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剥掉的牛仔裤之在劫难逃。

          我老婆朱红,出生于七十年代,身高1。62米。今年从外资企业辞职后

          就赋闲在家,我建议她趁着有时间不如去学驾驶,以后自驾游就方便多了,老婆

          以前不会开车是因为上下班都是打车,很方便,现在情况不同了。朱红就在离

          家不远的一家驾校报了名。

          正处于事业高峰期的老婆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决定辞职的,两年来,她先后

          沦为同事和网友的性玩物,特别是受到混混的胁迫不得不操持了几个月皮肉营生,

          生理和心理都遭到严重打击,唯有从色狼们的视野中消失方能摆脱噩梦般的境遇,

          因此在同我商量后,辞职、搬家、换掉手机号,清除以前的社交圈是我们唯一的

          逃避方式。

          值得庆幸的是,田扬、李老大和小罗从我们的生活中终于消失了,而我老婆

          被他们拍下的裸照也没有出现在网络上,或许他们也不想把事情做绝吧。

          然而,祸不单行,后来我才知道,老婆在学车过程中又一次被强奸了。

          什么?你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老婆报警了?当然没有!由于驾校离家

          不远,这种事情很容易传得沸沸扬扬,成为邻里间的谈资。我之所以知道了,是

          被我发现了老婆手机微信里的聊天内容,当然,还有对方发给她用来胁迫她继续

          保持不正当关系的照片和视频,在我的追问下,老婆只能和盘托出。

          言过正传!随着汽车越来越多地成为人们的代步工具,拥有驾照的人同样越

          来越多,不会开车的人在如今其实已经比较少了,因此现在驾校普遍生源不足,

          往往是一名教练只带两三个学员,我老婆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教练是个近40

          岁的中年人,中等身材,姓吴,学员们都叫他老吴。

          朱红是夏天开始学车的,很快通过了科目一即交通法规,然后就是进教练

          场实地学。既然是学车,衣着当然要干练,所以她一般是短袖t恤、牛仔短裤和

          板鞋。

          学了几次还算正常,偶尔被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老吴触碰到胳膊、手,朱

          红也没多想,认为这是教练在纠正她的姿势,不过有一次老吴十分主动地帮我老

          婆系安全带,手看似无意地擦过朱红的前胸,这个危险的信号被老婆忽略了。

          那天一大早,朱红在小区门口上了老吴的教练车,老吴说其他学员都有事

          没来,今天学车的就我老婆一个人,朱红心想也好,可以多开几圈,她没有察

          觉到噩梦即将来临,反而暗自高兴。

          老吴很快将车开到位于偏远地区的教练场地,本来学车的人就不多,又加上

          非双休日的清晨,整个场地里空旷旷的几乎看不到人和车,朱红和老吴换了位

          置,开始手握方向盘在场地里转圈,大约半个小时后,老吴让她停车、拉起手刹,

          然后告诉朱红,说她握方向盘的手势不正确,还说手势不正确的话会影响以后

          几个科目的考试,反正说得很严重。朱红被说得一愣一愣的,连忙问怎么办,

          老吴说有一个办法很管用,就是用绳子将双手固定在方向盘的正确位置,多体验

          几次就解决问题了,说着从储物箱里取出了两根短的细麻绳,问朱红要不要试

          一试。

          我老婆也没细想,既然能纠正错误姿势,那就试试呗,结果就让老吴用绳子

          把她的两只手都绑在了方向盘上。绑好后朱红感觉有点紧,正想让老吴稍微松

          一下麻绳,不料老吴的手已经按在我老婆的乳房上。

          当时的场面是这样的,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朱红因为双手被细麻绳绑在方

          向盘上,身上又系着安全带,只能保持着端坐向前的姿势,副驾驶位置的老吴侧

          过身,半个身体几乎是扑在朱红肩膀上,他的左胳膊绕过我老婆的脖子、搭在

          她左肩,手自上而下伸进朱红t恤的衣领,隔着胸罩摸到了我老婆的左边乳房,

          朱红被老吴色胆包天的突然行动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情,老吴

          的右手几乎同时摸到朱红的大腿根部,隔着牛仔短裤、在前门襟拉链的下方抠

          动起来。

          虽然都隔着衣裤,但老吴的左手捏住的是我老婆的左乳头,右手抠动的是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