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一章 四面开花!战火四起!(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一百零一章四面开花!战火四起!

          就在一护和朽木白哉大战正酣之时,而另外一边的情况却是有一点诡异。

          “四枫院夜一!”碎蜂看着抓着自己衣领的人咬牙切齿的道。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吵啊!碎蜂。”夜一笑着开口道,同时拉下了自己脸上的围巾,露出自己的脸庞,碎蜂的冷冷的盯着四枫院夜一,瞳孔不断的收缩着。

          百年前的事件他人全部涌上了脑海!

          一百多年了,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忘掉了,但是在看到眼前这个自己在百年前无比崇拜、仰慕,而现在,却是自己百年来无比怨恨的人的脸庞的时候,碎蜂发现自己的内心这百年来的憎恨一下子全部涌上了心头。

          “四枫院…夜一。”碎蜂的眼神之中流露出强烈的怨恨。

          “真是的!麻烦啊!难道说,真的要用黑崎那个小鬼所说的办法吗?”

          夜一微微的眨了一下眼睛,略显头疼的摸了摸太阳穴。“这种事情,我根本就不擅长啊喂!”

          她看出了碎蜂眼神最深处的那一些东西!

          “哎!算了反正这些事情,就算是瞒也是瞒不了多久的!”

          夜一挠了挠脑袋,略带尴尬的道:“呐碎蜂,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不辞而别吗?”

          “你这个通缉犯还想要说什么?说你有什么苦衷吗?”

          碎蜂带着讥嘲的道。

          “百年前的那件事情也就是几位队长的虚化事件,你应该还没有忘记!”夜一不理会碎蜂的挑衅,只是沉声道。

          “你想说什么?”碎蜂的眼神微微一缩,冷笑道:“那几位队长还不是被浦原喜助给害了?结果你非但没有抓捕他,还包庇他,跟着他一起,舍弃了所有的一切,当起了通缉犯?!”

          “事情不了解,就不要随便开口啊!碎蜂。”夜一脸色沉静如水的道:“当年的事情,其实是蓝染惣右介干的,但是,因为他的斩魄刀的能力,结果我和喜助毫无还手的能力,被他*着逃离了尸魂界。”

          “你是在耍我吗?四枫院夜一!”碎蜂的言语之中带上了一丝明显的怒意。“你就算是要编故事,也麻烦你找一个比较有可能、比较有嫌疑的人好!蓝染惣右介?虽然我一向都是对他不感冒,但是,有一点我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家伙的为人确实是还不错!四枫院夜一,你就算是想要说谎骗我,也麻烦你认真地给我打一下草稿!而且,你什么时候**到了这种地步了?为了自己可以毫不在意的污蔑无辜的他人了?”

          “无辜?污蔑?”

          夜一的脸色一僵,紧接着苦笑道:“看来,那个家伙这百年来的经营,确实是有够厉害的!就连你对他都是这样的印象啊”

          “怎么?无话可说了?”

          碎蜂神色一整,脸上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杀气,右手搭在自己腰后面的刀上,猛然将自己的斩魄刀拔了出来。

          夜一的瞳孔猛然的一缩!

          她的四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很多,穿着黑色夜行服,脸上也缠着黑色的头巾,只露出一对眼睛的人,就连碎蜂的身后也有。

          这种装束正是邢军的标准打扮!而且,看四周的人数,至少也在百人左右。

          “身为前任的邢军团长,四枫院夜一,你应该很清楚!”碎蜂嘴角微微上扬,握着自己的斩魄刀道:“邢军团长一拔刀,就代表着处刑演武的开始。行刑的对象就是和邢军军团长敌对的所有人,就算是你这个前任的军团长也是一样!”

          碎蜂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奇异的笑容道:“舍弃了军团长之名的你,现在已经无处可逃了!四枫院夜一。”

          “真是的!我说啊,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夜一的眼神之中带上了一丝怒火。

          开玩笑!就凭这些个杂鱼邢军,还想要对付自己?!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弱菜了?

          “哼!”

          一声冷哼,一瞬间夜一的身影有些模糊。

          “呃”

          紧接着,四周的那些邢军就发出了惨叫,身体全部都倒飞出去,仅仅一瞬间,上百名邢军全部都倒飞了出去,而眼前模糊的夜一再次清晰了起来。

          “你可不要太小看我了哦!”夜一看着一脸惊讶的碎蜂笑着道:“我确实是舍弃了军团长之名,但是,我可不记得我将另一个称号也舍弃了。”

          “瞬神夜一!”

          碎蜂咬牙切齿的道。

          “没错!”

          “好了!你要是想要知道当年我究竟是为什么,而要抛下一切,逃离尸魂界的话,你就乖乖地给我站在那里不要动!听我说就可以了!”

          闻言,碎蜂面色变幻不定,握刀的右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最后,像是放下了什么一般,碎蜂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死死地盯着夜一道:“说!”

          “嘿嘿”

          ————————————

          “这里的话,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在一片废墟之中,京

          乐春水和浮竹十四郎两个人陡然出现,京乐春水开口道。

          浮竹十四郎四处看了看,观察了一下,接口道:“嗯!在这里的话,应该不会牵连到其他人了。”

          “啊拉真不愧是您啊!来的可真是太快了!”

          ↑返回顶部↑

          目录