

          “这都是得你所赐。”我仰头向后,竹琳识趣地送上樱唇,热情地亲吻起来。

          我边和竹琳亲吻,下身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已听得嘉仪开始嘤咛呻吟,而竹琳的热吻,也越来越趋激烈,我向竹琳道:“我想摸你,到我身旁来。”

          竹琳听见,却没有抽开嘴巴,一面和我接吻,一面挪动身子移至我身旁。我一手围住她纤腰,一手捏住一只乳房,不徐不疾的把玩。竹琳也不示弱,玉手移到我和嘉仪的交接处,以拇食二指,轻轻箍住我棒根,好让我在她的玉指穿梭抽插。肉棒受到双重的刺激,真教我舒服得要命,握着乳房的五根指头,不由渐渐加重力度,把她整只美乳弄得形状变。

          就在这时,我发觉嘉仪的阴道不停收缩吸吮,知她高潮再即,当下加多几分劲,直插得淫水唧啧乱响。嘉仪那堪如此重创,禁不住呵呵大声呻吟,不用多久,见她浑身强烈抽搐,一抖一抖的颤个不停,大股热潮忽地狂喷而出。我为了将她推向更愉乐的高峰,依然抽动不息,嘉仪终于抵受不住这快感的折磨,喘着大气求饶道:“熙!真的不行了,停…停一下好吗?”

          我不敢再行放肆,徐徐抽出阳具,竹琳不失机会,将肉棒整根握在手中,轻轻套动,在我耳边低声道:“干我…”我点点头,竹琳仰卧在嘉仪身旁,张开双腿,把个布满淫水的阴户朝着我。我提着肉棒稍一对准,腰往前一送,马上被竹琳温湿的阴道裹住,整根阳具再度浸泡在欢悦中。

          竹琳给肉棒一闯,登时淫叫起来:“好热的大阳具,胀得阴道好舒服,快些抽插竹琳,用力干我…”

          我当然不会让她失望,当即狠命深插,一连抽戳数十下,随见她身旁的嘉仪,正自张着眼睛看着我,清丽秀美的俏脸上微现红晕,更增艳色,让我看得如痴如醉,忙俯身压在她身上,嘉仪立即双手抱住我,我的右手,放到竹琳胸前,握住她一只乳房,左手却在嘉仪身上乱摸,吻了她脸颊一下,问道:“刚才舒服吗?”

          嘉仪点头一笑,我又问:“还想再要一次么?”

          “嗯!想要…”嘉仪似乎已再没那么害羞,已肯直接答我的问题,这确叫我暗暗高兴。

          我的手掌移到嘉仪丰挺的酥胸,轻抚着她滑不叽溜的乳房,嘉仪小嘴微微翕动一下,显得很舒服受用。“我也很想要你。”我向嘉仪道。

          接着,我一面干着竹琳,一面和嘉仪卿卿我我,这样一分神,对竹琳的攻击自然怠缓起来。

          果听得竹琳不依道:“国熙你只顾和嘉仪缠棉,却不理人家,里面痒死了…”

          我笑着放开嘉仪,立即趴在竹琳身上,亲了她一口道:“我怎舍得不理你呢!”再把嘴唇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老公现在就好好侍奉你,可以了吧!嘉仪天生害羞,但这样将她搁在一旁瞧着我俩办事,她羞涩起来,必会马上离去,你来帮帮忙,替我安抚一下她,好么!”

          竹琳抿嘴一笑:“这就看你怎样侍奉我了…”

          我一手握住她乳房,猛地用力捅了她一下,笑道:“当然是用这个,满意吧!”

          竹琳给我骤然一戳,不由得“啊”一声叫起来,明眸流转,真个风致嫣然,见着这个大美人的娇态,直教我为之一荡,当下跪起身来,握着一只美乳恣情把玩,下身却飞快地出入抽捣,阴道的淫水,立时给我挤得嗤嗤作响,溅将出来。

          竹琳美快难当,一把将身旁的嘉仪抱住,叫道:“嘉仪姐救我,人家要给他弄死了,快来救我…”

          嘉仪瞪大美目,一时不明其意,更不知如何救她,便侧身挨到竹琳身上,问道:“我…我什么也不懂,怎…怎样救你?”

          竹琳把嘉仪用力抱住,让她伏在自己身上,喘着气道:“姐…吻我!”说话一落,便将樱唇盖住嘉仪的小嘴。

          “唔!”嘉仪从牙缝吐出一声呻吟,扭捏了一会,无奈何只得和竹琳吻在一起。竹琳的一只玉手,已握住嘉仪一只乳房,不住价搓搓揉揉,不用片刻,已把嘉仪弄得娇喘吁吁,抽离口唇呻吟起来。

          “嘉仪姐的乳房真美,好好玩喔!啊…国熙,你…你插得好深,会撞碎子宫!再用多一点力…啊!嘉仪,我快要被他弄死了,你也来玩我,吃我的奶子,求求你舔我,今日让我乐死算了…”

          嘉仪确没料到,外表异常斯文美丽的竹琳,做爱之时竟会这么放浪,现听见她的说话,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呆呆的望往她。

          竹琳这时已被我干得欲令智昏,凑头便往嘉仪的乳房吻去,嘉仪还没反应过来,一颗乳头已纳入她口中。“啊!竹琳…不要…啊…”一股强烈的美意,立时从敏感的乳头扩散开来,身子一软,倒在竹琳身上,整个乳房压入她口中。

          我眼里看着二人的情景,更觉兴奋,急忙运起肉棒,疯狂疾刺,只见竹琳不停抛臀送穴,淫水狂渗而出。我刚才因泄了一次,这更加耐力坚强,一口气来下,依然跷勇不衰。

          竹琳终于招架不住,身子阵阵痉挛抽搐,我见状立即加重攻势,几下狠戳,竹琳“喔喔”几声,大泄起来。

          我伸手玩着她一只乳房,问道:“丢得很舒服吧?”

          竹琳已无力答我,只是点头喘气,我抽出水淋淋的肉棒,趴在嘉仪的背上,说道:“我的好嘉仪,老公现在来爱你了。”一面说着,一面将龟头在她门户磨蹭拭擦,弄得她难过不堪,把个浑圆的美臀摆来摆去。

          我用手调好位置,腰秆用力,龟头应声而入。

          “啊…”嘉仪绽出一声美妙的呻吟,我长驱直进,整根肉棒终于被嘉仪包裹住,又湿又暖,真的舒服无比。

          我双手绕到她前身,揪挦住两颗竖凸的乳头,轻轻拉扯,嘉仪立时浑身剧颤,从喉间“呵呵”的吐着大气,我微笑问道:“感觉还好吗,这样弄你爽不爽?”

          嘉仪把头点了两下,接着又摇了摇头,我见了问道:“不爽吗?”

          “不!好…好难过!”嘉仪还是低声说了。

          “这样呢?”我开始徐缓抽动肉棒,一下重过一下。

          嘉仪已美得无法出声,只是莺声燕鸣的呷吟着,我知她得趣,更使劲抽捣,嘉仪因阴道美快,阴肉不住价的翕然抖动,箍得我美妙无穷。

          我抽插一会,拔出肉棒,撑起身躯,叫嘉仪趴跪在床,把臀部竖高。嘉仪正美在头上,自然千依顺。我顺手拉起仍在闭目喘息的竹琳,二人面朝面,肉贴肉的拥抱着,和她道:“将我的阳具送给你的情敌。”

          竹琳白了我一眼:“你坏死了,要人家亲手将老公送给别人!”口里虽说着,手却握住我的阳具,把龟头抵住嘉仪的小穴,还挤了几下,才把龟头塞进去。

          “啊!真爽,嘉仪的小穴好美,箍得我好舒服。”我刻意地大声说,接着开始“噗嗤,噗嗤”大力抽动,嘉仪随即又娇啼起来。

          “我呢?我的不好吗?”竹琳不依道。

          我朝她一笑:“竹琳妒忌了。”说完便把双唇凑向她樱唇。

          竹琳侧头闪开,娇嗔道:“快说,我是不是比不上嘉仪?”

          “当然不是。”我贴着她嘴唇道:“你在我心目中,还是最完美的一个,相信我。”我这句话确非违心之言,竹琳不论样貌与身材,都是我见过最十全十美的一个,便是嘉仪这样的大美人,也不能胜过她。

          竹琳心中甜美,一只小手不停在我胸膛摩娑,身子摇摆,把两个乳房压在我身上,千般挑逗。这教我怎能把持得住,当下握住她一只乳房,说道:“竹琳,我好想吃。”竹琳朝我一笑,站起身子,捧住我的脑袋,把乳房送到我口中。

          我使劲操着身前的嘉仪,一手围住竹琳的纤腰,一口一口的吃个畅怀,竹琳抵受不过,也渐渐呻吟起来:“啊,好老公,你舔得人家好美,下面又痒了,这怎样好!”我腾出一只手来到她胯处,已见淫水淋漓,曲起指头便闯了进去,竹琳更美得浑身颤抖,我挖掘得来下,她竟然又来了一次高潮,淫水从穴口直喷而出,身子再无力站起,又倒在床上去。

          嘉仪也被我干得死去活来,掩住小嘴喘个不休,我双手握住她腰肢,开始来个最后冲刺,既狠且猛,嘉仪如何受得住,高潮一浪接一浪。这时,我已到达强弩之末,一股泄意猛地袭来,便即紧紧抵住花心,马眼一开,连珠发炮,把所有子子孙孙全灌进她子宫去。

          我疲乏不胜,伏倒在嘉仪背上,右手却搂住竹琳,不住地喘气。休息片刻,大家都过气了,方想起还没吃晚饭。竹琳说让她请客,我当然没有意见,三人穿衣服,出门吃饭去。

          ***

          竹琳当晚离开后,就像人间蒸发似的,一个多月来,我用尽各种方法,都无法和她接触,她的手机不但停止了、便是电脑的即时讯息也删除掉,曾至电话到她家里,女佣总是说她不在,我本想找她的二哥,可惜没有他的电话。

          我知大事不妙了,心里亦明白竹琳因何会这样,敢情是知道我和嘉仪的事后,便下定决心要离开我了!而嘉仪也有同感,常与我说,她必定要找到竹琳说清楚。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距竹琳离去那天起,转眼已两个月,我虽然仍不死心,但始终无法和她联络,我的心情也越发烦闷。还好,嘉仪父亲的广告相当成功,也有点欣慰,自此我们便得到嘉仪父亲的信任,手上的生意也陆续增多,公司也增添了几个新职员,而嘉仪的好友敏青,终于辞去了旧职,过来我们公司帮忙。

          这日,我正坐在自己办公室看文件,一阵急遽的敲门声过后,嘉仪已走了进来,急巴巴的奔到我跟前,说道:“国熙,你看这个?”接着一本八卦杂志放在眼前。

          我把眼一望,只见封面大字标题写着:“富商高卓建已公开和妻子离婚。”这十三个大字才一跃入我眼帘,我登时呆住了,连忙翻开内页细看,内文不但有二人的婚礼照片,而竹琳那张迷人的大头照,亦放置在题的旁边,文中只说二人夫妻不,已经由律师办理分居手续,其他不知内情而胡乱猜度的文字,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