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儿的心头肉 第6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这里是二子。

          又是两周不见,相隔甚久,实在是挂念各位。

          但一切都因我不好,不该怠慢了更新。

          虽然是有原因的,但那矫情的原因是在不好意思在这么欢乐的文里向大家叙说,于是起过一章细细道来;所以我前两星期没有更新的原因,请看上一章——【关于梦想与现实的距离】。

          ——分割线——

          给新书打广告【巨龙年代纪】

          新书是一个在我脑海中构思了五年之久的故事,属于西方奇幻的范围,不过依然是一部不折不扣的耽美文;因为在下实在是只会写耽美文,让各位见笑了。

          这个故事我构思了五年之久,又为此专程编写了年代大事进程表、人物细节构思表以及分部大纲;又专门去学习了中世纪历史、古希腊神话、北欧神话、上层精灵语以及暗夜精灵语。说来好笑,2011年8月我曾奔赴哈尔滨看望醒初大人,在那飞往北国的飞机上,我甚至还捧着打印成册的《古恶魔集记》在钻研……我私底下甚至还为书中人物配了图……

          于是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各位应该可以看出,这部新作品是在下的心血之作,介绍这么多,正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谢谢。

          【巨龙年代纪】

          西木从大头手里接了血牌放在桌上,拿手指捅着一旁准备发牌的沈言:“可以开始了。”

          沈言那眼神就像赌神见了牌桌,忽然就显露出严肃和与他极不搭调的精明的闪光来,两只手交叉着一抖,“哗啦啦啦”,那一把武将牌以特效般的动作给洗了又洗。

          王皓瞬间愣了,张着嘴看沈言洗牌;

          大头则那两只手在茶几上乱摸,满世界找自己滚掉的眼珠子;

          西木习以为常,剥一个橘子塞进赌神嘴里;

          赌神一脸矜持,鼓着腮帮子吃得津津有味,然后“啪啪啪”(念piapiapia)地每人给发了五张武将牌。

          王皓清醒过来,连忙给大头科普:“你看,先是给每人发五张武将牌,你从这五张里头挑一个自己想要使用的武将出来,其他的还给发牌者就行。”说着摆弄摆弄大头手里的武将牌:“来,我先教你怎么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武将,牌拿来我看看。”

          王皓刚说完这话,西木和沈言立马从茶几对面射来四道寒若窗外冷东的凌厉目光——你小子,想假借着教学的名义看光大头的牌然后独赢三家么?!

          哼,你们这简直是在小看王皓!

          王皓是谁啊?王皓是内心纯洁外表正义温柔善良的超人陛下!王超人在那四道质疑目光的压力下依然脸不红心不跳,目光严肃表情淡定,认真地巡视着手里的那五张武将牌,摆出一张认真思考的脸。

          但以上都是官方说明,而官方说明……一般都和事实是相反的两个版本……

          事实是——王皓的脸皮在大头每日的精神摧残下早已磨砺得无比厚实,他内心所想与西木沈言预料的完全没有两样——就是假借教学之名看光大头的牌然后一手操作两个武将相互打配合独赢三家!嘘——别告诉他们……

          王皓于是摆着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将手里的武将牌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期间还不时拿眼角的余光瞟茶几对面的二人组——最后终于甩出一张牌来:“就这张吧。”语气不惊不喜,镇定得很,镇定得很呀~

          大头一看那张被王皓甩出的牌是背面朝上,伸手就想把它掀起来,没想被王皓“啪”(这里念pa,当然大家要是愿意念pia也是可以的)地一声儿打在手背上:“先别翻!扣着,等他们两个选好了武将在一起翻,这样就可以有效地避免对手见招拆招,视你所选择的武将而刻意选择一个压制你的角色灭嘿嘿嘿嘿嘿嘿~”

          大头了然,也学着王皓扮起一脸的精明样子,缓缓地放下了手,尔后严肃地朝茶几对面点了点头。

          西木和沈言捏着自己的牌一阵儿抽搐,这真是夫唱妇随地不要脸呀!王皓最后那个“灭嘿嘿嘿嘿嘿嘿”是个什么意思啊,你们两个一对儿魂淡啊……

          但是其实你们两个也半斤八两吧,别在那里五十步笑百步了好不好……

          在纠结扭曲抽搐了一阵子之后,西木和沈言也选好了武将牌,背面朝上扣在了桌面上。

          大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现在可以开牌了吧?可以开牌了吧?可以开牌了吧?了吧?吧?吧……吧……吧……”

          西木白他一眼,翻武将,小乔;沈言见了,哈哈一笑,翻武将,赫然是大乔。西木看了顿时眉开眼笑,搂过沈言来狠狠亲了一阵:“看看,咱多心有灵犀啊~上阵姐妹档啊!”沈言呵呵笑着被西木搂在怀里调戏半天,忽然一拍桌子:“看我等下把你杀个片甲不留!”

          西木瞬间觉得自己的热情被寒风吹散,付诸东流……

          正腹诽着那小窝里反的西木一抬头,就看见王皓脸上的狞笑,顿时手抖心凉:卧槽!这次死球了!……

          王皓其实本来不想狞笑的——当然他的本意也并不是狞笑,他的本意是想要矜持地微笑,但却由于脑内剧场过于剧烈,面部肌肉不能够良好地接收大脑发出的指令,于是,在不知不觉间便摆出了一张狞笑的脸……

          不过王皓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已然被自己的面部肌肉背叛,依然摆着那种写做微笑念做狞笑的微妙笑容,全然不知茶几对面悲剧的西木同学已经被自己笑得风中凌乱如魔似幻……

          王皓于是就着那狞笑的脸,拿两只手指头捏住大头那武将牌的一角,极其做作极其缓慢地轻轻翻转过来;西木和沈言立时凑上前去观望——孙尚香!

          孙尚香是何许人也?刘备刘玄德的夫人是也,《真?三国无双》里万众之中取敌方上将首级的弓腰姬是也!

          当然话虽如此,在三国杀的世界里,孙尚香的武力值也并不算变态军团的成员,与大小乔搭档的神配置相比,只能说是遗憾地稍逊一筹了。

          袁绍!

          袁绍,没有任何特殊技能,只有一个且唯一一个攻击技——乱击,也就是在出牌阶段,手持袁绍的玩家可以将任意两张相同花色的手牌当【万箭齐发】使用。

          直到这时,王皓的阴谋才终于云开雾散,嚣张地显露出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