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扮猪吃老虎1(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一夜无事。第二日早上我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脑袋微微有些发疼,腹中也甚是饥饿。坐在卧榻上,我想了半天,才逐渐回忆起昨天的事来。奶奶的,老子这才这么几个女人,就凭空生出这许多事来,倘若今后真要是争霸天下成功,有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还不得把老子累死?看来,自己也该好好琢磨一下这驭女之道来了。窗外已经渐渐有了人声,看着窗棂上的光线,我的心情没来由地大好起来。都说这一天之计在于晨,昨夜因为这几个女人争风吃醋,害的老子休息的晚了。今天早上的功夫也没有练习。想到最迟明日自己就要离开这里,我不禁心里也是有些舍不得,怎么着这也是我宋江发家的地方啊?

          快速地穿了衣服起来,我拉开了书房的房门,顿时,耀眼的阳光直直刺入我的眼神,奶奶的,真是他妈的太晃眼了。好一会儿,我才渐渐适应了这刺眼的光线。远处,何蓉蓉她们居然都已经起来了,正在往书房这边翘首倚望。看着她们四个花枝招展的样子,我的心里可是大大受用。奶奶的,这闺房之乐既然有乐,那就也该有苦,苦中作乐方显的这乐的可贵,试想一下,倘若她们几个个个相敬如宾,那也是了无生趣的很。奶奶的,只要她们开心,尽管折腾就是了。想到这里,我正要过去。冷不丁师爷却再次出现了。

          “大人,京城九百里快递,您再看看?”师爷边说边递上了一件公文。我靠,自从昨夜收到这种东东之后,我的心里就有了障碍。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本来大好,可是看到这么一件玩意儿,我还是有些担心,该不会又是李清照那个丫头吧?奶奶的,这真是王侯将相的便利之处啊。借着朝廷的快马,来为自己搞这些儿女私情,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形容他们这些人可真是最恰当不过了。我轻轻撕开这公文上的火漆,抽了出来,哦,是我多虑了,这是任命吴用知县的公文。看来上次自己送给董霸的那些礼物起了作用了,这才几天的功夫,任命的公文就下达了。真是够迅速的啊。“哦,师爷,这是任命新的知县大人的公文,正好我们今日可以以此为凭据,交接了这县衙里的公务,明日我们就可赴济宁了。”我边说边将手中的公文递给了师爷,正要走的时候,师爷却突然惊异地喊了一声:“大人,这地上的是什么?”

          我低头一看,奶奶的,怎么回事?这地上怎么居然会有一张和昨夜一模一样的绢纸?莫非是我不小心昨夜遗落在这里的,可是当我摸摸自己的胸口时,昨夜那张绢纸还在?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奶奶的,光天化日之下总不至于闹鬼吧?我仔细一想,弯腰捡起那张纸,果然又是熟悉的笔迹。忽然间灵光一闪,我从师爷手里拿过那张任命的公文来,奶奶的,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这份公文正是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签发的。这样事情就可以解释通了,估计是这李清照和赵明诚相会,正好看到了赵挺之要签发这里的公文,趁其不注意或者随便找个由头就将这绢纸加了进来,反正都是寄给我的,以赵挺之的权势来说,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只是不知道这赵明诚倘若知道了李清照已经对我渐生情意,又该作何感想呢?师爷站在一旁,眼睛早已知晓了这是同昨夜一模一样的绢纸,心里暗暗惊异,看来老爷这桃花运也是蛮厉害的啊。

          “师爷,你去准备一下,等会新任知县过来时,好办理移交手续。另外,你再想想,看还有什么遗漏的,今天务必办好这些事情,明日我们出发。”师爷接过我递给他的公文,自去办理了。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我这才拿出了李清照的书函,正要打开细看,冷不防额头一阵疼痛。“家门不幸啊,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东西,回来两天了也不过去看看自己的父亲,你眼里还有没有我?”

          我强忍住自己的疼痛,抬眼一看,我靠,原来是宋老太公。这下坏了,昨天小翠还提醒过我,我因为和晁盖他们商量事情商量的已经很晚了,再加上和阎婆惜他们饮酒作乐,早就将这件事情给忘了。此时,看见须发皆白的宋老太公满脸气愤的样子,我的心中不由一阵惭愧,赶紧辩解道:“父亲大人,孩儿正要前去问候,不想父亲大人居然来了,是孩儿的错了。”宋老太公看我认错态度倒是良好,怒气稍微平息了一下,用自己的龙头拐杖指着我说:“听说你又升官了?你升官我也高兴,可是你为什么非要把宋清弄去当什么兵勇?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也是转眼就死了的人,你不能守在身边尽孝,你也不许宋清在我的身边吗?”宋老太公说道后来,又是一脸气愤。我听到这里,忍不住一阵郁闷,奶奶的,这怎么就成了我要宋清去当兵了?依我本来的意思,我在外面做官,宋清在家中照顾老父就好。且不说我其实和他们并没有多少血缘关系,就是有我也不能让他们跟着我,毕竟我将来可是要干那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的。他们跟上我,容易受牵连啊。

          宋老太公看我沉思不语的样子,以为我是默认了这件事情,心中的怒火再次升起,指着我骂道:“说,为什么?你小子良心不是被狗吃了吗?”我从沉思中被惊醒,看着宋老太公气愤不已的样子,心中也是一阵害怕,奶奶的,估计一定是宋清这小子忍不住和他说了昨天下午和我初步商议的打算,奶奶的,你小子也太沉不住气了,这件事情老子不是告诉你从长计议了吗?现在好了,这老头子已经知道了,你让老子怎么替你求情啊。想到这里,我大声喊道:“宋清,宋清,你在那里,快点给我滚出来。”许是我的嗓门太大了,不单是宋老太公被我狠狠地吓了一跳,就连不远处的阎婆惜他们也是大大吃了一惊。大人这是怎么了?一夜折腾,怎么中气还是如此十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