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一觉醒来是末日十八(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防盗请勿买,一小时后替换,千真万确!不小心买到的留下作者给发红包补偿。

          将手覆上蔫枯的草楹,原本奄奄一息的黄叶就像受到阳光的滋养,生出无限的勃勃生机枯柏的焦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青翠欲滴,更甚于残败的根茎快速粗壮起来在顶端结出了几朵小巧玲珑的花骨朵,下一秒就盛开成层层叠叠的娇艳花朵。

          若笙瞪大了眼睛,微微讶异,一地贫瘠的沟土中突兀的出现了一抹翠色芳丛,依稀还能嗅到那淡薄的花香味儿。

          若笙愕然,这倒不像是治愈,更像是将生命输送进去,使生物生命力达到最鼎盛的极致。

          与此同时,一个若有若无的机械声音响起。

          你自行领略了天赋“唤生”,目前阶级为1,可对非生物施展,为六小时。

          天赋“唤生”?

          从未出现过的声音若笙立马分辨出并非系统所为,她想到一个可能,立马扯下化形为耳钉的属性卡,恢复它的原型。

          它摇身一变,一张黑色的卡片瞬间出现在若笙手中,鎏金的花纹就像活络了一样飞舞,她果断闭上双目,在识海中调出了所有属性,果然在天赋那一栏出现了“唤生”。

          以往的任务都是结束后结算的,这次在任务中就出现了一个技能叫若笙心中如何平静,况且这个技能还是宿体原主傍身的异能,没弄清个所以然来她心里就不舒坦。将属性卡悄无声息的变回耳钉后,若笙把它戴了回去,髯迹黑发一遮基本就埋没在里面看不到了。

          刚刚觉醒的能力等级还为1,只能对非生物使用,若笙对着自己实验了一次,果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与原主的治愈系异能看似相像却极为不同。在一阶的时候,起码原主都能治一些毛皮小伤了,虽然是只能缓和伤势不能根治,而若笙则是与之相反,虽然只能对静植物使用,效果却大的多。

          初初觉醒,只是用了一下子若笙就觉得精神有些疲乏,这还是她的精神力加持过的体质,恐怕如果是一个普通人早就昏厥过去了。怕持续消耗下去,她赶紧掏出两颗米粒状晶核吞下去补充,

          因为突然出现的凝胶屏障,爬行者又惊又怒,似乎一直顺风顺水的能力受到桎梏让它觉得被冒犯了,但无论它如何暴怒,无形的高墙也无坚不摧,战局死死僵持着,谁也无法逾越一步。

          清秀男生面上闪过一丝嘲讽,带着倨傲与不屑。空中的屏障仿佛与他心灵相通,悄无声息的变化为无形的利刃,从上向下狠狠切下,竟然没有半分征兆与风向,一笔削下爬行者的前肢,切开的平面筋脉纵横竟然出奇的完整,泛着狰白狰白的腥冷,滴血不漏。

          就像是从空中横截出一把风矢利刃,断开了空间一般。

          这一切通过后视镜映到了若笙的眼中,她微微惊异,毫无疑问,那个奇异的屏障就是异能导致的异象,没想到那个陆蔺阳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能力者。

          末世后期的异能者多如牛毛一点也不稀奇,可是如今才短短一个多月,他竟然就觉醒了如此稀有的能力,还能掌控的这般熟稔,即使面对从未见过的进化丧尸也面不改色,之前若笙从未听过他展露,看来也是个深藏不露的沉稳性子。

          包括之前对若笙的试探与套话,窝藏食物而不被发现,若笙就能断定这家伙不是什么善茬。

          而且,她勾起嘴角,向后看去,正好对上陆蔺阳看过来的探究目光。他眼中阴郁涛芒,手中好似掌控着爬行者的命脉,五指成爪,爬行者周边的空气霎时就挤压凝缩起来,将血肉脊骨紧紧桎梏在一个小范围内,犹如蟒蛇在收缩身体窒息自己盘绕的猎物,爬行者生命受到威胁粗狂的嘶吼不止不休,最终被千斤力量揉捻成满天的血雨惨烈爆开。

          不得了啦,二级爬行者被他短短几下就折腾死了,那他的异能等级起码也有二阶以上,在末世之初拥有这样的成绩,不难想象以后的叱咤风云,光明大道。

          那么,他的能力是?

          若笙闭上眼睛在千万帧记忆中寻找相关资料,庞大的记忆走马灯般觳觫而过。

          空间系异能。

          空间系的分支有许多,而陆蔺阳的刚好更倾向于战斗方向。

          经过这般刺激,若笙不赶紧开发异能就太说不过去了,当然,在此之前她需要脱离这些人才行。

          有着那边酣畅的战斗吸引丧尸的眼球,若笙自然坐享其成的跑路,不知不觉竟然已经甩开后面那辆车了几条街,杨丽晴早已吓得面色雪白,不停地拍着胸口顺气,而陈颖似乎依然在漫长的昏厥中沉浸。

          若笙猛的一踩刹车,杨丽晴从座椅上重重砸向前方,一下子将她从失魂落魄的状态惊醒了,她捂头哀叫一声,心中还惊疑不定,回想起刚才的奇异景象,她久久不能平静“刚才、才那是什么东西?那个怪物突然凭空爆炸了!”

          “是啊。那场景,你没晕过去我敬你是条汉子。”若笙挑眉看着她说。

          “不,你没看见吗?竟然不觉得奇怪?那就像是陆蔺阳在操控的一样!”杨丽晴夸张的用手比划着,语无伦次,“他就那么一伸手,那个怪物就被看不见的力量给提起来了!然后手一勾,怪物、就炸了!”

          “我看见了,所以才跑了。”若笙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她,摊开手道。

          杨丽晴紧紧咬着嘴唇,面色已经说不上是白是青了“越来越奇怪了,自从末日以来,什么事情都有了!”

          “你不能丢下另一辆车不管!安茜茜还在另一辆车上!”杨丽晴突然叫道,她跟安茜茜关系很好,不可能丢下她。

          “再多嘴一句就把你也踹下去陪她,”若笙头也不回说,杨丽晴想起黄成俊的下场,惨叫声犹在耳畔,她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也不说话了。

          黄成俊还没死,在尸群中挣扎了出来,浑身已血肉模糊,他攀上了第二辆车,那头的陆蔺阳探出头来将他接了进去,第二辆车也摇摇晃晃的跟上来,虽然在丧尸受到血腥气的围堵中格外艰难。

          看到第二辆车跟上来,陈颖明显神色一松,若笙看了一眼后视镜,却是冷笑一声,油门一脚踩到底,冲撞着丧尸前行,铺出一条泥泞的血路。

          “自动挡,没意思。”她叹息。

          “救命呀!救命呀!快停下,求求你救救我!”

          突然,车前不远处横出来一个人,不要命的朝车头奔来,披头散发的叫喊着什么。

          是一个老妇,而她的身后,是一波追逐来的丧尸。

          该死,若笙急打方向盘,才没有撞上她,那老太太还不自觉,车头往哪躲她往哪撞,活脱脱一人人肉靶子,口中拼命的喊着救命。

          随着她的叫喊,几乎吸引了附近所有丧尸的注意,全部跟着若笙这辆车过来,若笙真想一车怼死她,这时候停车,就是个被丧尸扑上来一锅端的结局,这老太太还逼的她停。

          若笙冷笑一声,也不乱打方向盘了,直直的冲过去,老太太本来还想扑上来拦住车让自己上去,谁知看到车竟不顾她死活直直过来,才吓得往一边退了,若笙开车呼啸而过,留下那老太太在原地咒骂嘶嚎的声音。

          “你不得好死!丢下老人不管!等着老天收你吧!”

          这时第二辆车也过来了,老太太故技重施,涕泗横流的求让她上去,眼看周围的丧尸都要扑上来,安茜茜不忍,让她上来了,因为短暂的停车,丧尸扑上来一口啃上了一个男人,将他拖拽下去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