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华星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轻声道:“他来得好快啊,我们最好是在他来到这里之前,离开这里。不然就会有人,将他引到我们身上,那时候又是一场麻烦事情。这两天你要给我,仔细查看武林书院的动静,童心童意的身份,应该就是他们泄露的。今天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已经发觉,整个洛阳城的人,都知道了童心姐妹来自天池了,这对我们是十分不利的,恐怕现在整个中原武林,都知道这件事情了。这其实就是一场针对我们的阴谋,我们务必要小心。”

          姚玉英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派人去查去了,同时也已经将这几天的事情,汇报了南京总院,看总院怎么处理?”

          饭后,华星一个人,离开了自己住的别院,向外而去。走出不远,华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折身向以前连凤住的那个别院走去。不久,来到那里,华星用真气查探了一下院中的气息,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慢慢走到绿娘子季月梅的门外,华星轻轻的敲了几下,很快就听见有人走来开门。

          房门一开,季月梅顿时一脸的惊喜,忙拉着华星进去了。关好门后,季月梅惊喜的问道:“主人是来看望奴俾的吗?我真是太高兴了,我好想主人啊。可惜我们近在咫尺,我却不敢来找主人,怕影响主人的生活。”

          华星微微一笑,将走近身旁的季月梅一把抱住。华星双手伸到她的胸前,抓住那丰满高耸的乳房,用力的搓揉着,静静的感受着那柔软弹跳的美丽触感。季月梅娇吟一声,浑身无力的靠在他怀中,迷人的小嘴里,吐露出丝丝诱人的气息。

          华星笑道:“难得来看望你,我等会还要去外面办事,现在你好好的服侍我,让我好好再尝尝你的滋味吧。”华星微微一笑,眼中露出一丝黑色的光华,显得有些邪异。

          季月梅转身,轻轻将华星压在床上,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华星的身体,慢慢的为他解衣。同时那红嫩的双唇,轻轻的吻上了华星,那香舌尽情的与他缠绵着。华星静静的躺在床上,享受着这位成熟美女的温柔服侍,双手用力的抓住那又圆又大的**,隔着衣服轻搓缓揉。

          宁静的小屋里,一场诱人的男欢女爱正在上演。此时季月梅已将脱光了两人的衣服,两条赤裸的身体重叠在一起,一上一下,相互颠倒。只见华星脸上露出一丝陶醉,双手捧着那又肥又白的雪臀,用力的抚摸着。手指不时的伸进那美丽的花蕊深处,探索着那神秘的幽谷。每一次的伸入,都使得身上的女人,全身微颤,口中发出呜呜的闷哼声。

          季月梅此时正埋头在华星的双腿间,小嘴轻轻的服侍着,华星那膨胀的欲望之源。灵舌用力的舔弄着,美得华星欲火大盛,格外威武。华星伸手抓住那红嫩的乳头,大力的捏揉,眼中丝丝黑色的光华不定闪烁。突然,华星翻身而起,由被动变主动,一把将季月梅压在身下,分开她的双腿,在她的娇吟声中,一举攻破城门,纵横驰骋,兴奋的冲杀着。

          时间,在两人的欢爱中,过得很快。华星在一连数次之后,才满足的躺在了床上。静静的享受着季月梅那小嘴,含着自己坚挺的美丽感觉。双手握住那两团女人身上最柔软的肉球,仔细的品味着那细腻滑嫩,柔软弹跳的感觉,真是很不错。

          华星轻轻的拍打着她的雪臀,笑道:“真是很美,看样子我是舍不得离开,你这美丽的丫环了。这段时间,你过得好吗?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现在就告诉我吧。过两天我就要离开这里,到时候你记得远远跟在后面,小心安全,知道吗?”淡淡的语气中,含着华星独有的关怀与问候。对于女人,华星总是很温柔,或许这就是他吸引女人的另一个理由吧。

          季月梅闻言,身体微微一震,小嘴用力的亲吻了一下华星。抬起头,回身看着华星,季月梅转过身来,轻轻靠在他的怀中,眼中满是欢喜的道:“谢谢主人的关心,我心里好高兴。我这几天过得很好,主人不要担心。这几天来,我无意中得到一个秘密,是关于那林云的。我一次无意中正好听见,武林书院的黑煞神马威低声的对另一人,说起那林云的身世。据说那林云乃是武林书院之主的徒弟,而已似乎与书院主人之间有血缘关系。这一点林云自己都不知道,所以他才会与柳叶儿之间有着暧昧的关系。另外我还听说,那醉剑门掌门李岳,与林云的母亲之间,也有一段十分特殊的关系。这一次那李岳就曾经秘密的与林云相会过,不知道两人间谈了些什么?这一点还望公子留心,说不定那林云会对公子不利。”

          华星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轻轻的抚摸着怀中动人的玉体,华星笑道:“好,这件事我知道了,我明白该怎么办的。现在我要到少林掌门那里去看看,你就好好在这里休息一会吧。”说完起身。

          季月梅忙起身为华星穿好衣服,等将他的衣服整理好后,季月梅有些不舍的道:“主人一路保重,祝你一切顺利。”

          华星轻抚着她的脸蛋,笑道:“你也保重,记住你现在属于华星。”说完开门飘然离去,很快就消失了人影。留下季月梅一个人,痴痴的望着那消失的方向。

          华星很轻易的找到了少林派的落脚点,这里正好武当掌门玉真子也在。两位掌门一见华星突然到来,都显得有些惊讶,两人对望了一眼,少林慈云大师问道:“华少侠突然到访,真是让我们感到很意外,所以忘了远迎了,请莫在意。这一次华少侠来此,难道是那血婴有消息了吗?”

          华星见两人那表情,就知道两人想到一旁去了。华星笑道:“大师莫客气,我这一次来,是听说你们昨晚大获全胜,所以顺道来看看,现在怎么样了,有什么进展吗?”话落,两位掌门都轻嘘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武当玉真子道:“昨晚一战,我们虽然胜利了,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唉真是出人意料啊!现在那人嘴很硬,而且他又身受重伤,不敢用刑,所以一时间没有进展。”

          华星轻声道:“这一次,听说华山派的高手全部都身负重伤,他们不要紧吧?我正说去看一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至于那被浮之人,想从他口中套出什么,恐怕不容易。而且他的话能否相信,也很难说。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你们有空可以试试。首先,将这一次的事情大力宣传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最好整个武林都知道这件事情。然后,放出话,过三五天就将此人杀掉,并选择一个地点,事前令人乔装隐藏起来,来一个守株待兔。当然,为了安全,你们最好三派商量仔细一点,人手准备充分一些,不然到时候也是枉然。最重要的是此事不能拖得太久,久了就没有作用了。同时有一点,记得要人偷偷的透露出,此人已经慢慢的受不了刑,吐露出一些消息了,那样就更有希望钓到大鱼。好了,我就不打饶你们了,我到华山派去看看。”说完,淡然一笑,转身飘去。

          少林慈云大师看着华星远去的背影,轻声道:“真不愧是凤凰特使啊,不简单。他说的那个办法倒还是可行,只是我们要冒一些风险而已。真人觉得呢?”

          武当玉真子微微沉思了一下,轻声道:“这方法很不错,只是这一次我们得准备充分一点,不然再出现昨晚的事情,恐怕就丢人了。等华山派的人来后,与他们商量一下,再决定吧。”慈云大师赞同的点点头。

          华星来到张雪住的地方,轻易的避开了华山那些门下弟子,进入了张雪的房中。张雪感觉有人进来,回头一看,心里顿时惊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华星会来。

          华星淡然一笑道:“我刚从慈云大师那里来,怎么不请我坐吗?看你这伤,恐怕得休养几天了。”华星说完,目光扫过那高耸的双峰,眼中闪过一丝奇特的神色。

          张雪微微显得有些不自然的道:“华少侠请坐吧,不知道华少侠此次来此,所谓何来,还请明言。”美丽的眼波微微避开他的眼睛,不怎么敢看他。这一刻的张雪,一点也没有华山掌门夫人的威严,反而十分像个害羞的少女,那美丽的脸上,成熟中带着几许羞意。

          华星坐在床边,含笑的看着她有些闪躲的眼睛,轻声道:“这一次我听说你们消灭了聚花宫,所以来问问,后来才知道你们华山派的高手全都受了伤,所以过来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看你这伤,我倒是可以帮上点忙,只是不知道你愿意接受不?”

          张雪轻声道:“谢谢华少侠,还是不麻烦你了。我这伤再过几天就好了,不碍事!”看着一旁,张雪心里很怕看他的眼睛。自从上一次,知道自己洗澡的事情,被华星看见后,她心里一直就有些怕与华星相处。故而此时见到华星,她显得心里很别扭。

          华星笑道:“你既然不愿意接受,我也不勉强。只不过你现在这样子,恐怕你身边的人,想要对你做点什么事情,恐怕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哦,这一点你有没有想过?”

          张雪心里一惊,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想不到他对自己身边的事情如此了解。不过他的话,也正是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微微有些无奈,张雪道:“谢谢你的关系心,只是我怎么能接受你的这份好意,我可没有什么报答你的。所以只得自己小心一点了?”

          华星闻言一笑:“怎么我觉得你的话中,似乎透露出一丝愿意接触的含意?既然你没有什么报答我的,那就暂时记下,将来说不定哪天,我会收回十倍的回报呢。”华星看着那微微显得惊慌的眼睛,意味深长的轻语。

          华星不等她开口,右手轻轻抓住她的右手。看着那只玉手,华星眼神中含着一丝赞美,没有说什么,只是输入了一股很奇异的真气,在飞速的打通她体内,阻塞的经脉。张雪心里一颤,微微用力的想收回右手,可惜华星抓得很紧。眼神惊慌的看着华星,这一刻张雪心里乱极了,就像个不知所措的小女孩,企求的看着华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华星眼中黑色光华一闪,微微逼近张雪,那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那迷人的芬芳,弥漫在华星的脸际。看着她玉脸突然变红,华星邪异的一笑,用很低的声音道:“你的脸好红啊,红红的,很可爱,像个小女孩,让人真想咬一口。”说完微微逼近,吓得张雪忙后退几寸。张雪口中语气有些零乱的道:“华星你走开,你不能这样,快走开。”那惊慌的声音,听得华星心里十分兴奋。

          华星微微一笑,退了开去松开她的手,华星笑道:“好了,你的内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记得你可欠我一个人情,我会收回来的。”说完,华星闪身而出,转身就消失在了张雪面前。

          张雪看着那半开的窗户,眼中露出一丝沉思,脸上的红云都还隐隐没散,格外迷人。对于华星,张雪是越来越看不透,越来越怕与他相处了。她自己明白,华星很邪异,特别是对于女人,仿佛有一种天生的吸引力,让女人总是不由自主的深陷进去。不管你是少女,还是已经嫁的少妇,只要是女人,就很难不被华星那邪异的魅力所吸引。

          微微轻叹一声,张雪仔细运功一试,自己的内伤既然真的全部好了,真是神奇。静静的躺在床上,张雪慢慢的闭上眼睛,脑海里总是不停出现华星的身影,无论如何也是挥之不去。

          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张雪轻叹道:“或许这就是天意弄人吧,也可能只是无心的一段巧遇,无意的一段回忆,希望早日可以忘记。”

          窗外,明媚的阳光,慢慢的透过窗口,照亮了屋里。这一刻,空气中飘起,淡淡的一缕诱人的气息。张雪看着那明亮的阳光,心里突然开朗起来,既然相遇,就要勇敢的面对,无论结局如果,那或许都早已经注定,何必为难自己,压抑自己的心呢?

          正文第一百一十章毒龙之谜

          入夜,牡丹阁来了两位客人,正与华星等人一起共用晚餐。这两人正是华星派人去找的铁战与龙羽,此时正在与华星谈事情。陈兰叫人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番,大家就静静的坐在华星房中,听着他们说话。

          华星看了一下房里,人多为患啊。华星笑道:“苏玉,你回房去好好做你该做的事情。雨儿带着暗柔也回房去吧,香儿与童心姐妹都去玩吧,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就不强留你们在这里受罪了。除了如水、玉英、凤儿与唐梦外,小雪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老道你们就陪我们一起谈天好了。”说完微笑的看着众女。

          等七女离开后,华星笑道:“好了,这里的人一下清静多了,我们大家也好好的谈谈吧。这一次叫龙兄与铁兄来此,是要告诉你们。我们一行人,明天一过,就将离开这里,所以大家一起聚聚,好说说事情。”说完看着其他九人,最后目光停留在龙羽与铁战脸上。

          铁战看着华星,又看了一眼龙羽,轻声道:“听说龙兄要对付神州五异,正好我也与那五异之首的血蛾老怪有仇,我希望能与龙兄联手对付他们,不知道龙兄可愿意?”

          龙羽看了看铁战,目光移到华星身上,轻声道:“华兄弟你觉得这事情,我该答应吗?”龙羽很聪明,将事情推到华星身上,华星的厉害他也听说了,所以他用话套华星。

          华星含笑的看着两人,笑道:“龙兄这话可把我难住了,说句实话,铁兄是我华星的朋友,而龙兄与我华星,算来也算有几分交情,你们之间的联手,在我来说,那是相当可行的,对彼此都有利。不知道我这样说,龙兄可满意?”

          铁战看了华星一眼,眼中含着几丝感激。而龙羽也看着华星,正在分析华星的话,有几分可信。沉思了一会,龙羽开口道:“这件事情,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合作是相当有利的,我也想与铁兄联手。只是这事情的危险也是相当大的,铁兄一旦与我联手,我怕将来会连累他,所以我一直在犹豫。现在既然华兄弟开口了,我自然是万分愿意。不知道铁兄与那血蛾老怪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愿意道来?”

          铁战闻言看着他,微微迟疑的说:“这件事情,其实也不过是一段多年前的往事了。那件事情一直藏着我的心中,一直侵蚀着我的心。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苦练武功,为的就是找他报仇,报那段血海深仇。多年以后,再提起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还是将来等我平静之后,再告诉你吧。”说完,微微的看着他,似乎怕他不理解。

          龙羽看着他的眼睛,微微思索了一下道:“从你的眼神看得出,你也是出自真心。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从今天开始结盟,一切共同对付那神州五异,知道将他们消灭为止。你觉得怎么样?”

          铁战微微露出一丝笑容,笑道:“好,就这样说定了,华星在此为我们当证人。从这一刻开始,我们正式结盟,一起共同对付神州五异。祝福我们能顺利报仇,早日完成心愿。”说完伸出手,与龙羽伸来的手,牢牢的握在了一起。

          华星见两人结盟,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轻声道:“恭喜两位正式结盟,这一次请你们来这里,是有两件事情与你们说说,同时也有些事情,想问一问!”

          龙羽轻声问道:“华兄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想问的,请说,我能回答你的,一定回答你。”铁战也开口道:“什么事情,你说吧,我们都听着。”

          华星轻笑一声道:“先说我要告诉你们的两件事情吧。第一,我们一行人,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你们也一定都知道了。这一次来洛阳,先是被暗夜组织偷袭,随后又遇上暗鹰的袭击。再加上通天门的参与,使得我们一度陷入了危险之中。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也打算明天一过就离开了。在这里,有一件事情告诉你们,希望你们留心注意一下,如果可以的话,记得找书院的人通知我。这事情是才发生几天的,从书院得到的消息,有人在这洛阳附近,习练邪恶之极的千婴大法。从分析的结果来看,已经到了最后关键的时刻了。这事情希望你们留心注意一下,希望能在那人练成血婴前,将他杀掉,不然等他练成,结果就可怕了。”

          龙羽与铁战闻言,脸色大变,想不到传说中,最邪恶的武学竟然真的出现了。两人对望一眼,都点头道:“好,这事情我们会留心,一旦发现一定尽最大努力,将那人杀掉。不知道你要说的第二件事情,什么呢?”

          华星笑道:“第二件事情,对于你们来说,是件好事。神州五异中,排名最后的鬼书生,已经死在了我们的手中。你们现在的机会就大多了,不是吗?”

          龙羽闻言,微微一叹道:“他终于还是死了,可惜没有死在我的手中。不过剩下的四个,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我会让他们全部死在我的手中。”说完,龙羽眼中露出骇人的精光。显得他十分在意这段仇恨。

          华星轻声道:“不要激动,努力就会成功。除了这两件事情外,我也想问龙兄一件事情,不知道龙兄是否愿意回答?”

          龙羽看着华星,眼中露出一丝疑惑,问道:“请说,我不一定能回答你,但我会尽力满足你的提问。”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