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可能追不到你 第7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乔妈听后怔住,这个原因跟她想的一样,她软化的原因只是乔书是她的儿子,她舍不得。

          “不过啊,我赞同咱们儿子交往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看到了‘爱’。和咱们的一样,没有区别。”叶母微微勾起嘴角,像是很满意两人交往的事情。她不知道乔妈心有所感,跟她想到了一块,或许这就是真正的可怜天下父母心。

          “乔书这孩子,心实诚,没有以晟那么多心眼,以晟能和乔书在一起啊,真说不好算不算祖上积德了。”叶母说完转而板正脸色,“如果他敢找什么乱七八糟的对象,我才不会同意。”

          意思是她觉得她家小书很好,配得上小叶吗?乔妈不禁这样想着,随后叹息道:“我原以为小书可以和女人结婚生子。”

          叶母问:“你现在能接受他了吗,那是你身上的肉,母子连心,你忍心孩子一生都在痛苦中度过吗?”看着乔妈陷入沉思,叶母又道:“咱们操劳大半辈子,不都是为了后代过得更好嘛,现在他们要追求幸福,我们应该支持,虽然在别人看来是错的,但是我们才是亲人,我们不能做前后矛盾的事。”

          “他们会得艾滋吗?”乔妈面露难色。

          叶母心下一喜,她知道乔妈这是已经接受乔书的性向了。但是她还是严肃脸认真道:“得艾滋的人并不一定都是同性恋者,更何况咱们自己的儿子自己不了解吗,他们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

          乔妈微微沉吟后又问:“那他们在一起能长久吗?”

          叶母看看眼前这个已经离婚的女人虽然同情,但是不得不再次一针见血指出事实,“婚姻这种事,长久不长久都应该看感情的,咱们都是结婚生子的女人,都知道感情不是互相迁就,而是一个人降服一人,另一人甘愿被降服。”

          “以晟啊,脾气烂得很,又容易骄傲,小时候我太惯他,长大后我便管不住了,逼着他相亲订婚,他还好好得就把人家给退婚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那颗万年骄傲的心啊,已经被乔书收了。要说感情真是奇怪,总是能潜移默化地改变一个人呢。我见过两人在一起的样子,腻得我牙疼,他们爱得很真,你就不用担心了。”

          须臾,乔妈点头,“你说得对。”

          她是经历过失败婚姻的人,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男女结婚和男男结婚又会有什么不同呢,重要的是感情啊。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叶母笑着握住乔妈的手说。“亲家,咱们要不趁这个机会好好谈下那两人结婚的事吧?”

          “这……”乔妈的视线突然顿住,停在叶母的手腕上。

          “你要改主意?”叶母皱眉问。

          “这只玉镯……”乔妈起身在柜子里翻找,然后拿出一个匣子打开,翻出一个玉镯。“和你手腕上的是一对吗?”

          两只玉镯成色相同,最特别的都有一块红色的裂痕,显然是成对的。乔妈心中一惊,她知道眼前的叶母是谁了。

          叶母也看着拿着玉镯比对的乔妈,眼里突然有了明亮的光彩,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姐妹,“原来是你,我找了你三十二年了。你记不记得你三十多年前救过一个小摊贩?”

          当年,叶父和叶母刚开始创业,做过小摊贩,吃过很多苦,最惨的一次差点把命丢了。

          那是一个初冬的晚上,天已经很冷,最高气温不到零上十度,寒风瑟瑟,凋零的落叶不停在空中旋起飘落,路上的行人渐少,但是也总会有人出门吃夜宵。叶父做的就是这个最辛苦时间段的生意,他一边将暖手袋塞给老婆一边大声吆喝,“豆腐脑,豆腐脑……”

          一对年轻情侣经过停下脚步,叶父黝黑的脸上露出喜色,赶紧招呼道:“哎,你好,要点豆腐脑吗?两碗,好叻,稍等啊……1块钱,慢走啊。”

          “今天已经有五十块了。”叶母坐在长凳上数着钱,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叶父鼻子一酸,平凡的脸上是深深的愧疚,“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吃苦了。”

          “没有啊,只要跟着你,我就很开心。”叶母姣好的面容有了笑靥后美得能温暖人心。

          “以后,我不会让你失望……”

          “一碗豆腐脑。”一个痞痞的声音吼过,叶父看见是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这人耳朵上一根烟,嘴里也叼着一根,身上穿得叮叮当当,脖子上挂着一看就是假货的超粗金项链。

          但是上门的生意不应该区分客人的好坏,于是勤勤恳恳的叶父一如既往的招呼道:“好,稍等。要甜的咸的?”

          那人却没有回答叶父的话,低俗的目光贪婪瞅着叶母看,“哟,大哥,你媳妇儿真漂亮啊。小媳妇儿,跟哥走呗,吃香的喝辣的,省的在这吹西北风啊!”

          叶母脸色一黑,正要好好教训这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崽子,就被叶父抢了先。

          “滚!嘴巴放干净点,豆腐脑不卖了!”一碗豆腐脑狠狠摔到那人身上,叶父怒视着他。

          那人怎肯放过叶父,一边大叫着一边拽过叶父的领子拖到他面前开打。

          “操尼玛,敢泼老子,尼玛……操!”

          不超过一分钟的打斗中,叶父落败,发出了惨叫。“啊——”

          而那人装模作样狠狠朝倒地的叶父啐了一口便转头抢了钱罐子就跑,“跟老子斗,捅不死你!”

          叶母扑上地上,抱住叶父,大惊道:“老公,老公,你流血了!”

          “没事!”叶父安慰她,好像不知道那刀子已经扎得有多深!

          “救命啊救命啊,老公,呜……救命。”叶母抱住叶父大哭,手上衣服上都是血。

          可是半夜三更路过的人本来就少,就算真的有人听见了求救声也不敢贸然出来。就在叶母抱着晕过去的叶父绝望着只能低声抽泣的时候,她听见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宛如天籁。

          “有人吗,还有豆腐脑吗?呀,出什么事了?”

          叶母哭着乞求:“救救我老公,他被人扎刀子了,求求你……”

          “不要慌,我们去医院,老公快来,这有人受伤了,快用摩托车送人去医院啊!”

          叶母眼角淡淡的细纹因为激动再也藏不住了,她摩挲着玉镯说:“我记得当时我们的钱都被抢了,没钱付手术费,还是你们救的急,你们又急着要走,我来不及回家拿钱,便将这玉镯送了一只给你,说以后赎回来的。”

          “我记起来了。当时我家表妹要结婚,我连夜赶回去,赶了三个多小时路,肚子有些饿了,正想吃点东西,就……”乔妈突然住口,她想起当时还因为这件事和前夫吵了一架,说晦气,但是她不可能见死不救,因为她身体不好,小时候没少经历鬼门关的恐惧,知道生命的不易。

          叶母笑道:“原来这缘分从三十多年前就已经有了啊,真是命定的缘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