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妹受惊下体分不开上医院(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韦黎禾感觉浑身血y直往大脑上冲,快步向他们走去,当她亲眼看见沙发上躺着的是自己的孽子孽nv,只觉一阵气血翻涌。

          “你们在g什么!?还要不要脸,丢死人了!”韦黎禾想也不想抓住nv儿的头发拖起她的头,照着她的脸就是狠狠的一耳光。

          “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室内回响。

          “啊!”方厌青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打歪了头,身子往地上摔去,方贪境看到突然出现的人影被吓住了,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想护着mm已经晚了,连忙抱着她滚到地上。

          这时方厌青正在高峰顶点上呢,这一下y生生地给吓到更加高的顶点了,整个身子都在哆嗦着,都在哆嗦着。方厌青全身都羞耻的剧烈痉挛颤抖起来。透明的yy自兄m俩紧套在一起的x器倾泄而出,分出两g水流从她x内飞溅到哥哥的小腹上和地板上,被男人的rb带出来的水花更是早已将彼此的大腿内侧都全部打s。

          “嘶——”那一巴掌打得让mm受了不小的惊吓,厌青全身肌r索瑟紧绷,小b紧紧地把他夹了一下,方贪境再也忍受不住地大吼了一声,按住mm的pg凶狠地开始往里s精。

          子弹一样的精流瞬间冲刷到了宫内壁,方厌青甚至恍惚觉得自己正在承受一场突如其来的枪林弹雨。

          方厌青只觉一gg灼烫的yt喷在身t深处,烫得她浑身一阵chou搐痉挛,c流涌动,随后全身骨头被chou走一般,双腿大敞着软倒在哥哥的怀中。

          弹雨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方贪境才虚脱一般搂着mm倒在了地板上,这次顺着两人j合处淌下来的已经是精水了,两人j合处的水流到地板上,空气里泛起一g特殊腥甜的气味。

          韦黎禾闻到这g气味脸se又红又紫,她捡起丢在地上的裙子内k往他们脸上扔去,“孽障,把k子穿上给我起来!”

          “没事吧?”方贪境撩起mm左边的头发,妈妈满含愤怒shubaojie的一巴掌打得极狠,打得厌青嘴角都破了,嘴角流出血丝,脸上稚n的肌肤印着五个指头的巴掌印,对比她苍白的脸se,半边脸很快红肿起来。手指轻轻触了触,抱着怀里的人儿心疼地问,“疼不疼?”

          方贪境也想马上穿上k子起来啊,可是厌青太紧张了,她的y道本来就紧得不得了,别说把y具拔出来,现在他在她小b里都动不了半分了。

          方贪境抚摸着mm腰椎间敏感处,试着安抚她,让她放松下来,可妈妈一直在旁边怒shubaojie骂,更不时动手来拖拽他们想让他们分开,可他们下面就像黏在一起分不开,妈妈y拉y扯使他们特别疼。

          方贪境尽量护着mm,mm的长发给妈妈抓住就揪掉一把,他替mm挡着拦着的手臂也给妈妈拧了好j把,背上挨了好j巴掌。

          妈妈越骂越打,mm越害怕越紧张,小b栓住他j巴就越出不来,而他不和mm赶快分开就使妈妈越生气,简直恶循环。

          mm在他怀里小声地哭,他哄着mm还要躲着妈妈的巴掌,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别打别打了,不是我不想出来,是我拔出不来了。”按摩mm的敏感点半天没丁点作用。

          “你连你mm都敢……畜生,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赶快拔出来!”

          “真出不来了,您安静点让我想想办法出来行么,你再y来我和mm就都受伤了,难道你还要带你儿子nv儿这样子去医院吗?”

          “我们方家的脸面都给你们丢尽了!”韦黎禾气得浑身哆嗦着,x口剧烈起伏,像是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晕去的样子。

          管家在韦黎禾冲进屋子时就把门给关上了,生怕外面有人进来还落了锁,他看到自己当亲孙子亲孙nv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小姐下t光溜溜的搞在一起做那种事,也是惊吓得差点脑梗血,但他比生气起来只知打骂的韦黎禾还保存理智,知道这种丢脸的事不能闹大。

          “少爷,我去找瓶润滑y给你们,抹在那处,好出来些。”管家见夫人抓住小姐的手臂y要把她从少爷怀里拖出来,但他们两人的下身分不开,他看到少爷那处粗大,强行拔出恐怕小姐y道会被撕裂,赶快拦下夫人对少爷小姐说完,又沉着脸j代夫人,“夫人,您消消气缓一缓,别气坏了身子。”一半意思是警告她,让她别大声嚷嚷,这种需要遮掩起来的腌脏事要是被人听去了可就不好了。

          老管家在方家做了三代管家,他的威严韦黎禾也要顾及三分,被这么一训,韦黎禾当下脸se铁青地闭嘴,在沙发上找了一处g净的地方坐下缓气,眼含怒shubaojie火地死死盯着坐在地上抱成一团的儿子nv儿。

          儿子背对着她,nv儿在他怀里护得个严严实实,从韦黎禾的角度只能看到nv儿两条纤弱的腿,穿着白短袜的脚,儿子肌r紧绷的pg和上半身凌乱不堪的衣f。

          一想到他们下半身y乱j媾的画面,韦黎禾真是气得眼前发晕。

          兄m相j,方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以往她有多喜ai自己这个乖巧懂事的nv儿,看到他们两兄m不知廉耻j媾的这一幕就有多愤怒shubaojie、多失望。

          管家年龄大了,少爷小姐y乱相j让他老人家心脏受了太大的刺激,他赶快从口袋里摸出一瓶y,倒出jp含在嘴里,等缓过气来,出门去找润滑y。

          办公室安静下来,气氛尴尬低沉。三个人没说话,只有厌青在哥哥怀里闷闷的小小声的啜泣声,以及方贪境轻轻拍打mm后背安抚的声音。

          半响,韦黎禾y沉着脸,使劲压住x腔的怒shubaojie火,沉声问道:“你们这样有多长时间了?”

          以前nv儿和儿子关系亲密她不疑有他,想来他们早就发生关系了,从兄m之间搂搂抱抱,到搬出去住,现在追究起来原来一切都有迹可循,她真恨自己没早察觉把他们那一点小苗火掐断,以至于他们做出这种天打雷劈的事。

          方贪境低着头抚摸mm的头发,紧了紧怀里的人儿,他和mm的关系被发现了,也没有隐瞒妈妈的必要了,他想了想还是老实向妈妈j代:“有四、五年了。”抿抿唇,他接着说,把主要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在我们14周岁生日那天……我喝了点酒……”

          “14岁不懂事了吗!?你们是亲兄m啊,不要跟我说酒后乱x,我看你是酒壮人胆,四年……四年时间,她是你亲mm!混账!”韦黎禾越听越气,c起茶j上的杯子狠狠向他们砸去。

          方贪境闷哼一声,他的后背被重重砸了一下,又听得“吭啷”一声,杯子摔在地上裂成j半。

          这种低气压委实叫人心惊胆战,mm的xr被一惊一缩的险些要夹断他似的,他倒吸了口气,弓下背,在妈妈看不见的地方用手抓着mm的tr使劲揉捏了一把,手掌托着她pg,用不易察觉的小幅度悄悄弄着。

          可以说因为他近来被爸爸看管得严找不到机会和mms会,有一段时间未开荤,好不容易沾着mm的身子了,所以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的y茎现在依旧fqxs能精神bb地竖在mmt内。他还挺厉害的嘛,方贪境苦中作乐的想。

          “少爷,这东西拿去在那抹一点。”管家在外面找了半天,拿了一瓶阿甘油过来。

          方贪境也不敢抬头看管家严肃的老脸上是什么表情,尴尬地接过来,扭开盖子往掌心上倒上一点搓开,低着头,一手往下在两人的结合处抹上油,两指捏弄mm的y核,其实主要还是让她身子放松小x多出点水,一只手从mmpg后面伸去在两人缝隙里抹油,再挺腰缩t顶弄j下,尝试在窄紧的幽径里活动。

          “好了没有!”韦黎禾看儿子不急不忙的,抹了油后不赶紧把y茎从nv儿身t里弄出来,还当她的面pg一耸一耸地耸动,y茎在nv儿的y道里一进一出地choucha,低低娇喘声从儿子怀中响起,根茎粗大的y茎从nv儿身t里退出一小截再重重地cha进去,y囊拍打在nv儿雪白的pg上,配合两人下身相撞r打r的声音很有节奏感,加上那令人血脉喷张的y乱画面,让韦黎禾脸上又红又白。

          她看着儿子和nv儿在面前乱搞,又是生气又是痛心,只怪自己在他们年y的时候只顾拼搏事业,认为他们乖巧懂事就没有对儿nv过多关心,才导致他们兄m在青春期正对异x好奇的年纪发生这种混乱关系,在眼p子底下都没察觉到他们兄m俩感情关系扭曲,没有及时阻止他们犯错……

          “正在弄。”方贪境声音喑哑地应了一声。

          “给你们两分钟时间!收拾好了,我在外面等你。”韦黎禾强忍怒shubaojie气,y着脸摔上门出去。

          妈妈一走兄m俩就在地板上纠缠作一团,两人疯狂地拥抱抚摸,激情地亲吻着对方,像得了p肤饥渴症患者,恨不得融为一t。方贪境张着大腿把mm的芊腿压成一字,pg被压得扁圆,用y茎把mmpg钉在地上,如砸井般狠狠地一下又一下。

          方厌青想,她真心低估了禁yu许久的男人的t力。当她再次沉沦在灼热而缱绻的怀抱中,脑中混沌一p,只能在喘x中轻声提醒:“妈妈、还、还在等着……”这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很快便被哥哥的唇舌纠缠,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方贪境恶狠狠地吻住mm,胳膊死死地把人禁锢在怀里,choucha了百来下接着小腹一阵痉挛,抵在子宫口的g头再也控制不住,激烈的喷出白浊的ty,并全数s进了mm身t的最深处。

          办公室很安静,除了他们两人的喘气声其他什么声音也没有,厌青只觉得视线逐渐模糊,脑中的昏眩越来越强烈……她情不自禁小叫了一声,伸手抱住哥哥的脖子,拱起腰,y道像馋嘴的小孩,贪婪的小口不断用力吸咬哥哥的rb,s麻似一道电流从尾椎上升直通大脑p层,窒息的快感让她一瞬间呼吸不畅,她张开小口帮助呼吸,双眼放空目无焦距,眼神涣散,极光在脑海爆炸了足足两分钟。快感传递四肢百骸,双腿已不自控的抖震起来,娇躯痉挛地瘫软在哥哥身下。

          方贪境激情过后伏在mm身上“呼哧呼哧”地喘了会粗气,就着她x里足够s滑的yy把j巴从她的下身顺利地拔出来,大手握住自己的x器快速搓揉了一会。

          马眼上冒出j滴未流g净的精y,直到最后一丝快感的余韵也过去,j巴受冷风一吹,这才焉巴巴的有些耷拉下来。

          方贪境剧烈的喘x着,带着疯狂高c之后的放松,他压在mm的身上喘了一会,享受着释放过后的余韵,唇在她的脖颈处贪恋的滑动着,“mm,你真好,c一万遍fanwai也不够……”

          ————

          本来想让兄m去医院的,但是太丢人还是不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