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4-87完结(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84相公是狱霸

          洪丞相被骂得很惨,逸王顺手砸了一只金烛台。九千东林军投靠一群刁民,这让逸王的面子往哪里搁?不说面子,延良本来没多少人,现在起码有一万军士,再依仗聊山天险,没有三四万人就不用去送死。

          三四万的军队不是一个小数目,承泽大陆的人个个彪悍,但生育率低,且这块大地上危险丛生,总人口跟地球没法比。大金作为一个大国,军队总共也就三十万,这几年战祸又多,北面铁达部落时不时骚扰一下,西面西燕国虎视眈眈,东面的小国也不太安分,还有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逸王当下还调不出几万闲军过去打聊山,他能不愤怒吗?

          逸王思来想去,下旨要鼎平侯带几万人去聊山平乱。

          鼎平侯驻军西北平岩,延良位于西南,让鼎平侯去打再合适不过,而且,也只有他那里能抽几万人过去。

          过了几天,鼎平侯回复,大意是:西燕国最近总搞些小动作,老夫要镇守西北,腾不出人力去打什么破聊山。那帮刁民都是乌合之众,闹腾不出大风浪,让他们缩在山里算了,等平了外患,以后再打不迟。

          逸王又砸了两个烛台,十万兵权啊,就这样旁落他人,死活都调不动。他还不敢硬把兵权要回来,怕真把鼎平侯逼得造反就麻烦了。

          群臣建议:聊山先放着吧,等把铁达部落彻底击垮,再抽调兵马去收拾那群刁民。

          在朝廷的眼中,聊山虽然不好打,但是他们也就只能在山里逞逞强,质和山匪差不多,和起义军是两码事,并非燃眉之急。

          逸王只得先把聊山放一放,着人随时注意聊山动静。

          近九千兵马归降延良,延良还需时间消化,印昊自然是忙得脚不沾地,幸好朝廷给了一段休养生息的时间。

          九千兵马全是航破海的旧部,印昊首先要立威,那日北风吹来,延良的校场人山人海,鼓声浑厚辽远,印昊一身黑色劲装,腰上系了一条狮蛮带,袖口绣了金色花纹,走上了中心空地。

          简光、原元都听说此人身手了得,正在争论谁先上,印昊道:“你们一起吧。”

          简光,原元互看一眼,点头一下头,“好。”

          两人跳上中心空地,准备开打。

          印昊示意剩下的主将和队长,道:“我是说你们全部一起。”

          主将、队长等东林军的主要骨干加起来有三十多人,面面相觑,在疑心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还是对方表达错误,简光干脆问了出来,“老大,你说我们多少人一起?”

          “车轮战太耽误时间,不如你们三十二人一起。”印昊朗声道。

          东林军一阵唏嘘,人群中的顾风道:“老大,虽说你身手非凡,但未免也太小看我等。”

          印昊笑而不语。

          剩下的军将觉得受到了蔑视,“既然老大非要如此,待会莫说我们以多欺少。”

          一大伙人走上空地,对面印昊一人孤身站立,颇有些遗世独立的风范。

          高台上的米良低声问路伍:“行不行啊?好像有点太过分,万一待会打不过,就惨了。”

          路伍面不改色,“你放心,在炎荒,老大都能打过几十个人。简光这帮人的身手,比起我们炎荒的人,差了不是一点点。”

          谷子道:“今天也让老大展展雄风,不然他们对我们不服,以后不好办。”

          中心空地上,印昊选了一铁棍做武器,其余人全部散开,呈圆圈包围状,虽说切磋用的武器都是钝而无锋,但刀剑无眼,米良仍然为印昊捏了一把汗。

          顾风递给旁人一个眼神,两名小队长持刀率先攻击,对着印昊砍过去,印昊持棍,左一扫,将左边的人撂倒;再朝右一击,牢牢绞住对方长刀,见空中白光闪过,那长刀被远远地抛出空地,差点砸到远处的兵士。

          以一对多,讲究速战速决,印昊迅速放倒两人,还不待后面的人对上,他纵身跳起,朝圆圈东北角的人打去,免得被对方困住。

          校场飞尘扬土,印昊手持长棍,声影快如风,左突右闪,叫人眼花缭乱;长棍一扫,如飞龙展翅,气势冲天。

          简光等人起初还不甚在意,等到所有人准备全力对敌时,己方人倒了十来个,印昊打法极为怪异,叫他们无法合力结阵。

          约打了二十多分钟,兵倒将翻,空地上只剩两个印昊和原元,可惜原元手上已经没了兵器,拱手相叹:“老大身手果真是盖世无双,我等心服口服。”

          校场迸发出震天喊声:“老大威武!老大威武!”

          印昊发髻被打散,身上衣衫几处破损,眼眸微挑。说了几句客套话,回身上座。

          切磋还在继续,东林军主将虽败在印昊手下,但依然自恃甚高,哪知一通切磋下来,无论是单打还是群殴,一次都没胜利。

          原元仰天长叹:“这里高手怎么这么多!”

          良全道:“你是不晓得炎荒那个环境,地鬼游移不定,地龙神出鬼没,动作不快哪里活得下来。而且炎荒只有男人,天天打架切磋,下手又狠,为了活命,只得变强。”

          简光叹服。

          后来他看了军规,指着倒数第二条道:“这个算军规?”

          只见白字黑字写着:不得当面说米良长得不好看。

          良全解释,“这是很重要的一条,你要是说米良长得不好看,会有一帮人想揍你。”

          “印昊如此暴力?”

          “不是老大。是以前炎荒出来的男人全都会揍你,会影响军队的安定团结,所以延良初建的时候,众人都要求把这一条写上去。”

          简光不明,“为何?你以前还说她是九天仙女下凡,我都怀疑你眼光。”

          “你也知道,我们被关在炎荒全是男人,就是看一只母鸭子长得都是眉清目秀,米良当然是九天仙女了,我们都把她当神一样供着。”良全道,“后来她给我们带来好运,所以在大家心目中地位很特别,炎荒的人都不喜欢听吉祥物的坏话。”

          简光再问,“你们那里都是男人,那她从哪里来的?”

          良全幽幽叹气,做高深状,“这和东方澈怎么死的,一并列为本朝十大悬疑。”

          归降之后,东林军不复存在,全部打散重新编制。印昊给每人都发了三十两银子的安家费,又开始分地,房子目前不够,延良开始更大规模的建房运动。除了聘请少量技术工人,建房基本上都是军队里男人自己做,半天练,半天从事生产劳作,过年前就能让一部分兵士住上新房。

          再说印昊虽然囤积了不少粮食,但人口一下子增加,粮食恐怕不够吃到明年秋收,他正准备安排人出外采购,丘子就送了十万石粮食过来,“老大,我就知道你迟早有一天会缺粮。”

          印昊笑,“该多少钱,我都给你。”

          “咱俩谁跟谁啊,谈什么钱。”丘子格外大方,低声道:“老大,我回去再多收购粮食,都给你备着。到时候你打朝廷,我给你提供粮草,我们炎荒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不干一番大事业?以后等事真成了,我想当那个叫啥来着……米良说的叫……叫……”

          丘子想了半天,“商……商务部部长。”

          印昊毫不客气在他脑门敲门一记,“就你这样,还想当大官。”

          丘子搓了搓手,“别的不行,经商方面我可是从小受到熏陶。”

          印昊道:“反朝廷,目前延良实力不够,先把延良发展好了再说。你的粮食,我先记下,小心不要被朝廷盯上。”

          有田有地,有粮有房,兵士们在聊山很快安定下来,有人问:“老大,不是说还要分媳妇吗?”

          印昊茫然,“谁说的?”

          大家指向良全。

          良全的客栈需要人打理,那时候谷子等人介绍了一个女掌柜过去,这女掌柜着实有几分能耐,把客栈打理得井井有条,后来两人就好上了。跟分媳妇是两码事,印昊道:“我只说分房分地发军饷,良全,你说的分媳妇,那你给大家分。”

          良全叫苦不迭,“老大,你不能这样啊,我还不是为了拉兄弟们回聊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