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卷三见夺心我就是你的奇迹结局篇奔跑在夜色之下

          暖玉努力地跟上皇甫麟枼敏捷的脚步但是却气喘得越来越厉害甚至就要到了晕厥的地步

          呃!!

          嫂子你怎么了?!

          暖玉的一声低沉的引起了皇甫麟枼的注意这才发现月色下她的小脸惨白表情痛楚小手紧紧地捂在小腹之上

          呼呼没呼呼事继续走吧

          暖玉几乎半弯下了身子不停地喘息着却还是逞强地想要继续走只是才跨了一步就瘫软了下来所幸皇甫麟枼当下就打横抱起了她

          嫂子告诉我你是不是病了?!还是你

          皇甫麟枼看着暖玉捂住小腹的动作还以为她是月事来了又或者小产?!

          我没事我只是想早一些回到秦国从这里回去需要好多天我不能让越秦两国再战下去不要耽误时间

          为了不让皇甫麟枼担心暖玉隐瞒到底她虚弱地说着只求离开这片燕国土地只要一天不见到皇甫麟政她就不会心安

          不用担心我已经联系好了船只只需五天就能到安邑只要我们连夜赶路应该不出十日就能到达荆州

          好好那我们赶快去码头放我下来吧

          暖玉本没有注意到皇甫麟枼眼眸中对自己的担忧她轻拍着他的肩示意让他把她放下来

          嫂子你当真可以?!你的身子真的没事?一旦上了船再找医师就

          皇甫麟枼不免担心地问暖玉则点点头她知道自己的身子伤处的创口已经愈合了不会再裂开了所以应该没事的

          那好我们赶去码头吧!

          执拗不过固执的暖玉皇甫麟枼便再度牵着她的小手儿一起跑去了码头

          啪嗒啪嗒

          当两人一起平安无事地搭上了码头的那艘小船疲力竭的暖玉靠坐在皇甫麟枼的怀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太好了

          太好了终于离开了这里只是一路上很是平静她的消失竟然没有引来皇里的追命甚至玉倾城都没有察觉?!

          嫂子你好些没事?!

          皇甫麟枼地问话打断了暖玉的思绪暖玉轻轻地点头没事只要回到秦国就好一切都会好的

          荆州知府——

          月凌公主秦王还是昏睡不醒吗?!是伤处又裂开失血过多吗?!

          皇甫麟政安躺的床榻旁端着晚膳进来的小桃一脸忧容的问着坐在床边为皇甫麟政诊脉的月凌

          日的伤处已经痊愈了一半可心上的伤处让他不愿醒来

          孤傲的眼神带着点难得的柔情月凌说着挪开了注目着皇甫麟政睡容的视线——她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帝王之君会为了一个区区小女子伤痛成这样

          多日前的越秦两国的交战只因上官越轩的那一句是你杀了暖玉教他乱了阵脚才会受了上官越轩的一掌从战马上落下自此昏睡不醒

          月凌公主你的意思是秦王想要随九公主而去?!

          小桃满目忧伤地问如果不是九公主的离世那现在的一切都不会是这样了

          想到前些日的两国之战已让诸多百姓受到了波及走上街便能看到遍地惨败流血的景象小桃便黯然神伤

          也许吧

          那我们要怎么做?!越国忽然停战只是暂时的若是秦王那秦国便会被夷为平地月凌公主你能不能去请求越王撤兵?!

          不会的也许会有奇迹吧

          小桃知道自己的请求很为难月凌但还是说了只是月凌却淡漠地扬起了旋上笑意的嘴角教小桃听得一知半解

          还记得前几夜就在皇甫麟政陷入昏睡的那一夜收到的那封飞鸽传书吗?!相信越国那边也应该收到了

          月凌公主你的意思是说那书信不是个玩笑而是真的?!

          小桃被月凌这么一问便想起了前几日越国忽然停战的确是和那封诡异的传书出现的时候相吻合

          只是那封信上写的只有寥寥几个字难道四皇子收到的也是一样的书信只是他当真会相信?!

          那墓碑之下是空的

          哎?!

          月凌的话教小桃一惊所谓的墓碑莫非指的是秦后山上九公主的墓碑?!

          只怕一切都是一个局——那一夜当侍卫们在泉水森林里找到他们的时候艳姬太后只是受了重击昏死过去而皇甫麟政被我救回暖玉虽断气而亡但是明明埋在了墓碑之下

          可是皇甫麟政挖坟的那一日我却发现墓碑之下竟是空的

          月凌不缓不急地说着说来在越秦两国交战之前她就早已察觉出了异端

          虽然假设过暖玉并未死但是她真的想不明白为何分明断了气还受了那么重伤的人怎能复苏过来还可以继续活下去?

          直到收到了那封飞鸽传书月凌才开始相信也许那玉倾城真的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也许他的医术已到了让人闻之战栗的地步

          那是不是代表九公主真的没有死而那来历不明的飞鸽传书上写的‘暖玉未死’是真的?!可如果真是那样九公主现在又在哪里?!

          那就只能看天命了看痴情的人儿能否等来唤醒他的那一日了呵呵

          答着月凌神秘地一笑走出了屋子

          半个月后——

          又是水路又是陆路还连夜马不停蹄地就似在追赶光颠簸的马车之内暖玉靠在皇甫麟枼的怀中作呕不断

          呕呕咳咳

          嫂子嫂子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