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爱为注 第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乔亦哲轻轻地抚着怀里人的头发,忍不住低头吻他。

          在海边的日子过得飞快,过了半个月,乔亦哲的双腿已经痊愈,林佑的声带也恢复到七八成,开口说话已经没有大碍。

          距离《雄战》再次拍摄的时间只剩下一周,乔亦哲和林佑把每天早上的散步变成跑步,每天的运动量剧增。

          再次回到剧组,距离事故发生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

          乔亦哲和林佑出现在片场时,所有人都为他们鼓掌。

          在贵州的戏还有五场,没有必要再兴师动众跑过去。周海滨选了上海周边的一座山,后期再做处理。

          《雄战》的剧本并没有因为一次事故而变动,危险和高难度的动作依旧要按照武术指导做出来。

          乔亦哲的伤刚好不久,对于一些高难度动作做得很吃力,周海滨多次劝他用替身,他却坚持要自己上场。

          ☆、以爱为注1

          乔亦哲的伤刚好不久,对于一些高难度动作做得很吃力,周海滨多次劝他用替身,他却坚持要自己上场。

          乔亦哲要吊威亚做难度动作的时候,林佑一刻也不敢离开,直到导演说这一场戏过,他从威亚上下来,林佑才会松一口气。

          经过山体滑坡事件,不迟钝的人都已经知道乔亦哲和林佑的关系,他们之间的恋情在剧组已经不是秘密。

          拍完戏回到酒店,林佑拿着药帮乔亦哲处理身上的淤青,“哲哥,明天的戏用替身吧,不然,你这旧伤没好,又得添新伤。”

          “替身用的多,容易有穿帮的镜头。”

          林佑把药收好,再弯着腰帮他把睡衣的扣子扣好,“我看周导请的替身背影挺像你的,只要不露正脸,没那么容易穿帮。”

          林佑帮他扣上最后一颗扣子,一抬头,正好对上乔亦哲的眼睛,“怎么这样看着我?”

          乔亦哲说:“我在想,我是应该坚持自己好,还是听你的话好。”

          “当然是听我的。”林佑道。

          坐在床沿的乔亦哲牵住林佑的手,让他面对这面坐上自己的大腿,“听你的,有没有奖励?”

          “没有。”

          乔亦哲淡淡道:“哦,那我还是坚持自己算了。”

          “你……”林佑哭笑不得,凑过去在他唇上吻了吻。

          这就是奖励。

          “我没说要这个。”乔亦哲说。

          “那要什么?”

          乔亦哲搂住他的背,带着他往后倒下去,倒在床上。林佑在上,他在下。

          林佑的身体全部重量都在乔亦哲身上,胸口贴着胸口,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四目共对,林佑的喉结动了动。

          乔亦哲伸手轻轻触摸他的喉结,“在想什么?”

          林佑吻了吻他,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自己在想什么。刚刚被他系好的扣子又重新一颗一颗解开,乔亦哲吻了吻他,抚着他的头发,“在你心里,我就这么肤浅?”

          林佑双手撑着床看着身下的人,“你又耍我?”

          乔亦哲的手游移到他的后背,让他贴上自己的胸口,在他耳边道:“没有,我跟你说认真的。”

          “什么?”

          “等《雄战》结束,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林佑迟疑了一下,答:“好。”

          乔亦哲满意的揽着他,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那现在,我们可以继续刚才的事了。”

          当初那些困扰的问题,家庭,事业,爱情。在经历过生死之后,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他只想跟乔亦哲在一起,只想珍惜他。

          中间因为一场自然灾害导致拍摄进度延误一个多月,为了能赶在元旦上映,《雄战》的拍摄过程,后期制作团队同时进行后期处理。

          《雄战》结束后,乔亦哲没有再接其他的戏。赵金卓替林佑接下了一个古装剧,准备十月份在横店开拍。

          似乎是因为当初《雪衣公子》的一个怨念,赵金卓一直想要林佑演绎一个绝世公子的形象,所以接下了这一部玄幻剧《弑神剑》。

          距离《弑神剑》开机将近一个月,回到上海,林佑没直接回家,在乔亦哲家里休息了两天,才缓过来。

          “明天我跟你一起回去一趟吧。”乔亦哲说。

          林佑点了头,打电话提前通知了叶婉玲做晚饭。

          饭桌上摆的是乔亦哲喜欢吃的菜,从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屋子里的气氛就有些奇怪。叶婉玲和林祖怀对于乔亦哲表面上依旧热情。

          叶婉玲往乔亦哲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听小佑说,这一次拍戏很辛苦,难怪你们两都瘦了,多吃点,把身体补回来。”

          “谢谢阿姨。”

          “元旦的时候就能上映。”

          “那还要等好几个月呢。”叶婉玲兴致勃勃地看了看林祖怀,说:“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进过电影院,要是电影上映了,咱们也去跟年轻人凑一凑热闹。”

          林祖怀说:“你想去,改天让小佑带着你去,我这么一大把年纪,还凑什么热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