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8 我的独占欲(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林尚书家的千金!

          这话一出来,下头的大臣们顿时也默默的炸了锅,都开始纷纷用眼神展开交流。

          太子环视一众大臣,最后和贺煜的眼神对上,然后又面无表情的挪开。萧瑶在旁边全程围观,啧啧称奇,这帮人,若是生在现代,一个个都妥妥的奥斯卡影帝啊。

          那眼睛里面满满的全是戏。

          不过,皇上依然还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撑着下巴说道,“哦?户部林尚书在吗?”

          “在,”皇上的话音刚落,见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走了出来,跪在了御座面前,“微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行了,行了,”林尚书还打算说些祝寿的吉祥话,就被皇上不耐烦的打断了,“朕问你,你知不知道你家女儿和三皇子之间的事儿?”

          “回禀皇上,臣实在是不知啊!”林尚书立刻说道,片刻都不带犹豫的,“也是今儿太子说出来,微臣才知道的。微臣没有管教好女儿,是微臣有罪,请皇上责罚。”

          林尚书这话一出口,一旁的三皇子立刻走出来也跪在了天启帝的面前,“父皇,这件事和林尚书一家无关,错在儿臣,儿臣愿意受罚!”

          “呵,”天启帝轻笑一声,不置可否,也看不出喜怒,“你倒是敢维护,自己敢担着这些事儿。”

          整个场面一片寂静无声,杨允泽看着这一切,心中不屑,面上却是面无表情的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就在大家以为天启帝要大发雷霆的时候,宸妃却在旁边开口道,“这孩子等了五年,如今找到一个两情相悦的也是够不容易的,皇上难道也要棒打鸳鸯吗?”

          这话说出来可谓是大不敬,天启帝回头看了宸妃的一眼,宸妃依然是端着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对面皇上看过来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改变。天启帝扫视着所有人紧张的模样,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好,好啊。好一个两情相悦啊……老三!”

          “儿臣在!”三皇子立刻挺直了脊背。朗声回答道。

          “朕,”天启帝开口,缓缓扫视了在座的所有人,才将剩下的话给吐出来,“朕今天在此下旨。将林海长之嫡女赐婚与你,于年后完婚!”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在所有人都以为皇上要震怒的时候,皇上居然赐婚了?这是什么意思?所用人都傻乎乎的面面相觑,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边的三皇子却是大喜过望,立刻向皇上叩首谢恩,“儿臣谢父皇成全,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天启帝似乎很享受这种出其不意的效果,也跟着露出一个笑容。

          太子微笑着端起酒杯,贺煜也端起了酒杯。俩人的目光没有片刻的相交,却都不约而同的做出一个举杯敬酒的动作,仰头喝下。

          在场的人也都以为太子和王爷是在向三皇子祝贺。

          只有两人微笑不语。

          林尚书这才反应过来,也心有余悸的谢了恩,这才迈着略显得虚浮的步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不过,待他刚刚坐定,恭贺声便不绝于耳。林尚书只好强撑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一一对付自己的一众同僚们。

          宴会结束,贺煜和萧瑶回到府上,萧瑶放松的靠在贺煜的怀里。抓着贺煜的手不停的摆弄着,嘴里还问道,“你们怎么就笃定皇上一定会把林尚书的女儿指给了三皇子的?”

          “这是必然的,”贺煜笑着说道。“林尚书的父亲是曾经的内阁大学士,而林海长作为户部尚书,身份地位配三皇子也是绰绰有余了,加上这原先的林大学士也就是个太子太傅,对皇上而言也无定册之功,至少表面上是个中立的态度。这样子也让三皇子不会参与到任何的党政之中,对皇上的威胁自然就没了。”

          听着贺煜这头头是道的分析,萧瑶也是了然,“所以,你和太子就笃定,皇上定然会这么做了。”

          “自然,我和太子其实并没有想到这些,只不过是想着即便是三皇子不支持太子或四皇子任何一方,至少他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也是好的。”贺煜微微一笑,“不过,如今看来这效果确实是出乎了我们原先的意料,果然是太子,连老天都要偏帮着了。”

          萧瑶听了,刚想笑话贺煜的迷信,但是转念想想,自己不就是从一个现代文明的社会诡异的穿越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古代吗?

          穿越这事儿,应该是科学范畴解决不了的事儿吧?

          那她拿什么立场去笑话贺煜?

          半天没听到萧瑶的声音,贺煜低下头去看萧瑶在干嘛,却意外的发现了萧瑶的了愣神,伸手拍了拍萧瑶的脸颊,“怎么了?”

          “啊?”萧瑶被贺煜这么一怕,回过神,“没,没什么。”

          “想什么呢,”贺煜皱了皱眉头,“不能和我说嘛?”

          “也不是……”萧瑶抿着唇犹豫了一下,才慢慢的说道,“我……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还有该怎么说,”贺煜觉得萧瑶也是可爱的很,“你我夫妻之间,说话还需要考虑什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嗯……爷,你觉得有轮回这件事吗?”萧瑶犹豫了一下,到底是没有直接说出来。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是低着头,恰好没有看到贺煜的瞳孔猛然的缩了一下,紧接着贺煜的呼吸停顿了片刻,才缓缓的说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也没什么啦,就是随便问问。”萧瑶挠了挠头发,干笑着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自己的这句话,萧瑶似乎察觉到贺煜整个人都瞬间放松了下来,甚至连呼吸也放松下来。

          心头的疑问一闪而过,随即消失不见。

          算了,还有什么呢,应该是今天太累了导致的幻觉吧,萧瑶自嘲的笑笑,便说道,“算啦,你就当我呼吸乱想好了,不是什么大事儿的。”

          “好,你也少胡思乱想,”贺煜刮了刮萧瑶的鼻子,“你呀,好好当你的宣平王妃,胡思乱想容易生病,知道不知道。”

          “哼,我养的好着呢!”萧瑶不服气,“我这天天的三天五天一请脉的,还要怎么养着。再养就真的成了那娇滴滴的花儿了,一捧就坏了。”

          “哈哈,”贺煜朗声大笑,“我倒是宁愿把你当娇滴滴的花儿养着,这样你就永远都在我的身边了,哪儿也去不了。”

          “……霸道……我以前都不知道,你的独占欲居然这么强。”萧瑶回头看着贺煜说道。

          贺煜挑眉,“我的独占欲一直都很强,尤其是对你。”

          皇上的万寿节,普天同庆,所有人有了四天的假期。

          既然这样,贺煜也不着急睡了,反正明儿也不用早起。

          这些日子舟车劳顿,好不容易回京了,又开始马不停蹄的为了万寿节和钟家兄弟的事儿来回奔波,根本就没有片刻歇息的时候。

          如今,好不容易得了空,不吃够本,那也真是对不起他这京城第一风流王爷的名号了。

          于是乎,这天夜里萧瑶便被贺煜翻来覆去,折腾了个够本,一直到后半夜才算是睡了过去。

          睡懒觉向来就是萧瑶最大的爱好之一,这一被折腾成这样,那赖床赖的就更是理直气壮,愣是睡到了午饭都过了,一直到了下午才起来。

          萧瑶懒懒的爬起身,在云竹和云月的伺候下,换了衣服,也没化妆,只是把头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去了,听云竹说这会儿几个孩子还有王爷都在林山房,她自然要跑去凑个热闹。

          到了林山房,院子里已经是好不热闹了,除了有豹子的吼声,孩子的叫闹声儿,居然还有狗叫的声音。

          萧瑶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贺煜是养了几只猎犬在这儿的,哎,只能说乌云和流金的存在感太强,以至于这狗的事儿萧瑶完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印象了。

          走进林山房的院子,说实话这地儿她还真没来过几次,乌云和流金作为猫科动物,自然是上窜下跳,又善于爬树,这林山房不过是他们名义上的窝而已。天气一冷,这两位猫大爷就要去中院过冬,虽然说为了几只畜生,林山房四处也是有这暖炉取暖的。但是,林山房虽然名义上叫“房”,但是实际上就是个开场的院子,再有暖炉又怎么样,那远远达不到猫大爷们需要的温暖条件。而中院的主屋就不一样了,整个屋子里头都铺了地龙,一到冬天屋子里温暖如春,自然是万分的吸引着猫大爷的。

          萧瑶一边走一边出神,而那头的贺子安回过头率先发现了自己的娘亲大人,便靠在树上,笑着说道,“哟,好久不见了,娘亲。”

          “……”这话的讽刺意味不要太强烈,萧瑶顿时有把这熊孩子赛回肚子里再生一次的冲动,她生生的挤出来一个笑容,“是啊,好久不见了,若不是你们父王,我也不至于和你们分开这么久了,你们怎么就不讨伐讨伐你们父王呢?”(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