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声声淫媚入骨的娇喘呻吟也不由得娇羞无限、丽靥晕红。李逸风肆无忌怛地奸淫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雪白肉体。

          凭着李逸风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毕龙欣奸淫强暴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毕龙欣则在他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狂热地与他行云布雨、交合合体。只见她狂热地蠕动着赤裸裸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在他胯下抵死逢迎,娇靥晕红地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这时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淫滑不堪,淫水滚滚。他的阴毛已完全湿透,而毕龙欣那一片淡黑纤柔的阴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

          从她玉沟中、阴道口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淫水已将她的阴毛湿成一团,那团淡黑柔卷的阴毛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他粗大硬硕的阳具又狠又深地插入毕龙欣体内,他的阳具狂暴地撞开毕龙欣那天生娇小的阴道口,在那紧窄的阴道嫩屄中横冲直撞,阳具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淫水淫浆挤出她的嫩屄。阳具不断地深入“探索”着毕龙欣体内的最深处,在阳具凶狠粗暴的抽插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毕龙欣的阴道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从未有阳具触及的娇嫩无比、淫滑湿软的嫩屄渐渐为李逸风的阳具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这时,李逸风改变战术,猛提下身,然后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阳具,毕龙欣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哎……”

          一声淫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芳心只觉嫩屄阴道被那粗大的阳具近似疯狂的这样一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她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他身下一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一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毕龙欣狂乱地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他腰后。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他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阴道深处子宫上的大龟头对子宫阴核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李逸风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毕龙欣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阴道深处,顶住她子宫揉动的龟头一麻,就欲狂泄而出,他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阳具,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毕龙欣体内。硕大的龟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阴道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子宫再一阵揉动……如此不断往复中,他更用一只手的手指紧按住毕龙欣那娇小可爱、完全充血勃起的嫣红阴蒂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毕龙欣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乳头一阵狂搓他的舌头更卷住毕龙欣的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头,牙齿轻咬。

          “啊……啊……啊……哎……啊……啊……哎……唔……啊……哎……啊啊……啊……”

          毕龙欣娇啼狂喘声声,浪呻艳吟不绝。被他这样一下多点猛攻,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而且轻飘飘地还在向上攀升……不知将飘向何处。他俯身吻住毕龙欣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毕龙欣一阵本能地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他得逞之后,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他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毕龙欣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毕龙欣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毕龙欣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李逸风就抱住温婉柔顺、千娇百媚、美丽清纯的毕龙欣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娇嫩雪滑的如玉胴体走下床来,在房中走动起来,而且他每走一步,阳具就往毕龙欣那紧窄娇小的阴道深处一挺一送……李逸风就这样在室内边走动,边奸淫蹂躏着胯间这个高贵纯洁、美丽优雅的毕龙欣那完美无瑕、一丝不挂、凝滑如脂的雪白玉体。天仙般美丽绝色、清纯可人的毕龙欣又羞经了小脸,娇羞怯怯地一声声不由自主地娇啼轻哼。她不敢抬起头来,只有把羞红无限的美丽螓首埋在他肩上,一对饱满可爱的娇挺椒乳也紧紧贴在他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他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李逸风一边走着圈,一边用他那异于常人的粗壮阳具狠狠地抽插着优雅如仙的绝色丽人毕龙欣那娇小紧窄的滑嫩阴道,“嗯……唔……嗯……唔……嗯……哎……唔……嗯……唔……哎……哎……唔……嗯……”

          美丽妩媚的毕龙欣又羞红着俏脸,情难自禁地羞羞怯怯地娇啼婉转着,彷彿在回应着他阳具在她紧小阴道内的李逸风抱着这个千娇百媚、一丝不挂、美丽赤裸的毕龙欣,火烫粗大的阳具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不断抽送,当他转到床边,毕龙欣那半掩半合的动人美眸猛地看见刚才她和李逸风激烈交合的洁白床单上的那一片片狼藉秽物,立时更羞得无地自容。因为,她同时发觉一股股温热滑腻的粘稠淫水正从她自已下身与他阳具紧紧交合的玉缝处流泄出来,顺着她光洁娇滑的雪臀玉股流下去,流到臀部的最下面时,已变得一片冰凉,“嗯……”

          圣洁美丽的毕龙欣毕龙欣花靥娇晕,桃腮羞红一片李逸风的阳具在圣洁美丽的毕龙欣的紧窄阴道中不断地抽插顶动着,美丽清纯的毕龙欣美眸含春、桃腮晕红,芳心含羞怯怯地娇啼婉转着,回应着他的每一下奸淫抽插……房间内呻吟娇喘声撩人阵阵,旖旎春色弥漫了整间房间。

          两人的交接处,已经一片狼藉,毕龙欣的玉臀也被李逸风的抽插动作撞击的发红,毕龙欣股间的蜜汁随着李逸风的每次抽插不断飞溅出来。感觉到嫩屄里的巨物开始胀大,毕龙欣知道身后的男人也将到达极限,便愈加配合着李逸风的动作往后顶耸玉臀。

          “啊……好棒……快要插死毕龙欣了……快……快用力……尽情蹂躏弱儿……吧。”

          知道自己淫语的效力,在这时候说出来刺激他,一定会让他马上缴械的“啊……我……我泄了……”

          刹时一阵天旋地转,全身不住的抽搐抖颤,李逸风只觉毕龙欣的阴道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旋转,死命的夹缠着胯下阳具,夹得李逸风万分舒适,急忙将阳具紧紧的抵住屄心嫩肉不停的磨转,转得毕龙欣汗毛直竖,仿佛升上了九重天外,在一声长长的尖叫声中,一道滚烫的洪流急涌而出,烫得李逸风阳具不住的跳动,李逸风双手一用力,腰杆一挺,一手抱住毕龙欣浑圆雪白的柔软玉臀,一手搂住毕龙欣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站了起来。“哎……”

          美丽绝色的圣洁毕龙欣一声娇媚婉转的哀啼,随着他一挺腰杆,毕龙欣感到阴道膣腔内的粗壮阳具猛地又往她紧小的阴道深处一挺,“哎”这令人落魂失魄的一下深顶,顶得毕龙欣娇躯酸软,上身胴体摇摇欲坠,她本能地用一双如藕般的雪白玉臂紧紧地抱住这个正跟她紧密“交合”在一起的李逸风。圣洁美丽的毕龙欣娇羞万分地感到,他阳具顶端那粗硕浑圆的滚烫龟头已经结结实实地顶在了她阴道最幽深处最稚嫩敏感的娇羞嫩屄的子宫口上。

          一对精光赤裸的男女忘情地沉溺在肉欲淫海中合体交合着行当又一波高潮来临时,毕龙欣一阵急促地娇啼狂喘,“先生……啊……”

          一声淒艳哀婉的撩人娇啼从春色无边的室内传出,毕龙欣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李逸风肩头的肌肉中,圣洁美丽的毕龙欣再一次体会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欢高潮。只见毕龙欣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合高潮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

          这时,李逸风那粗大的阳具已在毕龙欣娇小的阴道内抽插了八百八十八下,便抱紧佳人玉臀,将胯下阳具深深的埋入佳人体内直抵子宫,仿佛像要把她彻底融入自己的血肉中一样;阳具在毕龙欣阴道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趐麻,再加上在交合合体的连连高潮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阴道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阳具一阵收缩、痉挛……湿滑淫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阳具棒身上一阵收缩、紧握……李逸风的阳精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他抽出阳具,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比的阳具往毕龙欣火热紧窄、玄奥幽深和阴道最深处狂猛地一插,“啊”毕龙欣一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泪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甜美至极的泪水这时,他的龟头深深顶入毕龙欣紧小的阴道深处,巨大的龟头紧紧顶在她的子宫口,喉头发出一声低吼,便在佳人体内尽情喷射;滚烫的七彩阳精犹如火山爆发出的岩浆似的,尽数浇灌在子宫深处,烫的她差点昏死过去,那如潮的快感瞬间将她淹没,在心爱男人的喷射中再次被干到高潮。第197章

          再看看一旁的杨煌,至今她早已神智不清,嘴里只是模糊地叫着“我要……我要……”

          李逸风淫笑着扑上前去,疯狂地撕开了她的衣服,看着她丰满美体,火热的巨乳,修长的玉腿,纤细的柳腰,绝色的桃源圣地,李逸风才管不了许多,撑开杨煌的大腿,一根七寸多长的巨无霸型肉棒便往杨煌的阴户插了进去。杨煌的淫水流的很快,立刻便满溢了出来,并且沾到阴唇和阴毛上。

          李逸风的肉棒靠着淫水之助,“叱”的一声便沿着柔润温暖的肉壁,顺利的全根尽没。只听得杨煌闷哼一声,右手移到底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

          李逸风丝毫没有松弛下来,立刻便抽插了起来,杨煌只是闭着眼睛,紧紧的抱住李逸风的脖子,并且吻住了李逸风的嘴、李逸风的耳根,任由李逸风的肉棒抽送。

          起初,李逸风的动作极其细腻,他慢慢地将整根肉棒插了进去,再慢慢地将整根肉棒拔了出来,并用大龟头套送着杨煌的阴核与阴唇。

          杨煌和李逸风相当的合作,当李逸风的肉棒往下冲的时候,杨煌则把阴户挺上来,迎凑着李逸风的龟头。当李逸风的肉棒缓慢的从杨煌的肉穴中拔出来时,杨煌则扭动着阴户肉壁,用力挟李逸风的龟头。李逸风快的时候,杨煌也跟着快;李逸风慢下来的时候,杨煌亦跟着缓下来。

          “呼……呼……呼……”

          “亲爱的……我……爱……死……你了……哦……好舒服……嗯……”

          李逸风觉得阵阵的快感,一阵酸似一阵,几乎已到了疯狂的近乎失去理智的地步。

          “啊……啊……嗯……宝贝儿……我爽歪歪……喔……乐死了……哦……”

          李逸风此时仍然在轻抽慢插的工作,以陪养等一下的体力,杨煌仍然是合着李逸风的节奏,上下挺送着杨煌的腰迎合李逸风的抽插。

          “呼……呼……呼……”

          “啊……亲爱的……你……是我的爱……人……我爽死了呀……你是我的心肝……哦……”

          李逸风此时喜欢杨煌的夹功,肉缝竟似一口没有生牙的婴儿小嘴,咬住了李逸风的龟头,不肯放开片刻。李逸风稍一用力将它拔出来时,就会发出“滋滋”的声音,好象插水一样。

          不但如此,杨煌还会自动地加紧动作,这种快感简直使李逸风快要发狂了。

          李逸风毫不留情地在杨煌的肉穴内狠抽猛插着,杨煌不胜负荷地娇哼道:”

          哦……亲爱的……哦……爽……死……我……你真行……哦……我的……上帝……呀……我的……宝贝……你……你……是我所遇见过的……最厉害的……一个男人……喔……”

          杨煌高挺着肥臀迎凑着李逸风的龟头,李逸风猛力的往杨煌的肉穴深处勘探,好象要把杨煌的肉穴插通似的。

          啊!真是浪荡无边的美艳淫妇香艳荡女呀!

          毕竟是有过性经验的女人,那个肉穴确实和处女的不一样,杨煌的阴户显得肉壁很厚,而且很深很柔。李逸风提劲的往下干,再提劲的抽出来。

          “噗叱……噗叱……”

          的淫水声洋溢着满室。”

          呼……呼……呼……”

          李逸风气喘如牛地在杨煌的身上肆意摧残着。”

          哦……爽……爽……死了……美死……我了……哦……我宁愿死在你……你……的肚皮上哦”杨煌简直只剩下喘息的份了。

          一室之内充满了李逸风呼出来的声音,和杨煌嘴里哼出的浪叫声,以及杨煌那阴户所发出的淫水声,交织成了一片。

          李逸风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你真是十全十美的荡妇呀!”

          “嗯……”

          杨煌娇喘连连,连说句话的力量都没有。说着,说着,一片红霞,不对!是红潮在杨煌的脸上浮现了,杨煌像朵娇艳的蔷薇花。

          李逸风如猛虎出闸般在杨煌的肉穴内猛抽猛干,就像头狮子在大啃它猎得的动物似的。

          李逸风疯狂的像一头野性发作的野兽,在杨煌的身上猛烈的撕扯着,狂插着杨煌的肉穴,连床也被震得发出了“吱吱”的怪声来。

          杨煌全身发抖哼哼叫叫的,一副欲死欲活的模样:“哎……唷……尽……情……的……插……吧……干死……我……算了……啊……乐死……我了……我……我会被……你干死……哼……”

          李逸风就这样子足足狂插了三十分钟,杨煌已全身乏力,最后只嘘嘘地喘着气。这时,杨煌已声歇力尽腰臀无力,但李逸风却越插越有劲,到了疯狂紧要的地步。

          李逸风见杨煌一动不动的躺着,于是便索性打杨煌的肥臀搂住,疯狂地猛插狂干了一阵“呼……呼……呼……”

          杨煌气喘如牛,娇呼连连。

          窗外的月亮娇滴滴的,像个害羞的大姑娘。窗内这位吃了春药的荡妇,可不害羞,全是纵体承欢的呀!

          李逸风的亲吻配合着爱抚,一个节奏快过一个节奏,一阵胜过一阵的热情,形成了一首疯狂的乐章。

          这时,只见杨煌紧咬双唇,眉头深锁,气息短促地舞动着双肩。

          “呼……呼……呼……”

          杨煌混深热情的烫人,并且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