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扮猪吃老虎3欢庆元旦,感谢大大们支持,解(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当我坐在船上的时候,我的思绪才渐渐平静下来。看着两岸葱翠的树木以及一些不知名的红花,听着船夫划动船桨的破水之声,我的心情大好。站在船头,我突然诗兴大发,忍不住吟诵了这么几句:“飞花两岸照船红,百里榆堤半日风。遥看满天云不动,不知云与我俱东。”身后的师爷听到我竟有如此雅兴,忍不住拍马道:“大人这诗真是做得妙啊,寥寥数语就将眼前这景描绘的如此贴切,真是令我等十分佩服啊。”奶奶的,老子看见师爷这个德行就觉得好笑,这不过是老子凭着记忆应着这景色随口胡诌的,又有什么文采可言?不过这当官的,如果身边没有如师爷这样溜须拍马之人,那这官做得也肯定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李逵这厮此时却睁着一双牛眼,盯着远处秀美的景色发呆。我看看他,觉得有些好笑,你一个粗人,竟也懂得欣赏这湖光山色?觉得有趣,我从甲板上往他那边移了移,却惊奇地发现李逵这厮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奶奶的,这么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哭呢?“铁牛?铁牛,你怎么了?”我不问还好,这一问可就是捅了马蜂窝了。李逵顿时咧着一张大嘴,哇哇地大哭起来。不远处船舱里的阎婆惜几个女子可是奇怪的很。这李逵怎么会好好的哭起来。心中虽然疑惑,我却不能不问。“铁牛,好好的,你为何这般烦恼?竟然哭了起来,你就不怕这划船的船夫笑话你不成?”李逵却不理会我,只是哭道:“哥哥最是没有义气。你们好歹还有一个父亲,偏我铁牛是土掘坑里钻出来的?”师爷一听李逵如此言语,知道是昨日他见到我送别宋老太公时,宋老太公那种对我舐犊情深的感情深深影响了他,这才引起了他今日的愁绪。师爷笑笑,便问道:“既是如此,铁牛你如今待要怎地?说出来大人或可为你做主。”

          听了师爷之话,我点点头,说道:“是啊,铁牛莫不是想家了不成?”李逵翻着一双牛眼说道:“我只有一个老娘在家里。我的哥哥又在别人家做长工,如何养我娘快乐?现在哥哥要去济宁当官,也许了我的一个好差事,正好可以让俺铁牛尽尽孝道。今日我要去接她过来,到这知州衙门里快乐几时也好。”我没有想到李逵这厮竟然如此有心,心下不由惭愧道:“铁牛说得是啊。是哥哥疏忽了。这样好了,等到到了济宁衙门,我们安顿好后,便差几个人同你一起回去,接了你的老娘上来,岂不是一件十分好事?”一旁的师爷听了,却提醒我道:“大人,使不得!李家兄弟生性不好,回乡去必然有失。若是教人和他去,也是不好。况他性如烈火,到路上必有冲撞。倘若有所散失,路程遥远,我们恐难得知。不如等大人安顿好济宁府衙一应事务之后,再去也不迟。”

          李逵原本就是一个急性子的人。他要做什么事情,旁人哪能拦得住,况且此时又是他孝心大发的时候,我也不好太过劝住。只得好言相劝道:“铁牛,你放心,等到到了这济宁城里,我便派人与你同去。眼下,你还是放宽心思,好好欣赏一下这风景是真。”李逵却没来由地焦躁起来,嘴里大叫道:“哥哥!你也是个不平心的人!你的父亲不愿随你快活,我的娘便由她在村里受苦不成?兀的不是气破了俺铁牛的肚子?”奶奶的,想不到李逵这性子也太急了。既然这小子执意要走,我也不好阻拦。正要答应的时候,远处何蓉蓉却招手向我示意。我示意师爷继续劝说李逵,我自过去看看这家眷有什么事情。

          “大人,你可不能让你这兄弟走了,刚才你们只顾说话,却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形。就在刚才不远处,有几艘小船一直远远跟着我们,看那些人的样子,似乎不怀好意啊。你这兄弟倘若一走,眼下这船上谁来保护大人和我们这般妇孺呢?”何蓉蓉的神色里有些焦急,一旁的小翠和阎婆惜也是频频点头。奶奶的,居然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生事?而且居然打起了我的主意。真是岂有此理?眼下梁山水泊已经是晁盖的天下?这些人又是那里来的毛贼?正要出言安抚何蓉蓉他们,甲板上李逵居然与师爷吵了起来。看着李逵的样子,似乎要动手打师爷。奶奶的,这还行,顾不上与阎婆惜她们说话,我赶紧朝那边走去。

          师爷见我过来,脸上也是气呼呼的。我赶紧打着圆场:“师爷,铁牛是个粗人,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师爷见谅。”师爷听到我这般言语,赶紧答道:“大人休要如此说,这还不折杀小人了。小人只是一时气恼他无礼,念在他思念目前心切的份上,小人原也应该原谅他的。“看着师爷如此明事理,我心中也很是感动,转过身来,却发现李逵仍旧是一副气恼的模样,不由笑道:“铁牛兄弟,你不要焦躁。既是要去接你娘,只依我三件事,便放你去。”李逵闻言大喜道:“哥哥,此话当真?不是骗我的吧?你且说是那三件事?”我看着李逵,笑道:“铁牛就是性急。且听我慢慢说来。你这次回去沂州水县搬母亲,第一件事就是,等会船靠岸,你直接回家,路上断然不可喝酒;第二件则是因你性急,眼下也不能给你派人,所以你只悄悄地取了娘便来。至于这第三件就是你使的那两把板斧,休要带去,以免惊了路人。倘若依得我这三件事,你现在便可下船。”李逵听完我的话语,咧着一张大嘴笑道:“这三件事有甚么依不得!哥哥放心。我只一会船停了便行。”

          看到李逵答应了,我便令师爷吩咐船夫暂且靠岸。看到李逵急不可耐地跳到岸上,我对他大喊道:“铁牛兄弟,路上小心在意,早去早回。”李逵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很快就消失在远处的山林里。这边何蓉蓉却有些花容失色,慌慌张张地跑到我的身旁:“大人,怎么将你那兄弟放走了呢?”我笑着拍拍她的香肩,说道:“没事,师爷,吩咐船夫开船。”

          我搂着何蓉蓉向船舱走去,却没有注意道那几个船夫忽然相互使了一个颜色。这几个人的眼睛里精光一射,突然又恢复了最初的那种普普通通的模样。我们船行的时候,不远处的芦苇里忽然探出几个脑袋:“老大发信号了,可以继续跟上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