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渴吻 第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老大,车没撞坏诶,还能开……啊——

          看到同时,车子再一次失控地向前撞去……

          *****

          三个月后。

          宋家的书房里永远充满着工作第一的气氛,只有在这块约定俗成的严肃场合里,两个一天到晚像糖人似地黏在一起的房主人才会正经八百地各自坐在办公桌上安静地处理公务。

          整个房间不停地出现短暂而有效的意见交流和纸片的翻动声。

          由于阮清风的身份特殊,宋德炎不愿把他带到公司去,惟恐他受到宋家那些老古板暗地里的排挤和挑衅,虽然以阮清风的才智完全能应付过去,但一想到让爱人受到丁点的委屈,他就满肚子的火气,所以才会把先进的电子网络办公系统移植到自家书房里,让阮清风同样可以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而不必受到无谓的困扰。

          其实阮清风倒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事,不过每天能和宋德炎有时间在一起单独工作也是件令他心旷神怡的事。外表中性可不意味着个性也会陰柔,身为其爱人的宋德炎最为清楚了,两人在结识和相恋过程中,他不只一次因忽略了这点而被这个妖津折腾着死去活来。个性中的要强和雄性生物特有的竞争意识,阮清风仿佛比其他男人更强一些,有时会让一些不是很了解他性情的人大跌下巴。

          两人单独工作的时间内,阮清风完全是旁若无人地投入其中,专注时会把秀美的眉轻蹙,平时如丝的桃花媚眼现在已经成为最严密的监视器,紧锁住电脑屏幕上的数据变化,纤长的手指不断地在键盘上翻飞,偶尔会调出视频和对面的项目经理讨论公事,表情更是一丝不苟,所提的问题快捷锐利,绝不会让对面的人会因自己的美色而有空产生非分之想。

          当然,坐在他不远处的人除外。宋德炎把不时偷窥他当作放松时的调味点心,让阮清风不胜其扰。

          看什么看?!你干完了吗?当今天第三次感受到黏乎乎的目光时,阮清风结束了电脑前的讨论,把视频窗口一关就立即对着上司皆老公吼了起来。

          还没,宋德炎郁闷地看着手边堆积着要看的一堆活,可怜巴巴地冲着美人露出乞求的嘴脸。

          风,来,亲一个!我会津力十足的。

          滚一边去!亲一个就满足了?太了解他的花招了,要无情地挡回才行。

          真没情调,小器……

          worktime!你这只色猪!阮清风把处理完待签的文件朝怨夫桌上一放,扭头就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一幅要吻没有工作第一的悍将样。

          亲爱的,你真是越来越粗鲁了,我好喜欢哦。宋德炎干渴似地恬了恬嘴唇,讨好地追上一句,但还是很守规矩地没有做出实质性的举动,只是在口头上娱乐一下,否则可能真有被揍成猪头的可能性。

          你xxx给我闭嘴!再多废话一句,今晚你就和你的电脑一起睡在这里吧!阮清风知其个性,绷着脸不理睬。

          呜……

          房间又恢复了紧张了工作状态。

          咚咚咚突然又响起小心的敲门声。

          请进!阮清风头也不转地简洁应了一声。

          门被小心翼翼地打开,穿着粉红围裙的男人端着一个装有两杯咖啡的托盘走进来,一个桌前放一杯。

          谢谢!阮清风高兴地接过啜了一口,齿颊生香味道很醇,真不亏是在咖啡店里训练过的手艺啊,仅一个月就能到这个程度,果然聪慧之才!赞许地朝来人瞄了一眼,却把口中的咖啡全喷出来,而且没风度的大笑起来。

          阿瑞,拜托你不要这么夸张好不好?哈哈哈哈哈……受不了了啦!哈哈哈哈!

          丁瑞涨红了脸,局促地看看自己,又看看四围,不了解对方在笑什么。

          这个……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实在太可爱了,哈哈哈,这个kittycat的围裙谁给你穿的?阮清风边笑边扯他身上这条粉红系的还绣着一只戴蝴蝶结的大白猫围裙,看着身体瘦小,皮肤白白,脸蛋清秀的丁瑞穿着这一身怪异的服装,他脑海时就立即出现一只被粉红包装纸包扎好的小兔子形象。

          旁边的宋德炎见严厉的悍将心情不错,想来正是个偷懒的好时候,连忙走过来一起欣赏这条无辜被取笑的围裙。

          是是……阿轩啦,他说我穿着很好看……很奇怪吗?丁瑞的声音在抖,在两个长辈且是顶头上司的大人物面前,他总是控制不住要紧张。一个是美得让人窒息且曾被宋轩爱过的男人,一个是宋轩严厉的总裁老爸,他们之间的关系再加上自己现在所处的地位,丁瑞觉得乱有压力的。

          阮清风双眸一眯,感应到对方的紧张和拘束,他连忙管住自己的笑神经。

          还好啦,阿轩的品位还真是越来越……嗯,呵呵,还真难找词来形容。

          是变态啦,果然有什么老爸就有什么儿子,他瞪了一眼旁边看得趣味盎然的宋氏老大。

          我我……还有事要做,不打扰宋先生和阮先生工作了。丁瑞只想赶快走人,这两人超级有气魄的人站在一起会形成高气压,让他呼吸困难头冒冷汗。

          嗯,好!阮清风点了点头。

          丁瑞连忙向门口走去,突然又听见阮清风温柔地说了一句。

          阿瑞,把这里当家,把我们当家人,好不好?我们都喜欢你,不只是阿轩。

          宋德炎的嘴角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他知道爱人心细如发,随时能测得任何人的情绪变化。

          丁瑞道了声谢谢,红着脸离去了。

          我们的儿子很有眼光,不是吗?媚笑快奉上,否则大醋桶开始要喷酸气了。

          任何人都比不上你可爱,亲爱的。宋德炎万分狡猾地抓住机会,图谋不轨地把嘴唇凑近,想一尝芳泽。

          休息时间结束,请总裁先生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可惜这位翻脸比翻书还快,面目一冷转身就走,无视于后面扑空的大灰狼优怨十足的表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