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白马成谶(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文宗皇帝在十六宅宴请诸王,可偏偏要拿光王逗乐子,李荣光心头的烦闷油然而生,看向文宗皇帝的眼神也冰冷了很多。

          他对光王谈不上什么感情,甚至可以说毫无关系,但毕竟是这身体的父亲,那种冥冥之中的感觉并不能摈弃。

          所以他背过脸去不看文宗皇帝和光王,心中只希望这乐子不要伤了和气才是。

          诸位王爷中有人与光王拉家常,有人跟光王说渊源,有人给光王讲故事,但不管是谁上来,光王都只是一个招牌式的傻呵。

          他笑得甚至毫无二致!

          突然一个略显阴鸷的声音说道:“让我来。”

          李荣光转头看去现是颖王李瀍,颖王最近几日有没有再缠着光王李荣光不知道,但他能够肯定的是颖王府的人每天都会在逍遥王府四周晃荡。

          李荣光眯着眼睛看了颖王李瀍一眼,目光中的讨厌毫不掩饰。

          颖王李瀍并没有注意到李荣光厌恶的表情,他笑着跑到光王李怡面前,先是给光王敬了一杯酒说道:“光叔先满饮此杯。”

          光王喝完之后照旧呵呵笑了一声。

          “味道怎么样?”颖王李瀍问道。

          光王李怡呵呵一笑,手舞足蹈。

          李荣光很是好奇,光王并不是哑巴,他为什么今天就是不说话?

          “再饮几杯怎么样?”颖王李瀍又问。

          光王急忙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那可不行,这是陛下赐的酒,你不喝就是不给陛下面子。”颖王李瀍又令人端过两坛美酒。

          李荣光看了一眼那酒坛上写着的“剑南烧春”四个字,心里顿时一愣,平时所喝的酒大多是粮食酵酒,也就是现在农村地区所喝的黄酒,度数不高,以唐人的酒量喝个一两坛不成问题。可剑南烧春却是历史上有记载的蒸馏酒,也就是白酒,这种酒在盛唐时期刚出现,便一跃成为皇室贡酒,剑南道每年要向唐宫进贡十斛剑南烧春。

          这种酒喝多了可是会出人命的。

          李荣光下意识握紧了拳头,眉头紧蹙起来,他多想不管这闲事,可是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

          颖王李瀍命人给光王倒了一大碗,酒色呈白色,散着浓浓的酒味,绝对是白酒错不了。

          光王似乎没喝过这种酒,笑呵呵地端起来一饮而尽,正当李瀍给他递来第二碗的时候,光王李怡突然跌倒在地,哼哼唧唧地睡了起来。

          连同文宗皇帝在内的所有王爷都大笑起来,颖王李瀍有些尴尬,本来想等光王承受不住的时候自动求饶,哪知他一碗下肚就醉了。

          李荣光紧握着的拳头缓缓松开,光王之前喝了黄酒,又没吃多少主食和青菜,随即喝了一碗白酒,醉过去也算正常。

          “光叔太不中用了,一碗就倒。”颖王李瀍手里端着一碗酒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老五,光王叔醉了就算了,虽然你也没让他开口说话,但也让咱们知道了光王叔一碗就倒的趣事,够了,够了。”

          文宗皇帝再次引起王爷们的笑声,颖王李瀍听在心里越觉得不是滋味,他回头望了望大笑的诸位王爷,那些越是上了年岁的反而越是开心,他们是在嘲笑他吗?

          颖王李瀍心中不服,便依次给几位老王爷敬酒,莒王李纾与郯王李经身体不好不愿饮这烈酒,但颖王李瀍无论如何也要逼他们喝下,两位老王爷无奈强忍着喝下后不久便觉得心中不适,只不过,看文宗皇帝兴致正浓,一直没敢说出来。

          颖王李瀍回到座位上心中余怒未消,气光王李怡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给他倒酒的是平康坊王大家的都知王巧云,看这情形,似乎两人已经确定了关系。

          颖王李瀍心中有气,借着去茅厕的时机来到马场,马场里有两匹最耀眼的骏马,一匹是李荣光的玉逍遥,一匹是光王李怡的雪里飞,李荣光的马是御赐的,李瀍想想没敢动什么手脚,而且那马似乎桀骜,不易靠近。

          所以李瀍决定将怒气出到光王李怡的老马身上,那老马平日里极其温驯,李瀍也没注意,抽出腰间的马鞭打算狠狠抽几鞭子解气。

          可正当他靠近李怡的老马之时,那马突然抬起一蹄狠狠踢在他的大腿上。

          若不是李瀍是习武之人,这一下没准就废了他的一条腿,但饶是如此,也是疼痛难当。

          “好畜生,连你也跟我作对,当真是嫌命长了。”李瀍强忍着剧痛抽出腰间长剑,对着老马就劈了下去。

          “希律律!”

          李荣光的玉逍遥突然出一声长嘶,这嘶声惊动了马场喂马之人,有人在一边抹黑问道:“什么人在那里?”

          “是我,瞎了你的狗眼了。”

          “颖王赎罪,仆一时眼拙没瞧清楚。”那看马汉子急忙上前跪着说道。

          “下去吧,没你什么事,光王叔喝醉了,我替他把马牵过去。”颖王强忍着痛说道。

          “您言语一声就好,哪能让您自己个动手。”看马之人急忙站起来解开白马雪里飞的缰绳。

          “站住!”颖王突然喝道,眼里的厉光刀子似的刮着看马汉子。

          “王……王爷有何吩咐?”看马之人心头一惊颤巍巍问道。

          “多事!”

          颖王李瀍飞起一脚便将那人踢晕了过去,他虽然很像补上一剑,但最终还是作罢。只是白马雪里飞受这惊吓,嘶鸣一声便跑得不见踪影了。

          颖王李瀍轻唾了一口说道:“贱命还真是活得长。”

          说完之后便旁若无人地回到了宴会中间。

          宴会结束之后,李荣光亲自将光王李怡送回光王府,管家马元贽极力要求李荣光进去坐坐,李荣光仍旧推辞,只说道:“要是府上有什么难事,可以来找我。”

          “一定,一定。”马元贽两眼有些湿润,目送着李荣光骑着自己的高头大马潇洒离去。

          那一晚,谁都没有意识到光王李怡的老马不见了。

          第二天清晨,李德裕起了个大早,今日没有朝参,政事堂当值的宰相是王涯,王涯是个没有主见的人,因为平庸才能被任何一个势力允许从而坐在政事堂。

          不过,谁也不能忽视他王涯的能量,太原王氏一门四杰,除过已经死去的原度支、盐铁转运使王播之外,曾任翰林学士的王起和因宋申锡一案外放的王璠都不是易与之辈,虽然王氏如今在走下坡路,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李德裕心情很好,他骑着陪他多年的战马,带上礼物打算去拜访逍遥王李荣光,李荣光肚量挺大,他也要有所表示才是。

          李德裕带着下人前呼后拥走过东市时,一个背着箩筐的布衣男子正在准备表演。那男子身无长物,只有箩筐里背着一个真人大小的恐怖布娃娃。

          “不知这位先生表演何技?”

          “杀人死,救人活!”布流云轻轻说道。

          “有趣,怎么个死法,怎么个活法?”李德裕再问道。

          布流云转过身来仔细瞧了瞧李德裕,却突然笑着说道:“一切皆在白马中!”

          “白马?”

          李德裕一怔,再抬头却见那布衣男子已经远去。

          (打滚求收藏,推荐,评论,各种求,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指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