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宇文公子,宵夜奴已经命人准备好了!”无视了宇文小麻杆儿和箫皇后的颠鸾倒凤的景象,秋菊小丫鬟自顾自地点亮了一排排的红烛,同时轻声开口道。

          十余根红烛眨眼之间全部点亮,将整个房间里照得有如白昼。

          借着明亮的烛光,宇文小麻杆儿终于看清了身下那婉转承欢之人的面容后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本就已经行将积蓄到顶点的欲望瞬间决堤,一泻千里。

          灼热的岩流汹涌而入,那厢的箫皇后也终于被击破了最后一丝的防线,瞬间黄河决堤,潮水狂涌。

          虽然同时达到了极乐巅峰,可此刻的宇文小麻杆儿却没有一点儿极乐的快感于喜悦,反而冷得好似冰封了一般。

          “咋能这样捏?小爷我,咋就把杨广的女人给搞了捏?而且还是杨广的正宫原配,当朝的皇后娘娘!”

          “这可咋办?这可咋办?也不知道,小爷我若是现在提起裤子来,然后很是虔诚地跟杨广那老王八道歉说对不起,俺只是一不小心搞错了对象才搞了你老婆滴,那老王八能不能原谅俺的无心之失!”

          “唔,估计,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最大的可能应该是这样,杨广那老王八知道真相后,直接命人把小爷我大头小头全都给砍了,然后在整个全都剁碎了包饺子喂狗!还有,自己全家老小,也肯定要跟着倒霉!挨个被拉到菜市场砍头这都是最轻的,搞不好,全都得被万剐凌迟了!”

          “都是裤腰带惹得祸丫!就算你想搞个御姐熟妇少女萝莉啥的,也得找好了对象再搞丫!咋能这么不分对象的乱搞捏?这下麻烦可大了!”

          “难不成,小爷我现在就要举兵造反?”

          “那也不行丫!现在大隋虽然已经被杨广折腾得四面漏风、灾民遍地了,可还没到墙倒众人推的时候呐!”

          “反倒是这个时候造反的,肯定要被那些居心叵测的世族大家们当成出头鸟一通很抽,为他们以后造反积累做垫脚石!就像三国的时候第一个称帝的袁术袁小胖似的!”

          “麻烦呐!麻烦!”

          就在宇文小麻杆儿心乱如麻、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厢,秋菊小丫鬟已经上上下下地来回了几趟,将宵夜全都搬了上来,然后这才对着榻上的三人躬身施礼道,“宇文公子,娘娘,公主,宵夜已经准备好了,可要奴婢服侍你们用膳?”

          被秋菊小丫鬟的话惊醒,宇文小麻杆儿迅速回过神来举目观瞧,

          自己身下,箫皇后满脸桃红,星眸紧闭,弯弯的睫毛一跳一跳的,夹在自己腰际的两条玉腿也在不停地颤抖。很显然,这位皇后娘娘是打算装睡呢!

          紧挨着箫皇后,小猫一般地蜷着身子、红果果地侧躺着的,正是那位便宜二婶,南阳公主。

          此刻,南阳公主也是凤目禁闭、脸色嫣红,娇躯哆哆嗦嗦地颤抖着,也不知是紧张的还是兴奋的!

          倒是一旁的那个秋菊小丫鬟的表现,让宇文小麻杆儿很是意外,这丫头居然对宇文小麻杆儿和箫皇后南阳公主三人的奸情熟视无睹,此刻正满脸蛋定地侍立一旁,好像宇文小麻杆儿不是个奸夫,而是这家的真正男主人似的!

          这场面,貌似,有些诡异啊!

          咋回事儿捏?难道,不是小爷我霸王硬上弓了箫皇后和南阳公主,而是被她们两个给霸王硬上弓了?

          否则,这几位怎会如此的表现?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哈十八”查找本书最新更新!

          第三卷大业年间(ha18。)第三百零一章二会萧皇后

          不管是自己霸王硬上弓还是被霸王硬上弓,总归自己已经和萧皇后及南阳公主母女有了那种超越友情的实质关系,宇文小麻杆儿倒是没打算真正要把这事儿弄得那么清楚明白,至少现在这个场合,当着萧皇后母女的面,是不大合适滴!

          所以,宇文小麻杆儿仅仅是脑海中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便将之抛在了一旁。

          伸手扯过被子细心地将萧皇后和南阳公主那红果果的娇躯盖好,宇文小麻杆儿便在秋菊小丫鬟的服侍下,开始了狼吞虎咽的吃宵夜。

          在秋菊小丫鬟惊诧的目光中,宇文小麻杆儿连续扫光了三桌的饭菜,这才拍了拍略微有那么一点儿鼓起的小肚皮道,差不多吃了个八分饱了。

          所谓,酒足饭饱思**。

          吃饱喝足之后,宇文小麻杆儿又把秋菊小丫鬟也拉上床去,四个人一起胡天黑地的乱搞了一通,直到释放干了最后一滴的精力,然后又抱着萧皇后的娇躯玩起一会儿双修,宇文小麻杆儿这才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刚刚睡了没多久,宇文小麻杆儿便被萧皇后给摇醒了,言道已经五更十分了,该去早朝了!

          又在萧皇后身上腻了好一会儿,宇文小麻杆儿这才恋恋不舍地爬了起来,一旁的秋菊小丫鬟和南阳公主早已下床把宇文小马麻杆儿的官服找了出来。

          询问之下,宇文小麻杆儿这才知道,原来,早在昨晚,南阳公主就已经吩咐下人通知了武侯府,言道宇文小麻杆儿喝醉了酒,形状有些不雅,不能出门,今夜怕是不能回府了。为了不耽误明天早朝,便让武侯府方面把宇文小麻杆儿的官服给送了过来。

          闻听此言,宇文小麻杆儿心底更坐实了南阳公主早有预谋的猜测,只不知那萧皇后也是否如此。(哈十八ha18。纯文字)

          没再此事上多做纠缠,宇文小麻杆儿又很是贪恋地与三女纠缠了一会儿,又吃了豆腐无数,这才在三女的连番催促下南阳公主的绣楼。

          在秋菊小丫鬟的带领下,宇文小麻杆儿在南阳公主府与乐平公主府毗邻的一处角门内,找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马车夫尉迟恭,然后迅速上车潜出了南阳公主府。

          心里有鬼,早朝之上,宇文小麻杆儿表现得愈发的低调。

          不过,此番早朝,倒是没有啥和宇文小麻杆儿相关的大事儿发生。

          要说大隋目前最轰轰烈烈的大事儿,自然就是招待那东突的启民可汗染干了,与之相比,其它的大小事情基本上都算不得什么!

          只是,招待染干的事儿,貌似和宇文小麻杆儿没一个大子儿的关系!而且,毕竟那染干是番邦蛮夷,也不需要杨广总是亲自出面接待。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大隋的朝堂之上,基本上还算是风平浪静。

          没啥呕心的事儿,散朝之后,杨广心情不错,也不回宫,径直去了宇文小麻杆儿给安排的那个别院,去找李大李二这哥俩儿基情澎湃去了。

          而宇文小麻杆儿呢,则下朝之后第一时间赶回了自个的武侯府。

          不出意外,宇文小麻杆儿的二叔为娘宇文士及已经满脸猥琐地在武侯府等着宇文小麻杆儿了!

          见自家二叔如此神态,宇文小麻杆儿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虎着脸对宇文士及一番威逼利诱后,这位为娘二叔终于老老实实地全部招供,并言道是自己应了南阳公主之请才算计宇文小麻杆儿的,而南阳公主呢,对宇文小麻杆儿确实是一片痴心,云云。

          在宇文士及寻死觅活的耍赖邀请下,心里本就很是有些蠢蠢欲动的宇文小麻杆儿便顺水推舟地答应了宇文士及的请求,再次随其来到了南阳公主府。

          在南阳公主的闺阁里,宇文小麻杆儿再次见到了南阳公主和秋菊小丫鬟,不过却没见到箫皇后。

          瞟了眼目光贼兮兮四下游走的宇文小麻杆儿,南阳公主略一寻思便很快会意,不由得心中忿忿,想要对宇文小麻杆儿撒娇发脾气,可又心里发虚,遂嘟着樱唇不无醋意地开口道,“母后她回宫去了!”

          “哦!”满脸失望地哼哼了一声,宇文小麻杆儿这才抬起目光,很是认真地上下打量起了南阳公主,半晌这才开口道,“说吧,昨天你为什么要算计本公子?你母后又是怎么回事儿?”

          面对宇文小麻杆儿目光灼灼的逼问,红着脸扭捏了半晌,最终,南阳公主还是一狠心,,老老实实地招供了。

          待到南阳公主讲述了此番事情的始末,一旁的秋菊小丫鬟又开始从旁敲起了边鼓,把当初和南阳公主离家出走的一番机遇倒豆子一般地都对宇文小麻杆儿讲了出来。

          最后,南阳公主又鼓起勇气补充道,“本宫知道当初是我不对,当初不该拒绝祖父大人的求亲。事到如今,本宫也不奢求你能原谅我,也没想过要你给我个什么名分。我只是想给你生个儿子,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面对这貌似直白得毫无心机的主仆二人,宇文小麻杆儿沉吟了半晌,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责骂的话来。

          自此以后,宇文小麻杆儿便成了南阳公主府的常客,甚至时常会留宿南阳公主府。只是,宇文小麻杆儿每次来去都很是有些鬼鬼祟祟,俨然做贼一般!

          让宇文小麻杆儿略微有那么一点儿遗憾的是,自从那次有了肌肤之亲后,宇文小麻杆儿都没再见到过萧皇后。

          又多了一块地,嗯,是两块地要耕耘,宇文小麻杆儿的小日子愈发过得忙碌了起来,甚至,忙到了宇文问小麻杆儿竟暂时把筹谋下放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也不能说是完全将这事儿给忘了,而是,宇文小麻杆儿实在没找到啥好时机与借口!

          直到某日下朝之后,宇文小麻杆儿再次偷偷地潜到到南阳公主府,打算和南阳公主及秋菊小丫鬟深入研究一下春播事宜,却忽然发现,南阳公主的绣楼之上,竟然多了一个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