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生,求看诊 第6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想想我是怎么纠缠的啊……”宫翊摸着下巴,认真思考着,“我和他说了很多句话,还商量着把你的东西丢出去,这样就不用担心你赖在家里不走。然后峰儿还邀请我打篮球,我当然不能做这种事,然后我就义不容辞地拒绝了。他当然还会不停地问我能不能留下来,当然,这也是不可能的。”

          “……”

          宫睿傻眼,久久不能回神。

          这就是宫翊所谓的纠缠?他怎么觉得自己又像是个傻子一样被涮了呢?

          他以为的纠缠就是……怎么会是……

          难道是他想太多了?

          不对,分明是宫翊那家伙不会用词。

          “宫翊,我没记得你之前语文不及格啊,现在怎么都不会说话了啊?还是你故意的?”宫睿也忘了什么焗饭,什么饿肚子,现在要为自己讨个公道。

          “故意?”宫翊无辜地看着宫睿,“你怎么这么说?我可没说什么不该说的,更没做什么不该做的。”

          “你还说是和他纠缠?那能叫纠缠吗?”

          “不叫纠缠那又叫什么?还是你想和我亲自示范一下什么是你以为的纠缠?”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绝对,毫无疑问。

          “好了,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你刚才不是还和我抢焗饭,说你饿了吗?不过我真的只买了一份焗饭,那就只能咱们两个人一起吃了。其实我买这些的时候是抱着两个人一人一半的决心,当然每种只有一份喽。”

          “我就知道你是有预谋的。”宫睿一下子就把焗饭抢到自己手里,“我先吃,然后你再吃。”

          “那可不行。饭要趁热吃,凉了就不是这个味道了。而且我们刚才还浪费了很多时间说话,本来是热的饭现在都已经温了,我一向不喜欢吃重新加热的食物,你也是知道的。”宫翊从一旁拿出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勺子,“我看我们还是一起吃,这才对。”

          本来就已经快要饿的发疯了,宫睿哪儿还有那个心思去关系宫翊是不是故意在借此机会和他搞暧昧,还是填饱肚子更为重要。

          反倒是宫翊,不紧不慢吃得开心极了。他也不介意本来说好的一人一半,最后他只吃到了几口,总之……他决定了,以后他们都要这么吃饭。

          以前在家里总不好这么做,现在他们搬出来了,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他们可以完全肆无忌惮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以后他们要在一个碗里吃饭,要在一个杯子里喝水,有事没事都黏在一起。

          虽然前者似乎显得不太卫生,但是他不嫌弃睿,睿必定也不会嫌弃他。而且他们的默契本来就是感冒都会一起,任何事都会一起的程度,这样更亲密、更深入的在一起岂不是更完美?

          “对了,你是怎么和他说的?”宫睿嘴里塞着饭,不太清楚地问道。

          “什么?”宫翊光顾着幻想同居之后的美好生活,脑子完全已经神游在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宫睿的问话。

          “你是怎么和峰儿说的,峰儿又是怎么放你出来,而且还是拿着我的东西出来的?”他对这一点也很好奇。

          “哦,没什么。峰儿其实没什么脑子,只要稍微顺着他一点,他就会开心得忘了本,然后……自然就没有然后了。”宫翊一副成竹在胸、老神在在的模样。

          “所以你只是告诉他你确实很讨厌我,巴不得我尽快搬出去,不在你的眼前乱晃,最好就是把我的东西也一起丢出去,这样我即便想回来都没有理由了。他一听这件事,心里都乐开了花,自然十分赞同你的想法,不仅同意你把东西搬出来,甚至还帮你一起收拾东西?”

          如果这是这样,那这峰儿岂止是没脑子,根本就已经到了痴呆的程度。

          唔……这么笨的人可绝对不是他弟弟,走到外面他也不会承认的。

          “差不多是这样,他也确实要帮我一起收拾东西,但是被我拒绝了。”

          因为他还要顺便塞一些自己的衣服进去,要是被峰儿看见,那岂不是糟透了。

          “那你今天还回去吗?都那么晚了,应该不回去了吧?”

          “不回去了。”宫翊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而且我把我的东西也转移过来一部分,以后没事的话我都不回去了。我就以加班的名义陪在你身边,可好?”

          他的东西不能全都拿出来,峰儿会怀疑的。

          所以他只拿了一些非常有必要的,至于其他东西……他还可以再去买嘛。反正最最最重要的就是宫睿,他已经在他身边了。

          作者有话要说:

          ☆、56°醋意难耐

          宫睿这几天愈发觉得自己有自虐倾向。

          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宫翊确实遵守了他的诺言,两天一次……而且他并没有按他之前说的,一次两回,而是确确实实地两天一次,而且一周七天的时间,有一次竟然隔了三天才做。

          宫睿不禁开始怀疑宫翊最近是不是发了什么疯,莫非是良心发现了?

          他也怀疑过是不是自己的魅力下降,宫翊已经不像是以往那么需要他。但这个可能性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只有短短的三秒钟而已,很快就被他否决了。

          虽然宫翊两天一次、三天一次,但那一次的时间真的是长之又长,他屡次怀疑宫翊是不是吃错药了。

          或者是……身体不行?不对,都那么长时间了,如果他不行,那谁还行?

          所以这个可能性俨然是不能够的。

          唉,之前次数太频繁的时候,他总是觉得身体吃不消,成天累得像条狗似的,但是现在次数合情合理了,他还是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觉。

          照这么看来,他如果不是有了自虐倾向,那还能是什么情况呢?

          一边想着,宫睿一边拖着下巴长叹了一口气。

          “宫医师,这是今天已经挂号的病人名单。”护士把名单递给宫睿,继续道:“明天还有两台手术要做,以及几位病人的例行检查。”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宫睿顿了顿,抬起头又叫住那个护士,“等一等,那个……我哥呢?他今天来了没有?”

          忽视想了想,摇头:“还没有,今天好像没有宫翊医师的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