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共执杯】(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信纸被他捏得满是皱痕。:樂文小說|

          江城脸色微微发白,胸中的气血不住上涌,他把信纸一收,不顾江言的劝阻,猛然转身,夺门而出。

          马匹在笔直的街道上奔驰,两旁林立的店铺飞快退于身后,他在那条熟悉街巷前勒住马,一跃而下。

          铺子并未开张,江城喘着气急急叩门,似乎连门板都快被敲得四分五裂。不多时,出来一个面生的伙计,狐疑地上下打量他:

          “您找谁啊?”

          江城忙道:“赵掌柜可在?”

          “赵掌柜?咱们这儿没有赵掌柜。”

          他不耐:“赵良玉!”

          那人挠头:“啊,你说他啊,两个月前他就把铺子卖了,人早就走了。”

          闻言江城浑身一顿,脑中嗡嗡作响:她竟将铺子也卖了,可见并非是一时冲动之举。

          他随后又问到:“那高恕,高先生呢?”

          对方仍旧摇头,表示不知他说的是何人。

          江城在原地里茫然了许久,忽然又牵了马,朝东巷疾驶而去。

          偏厅内,凌舟把已身怀六甲的杏遥扶了出来,她并未坐下,抬眼望着江城,眼神怨毒。

          “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好,还有脸来问我她的去向?”

          “成亲才多久,你离家了几次?”她步步逼上前,“她那么喜欢你,无论什么都纵容着你,你再看看你自己,这么久以来,她所祈求的是什么,你真的知道么?”

          没有问过。

          她所想要的,期盼的,他从来没问过。

          或许正如她所言,他不知怎样交心,瞒着她也瞒着自己,到头来一无所获。

          四下里静寂无声,良久才听得低低的嗓音响起:“你知道她在何处?”

          杏遥冷笑:“小姐要去什么地方我可管不了,横竖在哪里都比待在你们江家要好。”

          她转过身去,微微偏头,“若是想不明白,就别去找她了,省得再伤她一次。”

          说完,便命人送客。

          凌舟带了几分歉然地看着他。半晌,江城冲他颔了颔首,未有任何恼意,反而朝他感激地牵了牵嘴角,随后一言不发的离开。

          那之后,他并未回家,骑着马从京城一路朝南寻找。

          去了云观村,大山里飞鸟盘旋,鸡鸣犬吠,桂婶站在院子里对他摇头。

          没见过姑娘。

          从村子里打马而出,辗转来到云来镇,宁静的街上偶有几个行人。他在那间老宅前停下,门扉上还贴着大红的春联和福字,门庭寥落,伸手触碰,掌心里尽是灰尘。

          背后的小院有妇人低低窃语,他拱手询问,得到的依然同样的回答。

          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何为人海茫茫。

          策马行在天地间,却无论如何也得不到半点她的讯息,像是真真切切从他生命中抹去了一般。

          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江城把京城附近大大小小的镇子村落跑了个遍,再次找到杏遥的时候,连她也吃了一惊。

          他整个人已经憔悴得不成人形,看着她的眼睛里,神色淡漠,毫无光彩。

          杏遥咬咬牙,狠心道:“你别找了,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不行么?”

          江城轻轻启唇,大约是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终究不能成句。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侧身将走。

          杏遥紧紧抿着唇,到底不忍。

          “你……”

          她低低道:“你去杭州城看看吧。小姐说不准已经回家了。”

          耳畔听他匆匆道谢,回过头时,人已经不见了。

          *

          走走停停了一个月,等明霜到杭州时,已是姹紫嫣红的季节,极目花光满路,红楼画阁,车水马龙,市肆繁盛。

          明家府邸前有个老翁正在低头扫落叶,蓦地看见不远处停了一架马车,他不禁眯起眼。帘子被人从里面撩起,动作轻柔,素手纤纤。

          待看清车内之人时,他双目斗然一亮,放下扫帚欢喜地叫了声“小姐”,随后疾步从小门里跑进去,连连嚷道:

          “是二小姐回来了,二小姐回来了!”

          听见外面声音杂乱,明霜不由奇怪:“怎么了?”

          姚嬷嬷无奈:“没什么,是老张在大呼小叫。”

          她笑着颔首:“他精神头还这么好呀。”

          很快,明霜回府的事就在整条街上传遍了。

          旧宅里的仆从不多,都是明家老太太在时留下的,因为年纪太大了,不能随她一同去京城,自打明霜被接走以后便一直在旧房子里守着。

          一屋子的老人家,回来少不了嘘寒问暖,东问西问。

          加上府中也许久没人住,打扫起来还得费一番功夫,由于人手不够,邻里有听到风声的,便闻讯赶来帮忙。

          她现在已经有四五个月的身孕了,小腹微微隆起,很明显能看得出轮廓。

          京城离此地千里之遥,有什么事情总知道得慢些,于是众人便纷纷好奇:

          “二姑娘这是嫁人啦?”

          明霜也没隐瞒,乐呵呵地点头:“是啊。”

          一婶儿问:“哟,那相公是谁家公子啊?怎么没跟着回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