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龚兮发财_第11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是,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像别人解释,小羽,后来我想了很多,我知道我错在哪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小羽我退圈了,前些日子我完成了所有之前约好的活动,以后没有任何活动了,我想了很久,这么多年我已经从最开始的喜欢和坚持变成了对如今积累的人气和虚荣的放不下,而这次终于让我彻底正视了这些问题,小羽,好想你

          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些日子没有活动的时候就去你公司附近看看你,看着你和陆和一起吃饭,还有你去给小冬女儿拍照,觉得也许这才是你的生活,我的介入才让你的生活变得混乱,但是小羽,如果可以,我们还能在一起吗,我爱你,想和你一起过完剩下的人生

          有点语无伦次,小羽上次你对着我笑,打电话的时候对我说没事儿就挂了,很平静的看着我的时候我都觉得如果可以选择我多希望我们没有认识过

          小羽,我爱你

          龚兮

          黄羽衍看完信愣了会儿然后噗的笑出来,也难得龚兮去认真想了自己为什么生气,不过信上也没写清楚谁知道他想的对不对,黄羽衍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信笑,怎么这货喜欢这么复古的表达方式,不发邮件也不发短信,非要手写体,写字还不好看,黄羽衍靠在沙发上看着这屋里龚兮的痕迹,他也已经很久没有认真看过这间房子,每天回来很快就去睡觉,醒来就出门上班

          第36章把持不住

          黄羽衍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把这些东西扔出去,也许潜意识还在希望龚兮回来

          黄羽衍这晚上睡的很好,没有给龚兮发信息也没有打电话,只是不知道龚兮这晚上过的什么样,黄羽衍早上神清气爽的在闹钟响之前就醒过来,躺在床上给龚兮发信息【过来搬你的东西吧,我去上班了,你有钥匙】

          黄羽衍去洗漱然后看了一眼手机短信龚兮回过来的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黄羽衍笑了一声去上班,外面雨后的空气很清新,并且阳光灿烂,黄羽衍心情很好中午和陆和一起吃饭的时候交流了一下惩罚方式

          【余语做错事儿了你怎么办】黄羽衍问

          陆和笑笑【怎么算错事儿】

          黄羽衍想了想说【比如……出轨?】

          【不可能~~】陆和马上说

          黄羽衍撇了撇嘴【万一呢】

          陆和抿了口茶道【出轨大致有两种原因,一种是心里上的不满足,一种是生理上的不满足】

          黄羽衍皱着眉头想了想点头问【然后呢】

          【生理上我不会让他不满足,心理上也基本不会】陆和谦虚的说

          【切】

          【那你做错什么余语怎么惩罚你】黄羽衍问

          【。。。。。。没有的事儿】陆和笑的高深莫测

          陆和顿了顿又说【既然是惩罚吧那就是因为还要在一起,还是相爱】

          黄羽衍点头

          陆和接着说【对受的话就使劲做,做到求饶,最好的办法,还增进感情】

          黄羽衍想了想点头,然后等着陆和接着说

          陆和坏笑了一下道【我以为你需要的是这个,那如果对攻的话就使劲撩拨但不让碰】

          黄羽衍听完跟吃了苍蝇一样反驳不能

          陆和整了整衣服潇洒的走了,黄羽衍有点郁闷回办公室,他知道龚兮肯定不会把东西带走,就等着晚上回去的惩罚游戏了

          黄羽衍想着舔了舔嘴唇有点后悔把之前那些照片删了,黄羽衍在公司去找了个技术部门的做恢复,最终结果却是也没恢复了

          黄羽衍下午回去的时候在想要不要吃饭,龚兮应该也没吃,但是不吃的话两个人一起去吃饭又没有什么惩罚的威力了

          黄羽衍纠结了会儿决定还是直接回家,等着做完再下楼吃饭,黄羽衍回去开门就闻见饭菜的香味,换鞋进屋子就看见房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餐厅摆着刚做好的饭,还热气腾腾的,但是没看见人

          黄羽衍笑了笑往厨房走,就看见一个销魂的背影,龚兮穿着女仆装头上带着发卡正在炒菜

          黄羽衍见龚兮转过身便憋着笑憋得难受

          黄羽衍咳了一声说【东西还没收拾吗】

          龚兮就像是没听见一样去给黄羽衍拉开椅子说【主人该吃饭了】

          黄羽衍还是憋着笑,只能用清嗓子来掩饰哎嗨咳

          龚兮没有吃,一直在帮黄羽衍夹菜盛饭,黄羽衍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也没拒绝很欢快的吃完这顿饭

          黄羽衍吃完饭坐到沙发上长满腿毛的小女仆立刻就跑到后面还是给主人揉肩

          黄羽衍本来想的龚兮肯定不肯把东西就这么搬走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估计会在家里等,黄羽衍觉得可能会可怜兮兮的蹲在门口等着,没想到会是这种效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