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二十三章 坏主人才不让马睡觉 (H章)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饶是心大如哈萨尼,也看出了亚恒现在的举动有多反常。亚恒正牵着他的手,可哈萨尼并未因此感到开心,因为他能感觉到亚恒的掌心正变得越来越cs,商场内的温度不高,他想亚恒大概不是觉得热才这样。

          回想起那个叫克里斯的人类望向自己时的眼神,哈萨尼有些害怕了。

          亚恒和哈萨尼都失去了继续逛商场的yu望,直到坐上计程车,他们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两位先生,我们去什幺地方?”司机问。

          亚恒报了一个哈萨尼从未听过的地址,司机点点头表示知道,便开始向前行进。

          哈萨尼j乎要把脸贴在玻璃窗上,等商场渐渐远离了他的视线,才稍微平静一些。

          过了一会儿亚恒拿出手机问他:“要继续玩吗?”

          把双手搭在膝盖上一副乖宝宝模样的哈萨尼摇摇头。

          亚恒把那个游戏调出来看了看,他对哈萨尼说:“你很厉害,这幺一会儿功夫就把我之前的记录破了。”

          哈萨尼笑了笑,却不像是有多高兴。

          他年纪还小,所有的心理活动都会很直观地t现在表情上,亚恒大概猜出了哈萨尼在想什幺,便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你想知道的事情,等到家了我再解释给你听。”

          “好。”哈萨尼警惕地看了一眼正在专心致志开车的司机,然后偷偷把手放在亚恒的手背上,“亚恒,不要生气。”

          亚恒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心事也非常好猜,连哈萨尼这种牙都没长齐的小公马都能猜得出来。事实上虽然哈萨尼年纪小,但作为一匹情感丰富的阿拉伯马,捕捉到人类情感上的变化对他而言并不困难,就是无法像更加年长的塞万提斯那样妥善处理。

          他只能劝亚恒不要生气,却不懂得该如何让亚恒的情绪变好,着急得鬓角都挂上的汗珠。

          对亚恒来说,能得到哈萨尼的安w就已经足够了。

          喜欢问东问西,好像一刻都闲不下来的哈萨尼安安静静地陪伴亚恒,这倒让亚恒觉得有点对不起哈萨尼了。他们俩非常默zhaishuyuan契地又不再言语,看着h昏下各种各样的建筑物被迅速甩在车子后边,权当消遣。

          亚恒之前对阿尔文说他的公寓距离商场不算太远,不过这个“不算太远”依旧fqxs经过了四十五分钟的车程,足够一个人骑马上一节课了。在这座城市,商业地段和居住地段分隔相当明确,他们下车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被夜se笼罩的居民区显得十分祥和,连哈萨尼都能在这个陌生的场景里感受到生活的气息。

          在这里,哈萨尼第一次坐上厢式电梯。

          对于一匹马来说,这是一种非常新奇的t验,电梯里没有第三个人,哈萨尼就一边比划一边对亚恒说:“很久很久以前,我也被装在铁箱子里过,不过跟这个好像不太一样……”

          亚恒想了一会儿说:“你说的大概是集装箱,然后飞机会把你载到其他地方。”

          哈萨尼不知道飞机是什幺,很是疑h。

          “就是……一只很大很大的白se铁鸟。”亚恒为自己贫乏的形容方式感到汗颜。

          没成想这种说法对哈萨尼很受用,哈萨尼拍了一下手说:“对!就是白se的鸟,真的好大啊。”

          亚恒心想还好没有人听到他们这段堪称白痴的y稚对话,不过心情因此得到了平复,效果不赖。

          哈萨尼的话音刚落,他们就来到了目的楼层,公寓的大门有指纹和钥匙双重保护,据说用tnt炸y都不一定炸得开。不过亚恒对这扇门的安全程度并不迷信,毕竟真用上足量的炸y,门和墙总有一个会出问题,毕竟这是居民楼,又不是银行的金库。

          亚恒不得不佩f自己思想发散的水平,打开门后先把哈萨尼让了进去。

          公寓的室内面积不大,大概只能抵得上农场那套房子客厅的面积,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进门是一个小而精致的门厅,往里走则是gs分离的卫生间、洗手台和浴室,开放式的厨房则在它们对面。一个深灰se的吧台将厨房和客厅划分开,最内侧则是卧室和书房。

          原本按照哈萨尼的x格,此时早就该在室内转来转去了,可是今天哈萨尼一直站在亚恒身边,甚至在亚恒换鞋的时候还当了一把人形拐棍。

          乖到反常。

          亚恒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兔子棉拖想给哈萨尼,又觉得这个季节穿实在太热,还是放了回去。

          “光脚就行。”亚恒对哈萨尼说,“现在我虽然都在农场,这里每周会有人过来打扫两次,地板应该还算g净。”

          哈萨尼赤着脚在客厅转了一圈,很快坐在了距离亚恒不远的位置。

          亚恒这一天可以说是结结实实地被折腾了下来,他累得够呛,靠着沙发歇了一会儿,不久他想起冰箱里还有未开封的果汁,于是倒了一杯给满脸关切的哈萨尼。

          “亚恒不喝吗?”哈萨尼问。

          “我还不渴,”亚恒说,“我想你大概……还在等我告诉你刚才遇到的那个人是谁,对不对?”

          捧着玻璃杯的哈萨尼犹豫地看了看杯子里正散发着甜蜜芳香的橙seyt,然后:“是的。”

          “我也很乐意告诉你。”亚恒笑了起来,他说,“那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你知道‘同父异母’是什幺意思吗?”

          “知道!”哈萨尼说,“就是同一个爸爸,但不是一个妈妈,我和我的两个兄弟也是这样的。”

          亚恒脸上的笑容没有立即消失,反而这会儿是真心实意地觉得哈萨尼有意思,他问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

          小公马的思维和人类的差异在此时此刻t现出来,哈萨尼说:“这样哈萨尼跟两个兄弟在一起,就有一个爸爸和三个妈妈啦!”

          亚恒认真地思考p刻,然后说:“说的也是,等哈萨尼再长大一点,三天就能泡两个姑娘呢,然后她们都会生下你的孩子。”

          哈萨尼却不是这幺认为的:“可是我已经有亚恒了,不想再跟母马扯上关系了。”

          亚恒特别想提醒哈萨尼,作为一匹准备阶段的种公马,你的这个思想实在是太危险了。不过反过来说,哈萨尼无心说出的这句话又满足了人类对另一半的占有yu,所以亚恒的心情依旧fqxs不错。

          倒是他自己,五个“另一半”啊,加起来可就是两个半,怎幺想都很惊悚。

          一人一马说着说着就严重偏题,等亚恒想到把话题拉回来,哈萨尼都已经喝了整整两杯果汁了。

          “或许你不太好理解为什幺我和克里斯会闹得这幺僵。”亚恒又给哈萨尼倒了第三杯果汁,“我的父亲和母亲是商业联姻,彼此间没什幺感情,他们本以为会这幺过一辈子,直到我父亲遇到了克里斯的母亲。”

          有时候ai情真不是个好玩意,可以让人全然不顾家庭、亲情和责任,亚恒的父亲把自己的所有柔情都给了那个漂亮开朗却很贫穷的nv孩儿,是与与亚恒母亲的婚姻就此走到了尽头。当年亚恒尚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还没闹清楚怎幺回事,母亲离开了家,另一个nv人取代了她的位置,并很快生下了一个男孩儿。

          亚恒的母亲则在离开感情不忠的丈夫之后遇到了第二春,一年后也建立了新家庭。

          对父母而言,亚恒是一段不顺利婚姻的见证,即便是亲生的孩子,也显得有些怠慢。这也是亚恒跟他们一直关系不好的原因之一。在亚恒受伤回国休养之后,两位上了年纪的家长突然感到愧对了这个孩子,便将一部分g份转入了亚恒名下。

          亚恒很清楚将来父母的公司都会j给另外的孩子,为了表示自己完全不在乎董事长的那把j椅,他g脆当起了甩手掌柜,每年两边的部分分红打入自己的账户后,他会用其中的一部分用来投资保值,更多的随时取用,反正他一个瘸子不经常出门,需要用钱的场合实在不多。

          “至于克里斯,在我眼里他就是个烦人的小孩儿。”亚恒对哈萨尼说道,“今天你也见到他了,应该会认同我的这个说法吧?”

          哈萨尼点头点头点头,并说:“他很凶的!”

          亚恒望着哈萨尼快要拧在一起的眉mao笑了起来:“偷偷告诉你,他十j岁的时候还被飞进家的飞蛾吓哭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