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5章小猴子能遇上你真好(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沧澜雪只觉得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黏着身子极为不舒服……

          “海啸——是海啸啊——”

          “啊——转舵啊——”

          “转舵——”

          一声声吼叫,从旁杂乱的飘来,沧澜雪听在耳中,身子一凛,海啸?

          这个词儿令她蓦然间,眼前一片黑,脑中不禁浮现上自己穿越到这异世大陆的那一天,不也正是海啸么?……

          “雪儿,害怕吗?”不知何时思雪寒居然低下了头,唇就贴在她的耳边。

          沧澜雪望着低下头的思雪寒,“海啸……”她的心在这一刻竟是剧烈的颤抖起来。

          “雪儿?”思雪寒察觉到沧澜雪的异常,“有我在雪儿不要害怕,我一定会将你安全的送到鬼蜮,一定……”

          “雪寒……”沧澜雪能深切的感受到从思雪寒身上传来的浓浓安心感,可是为何她就是无法平复心中的那份慌乱。是因为海啸么?还是因为这到来的死亡气息!

          这是天意么?

          不知道为何,她现在有份说不出的感觉,不是害怕,不是惶恐……

          当沧澜雪再次看向思雪寒时,忽然一道身影跌重的朝他们而来,她疾呼道:“雪寒——后面——”

          风浪过大,思雪寒根本来不及听清,自然也做不出相对的反应,他只知道现在决不能放开手,他要保护雪儿!

          沧澜雪却在这时,向着思雪寒扬起了一抹淡淡地笑意,双手瞬间缠上他的手臂,双腿用力在船板上大旋转,顷刻间思雪寒与她的位置对调。

          “雪儿——”

          思雪寒此刻终是看清了,大叫出声,双手拼命的推动着沧澜雪,“不要!不要——”

          那人简直是个卑鄙小人,居然利用思雪寒无暇之际,从后面偷袭,而沧澜雪为了保护他。

          思雪寒只见,长剑刺穿了沧澜雪的胸口……

          “小猴子,你想要保护我,还得等一百年呢。”沧澜雪的话从头顶传来。

          思雪寒一把抱住沧澜雪的后背,“雪儿,你好狡猾,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手上一片湿漉,那不是海水亦不是雨水,而是他的血水啊!

          “我确实很狡猾……”沧澜雪发现自己居然在这种状况下,还能跟思雪寒如此交谈,实在是太不像她了。

          “雪儿,我不许你有事!我不许你离开我!——我好不容易才找回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雪儿!”思雪寒无力地吼叫着,他所要的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永远在一起!

          “雪寒,帮我转告澈,若是……”沧澜雪的声音越来越弱,他攀住船桅的手在一点点松开。

          “不会的,不会的……雪儿会没事的!!”思雪寒能感觉到沧澜雪的气息在转弱,只能用力抱住她的身子:“雪儿,我们还要一起去鬼蜮,我们还要给座主取药,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丧气的话。”

          “是啊……我还有很多事必须要做……澈,还在等着我……”

          “所以,你必须要撑下去!雪儿,答应我,不要死,不要死!”

          “死……不会……我只是觉得累了,想要睡会……”

          “别睡,雪儿……别睡……”

          “呵呵……”沧澜雪伸起手,颤抖着手抚摸着思雪寒的额头,“小猴子……能遇上你真好……真好……”

          澈,对不起……对不起……

          湿润的眼眶,流淌出的并非是冰冷的江水,亦非是无情的雨水,而是含着热意的泪水……

          恍惚间,沧澜雪似看到了那拥有一双漂亮紫眸的男人,那是她这辈子见过最为好看的眼睛……

          澈……

          低喃的话顺着泪水而出……

          海浪越来越高,离海啸也不过咫尺间的距离。

          思雪寒只觉得沧澜雪的身子很沉重,很沉重,可他不敢放手。若是放手,沧澜雪一定会被海浪卷走……

          可现在他的力量变得何其的薄弱。

          “雪儿……雪儿——”思雪寒只能卯足了劲道,喊着那正在合起双眼的沧澜雪。

          为什么到最后,还是雪儿保护了他!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说好,这次由他来保护雪儿的,可,现在的……

          雪儿竟然为了他,而甘愿用生命来保护他,雪儿,要是你有什么事,他该怎么办?

          雪儿,你知道吗?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了你……

          力量正在快速地流逝当中,沧澜雪只觉得身子很沉很重,神智更是无法收拢。可是她却听到了雪寒的呼唤声。

          是啊,她怎么能就在这里倒下去,她还有许多的心愿未了,她不能就这样的死去……

          沧澜雪竭力支起身子,双手牢牢地抱住船桅,只是一个扯动,伤口处的血流的更快了。

          “不要动了,你就这样……只要这样就好……现在换我可以吗?……”思雪寒紧紧地搂住她,不让沧澜雪再乱动。

          “我没事……我没事……”沧澜雪的头枕在思雪寒的肩头,她的眼睛呈现出涣散,时而清晰时而朦胧,然而,在清晰的时候,她能看到思雪寒的脸上,因为她而流露出焦急、担忧……想要伸手为他抚平那揪起的双眉,想要告诉他,她真的很好很好,可惜,这样的话就连她自己都无法信服,又要如何去说服雪寒。

          “不要死,不要死……”一声声近乎于哀求的话从思雪寒的嘴中逸出。

          仿佛在这一刻,在这里只有他与沧澜雪,在这个空间里面,他看不到暗士、海浪……

          他听不见雷声,雨声,只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一声又一声的砰跳声,就似在倾诉着他那份无法割舍的情感。

          思雪寒紧紧地握住沧澜雪的手,贴近在自己的胸口,要是可以他希望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她的存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