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带过来问问(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5#)

          户口的事落下来了。但于华不敢懈怠,不是因为放不下董得龙,而是临行前局领导有交代,必须给他落实好工作,拴住这个人,不能使帮教率滑落,这是重点,也是迫不得己的要害问题。

          云山县马坡镇司法所和化龙县高平镇派出所是兄弟单位,虽然分属两个县,但终归都有同一个上上级单位临南市司法局,这是两县司法局的直属上级单位,是有很大渊源的。现在把人交接到高平镇,自然成了镇司法所的事情,所以很难规避和推脱。

          高平镇司法所有很重的工作任务,现在又多了一个董得龙,虽然这是忙中添乱,但有马坡镇司法所出面协调,不能不给兄弟单位面子,只好先行接收下来,至于安排介绍工作虽然是职责所在,但对于经济欠落后的化龙县来说,总体上缺乏就业岗位,有些大中专毕业生都没处安置,给一个坐过牢受过劳改的人安排工作,实在有些为难。

          于华替董得龙办理好交接手续,已是傍晚时分了,眼看天快要黑了,不得已联系到了高平镇党委书记张远宏,希望他能想想办法,不管待遇和条件如何,先随便安排一下,一来可以拴住董得龙的心,二来也好回去交差忙自己的事情。

          “张书记,你好,我是云山县马坡镇司法所于华。”

          “你就是于所长?”

          “是的,有件事需要你帮忙解决一下!”

          “我听说过一些,是为余丰村那个姓董的年轻人吧?”

          “既然你都知道,我也就直说了。请你帮忙给他安排份工作,这不仅是我的想法,也是我们县局领导特意交代和嘱托的,希望你能关注一下,不管什么工作,随便安排一份就行!”

          “这……不是我不想帮忙,你也知道,现在就业形势非常困难,况且也没有企业和厂区,在我们镇上就是些基层站所,而这里已经人满为患了,刚毕业的大中专学生都安排不下,不过,既然你开口了,也是我们镇司法所的安置帮教对象,这样吧,让我再想想,一有合适的岗位就第一个安排给他,但我不能保证工资和待遇问题,可能达不到他本人的期望和要求,不知这样能不能行?”

          “行行行,我先替他说声谢谢了,这我可以放心回去了。”

          “哪里的话,我这两天出差在外,也没顾得上和你打声招呼,还望你不要怪罪啊?”

          “没有,我听说了,你确实很忙,但有你这句话我已经很满意和知足了,谢谢你啦!”

          “呵呵,应该的,都是为了工作嘛,这么见外干什么呢?哈哈!”

          “那先这样,我这就回去了,有空再来叨扰!”

          “好,等我忙完这阵,一定亲自到云山那边专程去看你。”

          “见外了,呵呵,再见了!”

          “好吧,那先这样,回头再联系!”

          “好的,再见,张书记!”

          “再见!”

          挂断电话,张远宏心里犯起了嘀咕,迅速打通了镇司法所吴海全的电话。

          “小吴啊,你详细说说余丰村那个姓董的年轻人情况。”

          “张书记,是这样的。这个人叫董得龙,他家以前不在这里,是常福村那边的,后来家里着火投亲到了马坡镇,上高中时打伤打残了许多学生,被判了两年刑期,在劳教过程中表现出色,提前释放出来,现投靠在他外婆家。今天,我们刚和云山县马坡镇司法所交接清楚,也帮他落了户,也算是余丰村的人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肯定见过他本人,说说你们了解到的具体情况吧!”

          “嗯。我们对董得龙并不熟悉,只见过两次面,也没怎么详细过问。但是我们也从侧面打听过,算是对他有了一个比较深刻的认识。根据云山县那边同事的了解和走访,董得龙在云山一中人称大龙,嚣张跋扈得不得了,连校长都拿他没办法,整天游手好闲打架斗殴,还和临南市黑社会人士有接触,当时混得风生水起潇洒快活,全校师生没一个不怕他的。他还笼络了不少浪荡子弟,成群结队招摇过市,人人对他恨之入骨。后来可能得罪了什么人,被人举报判了刑,蹲了一年多看守所。”

          “那个于所长好像对他很重视,难道他们之间是亲戚关系?”

          “不是的,他们纯粹是工作中的管理与被管理关系,可能有些交情,但绝对不是亲戚关系,或许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所以才比较上心而已。”

          “听他说那个姓董的小伙子很受云山县司法局领导的看重啊,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关系和原因呢?”

          “这个我不太了解,依我看可能是他表现出色又能说会道,肯定走了上层路线,应该也没有什么亲密关系的。”

          “哦,你感觉这个人怎么样?”

          “张书记,为什么这样问?难道于华向你开口求工作的事了?”

          “嗯,是啊,我也拿不准,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要不这样,我明天带他过来见你,当面观察和考察一下,顺便摸摸他和云山那边的关系,如果不行可以借故推拖下来。”

          “我看,也只能这样了。那好,明天我在镇上,你直接带他过来见我,我们一起考察一下,看能不能给他找份合适的工作先干着,这样也好答复云山那边。”

          “嗯,我去安排。”

          “好,那先挂了。”

          “好,再见!”

          “嗯。”

          当晚,吴海全给村支书王锋去了电话,让他看住董得龙,明天早上九点带人来所里。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董得龙跟王锋来到镇司法所,一阵寒暄之后,三人同去了张远宏那里。

          三人落座之后,张远宏几经观察,开始了现场面试和考察。

          “小董啊,既来之则安之,以前的事咱就不提了,也没多少意思。但不提并不代表忘记,这点你要想开些。谁都会犯错,但错了能知错改过,那还是好青年,这些话想必他们都给你说过不少了,我就不多说了。今天找你来,就是想问问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或者有什么计划,大胆说出来,我们会力所能及提供帮助的,这点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慢慢说,说得越详细越好。”张远宏笑着说。

          董得龙站起来,紧张兮兮,抓耳挠腮,开不了头。

          “大龙,张书记让你说你就说,这里没有外人,都是关心照顾你的镇领导,有什么困难问题不跟父母领导说,还能跟谁说,快点说,别磨磨叽叽的!”王锋看出状况,知道肯定有好事,有些急躁起来。

          “张书记,我现在还没什么打算,全听领导安排,我坚决服从各位领导的管理和教育,一定好好表现,绝不辜负领导们对我的期望和关怀。”董得龙忐忑不安,神情慌乱地说。

          “哈哈,这里又不是看守所,也不是司法所,没必要带着这样的口吻说话,放松些,和平常说话一样就行,别总把领导字眼挂在嘴上,我们也是平常人,也是有子女和家庭,你就当和长辈谈心说事就好,别这样搞得紧张兮兮,听着怪难受很别扭。”张远宏笑说,听他左一个领导右一个领导,叫得人舒服自在。

          “我……”董得龙紧张极了,支支吾吾不会说话了。

          “唉,还是紧张,这样吧,老支书,你介绍一下他的情况吧!”张远宏见他紧张害怕,也不刻意为难,将目光转向王锋,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张书记,吴所长,详细情况我就不说了,想必你们都了解过了,这里我主要谈一下我对他的印象和看法,可能有所偏差,但大部分还是中肯和属实的。”王锋看着张远宏等他发话。

          “呵呵,老支书看人肯定最真实最可靠,你说说吧!我们也多了解一些小董的情况,对开展以后工作有很大帮助。”张远宏笑着说。

          “在我看来,小董是个单亲家庭走出来的孩子,从小受了不少苦,房屋被烧,举家投亲,后来遭父亲抛弃,一直缺乏爱护和管教,一时不慎走上歪路,后来也知错了,在服刑过程中表现出色,受到云山那边领导的重视和关怀,现在到了我们余丰村,生活又陷入了困难。”王锋如实诉说。

          “这又是为什么?不是已经接回家团聚了吗?还能有什么困难问题呢?”张远宏疑惑地问。

          “小董现寄居在他母亲的娘家,外婆还好说,就是他舅妈为人不怎么样,时常嫌弃他母亲,早就有驱赶离开的言辞和举动,如果不是他外婆还健在,早就无家可归了。”王锋有些气愤难平地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可真难为他们母子了!”张宏远感叹。

          “所以说,就算于所长不来求你们,我也会厚着脸皮来求各位领导多多帮忙照顾的。”王锋笑着说。

          “呵呵,这件事是我们的份内工作,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跟张书记再研究商量一下,尽快给你们答复。”吴海全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有些挂不住,便想打发他们离开,然后再跟张远宏细说商议。

          王锋对他们没抱多少希望,只是为董得龙极力争取了一下,虽然可能会让他们脸上无光,或许更会触怒他们,但为了能拯救这个失足少年只好硬着头皮求情。

          董得龙能看得出来,王锋是铁了心地对自己好,还有那个叫于华的司法所长,此刻对他们两个感激万分,但对张远宏和吴海全不太了解,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真心帮忙,心里没底不太踏实。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