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章做戏(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请记住本站地址,任何搜索引擎搜索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黑龙寨

          此时,丫鬟之类的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早已一哄而散,黑龙寨早已是不见一个人影。张浩轩独自徘徊在上,细细的将上搜查半晌,依旧一无所获。

          张浩轩有些不解的望着湖面,心中暗暗想道,这黑龙寨近百号人再加上那十艘大船怎会无缘无故的消失不见,真是奇哉怪也。按理,黑龙寨老巢在此,仓促劫得饷银后,至少也要靠岸带走一些随身物事和贵重物品,可是上场景虽然混乱,但一些贵重财物依旧原封不动的保留在屋中,很是诡异,令人难以捉摸。

          最令他不解的是,项四海的妾竟然被人掐死在内堂中,身上更是被人残暴的割去双峰,鲜血流满屋子,死状凄惨无比。她原名敏儿,乃是项四海宠爱的妾,大当家邱武的姘头,全黑龙寨百余名兄弟眼中的尤物。此女生前本是一青楼女子,后被项四海看中替她赎身,不料上不到半年,便传出与邱武的火辣情事,让项四海风风光光的戴了一顶硕大的绿帽子。只是,虽然项四海对其恨之入骨,久欲杀之,但如此光明正大的将其杀于内堂中却令人很是不解。毕竟,邱武和项四海乃是结义兄弟,如此明显的报复,显然是处于极度的怨恨,若是传扬出去定然会在他兄弟间形成难以磨灭的隔阂,这样的话,项四海的处境便会很不妙,聪明的他定然不会做出此等傻事。同样,邱武更无杀她的理由,无论如何,她终究是结义兄弟的妾。可是,她死了,死的惨不忍睹。

          张浩轩边走边思索着,迷迷糊糊来到聚义堂门前,他微微一愣,旋即推门进入阁楼内。突然,他愣住了,眼前太师椅上,又是一具**的身体。死者赫然是邱武的老婆王氏,王氏一丝不挂的斜倚在太师椅上,脸色乌青,嘴唇发紫,显然是被人玷污后又徒手掐死,下手之人毫无怜惜之心,纯粹是在发泄自己的**。

          王氏乃是邱武正室,平素里夫妻相处也算和睦,令张浩轩百思不解的是,她怎会突然暴毙在屋中,而没有随其夫一起隐姓埋名过幸福日子呢,到底是谁下的黑手

          “奇怪,真是奇怪。”张浩轩喃喃道,突然脑海中模模糊糊的闪出一个人的影子,一拍脑袋叫道:“对了,项四海,我怎会将他忘了。”

          突然,张浩轩愣住了,项四海竟然奸杀了邱武的正妻并亲手杀掉自己的妾,那也就预示着,邱武已经不存在了,否则,断然不会容他如此放肆。若是当真如此,那可就麻烦了,只怕那些大船早已不知开往何方,再也不会回到这黑龙寨。

          “看来,黑龙寨的水很深啊。”张浩轩轻叹一声,突生变故,竟搅得他一时也没了主意。

          忙活半,张浩轩肚中空空,早已饿的咕噜直叫,见日近午时便大步向旁边厨房走去,或许在那里能寻到一些吃的。

          近厨房约五六丈远,突然屋中传出两个男子声的嘀咕声。吱呦一声,张浩轩一惊,连忙闪身躲在一旁。屋门被轻轻拉开,两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冲屋中出来,其中一人竟还手抓着一个肥腻的鸡腿,往嘴里胡乱塞着。

          直觉告诉张浩轩,这两个黑衣人应该不是黑龙寨之人,如此来,黑龙寨之事莫非有人在其中搅局。

          “二弟,别吃了,你我快去码头。一会二位公子到了,若是发现你我兄弟不再,那就麻烦了。”其中一人贼头贼脑的环视四周,抬头见太阳直直的挂在头顶,心中有些焦急的道。

          旁边那个正美滋滋的啃着鸡腿的那个乃是他的二弟,这一次,他兄弟二人奉出尘子之命,陪项四海一起登,在将船只靠岸之前,先行将上仆人驱散干净。三人上后,在项四海的威吓之下,一干仆役早已吓得失魂落魄,不出半个时辰便纷纷驾船离去。事了之后,项四海先行回去复命,他兄弟二人则被留下在上接应。不料,项四海离去之后,二弟馋瘾又犯,无奈之下只好寻得厨房,任他在吃胡吃海吃一顿。二人酒足饭饱之后,险些忘了时辰,出门一看竟已是中午时分,顿时惊得一身冷汗。须知出尘子在江湖上乃是有名的笑面虎,一着不慎惹怒了他,只怕这吃饭的家伙要保不住了,想到此,怎能不让他心慌。

          那个被唤作二弟的则一脸不以为然,哼哼唧唧的道:“凭你我的脚力,片刻即可到达,急个什么。再则,大公子早有交代,晌午方将大船停靠,现在时辰未到,大哥莫要心急。”

          那老大怒瞪他一眼,训斥道:“若是误了公子的大事,谁来担待,快些,莫要磨蹭。”罢,二人加快脚步,向码头奔去。

          大船竟然要在此靠岸,他们口中的那位公子又是何人张浩轩躲在屋后听的一阵迷糊。不过隐隐可以肯定的是,这群黑衣人必定是清水码头袭杀的那批悍匪,而那批饷银也必定是落在了他们手中。

          想到此,他嘿嘿一笑,悄悄跟了上去。

          ·········

          码头上,盯着炎炎烈日,兄弟二人紧紧的盯着湖面上缓缓驶来的十余艘大船只,脸上满是恭敬。

          待船只靠岸,甲板上闪现出一批黑衣人,足有四十余人之多。两个身影飘然下船,定睛一

          看,正是出尘子和孤云子二人,兄弟二人连忙迎了上去。

          “你们喝酒了哼,两个废物,本公子要你二人来此作甚!驱散众人后为何不回云海山庄向我禀报,白白浪费本公子一个时辰,嗯”出尘子面露不喜,冷哼一声问道。

          那兄弟二人闻言一阵惊恐,双腿哆嗦几乎站立不稳,连声道:“公子饶命,我二人在此留守乃是项四海的意思,他一个时辰前便已经前去向公子禀报了啊。”

          “嗯,项四海难道没有和你二人在一起”出尘子眉头轻蹙,环视四周不见项四海的身影,疑惑的问道。

          那二人身躯一震,连忙点头,口中连道:“的断不敢期满公子,此事千真万确。那项四海这是公子的意思,我兄弟二人不敢违抗,这才在此等候二位公子。”

          孤云子在旁轻哼一声,道:“他倒是挺聪明,逃了便逃了吧,谅他也不敢将采石场之事出。”

          出尘子默默摇头,自己一时大意,竟给了项四海逃跑的机会。虽然他可能并不知那些劫来的太湖石正是前些时日神亭岭被劫的饷银,但若是被有心之人捉去,只怕会给无相宗惹上大麻烦。不过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他大手一挥,沉声道:“动手吧,半个时辰后在码头集合。”

          众人齐声应下,各自背起一个麻袋迅速向聚义堂四周奔去。

          ps求收藏,求点击,求包养······,大家一起顶起来,上我书评区唠唠,安慰一下俺脆弱的内心。

          更新更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