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章 季影帝提心吊胆的那些日子下(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摘自蒋小韫《完美实验品》

          戴明亮和他手下的人在案情分析室里忙得昏天黑地的,林恪和林摇却已经坐上了回程的车。

          两个人一路无语,在过红绿灯的时候,林摇突然说:“你很好,以后你鄙视我的智商,我是可以接受的。”

          林恪有些奇怪地问她:“我什么时候鄙视你的智商了?智商和人的基因有关,当然也和人后天的发展有关,但如果基因占了绝对优势,后天的发展也是无法补足的。这种并不能由你自己决定的事情,我为什么要鄙视你?”

          林摇:“……”她好想收回刚才的那句话。

          林恪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是永远也不会鄙视你的。”

          林摇心里又缓了缓。

          他继续:“我只会陈述事实。”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车子里的监听、监视设备林摇和林恪在上车的时候就已经排查过,即使是这样,两个人还是开了屏蔽摄像和录音的设备。

          林摇从裤袋里摸出天台上那个女人递给她的纸条,上边儿写的是: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是微生家族的人。

          林摇蹙起了眉头。微生三莳对外用的名字以前叫蔚山,现在叫沈诗。似乎除了她,没有人知道沈诗就是微生三莳。在凶手的房间里看到的档案上说的,沈诗原名蔚山。

          这一句嘱咐其实很没有头脑,因为林摇从来没有见过所谓微生家的人,她又为什么会以微生家的人自居?

          她毁掉了字条,没过多久,就抵达了酒店。

          在他们二人刚刚进酒店的时候,警局那边,加班加点的众人在戴明亮的分工之下又忙得如火如荼。他们在重新看案件资料,试图从中找出一些线索来。

          就在他们围着一张桌子汇总自己发现的新线索新思路的时候,刘少飞已经押着凶手到了警局。

          看到众人还在讨论,他随口问了句:“林恪和林摇还在吗?”

          郭帅笑了笑,说:“他们先回去休息了。”

          刘少飞拍了拍手,有些遗憾地说:“他们怎么走了?这俩难伺候的祖宗!让我去抓人,他们自己倒先休息了。我还想和林恪说呢,他让我准备的□□还挺好用的,把麻醉效果提升了三倍,这才抓住凶手,那女人力气挺大的,都被麻醉了,还能清醒地和我缠斗了将近半个小时。”

          他胸口被那女人砸中一拳,还别说,真挺疼的。

          郭帅想起戴明亮之前赶人走的时候,说的那几句话,就看向戴明亮,只见戴明亮的神色越发黑沉起来。

          他冷声道:“人抓到了就好。既然他知道怎么抓到凶手,怎么不和我们商量?”

          这明显的是在抢功吧?还是明显地想让他难堪?

          刘少飞看了戴明亮一眼,皱了皱眉,随即笑道:“当时林恪想到你们去抓人的时候,凶手听到警笛声不会坐以待毙,估计会做出假线索,让你们有一个方向,她好趁乱离开,你们已经在翠湖佳苑里了。

          当时他说要是贸然告诉你,你可能会去追击,而凶手是极富控制欲的,她喜欢把人耍得团团转的感觉,特别是这些人还是有些权威的时候。

          如果她没有达到目的,就不会露出破绽。而且凶手是一个聪明人,如果你们事先知道了,难免会露出行迹,凶手看得出来,所以只好不说,先让我做好准备抓人。”

          戴明亮严肃的脸上略微浮现出些尴尬来。这一切,显然是尽在林恪和林摇的掌控之中。之前林摇确然是有提醒他,让他别忙,先看看刘青和刘雅的资料的。只是他当时心里有一股无名火,竟直接把人请走了。

          他心里有些担心了,如果林恪要给他小鞋穿,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心底的羞愧冉冉升起,他沉着脸,看了看那被抓到的凶手,居然长得和刘青刘雅一模一样!当时他们手里的资料确然显示的是,刘青和刘雅都已经死亡。

          这个凶手,到底是谁?而林摇,让他看刘青和刘雅的资料又是什么意思?

          刘少飞把人押到之后,审讯什么的,都是戴明亮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戴明亮送走刘少飞之后,待要给林恪打电话致歉时,又觉得现在天色已晚,显然是不合适的,只好等到明天再说。而他自己,则开始看刘青和刘雅的资料。

          刘青比刘雅小两岁,两个人是从小就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妹。在资料上备述了两个人的生平经历和死亡。其中刘雅从小就很聪明,一路读书跳级,后来考上了名牌大学,读了沈诗带的研究生,然后在b市的一家名为t的研究所工作。三年前刘雅和相爱的男友分手,不久后又谈了另外一个,并在交往不久后怀孕。两个人正处于谈婚论嫁之时,刘雅车祸死亡,车祸的原因是车主醉驾。

          而刘青是怎么死的?

          资料上显示说,刘青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丈夫对她很好,她孩子也很听话。这样好的条件,怎么看都不不像是要自杀的,而且她自杀的方式还很惨烈。

          她回到了老家,在老家无人居住的房间里引火*。

          林摇的大脑里一遍一遍地过滤着刘青和刘雅的资料,蹙眉看着手里的资料。

          凶手到底是谁?为什么和刘青、刘雅长得一模一样?

          林恪见林摇闷不吭声,就戳了戳她的肩膀:“想知道凶手是谁吗?”

          林摇转头看向林恪,眼睛里都是高兴:“是谁?”

          “刘青。”

          林摇不明白:“为什么?”

          林恪问林摇:“刘青和刘雅的母亲说过,他们家就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看得出来他们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所以林家没有第三个女儿。而凶手的长相和刘青刘雅一模一样,这说明凶手就是刘青和刘雅中的一个。再看,我们今天下午在刘雅名下的公寓里,看到了什么?”

          林摇:“凶手有洁癖、强迫症,而且没有社交,不和家人联系,一直在选定被害人,实施作案计划……”

          林恪提醒她:“书。”

          林摇恍然大悟:“书架上的书都是和刘雅的专业相关的,但是别的地方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唯有书上有灰,说明凶手没有看过书架上的书,所以凶手不太可能是刘雅。”

          林恪点头:“不是不太可能,一定不是刘雅。刘雅出车祸,被法医鉴定当场死亡。”

          林摇则抬头看林恪,双眸中染上笑意:“而刘青是独自回到老家没人居住的祖屋里*,除了一具焦尸和尸体的手上戴着刘青的戒指,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可以证明刘青被烧死。”

          至于刘青为什么作案,那就是戴明亮等人的事情了。林摇和林恪定了明天下午的飞机,而林恪说过,明天上午戴明亮就会打电话过来,他们可以旁听审讯。

          她所要的谜题的答案,也许刘青身上会有。

          因为这已经很明显了。她和陆音,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潘泽和潘伟,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刘青和刘雅,相差两岁的姊妹,长得一模一样。潘伟知道点什么,但是他不愿意说,只留下了一句他和她是同类,就被岳来一刀了结了性命。

          她拥有陆音的记忆,从潘伟的表现上来看,他也许是永远潘泽的记忆的,那刘青,是不是有刘雅的记忆?

          她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或许,她可以诈一诈刘青。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林摇听见之后,就直接脱了衣裳走了进去,在那一片氤氲之中,林摇冲着林恪笑了笑,林恪就拿着花洒从她的肩头浇下,又挤了沐浴露在手心,轻轻地她身上打璇儿。

          林摇嗤嗤地笑,又轻笑着躲开,说:“我自己来。”

          林恪看着雾气中的林摇,说:“yao,你真好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