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再遇豪杰迎新年,解禁一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矮脚虎王英看着远处那一艘大船,禁不住心里可是痒痒的。他妈的,也不知道这船上是什么人?竟然能同时拥有这么娇滴滴的三个美人,这小子他妈的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不像老子到现在居然还是光棍一条。奶奶的,今天一定要把这艘大船拿下,不为别的,单凭那几个吹弹可破的美人儿,这趟买卖都值。

          天色渐渐晚了,远处已经亮点灯火。甲板上有些冷,我对师爷说道:“师爷,天冷了,我们也该回船舱了,不知道惜惜她们的晚饭准备的怎么样了?”师爷闻言有些受宠若惊,笑着道:“早就知道几位夫人厨艺精湛,今日小人竟能有机会亲口品尝,多谢大人。”看着师爷的样子,我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师爷太过客气了,走,我们看看去。”

          身后几个划船的船夫相互看了看,看着我和师爷回到船舱,低声开始交谈:“大哥,咱们不好吧?这劫财可以,杀人也可以,可是对这女人咱们可不能真的欺负吧?”另一个声音也是适时响起:“二弟说的没有错,如果那样,我们与禽兽何异?”为首那个沉思不语,半响才说道:“诸位兄弟说的原也没有错,只是我已经答应了那矮脚虎王英,此人好色你们都是知道的。他这次放出话来,只要那三个女人,所有财物一概不要,你们想想。我们几个常年在扬子江上撑船,几时见过这许多的银子,现在王英只要女人,不要金银,我们若是独吞了这厮钱财,估计这辈子吃喝都不愁了。再说了,苍天在上,日月可鉴,我们兄弟不沾这女色就是了,至于王英怎么对付那几个女人,那可就不是我们兄弟能管得了的。”

          这为首说话之人江湖上倒是送了一个混江龙的名号,本名李俊的便是,刚才第一个说话的姓李名立,人送他一个催命判官的别号,围在李俊周围的则是一对双胞胎,哥哥叫做出洞蛟童威,弟弟叫做翻江蜃童猛。昨日他们在街上闲走,看到师爷出来寻船,便主动上前搭讪。双方谈妥价钱之后,这李俊自回去准备。却没有想道以前结交的一个朋友正好也在这江上过活,闻言有的这好事,也嚷嚷着要参加。李俊本是面皮软薄之人,正好见对方有一艘大船,便约定以其大船作为入伙的本钱,共同跑下这趟水路,事成之后依照约定比例分成。

          今天早上,当吴用派一些原来晁盖庄上的大汉帮我将行李及一应金银细软送到江边时,这供船之人见了这般多物事,便起了歹心。等到我们船开之后,便偷偷溜了上来,和李俊商量。李俊架不住他一阵忽悠,也就答应了。是啊,只要劫了这个家伙的钱财,自己和一般兄弟可就是下半辈子吃喝都不愁了。再说了,细看这人的打扮,似乎是远去赴任的官吏,如今这世道,这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劫上几个贪官,倒也是为百姓间接做了贡献。所以那人说出这劫财之事,李俊便也半推半就了。只是孤寂船上的李逵,所以才迟迟没有下手。现在天色已晚,那黑脸汉子又早已离去,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我和师爷走进船舱,顿时闻到一种诱人的香味儿。奶奶的,站着吹了一个下午的微风,我这肚子可是饿的咕咕直叫。“惜惜、小翠,你们做的这是什么饭菜?竟然如此香气逼人?”我看着她们,不由笑呵呵的问道。“蓉蓉姐刚才在船尾钓得一尾金色大鲤鱼,惜惜烧了一个糖醋红烧鲤鱼,老爷,你还别说,我刚刚只是偷偷喝了一口鱼汤,就觉得味道鲜美的不行。”小翠吐着自己的一条香舌,笑着对我说道。听她说的有趣,我和师爷也是哈哈大笑。何蓉蓉从船尾洗了餐具回来,看到我们开怀大笑,不由大感奇怪,正要出言相询,忽然觉得船尾似乎动了一下。转过娇躯一看,顿时变了脸色,嘴里急切地喊道:“大人,不好了,有人上我们的船来了。”

          我闻言一惊,奶奶的,敢情白天这何蓉蓉看到的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啊。真是有这般宵小之徒敢来打我的主意。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看着何蓉蓉花容失色的样子,我的心里可是一紧,奶奶的,自己还是太大意了。原本吴用打算派一些衙役跟着我,我却推辞了,想我堂堂从五品知州,又是在自己的管辖范围,而且眼下梁山水泊也是我的地盘,在这里我觉得自己应该足够安全。想不到真是阴沟里翻船,这回还真的碰见这愣头青了。看着来人居然没有蒙面,我就猜想这伙强盗不是我这济宁地面上的。否则也不会如此大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胆敢擅闯我的船舶?”我厉声高喝。船尾上的那几个人没有想道我居然面不改色,着实吃了一惊。他妈的,这小白脸不过一介书生,倒也有几分胆色,看来不该小瞧了他。为首一个头领模样的抱抱拳,说道:“我们是一些道上的朋友,今日囊中羞涩,想和朋友借几个盘缠花花,不知阁下意下如何?”我靠,想不到这强盗说话居然如此文绉绉的。你他妈说的倒是好听,借几个盘缠花花,估计老子要不把身上的钱财都交给你,老子还能留的性命才怪了。正待我要开口答话的时候,一个面貌猥琐,举止下流的家伙突然蹭地一声就窜了出来,直奔何蓉蓉她们几个所在的船舱。奶奶的,这小子一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底下做出这等猥琐之事。我厉声一喝,同时伸出自己的右脚:“干什么的?站住!”矮脚虎王英没有想道我居然会给他使个绊子来,这小子被我一声历喝吓得有些脚步不稳,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跑得速度又快,这一绊居然给他来了一个狗吃屎。狠狠地摔倒在甲板上。

          一旁的师爷和三女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矮脚虎王英抬起自己的一对色迷迷的眼睛,忍不住流着口水说道:“美人,你王哥哥来了,咱们一起玩玩吧?”我看见这小子都已经摔成这样了,居然还敢如此色胆包天?真是欺人太甚了。“王英,不得无礼,我们这次是求财,又不是求色,你给我快起来。”一个浑身雪练也似的肤色极白的男子喝住了这个好色的家伙。奶奶的,这小子的皮肤倒好,要是放在现代社会,估计做个鸭子倒也不错。“张顺,你少在老子面前充大哥,这次要不是老子给你通风报信,你能做下这等大买卖?”听着这矮个子喊出张顺这个名字,我突然想道莫非眼前这个家伙就是浪里白条张顺?想到这里,我拱拱手,再次抱拳道:“这位莫非就是江湖人称浪里白条张顺的?”张顺看着我们身后李俊也已经悄悄靠近,正要使个眼色,一起行动将我们几个捉住,此时突然听到我竟叫出了他的名号。闻言不由一呆,不由一阵疑惑:“你认得我?”矮个子王英此时站起身来,不再理会我们几个,竟又色迷迷地盯着何蓉蓉她们几个的傲人双峰来看,阎婆惜和小翠除了见过我这等风流俊俏的人物,几时见过这等猥琐小人,看着矮脚虎的淫邪目光,禁不住脸上却是一阵红晕。这小子居然嘴里还念念有词:“老婆大家玩儿,你混个好人缘儿。”师爷听了,强忍住心中的惧怕,勇敢地站了出来,呵斥道:“那里来的鼠辈,居然敢这样无礼?”

          张顺却盯着我的眼睛,再次抱拳道:“不知朋友是那条道上的,怎么竟然会知道我的名号?”矮脚虎看见师爷意欲拼命的神色,心中也是一凛,此时听见张顺再次发问,忍不住讥笑道:“这小子估计是诈你呢?你张顺从那里来的?这小子怎么会认得你?”张顺身后一个和他有几分神似的年轻人点点头,悄声低语道:“哥哥,动手吧,迟则生变啊。”我一看事情要坏,急忙快速回忆起书上描述张顺的语句来,记得好像说他游泳潜水的本领可是十分高强,事情紧急,老子赶紧恭维他几句吧。想到这里,我笑着说道:“江湖上谁人不知浪里白条张顺的大名?我不单知道你的名字,而且知道你的底细,你全身白肉,宛如冬天白雪一般,即使是五十里宽的水面,你也曾经在水底下伏得七日七夜,最为奇妙的就是你在水里游泳时,就好像一根白条,更兼你一身好武艺,因此,江湖人送你一个异名,唤做浪里白条。在下说的对也不对?”

          张顺疑惑地看着我,有些难以下了决断,眼前之人对我的底细了解如此之深,虽然不曾谋面,没准却是一个道上的朋友。我正要出言答话,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那个船夫。“你,你是谁,为什么背后施以黑手?”我强忍住疼痛,看着那个为首的船夫。“在下行不改姓,坐不更名,江湖人称混江龙李俊的便是。”那汉子朗声答道。“可是你却为什么要加害于我?”我不解地看着他。何蓉蓉他们几个看到我负伤的模样,心中焦急,不顾我的劝阻,纷纷从船舱出来。“老爷,你怎么了?”她们娇声地问道。

          “狗官,都是你们这些狗官,害得老子家破人亡,今日正好做一了断。”李俊说着,就举起了手中的船桨准备对着我狠狠砸下。矮脚虎看到李俊已经动手,此时见我似乎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顿时激动的不能自已,就在他的咸猪手马上就要摸到何蓉蓉的翘臀时,三支响箭“嗖嗖”飞了过来,一支射在李俊的手上,一支射在矮脚虎的手上,另一支却射在了张顺的面前。

          “什么人?”张顺和李俊齐声高喝。“在下浪子燕青便是。”远处快速地驶来几艘大船,船头上立着两人。一般的玉树临风,一般的风流倜傥。就在我快要昏迷的时候,我看见似乎是燕青来了。小乙,你来了就好,如此,老爷我可就放心了。朦朦胧胧中,似乎听到众人一阵呼喊,我就失去了自己的知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