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锦上添花 书页强推中,再次解禁一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看着黑压压的数十个脑袋跪倒在我的面前,而且还是主动臣服于我,我的心中顿时升起一种豪情。奶奶的,未来某个时候,倘若这天下的臣民都这般跪倒在我的面前,那种景象该是何等的壮观。那种气势该又是何等的磅礴。

          “诸位兄弟,快快请起。”我意淫了片刻,也就赶紧从自我陶醉中清醒过来。李俊闻言哽咽道:“江湖传言哥哥是一个一等一的好汉,我等原先还不服,觉得不过是以讹传讹,多有夸大之词,可是今日一见,哥哥这种胸怀,果然是非常人可比啊。李俊真是愧对哥哥啊。”看着李俊一脸惭愧的模样,我笑道:“好了,李俊兄弟,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从今往后,谁也不许再提了。”顿了一顿,我又说道:“大家都起来吧,如此还不折杀宋江了?”众人闻言均是神情一松,个个利索地从地上爬起。

          何蓉蓉看见这些贼寇刚才还个个面目狰狞,此时在我的一番大义凛然充满正气话语的感召下,竟个个露出一种心悦诚服的表情来,不仅在心里对我是大加赞赏:老爷果然非同凡人,寥寥数语,居然就能赢得这般江湖人士效忠于他,真是不简单啊。心随意动,何蓉蓉看我的眼神里不由满是绵绵情意。

          “小乙,我们这是到那里了?”我忽然看着燕青,问道。“回大人,这里已到济宁的外城,照目前船行的速度,估计再有一个多时辰就可以到达了。”燕青恭敬地回答道。哦,这么快,看来今夜我还能在这济宁衙门里歇息啊。“很好,花将军,不知你的兵船上可否带有酒?”我笑眯眯地看着花荣询问道。花荣躬身答道:“回禀大人,这酒原本军中不允许擅藏——不过今日小人却刚好带的一些,原本是打算今夜给大人接风用的,现在大人既然有用,那那就先用好了,待天明我再吩咐下人前去购买就是。”呵呵,真不错,老子眼下还正需要这么酒精来刺激一下,好更好地渲染这里的气氛。没想到花荣居然还备下了,看这小子的神色,估计也决计不会是专门备下的。没准平日里这兵船里就有酒,只不过是说得好听一些罢了。奶奶的,这也是一个聪明机灵的主啊。很好,这样聪明的人我喜欢。

          看着花荣吩咐兵士搬来几大坛飘着浓郁香味的美酒,我笑了,对着李俊他们说道:“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对了,那就是不打不相识了,前面就是济宁知州衙门了,那里庙小人多,我就不留众位兄弟了,在这即将离别的时刻,我借花将军的美酒,与诸位好汉兄弟们干上一碗。”李俊他们大为感动,个个唏嘘不已,这宋公明果然是有情有义的好汉子。自己这次因此误会结识了他,也不枉此生了。看着军士们已经斟满杯中的美酒,这帮家伙个个毫不客气,纷纷端起大碗来,满眼赤诚地看着我。“来来来,诸位兄弟,我们喝了这一碗。”我端着满满一大碗酒,依次和李俊、张顺、王英、李立等人碰了一下碗,就连那些随从我也没有拉下,奶奶的,这可是收买人心的大好时机。老子可不愿意错过。碰了一圈回来,我将手中的大碗举起,朗声喝道:“诸位兄弟,我们干。”顿时,“咕咚”、“咕咚”的饮酒之声响起。

          看着众人饮完碗中这酒,我很是高兴,大声说道:“诸位兄弟,喝了这碗酒,我们就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了,前面就是济宁府,宋江职责在身,就不留各位兄弟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李俊和这一般人向我一抱拳:“哥哥的情意我们记下了,这就就此别过。”说完就要转身离去。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忽然心念一转,奶奶的,这帮小子此去还不是继续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不行,这可不行,索性好人做到底吧。“慢,李俊兄弟慢走,我有话说。”我吩咐师爷赶紧找来笔墨,唰唰写下一封书信,大意是介绍他们去晁盖那里,眼下梁山水泊既然已经是我的天下,正好把这帮小子安在那里,他日我一旦举事,正好可以为我所用。将手中的书信递给李俊,我压低声音道:“兄弟,哥哥已经写的一封书信,那里就是你们未来的前程,收好了,不得有误,到了那里给我捎个话来。”李俊看着我的眼睛,心下一阵激动,双眼又是一阵模糊。

          奶奶的,雪中送炭这种事情老子不一定会做,这锦上添花之事老子可一定是要做得。想到这里,我吩咐师爷道:“师爷,给诸位兄弟拿点盘缠。”一直不发一言的张顺此时看见我这般急公好义,不由说道:“公明哥哥,万万使不得,今日原本就是我们鲁莽,现在反倒要拿哥哥的钱财,这是何道理?”看着张顺、李俊他们纷纷点头,我笑道:“自家兄弟,何须如此见外?此去那里,路途还遥远,这点钱你们路上花销,免得再生事端啊。倘若你们不拿,那可就是不认我这个哥哥了?”李俊看我神色如此坚决,颤巍巍从我手中接过,一转身,大步率领一般手下走了。矮脚虎王英此刻也是心情激动难已,忽然跑到何蓉蓉等三女面前,“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自去了。

          师爷眼尖,瞅见李俊他们眼里都是泪水,悄悄告诉了我。其实,我早已看清,正是因为这样,李俊才没有再和我道别,看着他们的船只渐渐远去,我却忽然觉得腰间的疼痛再次剧烈起来。奶奶的,这李俊下手他妈真狠啊。一旁的花荣看到我额头上的豆大汗珠,不由一惊:“大人,你怎么了?”何蓉蓉三女闻听花荣此言,心下顿时焦急万分,个个莺声燕语:“大人,你没事吧?”身后的师爷和燕青却同时发现我的后腰再次渗出殷殷血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