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夏电影院_第5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白给自己的同事为他的早退打招呼,等着刘白给自己开车门,看着他伸过来为他系安全带的手。

          顾颂之一把抓住来者的手臂,低头道:"我想去省城。"

          "好,我陪你去。"

          刘白摸了摸他的头发,发动汽车,开上了深夜无边的乡村道路。

          作者有话要说:约会真的好美妙(☆_☆)为了更多的美妙约会,我要加油码字|( ̄3 ̄)|

          【吃|shit竟然也是禁词!!jj是不吃shit的好jj

          ☆、路途是遥远滴

          顾颂之的手还有些隐隐作痛,想到在家门口听到的一席话,他就痛从心中来。本以为父亲对母亲的排挤不过是嘴上谈谈,谁知竟会做出这种以职务谋私便的事情,他真该在揍他爸一拳的时候骂一句"关你屁事!"几十年不操心我的事,这个时候来捣什么乱!她不是你老婆,她是我妈!要你插什么手!

          顾颂之为当时没能想到狠话而感到遗憾和气愤,不禁握紧了打痛的拳头,却被旁边的大手一握,"手打痛了?"

          顾颂之刚想回答,就被汽车后座的声音打断。

          "陈是,我也手痛。"

          陈是瞥了眼坐在一边的盛男,倒头继续睡觉。

          盛男见对方不理,又推了推右边的盛世道,"老弟,老哥我手痛来着。"

          盛世眼睛睁开一条缝,"别闹……"

          盛男还想说话,抬眼就被后视镜里某人射来的目光震慑住了,下意识地往陈是那边挤了挤。

          "再挤就把你铐了扔后备箱里……"

          盛男压低了声音,"可是我戴手铐那地方被磨破了,真的好痛……"

          陈是无奈抓起盛男的爪子瞧了瞧,发现真的肿的有些厉害,不禁吹了吹,语气温柔道:"还痛不痛?等到了给你买药膏。"

          前座的顾颂之被他们搅得心烦,早已挣脱了刘白的手,身子转向右边,兀自烦闷着。

          刘白面无表情,心里却已经把盛男千刀万剐,看向后视镜的眼神不善,却得到了陈是更加不善的眼神。

          你tm的神经病……刘白不禁暗啐一口。

          深夜开车最怕的就是犯困,听着身边人均匀的呼吸声,刘白掐了掐大腿,放弃了开点窗醒醒神的想法,摸了根烟叼在嘴上。

          大腿掐到麻痹,刘白正考虑要不要找个尖一点的东西刺激一下,就听见后面低低的说话声,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不过总算清醒了些。

          "你刚刚不是应该右边出去?"

          刘白看了眼后面远去的路牌,无奈道:"只能绕远了……"

          耳边一声打火机的声音,看着递到嘴边的火,刘白摇了摇头,"太烟了。"

          "那开窗呀。"

          "太吵。"

          "好吧,那我陪你说说话吧,看你很困。"

          也好,刘白不知道盛男在想什么,但深夜慢慢,有个人说话总好过再错过一个出口。

          "……谢谢。"

          "哈哈,小白你好正经。"

          "……"

          "小白,你怎么还在用十年前的箱子?"

          "箱子今天摔坏了,只能翻旧的出来用。"

          "记得是你上大学买的呢。"

          "嗯哼。"

          "……你没在箱子里发现什么吗?"盛男的声音突然高了一点,刘白一个眼刀又硬生生把他的声音压了回去。

          "怎么,你塞钱在里面了?"

          "滚你丫的!帮你付箱子钱还不够,还要给你塞生活费吗!"

          "不是小世送我的吗?"

          "错,是我买的。"

          "……好吧,谢谢……"

          "小白你好客气哦,不过你陪这小子去省城干嘛带那么多行李啊?"

          "……"刘白往旁边看了看,确定顾颂之没醒才低声回答道:"我本来要出差。"

          "……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好过呢?"

          叫谁谁应,刚提到陈是,陈是的手机就响了,盛男想往后缩却被后头的手一把推住。

          "喂?……好,知道了,我会转告他。"

          挂了电话,陈是一手继续推着盛男的后背,另一只手在把手机放回裤兜之际,搓了搓口袋里那张无意捡到的信纸。时隔十年的情书吗?盛男,你好样的。至于电话里得知的消息,当作惩罚就不告诉刘小白脸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