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3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黛玉三步并作两步的闯进了林如海的寝室,只见三位姨娘正对着林如海的遗体哭哭啼啼,她扑上前痛哭失声。

          痛哭一场后,黛玉从林如海的身上爬起,平复了一下情绪,满脸悲凄的对赶来的贾琏说:“琏二哥,我林家祖籍姑苏,宗族和宗祠都在那里,家母过世后也葬在姑苏。父亲只是因为被圣上选派扬州巡盐御史才来到扬州的,如今魂归异乡,因此必须让他老人家落叶归根,所以我想扶灵回姑苏,和母亲合葬在一起。”

          贾琏闻言:“正如你所说,姑母和宗祠都在这里,断没有让姑夫埋骨他乡的道理,只是这里怎么办?”贾琏的话是有所指的,现在的这所房子乃是官宅,随着林如海的过世,将被回收,而扶灵回苏州之前,必须要把这里的一切安置好,包括家人,财产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

          “琏二爷放心,我们老爷早就料着这一天,把财产处置,下人的出路和几位姨娘还有姑娘,总之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就等琏二爷主持了。”满脸悲容的管家林忠走上前,拿着帐册就要递给贾琏。

          “等等,林叔”黛玉出言阻止了林忠,说:“现在先不忙着说这个,这个等把父亲的事情安排好了再说,逝者为大,父亲还在床上就这么躺着,他的身后事还一点都没有安排,就先忙着讨论这个不妥吧。”

          贾琏闻言赶紧把伸出去接帐册的手缩了回来,干笑着说:“还是妹妹说的是,倒是我欠思虑了,这些先不忙不忙,姑夫的身后事最要紧,最要紧。”

          黛玉走出房间,仰望天空深吸了一口气,从今往后真的就剩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了,只有自己一个去努力,去奋斗,遮风避雨能成为依靠的没有了。她闭上眼睛,过了良久才睁开,张开的眼睛里一片清明,带着坚毅。

          忙乱了几天,终于把林如海的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只差把他的棺柩运回苏州安葬了。黛玉、三位姨娘及贾琏和林忠还有一些有头有脸的管事聚集在会客厅里。按照黛玉的说辞是既然林如海已经对家里诸事作出了安排,那么就把大家都叫来,一起听听,以示公正,况且要是有什么异议还可以提出来。而且林如海在病中,可能会有些事情思虑不周,大家聚在一起查漏补缺,出了什么事情也好一起解决。

          黛玉的一番说辞立刻得到了三位姨娘的赞同,而林忠也认为黛玉言之有理,尽管贾琏神色看上去颇为不快,但是在大家都没有异议的情况下,他也只能附和。因此这个时候众人也就没什么男女大防的忌讳,全都聚在了会客厅。

          林忠拿着账本站在中央,开始将林府的财产包括田地、房产、商铺、古玩字画、金银珠宝等等一项一项报给大家听。黛玉扫了众人一眼,发现每个人都支着耳朵听得格外的仔细,全神贯注,生怕听漏了一点,而贾琏的右手还在他坐的太师椅椅背上画着什么,黛玉一想,明白了,这是在计算林府总财产呢。看着众人的嘴脸,她端起手旁的茶碗,装作喝茶的样子,掩住嘴角的冷笑。

          林忠将林府的所以财产报完,三姨娘第一个跳出来说:“这不对吧,老爷做了这么多年的官,再加上林家历代传下来的财产,怎么就这么点家私?你该不是藏匿下了吧?”

          听到三姨娘这么说他,林忠赶忙辩解:“老爷为官清廉自守,有目共睹,这些财产除了祖传就是历年所积,自然比不上那些贪蠹之流的家产。何况天地良心,我不到十岁就进了林府,四十多年来只当这里是我的家,一直兢兢业业,忠心耿耿的,再说我无儿无女,老家也没有任何亲人,我贪渎林家的财产作什么?三姨娘的话太亏心了,如果三姨娘不相信,我林忠可以赌咒发誓,我若是贪了林家一文钱,就让我双手烂掉,出门被雷劈,不得好死”

          几十万两家私还觉得少,真是够贪心不足的。黛玉看着林忠都要哭出来了,赶紧上前拉着了林忠赌咒发誓的手,说:“林叔快别这么说,我信你,父亲也是知道你的忠心的,不然不会把这些事情托付给你。”

          林忠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满脸感激的说:“只要姑娘相信我的清白,我就没有白活,对得起老爷的托付了。”

          “嗤!就会在这里说好听的”三姨娘对于林忠的一番说辞表露出不相信,目光对上黛玉寒光凛凛的双眼,缩了缩头,后面的话就咽了回去。

          说到底,这府里正经的主子只有黛玉一个,像她们虽然是姨娘,可是还是奴才,这种场合本来没有她们出场的份,只不过因为黛玉的特许才能够到场听一听,要是把她给惹恼了,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净身撵出去的可能也不是没有。虽然她们是林如海的姬妾,可是却没有生下个一儿半女,在府里她们的地位不比有体面的管事们强多少。若不是看在她们侍侯林如海多年的份上,再加上林如海待人宽厚,这些人才对她们恭敬几分,否则她们也不敢这么放肆。再者虽黛玉是个小姑娘不需要害怕,可是她后面可是站着贾府呢。贾府的人也在场,黛玉年纪又不经世路,她的那份最终还不都落到贾府的手里。从贾府的人来看,他们更是巴不得少个人来分呢。

          三姨娘想通了一切,乖乖的闭上嘴,不再说话,净等着林忠继续往下说。

          林忠开始讲述林如海的安排:“虽然说现在府上的家财算起来近五十万两,可是大多是田地、房屋、商铺及珠宝古玩等这些实物,若是马上变成现银,可就折价了。因此按照老爷的吩咐,所有实物作价七折折合成银子,有些实在是难以一时出手的就作价六折或者五折分散着和银子一起分为三份,每份为十万两,还有些余头,老爷吩咐这些零头做老爷扶灵归乡路上的使费。”

          “零头是多少?怎么也得给出阁具体数字让我们知道知道,这一两银子也是零头,一万两和十万两比起来也是零头,这零头到底是多少呀?”三姨娘插言问道。

          “七百二十九两三钱。”林忠顿了顿,继续:“老爷说林家的宗祠多年失修,也该重新修葺一下,而且祖茔虽四时祭祀,并无一定的钱粮,家塾虽立,也无一定的供给,因此其中一份拿出来修宗祠,剩下的钱在祖茔附近置些祭田,每年祭田的产出除了做祭祀供给之费之外,剩下的钱粮供家塾之花费”

          不等别人说话,林黛玉叹道:“这个爹爹思虑的周全,这样一来不仅祭祀可永继,而且进可攻书课读,成青云之路,退则回家务农,也是一条后路。毕竟祭祀产业是连官也不入的。”

          本来其他人有什么想法听见林黛玉这么一说也都不好意思说了,再者毕竟林家的宗祠是大事,如果提出异议,岂不是不敬祖宗,那可是大不敬,在座的诸位除了贾琏之外都是林家的人,谁也不想一个“不敬不孝”的帽子扣下来,而贾琏在林家宗祠一事上根本没有发言的余地,宗庙之事对于林家家族来说类似于国家社稷大事,他不好插口置喙。

          “姑娘年纪还还有几年才能到出阁的年纪,偏偏老爷和夫人都已经驾鹤西去,所以这第二份老爷留给姑娘作将来添妆之资。”林忠捧着账册,板着一张脸,接着之前的话茬将林如海的对黛玉安排说了出来。

          然后林忠说到了对几位姬妾的安排:“三位姨娘服侍老爷多年,老爷的意思是诸位姨娘要是愿意守的话,跟着灵柩一起回苏州和宗族住在一起,家用另给。要是不想回苏州的话,每个人两万两千两银子作安家之费,各人房里的金银细软衣服也全都可以带走,尽可以各谋其它的出路。”

          听到她们能分到这么多的安家银子,三位姨娘不由得面露喜色。原本想着能把自己房里的东西带走就行了,如今听了这话,这人不免贪心不足起来,三姨娘轻咳了一声说:“林管家,我和二姨娘四姨娘三个人不过拿了六万六千银两子,这剩下的三万四千两到哪里去了?”

          林忠敛眉肃穆站在地上说:“三姨娘,这其中的三万两老爷说了,他和夫人两人天不假年,让贾老太君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就勉强当作老爷和夫人对老太君的一点孝心了。”

          “哼!”三姨娘从鼻子里不屑的哼了一声,说:“说的那么好听作什么,还不是因为姑娘将来要住在人家家,所以拿钱去卖好呗,不过老爷可真大方,一送就送三万两银子。姑娘在他们家能吃几个,花几个,再说又能花几年,就算不拿一分一毫又怎么了,给自己嫡亲的外甥女花点钱有什么舍不得的,这在外人眼里看来是帮着林家养女儿,结果还不是巴巴的林家拿钱自己养,只是糊弄外人罢了。我们姑娘就是闭着眼睛再怎么扑腾也扑腾不了三万两,撑死三千两顶破天了,剩下的还不都是便宜了别人。”

          不等别人说什么,贾琏就开口:“三姨娘这话说得就不对了,这是姑夫对老祖宗的孝心由不得你这么糟蹋。我们贾家难道是缺钱的,慢说才三万两,就是三十万两,三百万两我们贾府这会也是能拿的出来的,难道我们贾府眼界就这么窄,不过几万两银子就花了眼。林妹妹已经在我们府里住了一点日子了,姑夫并没有拿钱过来,我们贾府也不曾上门讨要。林妹妹就在座,三姨娘尽可以问问,我们贾府这些日子可曾有一丝薄待了林妹妹?”

          “琏二爷既然这么说,那么可见是不希罕这几个钱的了,那么走的时候还是不要带走的好。”三姨娘毫不示弱的说。

          看着在三姨娘的话下贾琏面露尴尬之色,张嘴欲言,只是刚才话说的太满了,这会要是说再要这钱的话,就有贪图的意思了。黛玉看出了贾琏的为难赶紧开口解围:“这钱琏二哥要是不带走的话,留下来给谁?我可是不敢要的,这是父亲和母亲大人都外祖母的拳拳孝心,在座的可当不起父母此心此情。再说琏二哥要是不带走的话,想来是嫌弃银钱太少,只是再少也是父母的一片心意,就看在我九泉之下父母的这份孝心上,琏二哥就勉为其难的带上吧。”

          贾琏听见黛玉这番说辞,赶紧就驴下坡,说:“林妹妹的话太过了,不管怎么着都是姑夫和姑母对老祖宗的心意,哪有我嫌弃的份,我一定会把姑夫的意思好好转达的。”

          听见贾琏的话,三姨娘知道这意思就是这三万两银子贾家就已经收下了,心有不甘,张口欲言,一旁的四姨娘伸手轻轻的拉了拉她的衣袖,使了个眼色,提醒三姨娘,眼前的这位她们是惹不起的,还是不要把人给惹毛了好。

          “那剩下的四千两要做什么?”三姨娘又打起了剩下银子的主意。

          “剩下的四千两用来遣散府上的下人和奴仆”林忠老老实实的回答。

          “什么,就遣散下人就要用四千两银子,老爷可是真够大方的。”三姨娘尖声打断了林忠的话。

          “老爷说了,家里的人都是在府上呆了多年的老人,素日里都是在府上出过力的,不能临到最后,让诸位说个林府不好的来,再说四千两银子看着是不少,不过按照人头分的话,每个人最多也不过百十两银子,毕竟好多人都是拖家带口的。”

          “吓,真是不错,一个人在府上当差,全家都能拿到遣散银子,这要是人口多的,岂不是就能发上一笔小财,老爷可真是心善,十足的慈悲人,只是”三姨娘不依不饶的说着。

          “三姨娘,你不觉的你的话太多了吗?”黛玉冷冷的插言打断了她的话。

          “哎哟,我只是实话实说,夸奖老爷也有错了?”三姨娘冷笑着说:“我们比不得姑娘,是老爷的亲生骨肉,自然最厚的一份是留给姑娘的。可怜我们好歹和老爷也同床共枕了这么些年,不过才分了那么点银子,我还有大半辈子要过,这点银子够干什么,当然是能争一点是一点的了,只是可怜我们在这府里熬了这么长时间,早知道是这个结果,老爷去的时候我也跟去了才好”

          看着三姨娘拿帕子拭泪,惺惺作态的样子,一直按捺着脾气的黛玉终于忍不住了,说:“本来我听三姨娘的意思是要出府自谋出路了,现在看来可是我想错了,三姨娘和父亲感情这么好,自然是要给父亲守着的,那么三姨娘的话倒是也不错,还有大半辈子要过,这么点钱可能真的不够用。没事,等三姨娘和我们一起到了苏州,见过宗族,我将我的那份拿出一万两给三姨娘作日常花费之用,若是日后三姨娘再有短缺尽管找我要就是了,我一定会毫不吝惜的。”

          “好姑娘,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三姨娘听说林黛玉要给她一万两银子惊喜万分,赶忙起身道谢,忽然明白了林黛玉话中的意思,惊惶的说:“不,不,我不去苏州,我不去苏州,我也不要姑娘的钱”

          这个时代的规矩,像三姨娘她们这般作姨娘的,她们并不是正经八百的主子,也还是奴才身份,可是一样是奴才,论起体面来还不如有头有脸的管事,只不过因为是老爷房里的人,看在老爷的面上,所以大家才尊称一声“姨娘”而已。而她们尽管和老爷同床共枕,但是夫妻这两个字是万万用不到她们身上的。老爷过世,正配呢理应守的,屋里人愿守也是有,不愿意守的就放出去另嫁的也有。

          林如海和贾敏夫妻情深,对于这些屋里人的情分就一般,再加上她们膝下由虚,并没有一儿半女将来可以依靠,这守就没什么意思了。再说林如海给了她们一大笔钱,而这边遣散家仆,必然会把她们的卖身契还给她们,她们从此不再是奴才的身份,尽可以拿着这笔钱到外面去嫁人作正正经经的夫妻,又何必在这边守着,依旧当奴才,而放弃了作主子的机会。

          况且按照黛玉的说法,要到苏州见过宗族然后守着,见过宗族之后,也就意味着这个守寡铁板钉钉,永远反悔不得,以后要是行差踏错的话,自有族规处置。这个时代,不守另嫁倒无妨,但是一旦确定要守着了,对守寡要求可是非常严苛的。以她们的身份回到宗族守寡,一个奴才,纵然有钱也是任人揉搓,是圆是扁全由别人说的算,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都会作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既然三姨娘不想要我的银子,那么你就给我乖乖的闭嘴,别有的没的在这里瞎搅和。”黛玉对于三姨娘作出的选择毫不意外,转向二姨娘和四姨娘说:“两位姨娘是什么意思?是出府还是跟我们一起回苏州?要是去苏州,刚才我和三姨娘说的话在你们身上也全都有效。”

          见黛玉询问她们,二姨娘和四姨娘不约而同的说:“谢姑娘费心了,我们商量了一下,我们家里还都有亲人,打算去投靠他们,就不陪姑娘去苏州了。”

          黛玉闻言点了点头,说:“既然父亲将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那就按照父亲的安排走吧。诸位要是还有问题尽可以提出来。”

          三位姨娘看出来了,黛玉年纪但是绝对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林家给的傍身银子不少了,因此都没再说什么。

          站在厅里的林忠想了想说:“姑娘,三位姨娘,虽说是遣散下人,只是到底还是要几个人跟着老爷的灵柩回苏州,那么这府里的人怎么个留法还请示下。”

          二姨娘笑了笑说:“这个我们可作不了主,还是请姑娘拿主意吧。”

          黛玉想了想说:“林叔看着先留下几个得用的跟着回苏州,其余的都打发了吧。我还要回外祖母家,根本带不了几个人。”

          林忠答应着就要退下,黛玉又叫住了他,然后转身跟贾琏说:“琏二哥,虽然东西是分出来了,可是我那份里的实物还是请琏二哥出面帮我折现了好。若是不变现银的话,先不说这方面的事情断没有我一个女孩子抛头露面打理的份,不久之后我就扶灵到苏州,然后回到京都,千里之遥也无从管理。所以还请琏二哥帮忙,只是琏二哥于扬州地头也不熟,一时找买家也不是那么容易,偏巧林叔于扬州的各个情面都能拉上关系,我希望在他的帮忙下能尽快出手,我们也好尽快上路不是。就多多拜托琏二哥了。”

          黛玉对着贾琏福了一福。她从管家林忠那里得知,这些房产等物在折价的时候已经压到最低,就算出手时被压价,也不会低于内部折出的这个价钱,贾琏从中经手的话,必然会有所沾落,但是有林忠在一旁,他也不敢行事太过分,沾点就沾点吧,不然辛辛苦苦跑这么一趟,除了给贾府赚回去三万两银子,他要是什么也没落下,必然不甘心,到时若是弄出其他的事情来,黛玉担心难以应付,还不如直接给他一个弄钱的机会,只要帐面上不低于十万两就行了,剩下的他随意。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