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爱的大叔 第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亲爱的大叔,对不起,让你生气了。我知道你总是把我当成小孩,为我着想,替我考虑未来。你这样对我,我还说出那么过分的话,你一定觉得我更幼稚了……可是这一回能不能让我做一次选择?我真的不想走,我不想离开你。我爱你。】

          我放下碗筷,拿上钥匙,出去找他。向晋飞这种时候就胆小得什么似的,我能把他怎么着了?这货现在一定在一个地方躲着,像白痴一样等我把他揪出来。

          欠收拾的死小孩。

          要找他不难,我们拥有共同回忆的地方并不多。

          向晋飞傻不愣登地站在半路门口的大道上,酒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纷纷扭头看他,他仿佛无知无觉,一个人就像是孤立于世,脸上是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的青涩和傲气,眼里只直白地倒映出我的身影。

          我恍惚觉得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而他只是舍不得从这样漫长的时光中抽出渺小的一两年。

          我向他迈出一步。

          “大叔。”向晋飞突然叫我。

          我对他道:“宝贝,回家吧。”

          他摇了摇头,坚持把话说完:“魏岩,你是我的人生。”

          有什么东西突然涌上喉头,堵住我所有接下来的话。

          心里有许多企图劝他的话,堵得我心里发苦,酸酸涩涩的。过了许久,我才挤出两个字:“傻话。”

          我已经走到他的面前,看清了他的脸,那种泫然若泣、自甘卑微的表情违和地出现在小飞脸上。

          “才不是傻话,”他深深地望着我,“我是认真的。”

          我叹口气:“不别扭了?”

          他垂下头,委屈地踩了踩地上的影子:“大叔,对不起,跟你闹完我就后悔了,我错了,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我笑笑:“我可没你那么小气。”

          他向我挪了两步,瓮声瓮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个笨蛋,c大怎么能跟你比,你是最重要的了。”

          我简直扛不住他的真情流露:“好啦,我知道。”

          他蹭了蹭我,紧抿着唇。

          我最终做出让步:“就算你出国咱们也不会分手,我都不担心你出去乱来,你还担心我这样的?”

          “不。”向晋飞坚定地摇摇头,毫不妥协,“只要有一分的变数,我都不会让它发生在我们之间。”

          我莫名其妙:“哪来的变数?”

          他咬牙切齿看了一眼我的右手。

          我失笑:“高毅这醋你打算吃一辈子?”

          他双眼放光,乱抓重点:“一辈子?”

          招架不住他的目光,我轻咳一声:“你倒是能转移话题,我给你一个承诺,在你不乱来之前,我也不会变心。”

          他似乎觉得这承诺的前提条件挺侮辱他,神情淡漠地剜我一眼:“你敢变心?你试试看?”

          他小子气焰渐涨,我一掌拍他脑袋上:“别给我装|逼。”

          他不满地扭过头,没什么表情,眼睛里却尽是气鼓鼓,孩子气十足。我见了觉得好笑,人家都说再好看的人看久了总会腻味,可向晋飞这么两三年,至少在我眼中一点都没变,那种洋溢着青春的帅气能够一下夺去所有人的目光。

          我心头一软,伸手把他扯进怀里,他微微绷着身体,身上散发着熟悉的气息。路上有不少人侧目看我们,这次我却不那么舍得松开他。

          “小飞,过去之后给我打电话,到转机的地方也要给我发短信。”

          他回抱着我,声音喑哑:“大叔,我可不可以不走?”

          “听话。”我摸摸他的后脑。

          他沉默了很久,终于在我怀里软下身体:“混蛋。”

          我松下一口气:“乖啊,拿到毕业证书回来帮我,大叔很需要你。”

          向晋飞从来没在我面前真正哭过,现在我抱着他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的后背在我掌下颤抖,我能感觉到他在我背后落泪。

          “大叔,你真狠心。我都听你的,好好出去读书,回来帮你也有底气。”

          我笑笑,他总归还是听我的话。

          “但你不许勾三搭四、水性杨花好不好?”

          这话说得简直太蠢了,我轻笑:“尽犯傻,别哭了,我在家等你。”

          作者有话要说:

          ☆、第十七章

          向晋飞有个毛病,特别爱丢三落四。他虽然长着一张一丝不苟的脸,可到了机场才发现没带护照也确实是他能干出来的事。

          但他这次绝对不是毛病犯了。

          我把他押送到托运处,从包里掏出护照拍他身上:“少耍小聪明,都到这了还想临阵脱逃。”

          他瘪瘪嘴,不情不愿地去办登机牌。

          向晋飞背上压着一只硕大的书包,手里只拿了薄薄的登机牌,一步一步向我蹭过来,像个可怜蛋。

          他眼睛瞟向别处:“中国是凌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