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2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不择食!”君少昊万分不爽道,口中更是将简玉衍贬低的文不值。

          “呵~”简玉衍冷笑声:“煜王殿下,怕是自我感觉过于良好了。我就算死,也不至于会看上你!”

          白陌心中是彻底郁闷了,这两人上辈子绝对是冤家,眼下又把她忘的干净彻底。

          “咳咳。”白陌干咳了两声,以此希望引起注意:“两位,你们是不是已经忘了有我的存在。”

          君少昊看了白陌眼,叹了口气:“先不说你这伤是怎么来的,你怎么好让这家伙给你包扎,又不是不知这人对你不怀好意。”

          简玉衍听了,心下更是火大,正欲还嘴,却是瞧见白陌正向他使眼色,只好憋屈的咽下口气。

          “那个,我想跟他单独谈谈。”白陌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简玉衍。

          简玉衍自然明白,虽然心中不愿,可还是老老实实的走了出去。临出门的刹那,回头往白陌和君少昊看去,却是瞧见白陌看着君少昊时,不自觉流露出的女子姿态,心中不知怎的有些不舒服。有些纳闷,便是纵身跃,打算出去走走。

          “那边的事情办完了吗?”白陌看着君少昊,对于赵赫的事情她直也是记在心上。

          “办好了,赵赫也没事了,放心。”君少昊宽慰笑,遂而看向白陌的手臂,自然没有遗漏那两道弯弯扭扭恐怖的伤疤,心下顿,瞳孔缩,却也马上恢复,从床上拿起绷带,轻轻的包扎了起来:“你这爪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像是被什么野兽抓伤的。”

          白陌便是将方才御花园的事情五十的说了出来,当然将轩辕旻路把她抱过来的事给省略了,若是将这事告诉他,保不准他又要气的直跳脚3

          “你救萧子濯做什么,这倒好,自己平白弄了伤。”君少昊听闻,眉头紧蹙,无奈的叹了口气。

          “救人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我也不过被小小抓伤了,过不了几日就会好了,你可不要找萧子濯算账。”白陌不放心的嘱咐道。

          “我像是这种人吗?”君少昊白了白陌眼,随即却是双眸微眯,透着几分狠厉:“要找也要找那些胡族的算账,算计轩辕旻也就罢了,既然让你受伤,我绝不会让他们在齐国待的舒服。”

          闻言,白陌却是笑了出来,嘴角微勾,眸子中透着几抹算计:“只怕不用你动手,那轩辕旻自会让那些胡族吃不了兜着走。从胡族突然来齐国,进献白虎开始,轩辕旻就已猜到他们别有用意。想来,这几日应该就会有结果了。”

          “你倒是很了解轩辕旻?”君少昊眉头微蹙,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白陌。

          第百四十章:你是我的人

          ?

          了解?白陌眸子微垂,眼中却是隐隐透着几分自嘲,她何时真的了解过,不过是被骗了而已,如今与他不过是陌路,更称不上了解,无非只是对他行事作风有着几分清楚罢了。

          “怎么,吃醋了?”白陌抬起头,看着君少昊,挑眉笑,言语中更是挑衅。

          “嗯。”君少昊倒是不加掩饰,重重点了点头:“吃醋了。”

          瞧着君少昊副小孩子受委屈的模样,白陌愣,顿时觉得啼笑皆非,无奈的白了他眼:“你是觉得自己魅力不足,还是觉得我眼力不好。”

          白陌的话语刚落地,君少昊眸子顿时亮,忙狗腿的将脸凑到白陌的眼前:“你这意思是说,你也喜欢我了?”

          “再还没找到好的下家,暂时只能如此。”白陌迫于无奈的摊了摊手,可那眼角之中依旧看是几丝笑意在。她非磐石,君少昊的好,她看在眼里,又怎拒绝的了。

          “不会再有下家。”君少昊迅速的转身,坐到白陌的身后,双手轻柔的环过白陌的腰肢:“你的今生下世,甚至生生世世,都已被我预定,再不会有别人。”

          “喂喂喂。”白陌顿时觉得好笑,可心中却是泛起丝丝的心意,到了头,只是白了他眼,可那目光中却是泛着脉脉情意。

          “怎么了?”君少昊眉头挑,笑的霸道:“你是我的人,无论你在哪里,你都是我的人。”说罢,便是宠溺的刮了刮白陌的鼻尖。

          白陌脸嫌弃的挥去君少昊的手,皱眉道:“我又不是小孩,刮我鼻子干什么。”

          “我喜欢。”君少昊挑眉笑。

          白陌心下便觉得方才告诉他,她喜欢他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瞧他这幅得瑟样。

          “你先休息,待会我让鹊儿帮你将这身衣裳换去1”君少昊起身,轻轻的将白陌放平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在白陌身上,捻好被角,不留点缝隙。

          君少昊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白陌件事,白陌立马拉住君少昊的衣角,抬眼看去,威胁的问道:“快说,这宫内还有多少是你的人。”

          “嗯”君少昊煞有其事的皱眉想了想:“不多,内庭司掖庭太和殿禁军还有丽妃和乐妃身旁都有些,其余也就些小地方有些。”

          瞧着君少昊副没什么大不了样子,还说这些地方不多。单单太和殿就是轩辕旻办事的地方,还有禁军里面都有他的人,他还嫌弃什么!

          白陌心中除了震惊更是想暴打君少昊顿,这还不多!那他是希望整个皇宫里都是她的人啊!

          “话说,你怎么将鹊儿安排到我身旁的?”白陌瞧着君少昊,虽然心中已有了几分答案,可还是要问问。

          “安排宫女分配的嬷嬷也是我的人。”君少昊万分无辜的笑道,只是那张笑脸,却是让人有种拳打过去的冲动。

          “君少昊,你且告诉我,这皇宫内哪里没有你的眼线。”白陌深吸口气,定了定神,问道。

          “多的是,比如轩辕旻身旁。”说到这里,君少昊眉头微蹙,不论他如何安排,轩辕旻周围都是他自己钦定的,很难排进去他的人。

          “那太和殿,不算?”白陌有些不明君少昊的回答。

          “太和殿的人,无非是守门,也没多大用处。轩辕旻的谨慎,这几待在这皇宫中,也应该知道了些吧。”君少昊心中也有些无奈,这算是他的个败笔吧。

          闻言,白陌皱眉也想了想,轩辕旻从个不受宠的皇子爬到这龙椅之上,其中的谨慎与多疑怕也是不是别人能比的2身边的人自然是自己选择的,又怎会让别人有可乘之机,也难怪君少昊难把自己的人安插进去。便是出口安慰道:“你也切勿受挫,轩辕旻此人天性多疑,自然对身边之人谨慎不过了。”

          君少昊目光灼灼的看着白陌,会之后,方才轻笑出声:“看你对轩辕旻的评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早就认识他了。”

          白陌眸子顿,她不想隐瞒君少昊,可有些事情她难以说出口。抬头笑,嗔怪道:“怎么,你是低估我的眼力和能力。好歹与轩辕旻也不是两面之交,战场上也有相对过,虽不能说了解,可也有几分知道。”

          “我自然不敢怀疑你的眼力和能力,不然你又怎么会选中我了呢?”君少昊暧昧笑,笑容好不得意。

          白陌瞧了,却也无可奈何。他的这份自信和得意,她怎会忍心去打破。

          “既然,你来了,帮我个忙,可否?”白陌嘴角微勾,眼角处满是算计。既然有这么个免费跑腿的,她怎么好白白浪费。顿时,连带着那份笑意都夹杂着狐狸的狡猾。

          “何忙?”君少昊不假思索道。

          “帮我找乐妃之父,许尚书的麻烦,最好严重的虽不至于死可也能流放的罪名。还有你可否用能力让百官联名上奏?”白陌目光直直的看着君少昊,最后句话其实她只是随意说,即便君少昊能力再大,也不至于能让齐国的大臣听他号令。其实,说到底,她也是好奇。

          “这个”果不其然,君少昊有些为难的微蹙双眉,拧眉想了想:“百官联名上奏,这个很困难。但是让几个官员上奏倒也可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