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神男神么么哒! 第5节(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安小瑜说的时候沈慕歌就在脑子里飞快搜索着,看自己是不是遇见过这么个人。瘦高的男人……阴沉……沈慕歌眉头紧缩着,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储糖……储糖……等等,唐褚?是他?

          沈慕歌一把攥住安小瑜的手,急急地问:“他是不是头发有点长?快要盖住眼睛的样子?没戴眼镜?”

          安小瑜被他激烈的反应吓到了,愣愣地点点头:“是……是啊……”看沈慕歌的反应不像是生人,他居然认识看起来那么讨厌的家伙……安小瑜心里莫名地很不爽,试探性地问:“怎么?沈先生你认识他?”

          “说不上是认识吧,就见过一面而已。”沈慕歌烦躁地抓抓头发:哪儿来的这么多破事!他丝毫没有要瞒着安小瑜的想法,自己知道的顺口就都说了,“应该是了,那人叫唐褚,几个月前在健身房见过,是主任的侄子,说刚从国外回来的。要不是他整了这一出,我都快忘了还有这么号人……”

          沈慕歌说着说着意识到了不对:“等一下,是他告诉你我要升职的消息?他还说了什么?”

          安小瑜没想到其中的关系这么复杂,这时候已经全懵逼了,沈慕歌问什么他答什么:“他、他说把照片发给医院的人了,那个,我不小心走到一个房间,里面全都是你的照片……”

          “操,果然是他!”沈慕歌恼火地一拍大腿,“我就说,怎么院长突然叫我去办公室,还给我看了一个匿名发来的邮件,里面也全都是照片什么的……”

          这么一说信息就全对上了。安小瑜和沈慕歌对视一眼,都有点儿懵:所以说,这个莫名其妙蹦出来刷存在感的人,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安小瑜一个人蹲在墙角数沙粒:“分,不分,分,不分……”

          陪蹲的某人无声无息地打了个打哈欠:宝贝儿不分就不分呗你瞎折腾个什么劲?

          ————————这里是买买买的分割线————————

          这人刚剁完手所以为了码出更新只能动用幻肢(混进去什么奇怪的东西???)了hhhh

          好了这就是那个年代久远的下了好大一盘棋的伏笔(什么鬼!)了,终于说出来了于是……完结倒计时开始hhhh!!??ヽ(?▽?)ノ?

          ☆、男神男神男神男神!

          大晚上的这么冷,坐街边想一整宿也想不出什么玩意儿。沈慕歌站直了身子跺跺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眼前就盈满了团团绕绕的白雾。风衣有点宽,他直接解开两颗扣子把安小瑜的胳膊拎起来套好了,又好好地系上。

          “喏,咱们先回去吧,这件事明天再说。晚上就住我那儿,嗯?”沈慕歌哄小孩儿似的捏捏安小瑜的脸,将手从风衣的袖口里伸进去,摸索着逮住他的,轻轻攥住了整个儿包着。安小瑜挪挪屁股站起来,这么一抖,风衣整件垂下去了,又宽又大地罩在身上,几乎拖到了地。

          “……”安小瑜面无表情地抬起胳膊,袖口掉下去,手就露出来了。他把胳膊放下,手又不见了,整个人像是被套进一个松垮垮的多孔麻袋里一样,除了脸和脚就看不见别的部位了。

          “噗。”沈慕歌被他的动作逗乐了,止不住地裂开嘴笑。他恶趣味把风衣领子竖起来,于是就看见安小瑜大半张脸都给遮没了,只剩下一双圆溜溜的杏仁眼露在外面,恼火地拼命瞪他瞪他。

          “哈哈哈哈你怎么能这么可爱!”沈慕歌快要笑死了,捏着安小瑜的肩膀凑上去,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用力蹭啊蹭。安小瑜快被他的铁疙瘩脑袋蹭坏了,肩膀被禁锢住了挣不开,就抬脚去踹他:“疼死了啊喂,走开走开……”

          沈慕歌可不会听他的,愣是折腾够了才松开。他的手从过大的袖口里伸进去,摸啊摸摸到安小瑜的,捏住了,然后拨开他的指缝,变成十指相扣的姿势。两人的手交握着挤在同一个口袋里,掌心都有点微微汗湿了,却是热得快要把骨头熔化的温暖。

          安小瑜被沈慕歌牵着慢慢往前走,风衣的领子竖起来,整个人严严实实包裹着,周围环绕着的都是那人身上干净的味道,还有淡淡的消毒水味儿。不知道是不是身体暖和起来了的缘故,安小瑜的脸色恢复了不少,至少没有刚刚那么白得吓人了。

          沈慕歌也没看他,只是牵着他的手,搁在掌心里捏啊捏的。柔软的细腻的手,一摸就知道没干过什么粗活儿,不像自己的,之前练刀的时候挨过不少回,上面还留着许多细小的口子。

          这么个恨不能捧在心尖儿上的人,现在和自己说句话都得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词,还真是……委屈他了。

          说不心疼那都是扯淡。虽然不知道唐褚说了什么,不过一看安小瑜刚才那副战战兢兢欲言又止的模样,沈慕歌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安小瑜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如果唐褚威胁他绝对没戏,那么八九不离十是拿自己升职这件事来做文章了。

          自己这边走不通就改从他的那儿下手?还真是会找法子。不过……

          沈慕歌叹了口气,扣着安小瑜的手往自己这边拽了拽,让两人的距离更近一点。那人缩着他的手指,缩着已经快要连小半张脸都看不见了,整个儿埋进风衣领子里,不知道是真怕冷还是怎的。

          “安小瑜,你要是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没事儿,我听着呢。”沈慕歌捏捏安小瑜的手指,鼓励似的,指腹压在他的指关节上轻轻摩擦。安小瑜的手动了动,没有挣开,犹豫了很久才小小声地说了句话。

          沈慕歌却一字不落地听清楚了,心顿时就嘎吱嘎吱揪成一团。他说:“沈先生,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沈慕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的滋味那叫一个悲伤逆流成河。他只觉得心疼到爆炸,安小瑜的不安他知道,不过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说什么拖累……唐褚那厮到底瞎逼逼了些什么!

          安小瑜还只顾着埋头往前走,交握着的手那儿却传来了一阵阻力,迫使他停下了脚步。他有点困惑地回过头去,因为光线昏暗的关系,他看不清沈慕歌的脸,眼前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在晃动。

          一只手伸过来,在他腮帮子上捏了捏,然后是一个干燥的温热的吻,落在嘴角边儿上。沈慕歌按着安小瑜的肩膀微微弯下腰,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了,呼吸纠缠在一起,即使四周都是黑色也依然能看见彼此眼里的光。

          安小瑜眨眨眼,有点紧张,搞不清楚沈慕歌到底想干嘛。

          “安小瑜。”沈慕歌专注地盯着他看,声音刻意放轻了,有点沙哑,低沉沉地鼓动着耳膜。安小瑜瞪着眼咬住嘴唇,一口气梗在胸腔里边,感觉控制不住地有些腿软。要不是意志坚强硬撑住了,估计能直接当场出溜到地上去。

          啊啊啊啊我的天男神声音怎么能这么苏这么好听这是在逼我犯罪(你确定???)啊喂!

          沈慕歌感觉到安小瑜的身子都绷紧了,还以为是给紧张的,简直心痛到窒息:看看,看看,这是人干的事儿吗!把我家小天使吓成这样,绝对不可原谅!

          沈慕歌心疼地捏捏安小瑜的脸,整颗心都拧巴成麻花了。他看着安小瑜,眼睛里满是坚定:“安小瑜,你要记住一件事: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骄傲,不要再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你很好,我相信你,但是你也要多相信自己一点。唐褚说的都不重要,这件事交给我来解决,你别逃避,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

          安小瑜觉得心跳得太过剧烈,整个人都要坏掉了。他看着眼前这个人,这个憧憬了那么久的渴望接近的人,现在正站在自己面前,说着让人眩晕的话。他眨眨眼,下意识地蹭了蹭那人贴着脸颊的掌心,想确认是不是自己想太多出现了幻觉。不过这动作在沈慕歌看来完全就是撒娇,沈大男神一颗心顿时软成了棉花糖:啊啊啊啊他怎么能这么可爱我不行了快扶我起来我还能撩!

          安小瑜还在被男神苏到无法自拔的状态中没回过神儿,脚突然就离了地,吓得他一把勾住沈慕歌的脖子,然后就听见了一连串儿的咳咳咳,才慌忙改成按着肩膀的姿势。沈慕歌勒着安小瑜的腰把人举高了,然后抬头看他,朝他偏了偏脸示意:“喏,这儿这儿,亲一个。”

          安小瑜摁着沈慕歌的肩膀居高临下地看他,那人弯着眼睛笑得一脸无赖,却依然帅得要命。见安小瑜只是看没给出实际行动,沈慕歌催促似的又扬了扬下巴,下一秒嘴却突然被堵上了。

          嘴唇相抵,体温从接触的地方传来,皮肤与皮肤紧紧贴合着,能感觉到的都是那人温热的急促的气息。安小瑜按着沈慕歌的肩膀低下头来吻他,动作有些笨拙,舌尖不小心似的时不时扫过,留下一串儿湿漉漉的痕迹。

          沈慕歌一开始有些意外,反应过来之后马上热情地回应了过去。街灯昏暗,这时候周围没有人经过,正好是做某些事情的最佳时机。

          两人的唇舌纠缠着,发出轻微暧昧的声响。安小瑜的腰被沈慕歌紧紧勒住,脚落不到实处去,只能将自己完完全全地交付给那人。虽然没有人看见,可毕竟还在街上,某种程度上刺激感更为强烈。他觉得脑子都有些缺氧,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被发现的心思还是因为这个过于激烈的吻,反正整个人快要窒息了。

          沈慕歌终于撒手的时候安小瑜脸都给憋红了。被放到地上的一瞬间安小瑜的腿软了一下,要不是沈慕歌早有防备,架着他的胳膊撑住了,估计真会滑下去。安小瑜还在喘,经过这么回剧烈运动脸色终于彻底缓过来了,唇上还带着潮湿的水痕。

          沈慕歌呼吸也还不稳,见他这幅模样实在是没忍住,又凑上去舔了舔他的嘴唇,然后捧着他的脸,额头抵着额头亲昵地蹭了蹭,眼睛弯弯的,声音里满是笑意:“怎么了?突然这么热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