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沧海立誓,东方叔侄巧堵门(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青松年纪大了,外伤都不易痊愈,而这次受伤本是被偷袭,更是内伤沉重,心肺经脉一团乱,每日在观中修养不再下山访友,却还是不断咳血,一世修成的道体日渐崩坏,心知难以痊愈之下,便将余沧海叫到榻前,每日教导,一切秘诀传承,毫不私藏,统统传授,只是有一样,《辟邪剑谱》给他看了却不准他练,只跟他说剑谱来自林远图,其人并无藏私,这剑谱被自己去了一页不合青城练气根基的关键法门,那法门速成却偏激,容易陷于魔障,非为正路。

          余沧海夜探林家引起一切后续的缘由本就是觊觎林远图的高明功法,还真的获得了半片《九阴真经》,后来又亲身经历其人击伤自己视为天人的师父,跟是对其武功法门志在必得,如此方对《辟邪剑谱》上心不已,眼见师父身体日渐不好了,更是多次追问那被隐去的法门,却终于不得师父明言,直到青松身死。

          青松道人去世,是被林远图一剑击伤不治而死,江湖中人若知道其中原委,绝不会管你是否被偷袭,是否有其他细节可斟酌,只会神话林远图的厉害,贬低青城派的武功。而此事发生并无几人目击,余沧海不传扬,江湖中自然无人知晓,在青松道人死后一段时间,也并不见林远图出来说什么,青城派中人也就更加放心下来。

          只说余沧海,林远图简直成了他练功每要突破境界时必然要斩去的心魔,似乎随着自己的强大,他也更强大,而自己拥有的一切皆在功力高绝的对方一念之间皆可毁灭,他只好更加勤力的练功,并暗自在心中立誓:

          “须叫我练武功成,为师父报仇,为道途斩魔。”

          此事也终于成了余沧海的执念,也才引出许多后续来。

          林镇南来到青羊宫与父亲歧路交错而过,却遇到了东方华,他一眼认出对方却奇怪于东方华身体有恙不是装出来的,只是为了不愿沾染魔教中事,自然不好问及。

          东方华见到林镇南能与自己同时寻到了青羊宫却大为吃惊,只是面上不带出来。娃儿若无高人指点绝不可能知道此中关键,又见到林镇南几月不见竟然精神气质大变,练气根基深厚不少,举手投足稚嫩大减,面上颇有沉稳之气,心中感慨不已。停步等林镇南上前,大方招呼,在林镇南来到身前的时候才开口问询:

          “我没跟你提,就是怕你单身独闯,可你到底还是来了,还来得这么早,是有人指点你了么?”

          “一位高人,不便提起。”

          “罢了,既然来了就随我一起,你父亲也能放心些。”

          “你见过阿爹了?”

          “见过了,跟你讲过的和没跟你讲过的,我二人都讲了。”

          东方华言到此处,看着沉稳青年顿时回到孺慕少年的林镇南,眼前恍惚闪过自己少年时代,停了一会儿才接道:

          “你父亲早我一步入川,江湖上没听到什么动静却未必是他没有做什么,此来青羊宫是我认为这一脉的嫌疑较小,真正做客来了。你遇的高人有什么说法么?你我进这宫门前还是要有所成算。”

          说了长长一句话,不禁咳嗽起来,等咳嗽过了,才苦笑解释:

          “毕竟身上有伤,要想打架就最好别从正门入。”

          把眼投给林镇南,这次竟然是要林镇南做决定,林镇南不觉得什么,自然回了自己也认为青城山嫌疑更大的看法,却不同意东方华带伤拜访,毕竟江湖交往里头,金杯共饮,白刃不饶,没有完全的武力作底气,无论有没有是非,都还是要更谨慎些。

          东方华听了只是一笑却不言声,直甩手挥袍,一种文气风流在身上流淌,脸上带笑,身形已经往知客道人所在走去了。他自然知道林镇南的话是正理,但东方华其人半生惊险,又有哪一次不是出人意料,这在林镇南眼中自然不解,但见了东方阿叔的伤势,还是紧随其后,一身乡下少年跟班的派头追随中年书生进去青羊宫了。

          在日月神教中,东方华的身边人若见了东方华之前的耐心解释和后来的以身作教,必然会瞠目结舌罢,东方华给人的印象自来与亲切温厚无关,只有强大神秘和引人崇拜,这时其表现不仅人所未见,也是他自己平生仅有的,而当事两人却并无一丝自觉,东方华对林镇南自然是移情自阿姐,自觉娘亲舅大,很是有些不同的感受和作为,林镇南对东方华的应对则更习以为常,虽然见面不过两次,深谈更不用提起,但他初接触这位阿叔就与常人所见所闻大相径庭,自然没什么比较和意外了。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青羊宫,东方华从袖中取出一个纸封交给知客道人,稽首施礼道:

          “求见龙门道人。”

          知客道人回礼后,带着纸封转进青羊宫深处去了不一会,便回来将纸封交还,施礼道:

          “龙门师祖说,不对,不对。”

          东方华则并不意外,反倒问起详情:

          “龙门道人接了纸封么?”

          “没有。”

          “那好,请转交另一个纸封,这次他就会见我了。”

          知客道人颇为难,但被温润坚凝的

          目光注视着,压力益增,最终也只好应下来,再次带着纸封往里去了。

          不一会,知客道人又回来,纸封仍然在他手上,这次还是施礼道:

          “龙门师祖说,不对,不对。”

          这次东方华并未难为知客道人,只是借了旁边书写功德榜的笔墨,一手托那纸封,另一手悬腕在上规规矩矩的以正楷写道:

          “千金难合骨肉,高人易懂凡心,前日家姐流落西来,生徒东方特携子侄求问龙门仙师。”

          字迹浅白,且光明正大,写完撂笔,伸手轻挥,一丝气息掠过,字墨已然干透了,顺手再次递给知客道人:

          “还请再次回禀,这次再不会不对不对的了。”

          知客道人犹豫为难半晌,本不欲接了,可看了纸封上浅白的话,只道是儒生求问家姐下落的求签人,便再次回禀去了。

          这次知客道人一去,大半晌没能回来,这个功夫在旁边看的稀里糊涂的林镇南虚心求教:;

          “阿叔纸封里装的什么,还有后来写了那几句话,既然是从正门而入,怎么就像世俗礼拜山门,一点没有江湖武林打上门来的那种气势呢?”

          “江湖争斗,生死一线,追名逐利,又有谁是真的一腔耿直。堵门大战,听上去热血沸腾,但对双方来说都是不得已的,常常是有血海深仇,却因对方门派关系复杂,抓不到具体的凶手的仇人,只得挑战门派,这样的人虽然大都武功高强,常有一时得势了的,却被江湖人排挤,或捧杀,或打杀,绝无好的下场。

          今日此来,我不主动表明身份,却也不故意掩藏,就已经是胆大妄为,足够江湖中传为佳话,而以纸封中的钱票开路,却误导对方这一行的来意和身份,两次钱票扣门被拒无妨,却将龙门道人生生架在了得道高人的派头上,最后一封,写明来意,用内功迅速吹墨,对方更能从笔墨中看出我运笔的武功意境和深浅。

          如此既不敢怠慢,又得了挤兑,便不得不把他得道高人的样子扮下去了,一会儿进去只要不过分咄咄逼人,你我全身而退绝无意外,甚或这龙门道人识趣的话,给我等一些信息,并以此交接善意,也是有可能的。”

          林镇南听着这简单几次来往中蕴含的江湖门道,不禁冒出冷汗,本想来东方阿叔此行故意行险的样子终于和他的江湖形象对上了,却原来这位东方阿叔是谋定而后动,只不过这种习惯操弄人心,惯于把人逼到墙角的作为,虽然利益巨大却还是要谨慎为之,就说今日,这龙门道人还未见面就被算计了去,难道真的心中无怨,心平气和么。

          这种自省的心思一转而走,更兴奋的是,据东方阿叔此言,此行至少能得到龙门道人关于阿妈下落的表态,甚至于交代,若能以东方阿叔对那神秘人武功技巧的理解,从青羊宫一脉获取真正可靠的讯息,此来可就真是太值得了。

          正想着间,知客道人回了来,这次纸封没有再在他手上,必然是被宫里前辈高人留下了,只见这知客道人比前两次都更加拘礼,离得大老远就弯下腰来,眼中闪过恐慌和无措,对着还候在门口的叔侄二人高声施礼,匆忙请入,并头前带路。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