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放飞自我末世番外【慎】(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灾后的秩序重建是相当困难并且需要一个过程的,加上现在所有的联讯方式都被切断了,原有的秩序掌控者也不知道生还了多少,幸存的人们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战战兢兢的面临着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乐=文=小说

          星楼最怕的还是来了,看着皮肤已经变得青白、原本清澈的双眼隐约泛出红光、不断挣扎嚎叫的小宝,心脏如被绞下了一块,抽搐发疼。这种灾难就算得到了提示,当发生这一刻,还是难以接受。星楼之前一点都不愿去像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但事与愿违,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以后肯定会找到方法让小宝变回来的。”荆原小心固定住小家伙的手脚,用的是柔软的布条,不想他被伤到。说实话他心里的难受一点都不比星楼少,这个孩子与他们相处时间不算长,但都倾注了两人满满的爱意,如今发生异变,他以前承诺会保护好他们竟然成了一纸空文。如今坐以待毙已经不是办法,他一定要先站稳脚跟,方便以后找到方法,让他和星楼的孩子变回原状。

          经过初期试探,外面的丧尸也构不成威胁,变成丧尸后所拥有的攻击力基本与他还是人类的实力相仿。说荆原以一当十都是小看了去,自觉完全能应对现在的情况。

          并且丧尸还没有智慧,只懂平a,幸存者只要稍微动点脑筋,就可以在不伤害双方的前提下将其制服。有些更机灵的,已经组好队出去打探情况了,人多一点总是保险些。

          物资对幸存者来说也暂时不是问题,得到提醒的他们都事前做好了准备,各自屯了或短或长时间内的所需。加上外面还有相当多的无主物资,现在还没有短缺到为了这些而争斗不休的地步。

          荆原将楼道里最后一个丧尸制服捆好绑在栏杆上,这变成丧尸的人面色青白,双目赤红,不断挣扎着想摆脱自己身上的束缚,还依稀辨的出之前的身份。正是住在楼上的一位大叔,基本每天早晨出去都能看见他在晨练。虽然现代邻里关系已经很淡薄了,但每天都会见面的人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是有点物伤其类。

          人类和丧尸,只一线之隔,但却天差地别。一线之隔,变异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结果是什么。天差地别,一个还能是正常人类,一个却成了没有感情没有理智的怪物。

          在外游荡的丧尸并不算多,毕竟多数人都知道会有这么一个事,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变成丧尸,地震之后还是情愿待在家里,等待最后的结果。故现在多数丧尸都被关在了家门里,以他们的能力还暂时出不来。

          等到陨石结束,其他幸存者也陆陆续续出来打探情况,光在小区内荆原他们就已经先后遇到了十来人。

          “我们先去把在外游荡的丧尸制服起来,也方便其他人行动。”荆原一提议,其他不知道要做什么的幸存者也加入进来。毕竟都是这附近的住户,迟早要做这项活动的。

          团结起来效率更高,加上各自分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没几个小时连外面一条街道都清扫干净了,将丧尸制服绑到一个不影响其他人活动的地方去。

          汇集起来的幸存者也差不多有百来人,大家都有一个从众心理,见别人在做了自己也跟着一起。

          “哎,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救没有。”团队中的一人刚绑完一个丧尸,等其他人来送走,想起现在的情况,有些对未来的迷茫。

          “希望能恢复吧,我妈妈也变成了这个鬼样子,现在被关在房间里。哎,他们不吃饭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也不像是小说里的丧尸会被活人血肉吸引,我放了食物到房间我妈妈也不吃。”他同伴应着话,像这样的情况很多,幸存者将变成丧尸的家人锁在屋里,也不知道该如何照顾他们,忽略那些攻击力,也就当家人是得了脑年痴呆,不认得他们了。

          “我之前在医院工作,当时那些得了‘流感’的人就给喂食物也不吃,也没饿着,可能是他们本身并不需要食物。”另一个以前的医务工作者出来说明。

          “哎,总之快点好起来吧。”

          这是现在所有人心中的心愿,如果能平安顺遂,谁想现在这样看着亲人难受,又看不到未来出路呢?

          好在现在人们都知道不是内讧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愿基本一致,比起和平稳定的之前,这种绝望的灾难谁都不想经历。他们没有了其他高低贵贱之分,只有身为人类的大前提。

          而且面临大部分人异变成为的丧尸,人们最初想到的也不是非我族类的怨怼。在灾难之前政府呼吁的不要对丧尸赶尽杀绝,现在却成了一条不用提醒而自觉遵守的底线。尽管当时多数人想的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毕竟按预示来说世界上的人类有十之八九都会变成丧尸,且并没有什么避免方法,好似纯靠运气。他们也说不准自己究竟会不会变成丧尸,但不想死是真的,提前呼吁呼吁最后留下的人,总会多几分希望。

          幸存者现在谁也搞不清到底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情况,留着这些丧尸究竟有没有危害,但都尽量守着这条线。

          大家想到自己变成丧尸的亲人,也多了几分同理心,在有余力的情况下只是将丧尸困住,让他们不要妨碍其他幸存者的活动就行。

          当然一个前提,这些丧尸并不像小说中那样非要消灭不可,他们不会传播病毒,攻击也是在人们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全球各地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这种状态,不约而同先将丧尸制服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幸存者也逐渐聚集到一起。

          “听说x市最近新来了一股势力?”星楼抱着孩子,半年过去,变成丧尸的小宝一点没长,既没有喂成功过食物,也没有进行过排泄,完全不用于正常人体的机能。听说其他的丧尸也是同样的样子,暂时还没有找到有关于让他们恢复的消息。但荆原和星楼都没有放弃,星楼还时不时将小家伙抱在怀里以期让他感受到怀抱的温暖,并且以小家伙的力气并不担心会互相伤害。

          “隔壁省过来的,那里末世前注重重工业,屯粮太少。现在幸存者灾前屯的物资也消耗的七七八八,只能转换阵地。”幸存者最后渐渐汇集起组成了各大大小小的势力,最先召集起其他人的可谓是占尽了先机,x市幸存者大概有三百万,荆原这一片就有八十万左右。

          星楼是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从小区到街道到片区,给幸存者指明了一个方向。因先归集了无主物资,清点了人数,制定了规则,给了人们有效保障,这一片是基本没有产生混乱就安定下来的部分。

          争斗是人们的天性,特别是灾难后,原本制定规则的人都散了个干净,可不由后来人自由发挥?当然,这个发挥也得合理,如果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人们何必跟着你干。这还没有到谁的拳头大谁说话的地步。

          幸存者已经很少了,再来消耗生命,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就算是争斗,也以文斗为主,能和平谈判就谈判。荆原有个人魅力,加上他有给人们带来保障的能力,谈判上无往不利,自然渐渐到了现在的位置。

          “是说呢,昨天看见南区负责人黑这个脸,估计找他借粮了。”临省的势力到x市刚好是和南区最先接洽,弄得南区负责人本来还以为一个大机遇到了,结果地盘被占了不说还得拿出粮去养这些人,气得他几天没个好脸色。

          “谁让他胃口大,还想隔绝我们消息。不过哪有什么天降馅饼的事,那么大一支队伍,能没什么好处就白白送上来去投靠他吗?想想就知道好处拿不到,还得割点肉。我们就当不知道咯。”现在秩序渐渐恢复,人们的生活状态也逐渐有了条理,除了被强制换成现时必需的工作,好歹度过了最初的迷茫绝望,要比想象中的末世好得多。

          自然对这些无伤大雅的小争斗睁一眼闭一只眼了。

          但没想到,变故来的如此之快。

          并且,这变故还不是人为的,或者说,不是地球人为的。

          和当初那个预示的梦一样,这一次是世界上所有幸存者都在同一时间听到了同一个声音。

          声音主人自称来自遥远河外星系,一个名字翻译成地球语不能识别的高级文明。他们很早之前就知道有地球的存在,但源于宇宙公约,不能干涉低级文明的发展进度,于是一直旁观,也没有让地球知道他们的存在。

          但这次是兜不住了。一个臭名昭著的高智商罪犯从他们监管严密的监狱星成功逃狱,他们赶紧进行追捕,但还是慢了一步。通过已知信息了解到那个罪犯还带着违禁试验品,目标正是太阳系。

          违禁试验品的作用会大幅度改变自然环境,并强行对环境内的生物进行‘选择’,这是以全星球生命群体总数的其余十之八九为代价,才能进行的‘选择’。

          他们不太清楚‘选择’的最终目的,但结果是有目共睹的。当初这人本来也是极有声誉的科学家,就是因为做这种严重违反了进化规律的试验,才被关进监狱。

          没想到他并不死心,还绕过了严密监管成功潜逃,最终逃到低级星系,在预估没人能阻止他的地球,妄图验证他的成果。当然,也不说是妄图,毕竟他最后成功了。

          追捕人员知道他的目的,但行动上比他慢一步,试验品已经被发散出去,挽回不了。为了让原住民提前做好准备,不至于弄到全族灭亡,便进行能力范围内的提示,这便是灾难前部分人得到的梦中预示。

          毕竟环境改变和生物选择会有一个过程,最激烈的反应便是后面的地壳运动了。地壳运动之后,更会激化试验品的最终作用,生物的异化,也在此全部完成。

          灾后追捕人员和逃犯斗智斗勇,还暂时顾不得原住民,半年后终于将逃犯制住,想起了这群被他们严重波及遭遇无妄之灾的地球人。

          地球人:呵呵。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