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天色渐暗,月光皎洁。

          辛歆抬着头,从悬空高挂的月亮的形状想到了秋分之后,北半球各地会昼短夜长。

          脚下一个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了。

          良宵眼疾手快地扶了她一把,再走几步,见她还是心不在焉,终于停下脚步来,点点她的鼻尖,“走路专心一点,好好看前面。”

          辛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带着鼻音地“昂”了一声,低头看两人紧紧牵着的手,她真的没办法专心啊。

          若说刚刚见到他时扑过去,是因为害怕而产生的下意识的反应,那她现在已经清醒了。

          才想着顺其自然,怎么就,就牵手了……

          她该怎么表现,才显得若无其事呢?

          好紧张,手心开始冒汗了。

          这时候,良宵微微松了点手。

          好糗啊。他一定是感觉到了。

          手心更热了。

          不能想不能想,快转移注意力。辛歆在心里默念。

          他在前面走,影子落在她的脚下,她一步一脚踩上去,感觉莫名的安心。

          “到了。”良宵走进院子,停下来。

          辛歆这才抬头,一片黑漆漆中唯一的光亮,是旅馆闪烁的招牌。

          一直在大厅里坐着的符容容看到了人影,马上冲了出来,“辛歆辛歆!”

          辛歆一紧张,下意识地甩了一下手,良宵没放,盯着她看了几秒,在人来之前,还是松开了。

          还好天暗,没人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

          符容容上来就熊抱辛歆,“吓死我了!你说你怎么这么傻,连队伍都会跟错。”

          辛歆没接话,缩在符容容的怀里,心虚地看向良宵。

          他退了几步,站在阴影里,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却能感觉到他的态度比刚才冷了一点。

          符容容念叨完,拉过她的手要往里走。

          “等一下,”辛歆扯了一下她的手,“你先进去吧,我马上过来。”

          说完,她往良宵的方向走去,符容容这才发现,原来还有一个人。作为一个满分助攻,符容容快步离开了。

          等晚上再好好拷问她。

          辛歆像是在老师面前犯错的小孩,低着头走到良宵跟前,软软地问:“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人家一听到你迷路就跑了老远去找你,还特地送你到旅馆,你却过河拆桥,见人就甩开人家。换你能高兴吗?

          唉,辛歆在心里默默给了自己两刀。

          他果然没回答,只说:“你进去吧,我走了。”

          “诶诶,”辛歆见他转身,一时情急,拽住他的手,“你别走。”

          良宵的手没握也没松,回过身,就那么看着她。

          “你别走。”辛歆不敢和他对视,但他灼热的眼光她是感受得到的,于是她的手拉了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就松开了,“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她“噔噔蹬”地跑进去。

          不久又跑出来,扯了他的衣袖往旅馆里走,“你晚上就住这里吧,男生那边多了一个床位,正好留给你,我都跟他们说好了。天这么黑,你一个人回去太危险了,就在这里凑合一晚吧。”

          好似生怕他不答应,她一个劲儿地说个不停,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他没拒绝,跟着她到男生的房间。

          辛歆刚准备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男生正抱着枕头、被子往出走,见到辛歆和身后的人,揶揄地笑了笑。

          这情况就有点尴尬了。

          “呃……你就住这间吧。”辛歆站在门口对良宵说。

          良宵淡淡地往里面扫了一眼,看向刚刚空出的那张床,不动声色地勾了嘴角,说:“正好多了一个床位?”

          “我走了!”辛歆脸皮薄,转身就走。

          房间里的男生们都躲在床上闷闷地笑。

          辛歆洗了澡,回到房间,刚爬上床,符容容也钻进她的被窝来。

          夜晚的山上温度低,两个人盖着被子温暖得刚好。

          “你们俩怎么回事啊?”房间里有人已经睡了,符容容趴在辛歆耳边悄悄问。

          辛歆也没想瞒她,把今天一路的事都跟她说了。

          符容容“啧啧”地摇头,“奸-情,天大的奸-情。那你就跟良宵那啥了?”

          辛歆推了她一把,“那啥是啥?我们清白着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