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手先生我爱你_第19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耻辱的方式满足对方变态的欲望,不同的是,从前他还可以安慰自己这都是为了他的母亲,可这一次他再也没有了接受这些耻辱的立足点。他的妈妈早就死了,也许是被眼前这个男人杀害,或者是被别人……他日夜陪伴、细心照料的,不过是一个徒有外表的躯壳,一个克隆出来的玩具。他被耍了,被狠狠地玩弄却毫不自知。比起身体上的虐待,这个事实带来的心理上的折磨与屈辱更是逼得他几乎要疯掉。

          “别这么看着我,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我从你这里得到满意的实验结果,而你,从我这里得到一个心理安慰……”吉尔调试着眼前的仪器。他很少亲自上产做实验,而如果他出场,那就意味着试验取得了跨越式的进展,“可惜你太聪明了,或者说是太走运,这么快就戳破了我的小小谎言——事实证明,比起真实,还是谎言更容易让人接受,不是吗?”

          “你杀了她……”丹尼斯想起母亲,不是那个吉尔制造出来的玩偶,而是许多许多年前活生生地存在于他身边的那个美丽的女人,“是你杀了她……”

          “我没有杀她。”吉尔摇摇头,出乎丹尼斯意料地,他竟然有些愠怒,“我不但没有杀她,还想救她……你这种小鬼是不会懂的。”他绕到试验台的另一侧,“我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就爱上了她。”他背对着丹尼斯,“她睡在那里,是那么美丽,那么安静……她就是我的睡美人,是我的天使,是我的神明。我想要救她,想要将她从沉睡中唤醒,可是大概是我的执念影响到了她,她……她竟然在一次实验中选择自行了断!害我的所有努力都前功尽弃!”

          “你说我妈妈……是自杀的?”丹尼斯睁大眼睛。

          “是的,这一点我自己都没想到。”吉尔沮丧地垂下肩,“那个时候我的实验好不容易取得了飞跃性的进展,而她竟然在一次试验后,自己拔掉了生命维持系统的导管!你能想象得了吗!她那时还是一个植物人,却自己把呼吸器的导管拔了下来!”

          丹尼斯瞪着吉尔,不知该回答什么。妈妈那个时候的想法和感受,他现在也能理解几分。每天每夜被一个疯子折磨,身心俱疲却无法死亡,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痛苦的吗?

          “不过没关系,她不在了,我还有你。”吉尔突然回过头,直勾勾地盯着手术台上的丹尼斯,“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爱上你了……你简直,简直和她一模一样!你不知道当我看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又多难受!你是我打开通向新世界大门的钥匙,我决不允许别人拥有你!”

          “疯子……”吉尔的话让丹尼斯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你觉得我是疯子吗?我看只是你没有意识到世界已经改变了吧?”吉尔调整着仪器指针,将针头缓缓接近丹尼斯的脖颈,“智能手机出现之前没人想象得到手机不仅可以用来发短信打电话,还能上网聊天看视频写邮件;车辆自动控制系统问世之前没人知道只用了不到三十年,司机这个职业就从地球上消失;从前的世界上有个自以为永远不会消失的大国,可现在它不过是大洋国的一个自治州了……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而我,将引领下一次变格。到时候人类的寿命可以得到十倍甚至百倍的延长,没有人会因为车祸死亡,没有人会为疾病受苦……”

          丹尼斯皱起眉头不想再听,最疯狂的举动总是披着最神圣的外衣。十字军东征、纳粹的屠杀,还有百年前的那场几乎毁灭人类的核战争……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是不变的,那就是人性的愚昧与丑恶了。

          “别紧张,这次我改良了病毒培养基的配方和中和剂,不会像原来那么痛苦的。”吉尔操纵着实验设备,那又长又细的针头向丹尼斯伸过来。

          望着那闪着寒光的银针,丹尼斯突然间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恐惧巨浪般向他扑来。顾不上混身上痛,他开始拼命挣扎,可却没法对现状作出任何改变。

          丹尼斯绝望地闭上眼,一个似曾相识的高大背影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杀手先生……丹尼斯攥紧拳头。

          杀手先生……救我……

          突然,实验室警鸣大作。实验室中苍白的照明灯光突然转红,并不断闪烁起来。

          “电力设施遭遇袭击,自动供电设备已开启,请工作人员立刻疏散。再重复一遍——”喇叭里面,没有感情的电子音聒噪不已。失去了电力的设备停在丹尼斯眼睛前一厘米开外再也无法动弹。

          “可恶!”吉尔焦躁地按了按设备的操作按钮却没有效果。他从操作台上跳下来,向门口走去,“保卫人员立刻前往能源控制室!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捣乱!”

          见吉尔走出实验室,丹尼斯这才松了口气。但他知道事情还没结束,无论刚才的电力中断是意外还是有人刻意为之,他必须得在吉尔回来之前做点什么。

          他努力抬抬手,但根本无法挣脱结实的皮质束缚,那针头就悬在他眼睛前面,稍一不小心他就会受伤。

          此时两名实验员大概是接到了吉尔的吩咐走了进来,看样子是要将丹尼斯转移到别的地方去,而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试验区域的人此时却跟在他们身后。

          “你们几个。”威尔弗雷德黑着脸,沙哑的声线中带着几分强硬。

          “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实验员们也有些吃惊。

          “是老板让我来的。”威尔弗雷德双手插在衣服兜里,目色冷淡,“老板让你们把小鬼交给我。”

          “可是老板刚才——”实验员a话说到一半便住了嘴,因为威尔弗雷德的枪已经顶住了他的额头。

          “叫你们招办就招办,飞个屁话!”

          实验员b吓得大叫一声,转身想跑,却被威尔弗雷德一枪爆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