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人的DSO】(10)(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10章:龙骑士。塞雅现在正躲在桐人的背后,略带畏惧地看着桐人手中的生物:“桐人,我是最怕蛇和蜥蜴的,可不可以把牠放远一些呀?”。

          桐人没好气地道:“塞雅,虽然毕娜小隻了一点,但牠毕竟是一条龙,说牠是蜥蜴太失礼了”。

          没错,那时桐人的邮箱内出现的光球正是桐人后宫之一西莉卡的宠物,羽翼龙毕娜。

          从牠刚出现便扑上桐人身上并亲切地摇着尾巴这一点,桐人便知道并不是龙有相似,眼前的小龙绝对是曾经和西莉卡还有桐人出生入死的毕娜。

          桐人也马上明白了阿丝娜把毕娜传送过来的理由,如果dso和外界祇能传送不能修改的物品,那祇要传送一头有智能的物品,然后让它记下文章就可以了,但如果直接传送录音机一类的东西很有可能被当作记录水晶一样的物品而被防火牆挡掉,但宠物则不会,因为一般宠物是祇能用于战斗和採集而不会有其他功能的。

          但毕娜经历过sao和alo裡桐人他们的相处和调整是具备真实世界宠物一样的ai的。

          当然这一砌都建基于dso把可以收纳的宠物视为物品,但从现况看来阿丝娜赌对了。

          明白此事的桐人先好言安抚了塞雅,然后让塞雅不要声张先行离开,桐人明白她俩做爱的声浪之大绝不可能瞒着守伟,不如说他们听到还是件好事,正好可以用这事来把毕娜的事好好地掩盖着。

          当然桐人也不会如此轻易便放鬆戒备,所以在塞雅离开的时候,她在旁边暗中监视着门口狱卒看看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观察良久,他祇是讨论自己刚才和塞雅的床戏有多么的火辣,叫声有多么的淫荡。

          弄得桐人不但深觉害羞,什至性欲也几乎给再撩起来了。

          幸好因为毕娜出现,使桐人的心思集中在和外界联络上,不然她恐怕会再自慰起来了。

          确认安全无误后,桐人便迫不及待地一头栽进和联络裡,毕竟尽快离开dso是最重要的,而且虽然毕娜的出现的确加快了沟通速度但毕娜终究是宠物,不可能一下子携带大量讯息的,所以速度上始终比正常沟通缓慢得多了,必须找紧时间了。

          但话说回来,自己真的要那么着急回去吗?一旦回到现实世界,自己不但要烦恼如何重新适应男儿身和解决跟塞雅出轨的事,而且再也没法尝到那绝顶级的快感了……慢着!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居然因为沉醉快感而不愿离开dso,这是何等淫贱啊!不行!自己必须要尽快逃离这裡,不然会出大事的。

          念及此处,桐人把头狠狠地摇了一摇让自己清醒起来,把心思重新放回和外界联络上。

          就在桐人利用集中在外界联络上来暂时忘却烦恼之际。

          天芭的烦恼也随着狱卒的报告而渐渐消散:“你说那傢伙不但用她的招牌武器双剑自慰至潮吹,然后数小时后和我那位笨蛋前主人来次百合盛放的性爱表演吗?”。

          “没错,天芭大人你当时不在现场看不到,她们的动作是如斯的激烈;叫声又是多么的淫糜,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势必举旗致敬,我和我拍档都忍不住把鸡巴掏出来自我套弄,我拍档更是套弄了数下便泄了。相信我,要不是天芭大人你严令不可对她动手,我们绝对会忍不住扑上去把她狠狠地轮姦理体无完肤。听到这裡天芭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太棒了,还说什么拥有最坚强内心的玩家,实际祇不过是个被强暴数次便坠落的抖了,她早就应该作为女人出生的,上帝还真是爱恶作剧啊,哈哈哈……”。

          天芭一边讽刺着桐人一边大笑,直笑至气喘才罢休。

          一旁的狱卒见天芭心情大悦,在一旁面带笑容,小心翼翼说:“桐人坠落虽说部份是她的,但说到底还是天芭大人的计谋有方”。

          “哈哈哈,说得好啊”。

          “对了,属下有一计,也许可以让桐人进一步坠落,还请大人定夺”。

          “哦哦,说来听听”。

          “桐人虽然被强奸了对方很多次,但对方全都是和她战斗后得胜才开始强奸,因为桐人心中会有着自己技不如人才落得被强奸的观念,从而产生出如果自己够强就能得救的想法。如果我们在她虚弱和性欲高涨时让一些实力远逊于她的人上了她的话,她就会清晰地清楚知道自己已经坠落且无望翻身的现实了……”。

          随着狱卒兴高彩烈的演讲,天芭的表情却渐渐阴沉起来,直到狱卒意识到自己必须收声的时候,天芭已经面如黑水了。

          狱卒低着头,搅尽脑汁地思考到底自己的计画错了些什么,事实上他的计画完全没有问题,祇是这计划令天芭心头涌上不安:“一个npc居然可以想出如此详细的计划,上次塞雅的父亲都算了,好歹他是一城之主;属于高级npc;有这样的计谋不足为奇,但这狱卒祇是一个最低端的npc,竟有着这样高的ai,而且他献计的原因绝不是对天芭的忠诚,从他那好色的样子便知道他是想得到姦淫桐人的批准才想出这完美的计画的。明明是我的部下但却因为私欲提出这种具智谋的计画,ai太强的npc真讨厌……”。

          念及此处,天芭脸色依旧阴沉,但面上却换上了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的确是一个好主意,但你想了桐人的欲望已经清清楚楚地刻在脸上了,不要妄想可以骗得到我”。

          听到这裡狱卒终于明白天芭脸色变黑是因为发现他说谎,慌忙跪倒在地上连声道歉:“抱歉,天芭大人,请原谅我的隐暪,在下祇是想一亲桐人的芳泽,别无他求,而且属下的计画的确对桐人的调教大有帮助,还请大人恕罪”。

          看到狱卒匍匐在地的样子,天芭的戒心顿时弱了一半:“虽然有些小聪明但终究祇是一些可以任意删除的数据,而且他提出的计画委实不错,暂且当他是高效能google罢”。

          随后重重地哼了一声,厉声道:“看在你献的计的确不错,暂且饶无一条狗命吧,若再敢欺暪我,我会让你尝尝桐人都未尝过的痛苦。现在,给我滚”。

          狱卒如临大赦,连爬带滚的慌忙离开。

          看着狱卒逃跑的背影,天芭的微笑显得愈发奸险:“那么要想想如何实现这好色狱卒的计画了,第一步嘛,就是就要桐人无比疲累,身心都是……”。

          “想不到今天来的是你啊,新川昌一”。

          站在阿尔奇德所建立的竞技场那白色泥土的地面上,桐人浑身瀰漫着由怒火激发而成的杀气,目露凶光,而这杀人的目光集中在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美女身上。

          “噢,不要那么忿怒,那会扭曲你那可爱的脸容啊,淫娃”。

          天芭脸上带着讽刺的奸笑;口中吐出毫不留情的奸笑:“闭嘴!我才不是淫娃”。

          “你看看自己一身打扮才说吧!而且听说你这几天可是在淫叫和高潮中渡过的啊……”。

          “这衣服可是你们强塞给我穿的!而且你们居然监视我”。

          “拜託,那班狱卒可是全日24小时轮班守在你的牢房门口啊,这件事不要说你,全座城的人都知道;可你仍然肆无忌惮地在他们面前上现活春宫,那不是一个既淫乱又有暴露辟的淫娃才会做的事吗?”。

          “你这混蛋!!!哈,说起来你的真身既然已经暴露还用得着用这副女性形像示人吗?还是说你对女性的身体上瘾了啊?”。

          桐人最后的那句话彷如点着了火药筒的药引一样,直接把天芭的怒火引发至顶点。

          在把桐人陷害入狱后,天芭已经请求过那个人把自己变回男儿身。

          可那人却以有进一步调教计画必须让自己维持女儿身为由诸多推搪,时间一长,就算天芭再笨都知道对方根本不会遵守承诺了。

          所以天芭才会秘密地找阿尔奇德同盟来未雨绸缪。

          但就像桐人对女儿身的自己感到苦恼一样,长时间维持女儿身也对天芭的心理产生影响了,事实上天芭已经忍不住试过自慰了,所以她才会诱发桐人尝试自慰,因为她自己彻身处地地明白,那对原男人来说,这是多么羞辱的事情。

          可如今桐人的话彻底激发起天芭最不想面对的烦恼,她和桐人都必须面对但都不想面对的同一个烦恼。

          天芭可不想再被这烦恼折磨,祇见她怒喝一声,弓弩和刺剑同时出现在双手便直扑向桐人,忿怒的她已经忘了调教桐人的初衷,现在她祇想转移注意力去别的地方,也要根除令自己烦恼的源头。

          同一时间,桐人对天芭怀着的憎恨也绝不逊于天芭,虽然和勐是个色魔疯子也是主力调教自己的人,但毕竟是各为其主;可天芭却是赤祼祼的叛徒兼旧仇人,而且在桐人的认知裡她还是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想到自己这几个月来承受的一切苦恼,桐人也拔出双剑忿怒地向天芭冲去。

          从sao开始,到ggo再度聚头,这对仇家再一次在dso展开祇有一方倒下才罢休的壮烈对决。

          先发动攻击的果然是擅长远距离攻击的天芭,祇见她右手一抬一扣,桐人的眼前勐地出现一下闪光,桐人凭着本能反应把断钢圣剑拿起来挡在眼前。

          “噹”。

          伴随着一下巨响,一枝箭矢掉在桐人面前的地上,而一下小小的闪电火花出在剑刃上。

          看到桐人将自己自信的一击挡了下来,天芭怒嗔了一声“可恶”。

          不死心的她弓弩开始疯狂地向桐人倾卸着箭矢。

          面对着如雨般的箭矢,桐人一开始虽然显得有些慌乱,但随着地上那些被击落的箭矢愈积愈多,她双手的剑挥舞得愈发顺畅。

          毕竟斩子弹的经验桐人已经在ggo累积了不少,虽然dso不像ggo的子弹有镭射轨道提示,但箭矢速度要远低于子弹,因此挡起来更容易,但即便桐人到现在都未受过伤害,她心头的不安却愈发沉重。

          虽然桐人在上次惨败,但毕竟是在被大量不能伤害的人质围攻下,筋疲力尽的情况下被天芭突袭成功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