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且不提迟雁救主角的过程有多凶残,但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和十来岁的小男孩孤身闯入许多大boss拷问重要人物的场地中无人发现这点就足够让人吐槽整整一天的了,更别提大火烧起来居然没有人发现火势变大,对火魔法元素感知力超强的艾利尔是傻子吗qaq

          迟雁救主角的过程bug多得简直让人无法直视,但现实生活中确实总是会出现这种一时疏忽大意造成永远遗憾的事情,不管过程有多坑爹,总之结果只有一个,青梅竹马小男孩代替主角死了,主角被迟雁救了,没有人发现事情的真相,都以为艾利尔魔法失误造成唯一的人死亡,导致大boss互相指责,最终不欢而散。

          其实不管怎么看,迟家兄妹都没有直接伤害主角家人,主角都是没有任何仇怨的,迟雁更是主角的救命恩人,怎么想都是第一女主角的命。可是谁叫作者这么坑爹,迟炎是本文中唯一一个提前看出主角身份的人了呢?当年发生这件事情时,迟炎只有二十多岁,不过已经是老城主的心腹了,他也清楚这些人杀的是什么人,抓的又是什么人。迟雁当时固然没有说出真相,可是以迟炎对妹妹的了解,加之那个从小喜欢妹妹的男孩明明是和迟雁一起出门却失踪了,狡猾如迟炎又怎么猜不出事情的真相、

          他是唯一一个确信主角没死,并且一直在追捕他的人。只不过主角早就化身乞丐,一直在晨曦城街头乞讨,迟炎的手伸不到那么长,便没有发现他。而当主角离开承安城进入武者学院时,就已经是大帅哥一枚和父母完全不相似了,迟炎也没发现。

          逃过数次灾劫的主角在从山谷得到龙族传承出来后,就知道自己不能回帝都了,否则肯定会面对沈家疯狂的报复。于是他隐藏身份,披上冒险者斗篷,一路来到了自由国度逐风城,并且在没钱的情况下,接受了剿灭黑风山山贼的任务,与女扮男装的迟雁认识,同时也结识了逐风城城主迟炎。

          主角光环让迟雁一见倾心,身为妹控的城主自然要调查初寒的身份,他找谁呢,当然是大陆第一情报组织听雪楼的韩听雪了。韩听雪本来只是将主角的部分信息告之迟炎,谁知刚好与迟炎对主角的了解互补,确定了主角的身份,不过他也知道主角失忆了。当下便一边利用自己妹妹与主角交好,帮助他躲避沈家的追杀,帮助他找回记忆,甚至帮助他提升功力,另一边却又在暗中调查主角,一次次暗杀试探他是否真的失忆,最后更是变本加厉不顾妹妹的反对监禁了主角一段时间。

          这一次监禁又是迟雁救了主角,将他放走。此时已经是魔法贤者实力的主角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回报这些始终伤害他的人,去了死者之森才,出来后,彻底黑化。想必主角的黑化与这段监禁拷问的经历有着因果关系。

          最后迟雁当然是被主角以“你接近我都是为了我的秘密”而捅死了,可怜妹子救了两次主角都没得到一丝一毫的信任,没办法,谁叫她有这么坑爹个哥呢。

          这次来到逐风城,顾偃已经尽量避免主角去剿匪了,他们老有钱了,何必去做冒险者认识迟雁迟炎这对兄妹。来到逐风城目的是为了拿到迟炎手中的药典,这便是当年监禁已经足有剑皇魔法贤者实力主角的秘密所在。原本大陆的医生基本都是魔法师,可是魔法师毕竟是僧多肉少,只能在战斗中起到奇效,但战斗后要是所有伤患以及生病的平民都让魔法师医治,那估计全大陆的魔法师都累死也做不到。在资源缺少的情况下,一些魔法师投身药剂师行业,最初只是为了给自己减缓压力,后来渐渐地大陆上出现新兴行业——炼金术师。

          炼金术师专职的少,大部分人都是兼职,兼职的人中多半都是冒险者、佣兵以及魔法师。魔法师对基本治伤治病的药剂掌握最熟练,而佣兵和冒险者手中的药剂就不止是治病救人了,还有辅助攻击的作用,比如毒。夏御风能够帮主角恢复容貌,就代表着他是一名优秀的炼金术师,不过即使如此,也比不上手中掌握着许多冒险者穷尽一生才得到的秘方的逐风城,逐风城表面上看来是冒险者城,但实际上是炼金术师城。

          自数代以前的城主开始,逐风城便进行着秘密实验,好多年迈体残的冒险者便是试药的最好人选,药典才是逐风城立于十四主城不败的秘密。在原文中,已经无比强大的主角正是败在一杯由一无所知的迟雁端过来的茶中,导致他被迟炎拷问许久,遍体鳞伤到几乎是走投无路才去了死者之森寻求那唯一的希望。

          顾偃曾经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最佩服的便是擅用毒的人,别管武功练得有多高,人家一杯茶就搞定你,别管对手有多少,人家一炷香全放倒。丐帮厉害吧,不还是被悲酥清风给弄倒一大片,没有段誉的体质,还是赶紧的随身备解药吧。

          迟炎不是什么好东西,被捅死完全是咎由自取。药典是好东西,却也是由许多人性命堆积而成的。顾偃自下定决心跟着主角后,便想将十四主城的事情提前解决了,到时候主角就算黑化,也早就都报过仇了,无可捅之人,说不定会降低他的黑化度。

          药典根据原文描述一直由迟炎随身带着,就连洗澡都放在手可以碰到的

          地方,而且药典是由防水材料制成,不怕被水浸湿。既然如此就必须要接近迟炎,而且出其不意地提前制住他,这就必须要骑士莱亚斯帮忙,毕竟己方的人实力都不够,三人才能勉强对付迟炎。到时候估计还得要男神色诱迟雁,都不造小胖控的男神会不会答应。

          而现在,骑士被主角送去做原文中主角做的事情了,也不造他有没有那个好运气遇到迟雁以及带队的城主迟炎,说不定还可以把主角的剧情放到他身上呢。所以说,他们的一切行动都要靠骑士,可是主角你这么对莱亚斯,骑士大人还会跟我们一起玩耍吗!顾偃真的很想教训初寒一顿,可是每次初寒用那双“终于和你单独在一起了”的黑漆漆眼神望着他时,顾偃便丢盔弃甲,什么都不记得了,十分没良心,到最后他也只能期待莱亚斯如自己所想般抢了主角的剧情。

          中胖就这样期待着期待着,终于在来到逐风城第五天打听到了骑士的消息。事实证明,主角的剧情是不可逆的,剧情君永远是为主角服务的,勾搭妹子和城主的任务骑士是永远无法胜任的。两人到第五天打探到的消息不是城主成功剿灭山贼,而是山贼中加入一名剑皇级别的强力外援,还绑架了城主的妹妹迟雁!

          顾偃:“……”

          莱亚斯你在黑风山到底发生了神马,难道那地方真有个黑山老妖把你迷惑了?这样的神展开简直无法相信!

          “没想到,”男神怒其不争地摇摇头,“曾经高贵的骑士也堕落了,唉……”

          主角你悲天悯人的时候能把嘴角那抹“终于干掉一个情敌”的笑容收回去吗?

          吐槽归吐槽,震惊归震惊,两人谁都不相信莱亚斯会是那种与贼同流合污的人,想必这其中一定有猫腻。为了查出事情的真相以便协助莱亚斯下一步行动,初寒在收到消息当夜便带着中胖使用空间魔法进了山寨,一进门,就见莱亚斯正和一群长得凶神恶煞的山贼一起吃火锅,香喷喷热乎乎的火锅。

          虽然逐风城已经不像极地、天堑两个城市那么冷,不过毕竟地处北方,在深秋的季节实在是很冷。顾偃虽然有了寒冰真气不怕冷,但也不介意大热天涮个锅子什么,当下特别自来熟地把莱亚斯挤到一边,拿过他的碗筷就吃了一口肉,嗯,果然很香很辣,热乎乎的,冷天吃上一顿简直不能更幸福。

          众山贼:“……”

          这胖子是谁谁谁啊!五天前这个剑皇突然出现把他们揍了一顿抢肉吃不过人家很强他们就忍了,现在怎么突然冒出个胖子比剑皇还霸道,敢把剑皇都推一边抢着吃火锅?

          见顾中胖用莱亚斯使用过的筷子吃饭,初寒浑身散发着黑气,拎起顾偃身边一个山贼甩到一边,抢过小胖的筷子舔了一口才还给他。

          众山贼:“……”

          贵圈太乱,能出个人给解释一下吗?

          最后还是莱亚斯特别有风范地叫手下(山贼甲)又拿了两副碗筷过来,甭管发生什么事,先吃饱了再说。于是一群人就围着锅子热乎乎地吃了个夜宵,中胖舒服地趴在贼头那足够躺下两个人的虎皮大椅子上,初寒坐在他身边给他揉肚子。

          众山贼:“……”

          鸠占鹊巢的几个人实在太过分,导致山贼干脆都说不出来话了!贼头本来挺有意见的,想出手教训这个胖子和小白脸,谁知莱亚斯指着顾偃对他们说了一句“这是我的主人”,山贼们顿时消停了,并且森森地鄙视起剑皇大人的品味来,难道骑士不应该守护公主吗,守护个胖子他们接受不能啊!

          等胃撑得没那么厉害了,顾偃才打了个饱嗝,问莱亚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弃明投暗,难道他不应该剿灭这些危害百姓的山贼们吗,为什么同流合污,这中间有什么问题。

          他这一问,原本凶悍的山贼们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出了事情真相。

          原来几天前莱亚斯被送到黑风山,自然知道是初寒搞的鬼,本打算一个人单挑一群,顺手剿灭山贼为民除害的。谁知打着打着就发现不对劲了,这些山贼吧……弱倒是不弱,只是也没强到需要城主亲自动手的程度。莱亚斯对付起他们虽然很吃力,却也不会敌不过。可是打到一半,贼头拿出一炷香,点着,不一会儿,莱亚斯便全身没了力气,晕倒了。醒来后,他被山贼们捆起来。

          本来以为自己的生命到此便终结了,谁知山贼只是长得凶悍,举止却十分得体,比想象中有礼貌多了。他们为莱亚斯提供食物,既不杀他也不打骂他,只是苦口婆心地劝他,等他们放他下山,就不要来剿灭黑风山了,他们特别守法,从来不扰民,吃的粮食都是开垦黑风山上的土地自己种的。

          骑士不知相信谁好,斗气又被奇怪的药物封住无法使力,便冷眼旁观了几天,觉得这些山贼虽然不算是奉公守法,但确实比鸿鹄山脉那些善良的多,并且都拖家带口,怎么看怎么像正经过日子的村落。如此一来,莱亚斯便对这些山贼有了些许好感,并且开始怀疑逐风城主剿灭山贼的目的。尤其是这五天中又发生了一件事,让莱亚斯彻底对黑风山改观。

          山脚下一处村落被人劫杀了,主城说是黑风山山

          贼做的,而莱亚斯却清楚,这天山上根本没人下山。他仔细询问看守自己的山贼,才知道原来之前那些抢劫屠杀村民的事情也不是他们做的,他们都是一群从逐风城地下实验室中逃出来的人,并且身上带着城主的半部药典。逐风城守卫森严,他们又拖家带口,只得躲藏在易守难攻的黑风山上。有半部药典相助,前来剿匪的冒险者集团都被他们打倒,谁知过不多久,就听到黑风山山贼伤害平民,抢劫人口的消息,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做。

          “是迟炎做的!”贼头痛心疾首地锤着桌子,“我爹临死前炸毁了地下实验室,他一定重建实验室,并且缺人试药,便一边给我们栽赃,一边从普通村子里抓人。”

          刚刚知道事情真相的莱亚斯就遇到迟炎亲自来抓人,骑士当时便站在山贼这一边,服下解药后,力挽狂澜,抓了女扮男装的迟雁,打退迟炎等人,从此坐实了山贼的身份。

          “原来如此。”顾偃点点头,以他对原文迟炎的了解,这些山贼说的话多半是真的。逐风城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自由国度了,它已经从内部开始腐烂,必须经历大刀阔斧的改革了。

          只是没想到,原来黑风山山贼手中竟然有着半部药典,并且这药典里有迟炎用来迷晕主角的药。换言之,主角之所以会在最后中了迟炎的暗算,就是因为最初相遇时,他帮助迟炎剿灭了黑风山,这算是因果轮回吗?

          一直关注着中胖的初寒自然察觉到顾偃的想法:“你想要药典?”

          顾偃没什么挣扎地点点头,反正他从极地城开始就成了杀人越货的反派人物了,此时承认自己对药典的觊觎也无所谓,他就是觊觎人家东西的小偷怎么地。当然,三观已经崩坏的男神是完全拥护中胖的,他认可道:“没错,似迟炎这等人,药典在他手中一定会害更多的人,而在你手中,你却可以让它造福整个大陆,我相信你。而且迟炎身为城主居然在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杀了他,把药典抢走。”

          顾偃:“……”

          主角你不觉得你……杀人抢劫这种事情做得完全无压力,并且义正言辞吗?你的节操呢,三观呢!

          没有三观的不只是初寒,莱亚斯在听到顾偃的打算后也点点头,一把揪住贼头,特别不讲理地说:“把那半部药典交出来,不然我把你们都丢到逐风城主城去!”

          山贼:“……”

          这尼玛到底谁是山贼啊,一个比一个不讲理,他们只是一群想要安稳生活的前·冒险者啊!

          见贼头还有些犹豫,初寒毫不犹豫地展示了自己火系大魔导师的实力,熊熊燃烧的火凤在山寨中飞翔,并且焚烧了一锅山贼们正想煮了用烟气对付他们的草药,高温的完全灼烧让烟雾全部化为二氧化碳和水,彻底失去了毒药原本的功能,贼头一屁股坐在地上,火凤在他头顶盘旋,初寒冷冷道:“别以为我会像那个废物剑皇般被你们轻易制服,交出药典。”

          顾偃莱亚斯:“……”

          男神你就是在威胁人的时候都不忘刺激一下骑士吗qaq?而且在不知道药物强大能力的情况下,原文的你可是魔法贤者级别都被放倒了,你怎么好意思说人家骑士!

          在三名霸道抢匪的淫威下,贼头心不甘情不愿地交出半部药典,还含着泪说:“这是……这是我爹临终前拼命从迟炎那里抢到的,你们……你们一定不能拿着它去做坏事!”

          “放心,”得到药典的初寒又露出男神般的微笑,“要相信顾偃,他一定会让药典发挥它真正的作用,并且拯救整个逐风城的人的。”

          顾偃:“……”

          完蛋了,主角已经从“顾偃是最好最善良最聪明最可爱最睿智”这种毁三观的境界升级为“信顾偃得永生”这种丧心病狂的思想高度了,他真的只是个凡人,能不把他变成邪教教主吗qaq

          贼头特别不放心地瞥了一眼中胖,又对比一下初寒与莱亚斯。一个金发碧眼英武不凡宛若神祗,一个黑眸如夜深不可测宛若恶魔,这样两个人他哪个都能报下期待,唯独那个眼中只有火锅还吃撑了还一身肥肉还一脸苦笑还怎么看怎么没出息的胖子让他完全无法相信!

          不过胖子的一神一魔两大护卫显然对自己的主人非常有信心,尤其是初寒,当夜便对山贼们开展了“顾偃是完美的顾偃是无敌的顾偃是最棒的”的洗脑活动,两天过去,被遗忘的迟雁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山贼则是个个肿着眼睛,对自己身边的人唾弃地说:“看看你,长得这么瘦,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呸!”

          顾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